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转眼秋天已经过去,伊斯最不喜欢的冬天又到来了。尤其圣诞节又一天天临近,伊斯简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今年的圣诞节氛没有去年那么的好,也许是伊斯心里的感觉,因为圣诞节让她想起一个人,伟林茨。虽然已经过去一年了,这一年中,发生了多少事情啊,感情上的,工作上的。唯一令她高兴的,恐怕只有工作了,这一年来,对于工作,更多的是因为火箭发动机,她学到了不少,也创造了不少,一切都在成熟起来,按计划,来年春天,威力强大的V—1导弹就可上天了。

圣诞怎么过呢?何尼斯要怎么过?他还一个人吗?她心里很好奇,也许,今年没人会送她礼物了吧?啊,她给别人送份礼物吧,也许这样才有点意思。

临近圣诞节,工作也慢下来了,伊斯可以有许多时间回到城里去,她不知道别人要怎样过圣诞节,可她却独个儿感到兴高采烈的。

波兹坦的街道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雪,伊斯不敢在在雪地上面开车,因此她就只好自个儿兴致勃勃的走在大街上,她背后的包空荡荡的,那里面只有一只盒式的钟,当然,已被她弄坏了,那是她送给穆索兰的圣诞礼物。

她边走边想,他可能会责怪她这么冒失,可当他小心地打开钟,他知道,里面一定有情报,这份情报一定会吓着他,因为那是一份详细的报告,伊斯已将V—1导弹的整个过程及设想中的计划写成了一份报告,穆索兰肯定会高兴的,这么重要且有价值的情报。

她正张望着,一辆车在她身边停下来”伊斯!是你吗?”

“哦,法兰维斯上校”伊斯停下脚步”你吓了我一大跳!”

“是吗?你要上哪儿去?”

“到前面那钟表店,我的钟坏了。”

“那是这儿最好的一家钟表店了”法兰维斯说:”我送你过去,伊斯。”

“不,不用麻烦,我自己能行”。伊斯不禁有些紧张”没关系的,来吧”,说着,他已打开了车门,伊斯只好钻了进去,坐在他身边。

“伊斯,这段时间没见你了,怎么样?”法兰维斯问

“很好”

“工作顺利吗?”

“还不错,怎么?”她问。

“你对现在的工作有何感觉呢?”

“很不错”

“就这样?”法兰维斯说:”比如,对于它的性质,前景有何估计?”

“这我就不能多说了”伊斯说。

“为什么?”法兰维斯装做惊奇地问。

“这可是机密,你要打听吗?”伊斯反问。

“哈哈哈!”法兰维斯笑,伊斯也笑”不对吗?”伊斯问。

“对!对!对极了,亲爱的博士,你可是与刚来时变了个人啊!”

“是的,是这样”伊斯说:”我很喜欢我现在的工作”她想,这可是真的。

“对了,伊斯,为了表示对你的敬意,我陪你进去”。法兰维斯说。

天哪!伊斯暗暗叫苦,虽然那些情报已被折着紧紧的藏在钟盒里,但有法兰维斯在身边,她还是感到很紧张。

她只好和法兰维斯一同走进钟表店里,里面人很少,几乎没有多少顾客,只有几个人在挑选一些礼品钟,柜台后面则有几个人正在维修钟表,表明这儿生意还算不错,还有活可做。

穆索兰赶紧从旁边迎上来,问”小姐,请问要看钟表吗?选购礼品?”

“不,我们是来修一只钟的”法兰维斯替她回答。

“哦,什么样的?”穆索兰问。

“很不怎么样的。”伊斯头也不敢抬,生怕在法兰维斯面前露出什么来

伊斯掏出那只盒式的钟来,放到穆索兰手里,迅速和他对视了一下,穆索兰会意地点点头。

“怎么?这么样的钟也值得你来修理?”法兰维斯问道。

“这,这是别人送我的”伊斯说着,脸红了起来,这多半是因为紧张的。

“哦,谁送你的啊”。

“克洛斯中尉呗”。伊斯说,却不知穆索兰已经紧张得冒出汗来了,他收好钟,对伊斯说:”小姐,你得把钟放在这儿两天,一时半会解决不了问题的”。

“那就这样”法兰维斯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好的,谢谢你,上校”伊斯说着,赶紧走出钟表店去。

目送他俩出门,穆索兰示意了那两个年青人一下,就拿起伊斯的钟急勿勿走到后面去。

他轻轻的拆开盒子,一大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就露了出来,钟的蕊子已被伊斯拆去大半,看来,她不是修它,而是要他重新装一只钟了,他打开那叠纸,越读越激动,上面的内容真是可怕,怪不得她那么长时间没来联络,原来她参与了这计划,因此德国人管理很严。

穆索半看完这封信,最后一行却是:”圣诞快乐!”他不由得叹口气,摇了摇头”真是小孩子”他说着,坐在椅子上直发呆。


伊斯到过何尼斯住处两次了,他不在。伊斯也没往他上班处打电话。反正圣诞节对于没去处的人来说,回家也是没用的,还不如在这期间多为别人承担点工作,因此何尼斯也是几乎不回家。

伊斯小心地开着车地基地,还好路上的雪刚铲去,所以不滑,基地附近一些长得很 好的圣诞树,她请人砍了一棵小小的,树冠整齐的树,塞进车里,又到处找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她今年要亲自动手打扮一棵圣诞树,正好,挂在树上的能发光的东西,她倒能在基地找到许多,她要在何尼斯的壁炉前为他布置一棵圣诞树,他不在家那倒更好。

她精心准备好一切,过了上班时间,她便来到何尼斯的住所,果然,他不在家。伊斯将车停好,将东西一件件搬进屋里,屋子里很乱,她不得不动手先收拾屋子。然后她便早早的点着了壁炉,使整个房子暖烘起来。她忙得不亦乐乎,就好象收拾自己的家似的,不知为什么,她很喜欢呆在何尼斯这儿,哪怕他不在家。

她擦过地板,收拾完房间,找了一张唱片,放上,便满怀憧憬地布置圣诞树,早已过了吃早饭的时间,可何尼斯并没有回来,伊斯自个儿津津有味地打要打扮壁炉旁边的树。她按照她的家乡波兰的习惯,撕了些棉花盖在树枝上,好象是覆盖在上面的白雪,然后她坐在炉子前的地毯上,细心剪一些彩色的闪亮的纸,炉子暖洋洋地烤着她,真舒服,为他做这一切感觉真好,要是她有朝一日真嫁给他,那会怎样呢?她边想边笑,她感觉很幸福。

她往树上绕上彩纸和一些丝线,还用一些薄铜片和铁皮剪了许多星星挂上,效果好极了,就象童话里描写的那些圣诞树一样,不过,还有最重要的,她可没有许多的小玩具,小礼物, 因此,她别出心裁地剪了许多不同形状、颜色的卡片,上面写上一些甜蜜的,祝福的话,用漂亮的红缎带系到树枝尖上,她喜欢蝴蝶结,因此又打了许多小小的红蝴蝶结系上,最后,她将剪蝶的彩纸散在树上,真漂亮啊,她感到满意极了。

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伊斯赶紧动手准备是晚餐,基地的供给是很丰富的,她特地捞了许多好东西回来,包括一大盒巧克力和一瓶漂亮的葡萄酒,她还准备了烤的肉啦什么的。

桌子上铺好了桌布,点好了蜡烛,做完这一切,接下来便是等待了。天已经黑了,伊斯让音乐一直响着,她将炉火添得旺旺的,就等他一进门,开心的、惊喜的朝她露出微笑,这便是她最想得到的。

雪又开始下了起来,他还是没回来,伊斯便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她坐到炉子前的地毯上,趴在沙发上,她又想起了去年的圣诞节来,又想起了克洛斯、伟林茨。何尼斯总是不回来,天都已经黑了,她忙了一整天,也感到累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她趴在沙发上,将脸靠在垫子上,眼前却总是出现伟林茨的影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