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二节 神秘经书


第十二节 神秘经书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十二节神秘经书

我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正是遇上了钟武的目光,她的眼睛里顿时显露出几许慌乱——这让我的心一动——难道,洪流帮主没有看错?这丫头真的喜欢我了?

再一看边上的吴琼,正狠狠地剜了我一眼,然后,似乎有点生气地斜着眼睛看了看钟武。

我顿时明白过来,吴琼不是天使,她也只是个出色的女孩罢了,她可能也看出了钟武可能对我有意思,所以,一直对钟武不够友好,刚才的一个迎来的眼神,倒是让我放下了心来。哈,吴琼不是天使,嗯,她也只是一个正常的人嘛,她并不是十全十美的。你看,她现在就会醋海翻波……

我想通了这一点,顿时放下了心来。

钟武,我会帮她。吴琼,我也会待她好,她仍然是自己亲密的爱人。

至于,洪流帮主说的那种把握当成他的女婿的可能,却是很少吧。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显示,我们就一定可以成功地帮钟武完成转化……

我再转过脸看洪流帮主的时候,脸上已经带着平静的笑容了。

我说:“三宗合一,嗯,天下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从这样看,三宗合一,也是个大势所趋的事情。但我并不觉得现在就能行得通。说不定,要过很久的时间,才有这种可能。而要实现三宗合一,说不定,那就是个跨世纪的大工程了。你想,洪帮主,现在太极三宗,谁服气谁?我?哼,这个嘛……算了,我也就不丢这个人了。别说神宗的人,你找全都难。就算是奇门吧,现在,也算是日甚一日地日如中天,谁不想自己称王?我倒是奇怪,为什么你老人家会有要三宗合一得想法呢?就算三宗合一,你也不可能象传说中的那样,称雄武林,独霸世界。那么,这种合一,又有什么意思呢?只是形式上或者心理上受用一点罢了!如果说三宗合一,能让太极之技,发扬光大,那么,你只要吧太极人宗的心法,倾囊传授给我,不就成了吗?我不就成了太极三宗的集大成者了么?要是你想知道,我把这功夫,融合一下,再让你看一看,练一练,不就行了么?如果说要三宗合一,整个力量,恕我直言,神宗的人,没有一个有那种出来闯荡江湖的闲心。而奇门,似乎也没有帮助谁或者请谁帮助地传统……译帮已经是第一帮会,哪里还需要再借助其它两帮的势力呢?要想扩大势力,社会上闲着无聊地小屁孩子,一抓一大把,稍稍引诱一下,哪里有不加入你这牛皮哄哄的帮会的人呢?难道,三宗合一,有其他什么超值的东西?”

洪流看了看我,说:“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什么?”我让他问得一头雾水。

“真的?”洪流再问我。

我摇了摇头。“藏宝图?还是什么?”我半开玩笑地问。

洪流再一次认真地看了看我,说:“传说,太极的祖宗,在三宗分立的时候,并不愿意,但是,却也因为某种原因无可奈何。所以,曾经立下一个遗愿,说能让三宗归一的人,凭三宗的掌门人的手牌,组合成一个图案,找到他留下的另外一部太极的经书。据传说,掌门人讲这部经书里所记载的,是太极最精华的东西,而且,与现在我们修习的太极之术,是两个极端的东西,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修习的太极之术,看起来是阴阳调和,但总体上,仍然是阴中之阳,并非纯阳……而另外一部太极经书,却是以阳为主。只有找到那另外一本太极经书,把书里地太极之术,配合我们现世流传的太极之术,相互融合,才有可能让太极永世流传,其他任何武术都将再也无法与它相匹敌。你说,这不值得期待吗?”

“这……真的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我真的很怀疑洪流帮主说的话。

“我骗你干什么?你又没有钱,我又不好男风,你说有这个必要吗?”洪流帮主开着玩笑反问我。

“这个……你是帮主,曾经是吧,那么,你们的那个宗主手牌是什么样的?”我问。

“手牌现在在钟武丫头那里,你以后可以向她要去看一看。那是一块六角形的金属,从来不锈,而且,一年四季,温度都在三十六度!钟武这丫头,很小的时候,冬天我就把牌子给她焐手呢!”洪流看了一眼钟武,眼睛里出现了难得的柔情。

“哦?只是一个六角形的牌子?上面没有什么字吗?”我再问。

“字倒是有的,但谁也不认识它。”洪流帮主说。

“那么,是不是三块牌子都是六角形的呢?神宗的牌子,按理说应该在吴老哥那里,为什么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呢?要是三块牌子真有,是不是三个六角牌子组合一下,显示一个藏宝图,然后,就能找到那部神秘的经书呢?”我饶在兴致地问。

“这个,可能了不是。据说,还要用一种技巧,才能把三个牌子组合到一起。而且,传说,就是组合到仪器,没有缘分,还是一样看不到那个图像。”洪流帮主再解释了一下。

“哦?莫非,以前,三宗有过合一?”我问。不然怎么会知道这些呢?

“这倒不是。三宗自从分开之后,从来没有再合并过。但历史上,却有过某一宗特别强大的时候。这时候,他们就去另外两宗,借来手牌,研究一番。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从来都是连图和图上的文字都读不懂,就更别说什么去找那本经书了。”洪流叹了一口气说。

“哦,原来是这样。我刚才还在想呢,要不我们去找神宗和奇门的人,也不用合宗,只要大家都把手牌拿出来,一起研究,资源共享,然后,要是真能找到经书,那么就复制几份,让大家都练一练,这倒是件利国利民利太极的大好事情!谁知道,就算找来了手牌,也不一定管用呀!”我很失望地说。一个很好的投机取巧的想法,原来,也许并没有什么用。

“呵呵……”洪流打了一个哈哈,说:“这想法,估计一般人都能想得到。后来,太极三宗的人推测,估计,我们太极三宗在分家时的那位先祖,肯定是希望一个有才华的人,凭自己的真本事,合并了三宗,只有这样的有本事的人,才配得到那本太极经书。”

“哦,原来,这本经书是一个任务的奖励呀!不过,这几年过去了,只怕,我们就算勘破了所有得秘密,找到了藏书的地点,却看到一张已经粉得不像样的石桌子什么的,经书更是早已被空气氧化得无影无踪了!所以,还是不用去找了吧。”我打了个哈气,忽然想起自己这样很不礼貌,于是,把四分之一个哈气,捂在了嘴里。

洪流摇了摇头,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还是要去试一试。要是真能找到这部经书,我这老头子,也算是一辈子没有白活了。你小子,怎么能打退堂鼓?想一想这本经书的重要性吧!”

“问题是,这只是一个传说。并不能证明,它真的存在。比如说,传说里有神——要是真有,那我们还练什么功夫?我们只要在家里烧香,天天祈祷就够了!传说……我们还是跳过吧。”我劝他说。

洪流叹了一口气说:“我还以为,希望会落在你的身上呢!谁知道你竟然对这事情,半点的兴趣也没有……”声音无限的寂寞。

我安慰他说:“这个嘛,我这人,也许真不是这个料儿。但要是以后,能把三块牌子,聚到一起看一看,研究一下,我还会好几种外国的语言呢!说不准儿,那三块手牌组合起来的图案或者文字,我能认识呢……要是真有门儿,我会去做的。”

“再说吧……”洪流帮主,让我说的一点信心都没有了。已经懒得再和我讨论这个问题了。

也好,不说也罢。藏宝图这东西,一向害人不浅,我就不用再以身试“法”了!

于是,我问起关于钟武小的时候,被拾起时的有关细节。可惜,洪流帮主回忆起来以前的事情来,什么东西都因为年代久远而很难再记得清楚了。他只记得那条传说的圣河的大概位置。也只记得他拾到钟武的大概位置。

我问他,后来,他自己去寻找过吗?按道理,他应该如此的。

果然洪流说他回去看过,但是,回去几次,都不能确定自己当年到底在何处拾到钟武的了。

于是,所有的线索,都停留在了一个物件上:那个印着钟武两个字的包裹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