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令人愉快的圣诞已经过去,该上班的还得去上班,伊斯决定有必要去遇遇克洛斯,于是她便去他上班必定经过的那个路口。天气晴朗,伊斯跺跺地上的积雪,发出喀喀的声音来。克洛斯远远就看见她在向他挥手了,他将车停在她身边。

伊斯钻进去,问”你可以送我去基地吗?”

克洛斯说:”当然,很是难得嘛,伊斯,好久不见了”。

“嘿嘿,是的。”伊斯笑笑”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他驶出城去,驶上通往基地的路,路两旁还成片成片的堆积了雪,太阳已经出来,照得雪泛出引起刺眼的光芒来。

“我也看到你给穆索兰的报告了”,克洛斯说:”有点不可思议”。其实,那天他遇上”波夏特”时,他就知道有这么回事了,因为他问过她。

“可这都是真的啊”。伊斯甚至有些得意地说:”我们即将要开创一个人类的新世界了,这是一条通向外太空之路”。

“伊斯!”克洛斯看了她一眼:”战争还没有结束呢,要是这项技术一旦被应用于战争,那将会怎样,你想过吗?”

“现在还不知道。”伊斯说。

“那么是谁主持这项研究呢?”克洛斯问。

“波夏特博士和格塞博士”。

“波夏特博士是哪里人?”

“波兰人啊”伊斯说”难道不是?”

“我怎么知道”克洛斯说,他不可能告诉伊斯他跟波夏特的相遇:”她政治倾向如何?”

“我不知道,她是一个了不起的科学家”伊斯说:”我很喜欢她”

“哦”克洛斯说:”你们进展如何了?”

“报告上写了嘛,可能要到春天才会有突破性的进展”

“你要密切报告这件工程,我们不能让这种可怕的武器用于战争中”

“可是德国人的防范很严密,我机会并不多”

“是啊,你千万要小心”克洛斯说:”你现在是唯一一个比较深入的对这项工程有接触的人,你不能失败,不能出错,知道吗?”

“好的”伊斯说。

基地就快到了,伊斯犹豫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小心地说:”克洛斯”

“有什么事?”

“我决定了,要嫁给何尼斯”

“什么?”克洛斯吓了一跳:”这不是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我想好的”

“他也是党卫军上校!还是负责人之一!你难道不明白吗,伊斯?”

“我知道”

“发生什么事了?”克洛斯问。

“没有事”。

“这是不可能的,不许!”

“可我已决定了,这是我自己的事”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当然知道”伊斯说。

“不行,决不允许!”

“不!”

“伊斯,我不代表组织,可组织是不会同意你和他在一起的,决不会!你问我,我只能这么回答你”

“去他的什么组织”,伊斯叫起来:”谁也别想管我!”

“伊斯!”克洛斯将车停在离第一道岗哨稍远的地方,冲她说道:”你又在搞什么名堂?难道你真的会相信德国法西斯会胜利吗?”

“不”

“他们的末日就快到了,他们在前线已经四处溃败,难道你不知道?”

“不,这我当然知道”伊斯说。

“这是为什么?伊斯,我不理解!”

“你当然不理解,我原来不是告诉过你不想回去了吗?”

“可这战争就快结束了,我们就要胜利了!”

“无论结果如何,我不回去!”

“你是一时冲动吗?他是敌人!”

“我说我要嫁给他!”伊斯强硬地说。

“我说不行!绝不允许”克洛斯也坚决地说。

“不在乎你许不许,这可是我自己的事!”伊斯气生地打开车门,溜出车去,克洛斯也下车去,”嘭”一声关上车门低吼一声:”站住!”

伊斯站住了,”你过来”克洛斯拼命压抑住自己的激动情绪,对她说:”我知道你还在恨我,就因为一开始,因为苏露芝”。

“不”伊斯站在他面前,低着头并轻轻回答。

“我只能抱歉,伊斯,她是无辜的,我并不爱她,以前是,现在也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无论再有多么的过错,请将这个人的东西放在战后好吗?就快结束了!”

“不,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也不喜欢我。”伊斯说:”你喜欢的是另一个人,一个我们谁也不知道的人,这是你的秘密。”

“是的,这是我的秘密”克洛斯说:”可是你既知道这些,为何还做那样的决定?”

“很简单,因为我爱他!他也爱我!”

“这很荒唐”克洛斯说:”他是个危险的敌人,并且你难道忘了吗?他曾那么狠地揍过你,你还刺杀过他!你忘了吗?”

“那又怎样?事情都会变化”。

“你已变了吗?伊斯!”克洛斯缓缓地说道。

“没有,我向你保证过的”

“我不明白,伊斯”

“对,是有你不明白的事”伊斯说:”反正我只是告诉你我的决定,怎么想由你”

“伊斯!”

“就是这样!我要走了”伊斯不屑地说,她刚转身要走,克洛斯一把将她按住,抬手就是一耳光,他打得并不重,可是伊斯却轻声地哭了起来。

“你恨我吧,伊斯”克洛斯咬牙切齿地说:”你不能再糊涂了”。

伊斯突然抬头狠狠在盯着他,目光如火焰般。她真想对他说:”糊涂的是你!”可她竟然忍住了没有说出口来。

突然,拐角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声,”我走了,伊斯,你自己当心”他迅速掉转车头走了。

伊斯满目眼泪,忍住哭,独个儿朝基地走去。何尼斯正开车驶过拐弯,对面便飞奔冲过一辆越野车,和他紧擦着驶了过去,他看到开车的人,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不是军统处那个中尉吗?他拐个弯,便看到伊斯已经进了岗哨。

等他停好车,去到伊斯的办公室时,伊斯正在泪流满面在收拾着一些材料,她气乎乎地将纸扬得到处乱飞。他进门去,她却看也不看他一眼。

“伊斯”他叫她:”怎么了?”

“你来这干嘛?”她尽量压低声音说:”没什么”

“我只是到这儿来转转,随便看看。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吗?”

“不!”

“我觉得,伊斯,我们之间有着某种隔膜,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能感觉得到”

“是的,好象是这样”伊斯边动作利索地收好一些纸张,并将它们夹到一个夹子里:”我正努力要消除它”

“这层隔膜到底是什么?能告诉我吗?伊斯?”他慢慢在屋里走来走去,他内心十分失落,他甚至又感到了痛苦,为什么圣诞夜那种幸福竟会如此短暂,他觉得,信任她是一种错误,但不信任她,也是一种错误,他迷惘了。

伊斯收好了材料,坐在椅子上拿起一支铅笔”我也说不清,我正努力消除它,你还信任我吗?还信任我吗?”

铅笔太钝,她又翻把小刀开始削铅笔,沉默了一会,何尼斯终于说:”是的,我信任你,可是”他转过身去,背对她问:”克洛斯中尉送你来的?”

伊斯听了,没回答,只是狠狠地削她的铅笔,”伊斯,他让你失望了?”他问”因此你很难过,是吧?”

伊斯没吭声,他紧接着问:”这就是那隔膜吧?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我在路上碰见他了”

伊斯突然丢掉铅笔和小刀”哇”地哭起来,何尼斯转身一看,原来她将手指割开了一道大口子。

“没有,不是!”她边哭边说,她摊着手一动不动,鲜红的血马上涌了出来,从指尖一滴滴掉到地板上。

“哦,天哪!”他赶紧过去看:”要紧吗?”

伤口在她在手中指侧面,不大但却很深,刀子横着深深地划了进去,血不断地滴下来。伊斯本来就为那一耳光感到委屈,现在她干脆坐在那儿象个孩子似的哭。

“我看看怎么样了”他问”疼吗?”

“疼!”

他捏住她的手指,可伤口是直着切进去的,血依然在淌,她也一个劲地哎哟哎哟地叫着使劲推开他。

“没事的,就一小点,没事的”他说。

伊斯转开并头,不敢看手指”你别走!”她说

“我不走,不走,得包扎一下”

“不,不要”她说”我看得出来,你不信任我”

“伊斯!”

“是,是他送我来的”伊斯说:”我只想说的是:我是问心无愧的!”

“好吧”何尼斯说:”忘了这件事吧,我相信你,我们得赶快去治疗室”

“不,不去,它总会不流的,我……,我我……”伊斯几乎快心动了,真想告诉何尼斯一切,想向他表白她不想再和地下组织联系了,她将永远忠诚于他,可这是不可能说的。

“傻瓜,肯定有血管破了,你看血还在流呢,走吧”

伊斯看了一眼,又迅速将头扭开了不敢去看”我我……”她依然说着。

何尼斯叹了一口气”你有什么事这么犹豫?我该知道就说,不该知道就不用说”

“对不起,何尼斯”伊斯深深低下头去:”我曾经是个多变的人,的确是这样”

“有什么又再说吧”何尼斯拉起她往外走,伊斯只好来到医务科。

值班的大夫为她冲洗手指,却发现她的手在抖个不停:”很疼吗?伊斯”他停下了问道。

“不”伊斯说:”我只是害怕”

何尼斯就走过去,说:”别去看”伊斯将头埋在他怀里,说:”会很疼吗?”

何尼斯笑了:”你怎么了,以前你也受过比这更大的伤呀”

她依然将头埋在他怀里:”我向你发誓,我会永远忠诚于你的,永远”

何尼斯没料到这句话,他看了那个正在为伊斯包手指大夫一眼,他一声不吭,装作好象没听见,他赶紧拍拍伊斯说:”没事,没事,我们呆会儿再聊好吗?”

“不”

“行了,伊斯”那个大夫及时打断她说:”你没事了,很快就会好的”

“谢谢”她说。

出了医务科,天又下起了雪,伊斯紧紧靠着何尼斯”我说的是真的”

“是的,我很感激你这么说”何尼斯说:”可是”

“可是什么?”伊斯问。

“我们的工作将会很忙”

“是的”

“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尽力工作,这将是非常困难的时期”他说”因此,先抛开这些浪费精神的念头吧,我的职责,首先是一名军人,你明白吗?”

“是的,我明白”伊斯说:”我回办公室去”

“好的,再见!”

“再见。何尼斯”她惦起脚尖来,在他的脸颊上使劲地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