奴隶生涯

qwer2ty 收藏 1 109
导读:奴隶生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奴隶生涯

他是谁?高高挺立在山冈.黑色的眼眸中掩藏多少风华正茂;(来自·幻剑书盟)


他是谁?任飞扬的尘土激起无声的哀愁.那飘扬的长发勾起层层迷思;(来自·幻剑书盟)


他是谁?日夜挥舞着长刀的少年.汗珠从高傲的鼻梁滚落,速度带出的呼喝在风中寂寞咆哮.(来自·幻剑书盟)


而此刻--(来自·幻剑书盟)


风,吹起卷曲的头发,一遍又一遍掠过眼前。半山坡上,夕阳再次映上脸庞。正在分散她的细胞,一点一滴,淡了红霞。沦落只剩圆弧,慢慢被拉成了地平线,划出一句离别。(来自·幻剑书盟)


落日的余辉紧紧贴在空旷的山野间,不断挥舞的秋草,耐不住寂寞,为了黑夜的降临而共舞,起伏在山头连绵不绝。(来自·幻剑书盟)


画面的尽头处是流动的白云,漂浮的深处印刻着什么?是不是有一方静水,有一排小木,或者几点鸟影。(来自·幻剑书盟)


尽头处应该有未来。(来自·幻剑书盟)


未来,是个什么概念。(来自·幻剑书盟)


迈出沉重的步伐,双脚老旧的锁链与地面的摩擦声打断了我的思考。收拾起工具,沿着这崎岖的山路,穿过茂密的果林。(来自·幻剑书盟)


索林伯爵的庄园就在眼前,整个被涂满了金黄色。疲惫的身影在风中摇摇晃晃,向着那金黄走去。(来自·幻剑书盟)


金黄就快被黑暗代替,一切竟是如此匆匆。不断流失的生命啊,来不及作个别,伴着风老去。(来自·幻剑书盟)


于是便开始等待下一个黎明。(来自·幻剑书盟)


我叫努,二十二岁的角斗士。十七年来唯一的记忆就是每一次挥刀的时刻。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在人们眼里我们只是一拨沾满了血的野草。战争决定了我们无从选择的命运。奴隶的孩子在所有帝国内只有两条路。要么继续悲惨的旅途,要么被培养成供人玩乐的角斗士。两者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但简单地说,后者至少能有饭吃。(来自·幻剑书盟)


饥饿和死亡面前,宁愿英勇地战死,也不会饿倒躺着发臭。(来自·幻剑书盟)


我又叫玲珑心.被上天遗弃的玲珑心.奴隶是没有权利选择学习适应生活的斗气与魔法.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封闭了拥有的能力.曾经有首诗这么写着:"武斗文曲天上仙,千回百转留人间.可怜万世玲珑心,朝夕遥叹似风烟."(来自·幻剑书盟)


这条路一走就是一十七年。(来自·幻剑书盟)


在路上不知道流淌着多少鲜血,无数的身躯倒在了背后。每一次回来擦拭手中腥红的长刀时都忍不住想吐,这感觉也陪伴了我十七年。(来自·幻剑书盟)


在角斗界强者生存的情况下,生活是恶劣,残忍而且为时短暂的。每一天都是一场为生存而做的斗争。每一次角斗都要冒死亡的危险,每一次受伤都可能引至送命。(来自·幻剑书盟)


没有人会疼惜你,在意你。每个人都只想看到你如何杀死别人或者被别人杀死。这样他们的周末才会感到快乐和充实,他们的钱就没有白花。(来自·幻剑书盟)


现在终于有机会摆脱这噩梦般的岁月。年轻的伯德五世为了庆祝他顺利继承王位,在国都举行全国范围内的角斗大赛。最后的胜者不仅能获得丰厚的奖励,而且会获得自由。(来自·幻剑书盟)


当我听到这消息的时刻,眼中如抹了油般变得闪亮,口中不停喃喃念道,黑夜终究要过去的。(来自·幻剑书盟)


没有人能明白当时的感受,包括我自己。(来自·幻剑书盟)


第二天。(来自·幻剑书盟)


坐在四匹马的马车上,光滑而又柔软的皮垫十分舒适。像这样的排场或许是我一生最风光的时候。(来自·幻剑书盟)


从我变的无可挑剔后,索林伯爵已经习惯只带我一人参赛。这些年他已经赚够了钱。有钱人也有太多的烦恼,整天挖空心思想着如何用掉这笔钱。就像这马车上,单一块靠垫就够平常人吃上半年。(来自·幻剑书盟)


一路上,静静享受这难得的惬意,拉开小小的窗口,让阳光温暖我的心。(来自·幻剑书盟)


哥特布斯城是最靠近国都的城市,与底比斯都只有两天的马程。沿着土龙山一直往北,宽广的官道上车马飞驰。(来自·幻剑书盟)


车马飞驰,心也在云游。(来自·幻剑书盟)


自由之神就停在不远处,怎叫人不欢呼雀跃?对于一般人而言,自由是最平常的事。就像阳光一样,随手一把就能轻轻抓住。那一缕缕的光彩泻在你手上,多么地美。(来自·幻剑书盟)


而我所面对的机遇堪比转眼既逝的流星,少有人会抓住全部。惟有无声地等待,等待那辉煌夺目的一刹那,这瞬间已足够。闭上眼睛,愿胜利神祗与我同在。(来自·幻剑书盟)


昏昏沉沉中,马车停了下来。(来自·幻剑书盟)


掀开窗帘,一座巨大的城门竖立在眼前。门口和墙头都站满了手持武器的士兵。一条人龙和一条车龙远远地排开。缓缓移动的速率就可看出检查的程度。(来自·幻剑书盟)


重先坐下,却不是那般悠闲自在。整个人如欲势待发的强弓,久违的冲动使双目变的炙热,散发出无比亮丽的神采。(来自·幻剑书盟)


这一刻来临了。(来自·幻剑书盟)


沃尔沃皇家角斗场是大陆最顶尖豪华,设施齐全的角斗场之一。六条铺着纯白大理石的通道可以保证进出的流畅。穿过用象牙和玉石精雕细琢的大门,一座高近五米的铜塑映入眼帘。上面正刻着两名殊死搏斗的勇士,眼角掩饰的一颗泪珠不知道是哪位大师的杰作。椭圆的构造可同时容纳三万五千人。层次分明的坐席,精妙的音响措施,让每一侧的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场内的一举一动。(来自·幻剑书盟)


如潮的人群,如雷的轰鸣。(来自·幻剑书盟)


诺大的广场挤满了看客,全国有名的贵族都到齐了吧。(来自·幻剑书盟)


站在场边简单地做了热身,上千手握刀和盾的斗士向场中央走了过去。这时看台处传来一阵高过一阵的狂呼,镇天的喝声使人如陷入云雾里,眩晕不已。(来自·幻剑书盟)


一朵礼花忽然盛开在我头顶,随后各色的烟花礼炮将场内映照成星空。耀眼的光辉下,斗士们齐刷刷地挺起胸膛,向着碧蓝的天空深深敬礼。简易的刀和盾便撑起我们的天空。(来自·幻剑书盟)


轻轻擦拭手中的老伙计,抚摩带来的冰冷刺激着全身的血液。那是既亢奋又忍不住呕吐的感觉。紧紧地握着它。它带给我的从来不是恐惧而是希望。--一颗希望的心。一个人如果连心都没有,注定在刀光中坠落。蓝天下,此时就只剩下这一把刀,什么都如此渺小。(来自·幻剑书盟)


几千把长刀迎天而立,刀刃间散发出点点白光。角斗士踏上这条只有一个出口的血腥之路。开始了鲜血的洗礼。(来自·幻剑书盟)


看台上所有人都在竭力呼喊着“杀,杀,杀”,杀声铺天盖地。场内,每一个人都注视着四周的对手。莫名的杀气涌动着,翻滚着。(来自·幻剑书盟)


我闭上然后睁开眼睛,“杀”,我动了。(来自·幻剑书盟)


上天赐予了我无以伦比的速度和力量.模糊的世界只看到虚幻的身影在流动.(来自·幻剑书盟)


急驰的长刀,急驰的人影。扬起的刀光瞬间带出一道血影。高大的身躯重重倒在身后。瞪直的双眼露出不可相信的色彩。这样的目光我早已司空见惯。但他临死前不会感到一丁点的痛苦。飞快而致命的一击让任何人都没时间反应。(来自·幻剑书盟)


不停地高速奔跑,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攻击方式。惟有奔跑才能闪出空隙。因为我不知道身后到底有几道白练正迎向我。没有人能在短暂的间隔内作出十分正确的判断。停下就意味着死亡。(来自·幻剑书盟)


再次挥刀,当刀锋插入对方身体的刹那我居然看到他掩藏在嘴角的笑意。来不及抽刀,猛地一转身,背后急弛而来的刀芒在我胸前划过。割破薄薄的青衣,刀痕划进皮肤内,钻心的疼痛令我仰天长啸。举起圆盾狠狠地砸在对方头上,激起的鲜血溅满了脸庞。根本没时间擦拭,拔起滴血的长刀奔跑着快速观察周围。(来自·幻剑书盟)


片刻间,猩红的热血染红了整个角斗场。弥漫的血味不断刺激着所有人。发了疯地死命厮杀。青芒带起的血雨早已蒙蔽斗士杀红的双眼。刀起刀落间的杀意使看台上的人沸腾不已。大声咆哮着。天地间仿佛只剩下杀戮。每个人都失去了纯洁的灵魂。滴血的利刃,沾血的长发,腥红的青衫,发狂的巨吼。(来自·幻剑书盟)


把灵魂献给恶魔的角斗士们围上来了.他们清楚地知道如果不联手把我干掉的后果.他们来了.踩着全是血的印记.他们来了,四面和八方.他们来了,暴戾夹杂着血气.他们来了,不给我一丁点的机会.(来自·幻剑书盟)


长刀刺入身体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来自·幻剑书盟)


当鲜血迸成花瓣的时候,没有痛苦,有些麻木.麻木后时间停下了旋律.(来自·幻剑书盟)


所有人忘情地大笑着,甚至忘了接下来的战斗.(来自·幻剑书盟)


看台上的人汹涌地想挤进操场看看角斗界的神话是如何死去的.(来自·幻剑书盟)


沉默.(来自·幻剑书盟)


沉没的人没有忘记游戏远没有结束.(来自·幻剑书盟)


腥风血雨,刀刃交鸣.斗士同看客都用尽了自己全部力量和精力.最后他们发现一切都不是这样的.(来自·幻剑书盟)


因为一个死人站了起来.(来自·幻剑书盟)


望着不断倒下去的人们,心和嘴角一样挂着冷笑。停止了脚步,拼命地大口喘气。圆盾不知道滚哪去了,架起刀撑住身子等待搏杀的来临。幸存的斗士慢慢相互靠拢,野兽般恶毒的眼神死死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步步逼近。(来自·幻剑书盟)


来了,举刀冲向两名斗士中间,两股腥风一左一右急速而来。低吼着似乎想把一切撕裂。当他们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我没有停住,在刀锋几乎接近的同时,径直向另两名交缠在一起的斗士冲去。这突然的闪身,使原本劈向我的长刀立刻面对面地刺入各自身体。身体乏力根本控制不了最后的一击,溢出的热血是如此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地喷洒,直到生命的尽头。(来自·幻剑书盟)


那交缠在一起的身躯分开了,一张原本雪白年轻的脸站了起来。那洋溢的微笑仿佛正迎接自由的到来。可是迎接他的只是一把无声明晃晃沾满人血的屠刀。当他再次倒下去的时候,嘴边依然含着那幸福的笑容。是的,或许他真的获取自由了。(来自·幻剑书盟)


此刻的我已不再是人,浑身带血的魔鬼扫量着脚下。四面猛烈的嘶叫声再也唤不回这些年轻的生命。梦在今天划上了句号。(来自·幻剑书盟)


我又一次呼吸着这呕人的空气,抬起头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啸声一直穿过白云,穿过蓝天。那是对自由,对生命的呼唤。(来自·幻剑书盟)


长发挡出了恐惧悲伤的眼睛,一场风把这一切吹的烟消云散。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们只在乎看到精彩的搏杀,他们只想看到最后举刀的胜者。(来自·幻剑书盟)


而战斗没有结束,修罗场上两个人相互望着。(来自·幻剑书盟)


一模一样的动作。一模一样的神情。(来自·幻剑书盟)


高傲的抬起头,双目中空洞的包藏不住任何感情。飘舞的血红长发上沾满了未干的斑迹。武器留在了同伴的胸膛上,空出的双手垂直伸张着。当两人目光相接的一刻,都深深体会到对方流露的含义。(来自·幻剑书盟)


慢慢接近了,看台上的人也控制住了呼吸。等待这最后的拼杀。但出乎所有人意料,我们把双手牢牢握在一起,然后相互紧紧拥抱。(来自·幻剑书盟)


愤怒的人群感到被欺骗了,纷纷大声叫骂着,狠命地往场上仍去身边所能仍的任何东西。鞋子,刀具,椅脚,钱币。但这些都没能把我们分开。(来自·幻剑书盟)


刚才还顶天立地,冷血屠杀的男人居然抱头痛哭。哭声响彻天地。随即又仰天长笑。来自森罗地狱阴寒而凄惨的尖笑使在场所有人都感到恐惧。顿时场内一片死寂。只有冷冷清清的寒风带走一个又一个灵魂。(来自·幻剑书盟)


就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候,就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就在人群又重先沸腾的时候,就在一股冰冷的感觉涌在背后的时候.(来自·幻剑书盟)


绝望的怒吼从喉咙中呼啸而出,可惜刀身已经没在身后,穿过心口.(来自·幻剑书盟)


可惜的是在座的都不可能知道,具有玲珑心的家伙是没有心的.(来自·幻剑书盟)


我抚摩着浑身的伤疤,从未有的乏力将我彻底放倒.我感觉飘到了地狱,又想象着飘向天堂.眼前只有一片空白.(来自·幻剑书盟)


当梦寐以求的自由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丝快感。这本来是件值得骄傲的事,但那一刻在我心中实实在在失去了意义。在最后,我真正找到了自己,失去生命的自由,没有灵魂的自由,那是狗屁。(来自·幻剑书盟)


夜色覆盖了一切,美好和丑陋,善良和残暴就再也分不清。(来自·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