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八节 天使


第八节 天使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八节天使

“哦?是谁?除了你?”吴琼轻声问我。

我已经发觉自己的话不合时宜了,便说:“要不,咱们到卧室去说?”

吴琼点了点头。任由我抱着她,到了床上去。

她裹着一床薄被子,靠在床上,期待着我的回答。

关于自己的身世,谁又不会好奇呢?我坐到她身边,慢慢地搂着她,然后,告诉她关于钟武的事情。

我告诉她,钟武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钟武的眼神,和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那样的相似。清高,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不平与哀愁。

而且,钟武的皮肤,也像她一样的光滑,闪烁着一种动人的光彩。

而且,钟武的两条长腿,象她的长腿一样引人注目。

而且,钟武的整个身型,都和她差不多。

而且,钟武无论是眼神还是小脸的轮廓,都和她长得非常的神似……

甚至,连她的身世,也是非常的神秘与奇怪,据说,她是在一条神秘的圣河边上被人拣到的……

我头一句脚一句的把自己所见到的河所想到的关于钟武可能是吴琼的同类,甚至就是姐妹的印象,完全告诉了吴琼。

吴琼听着,身体开始有一点微微地颤抖。

她在被子里,用她的手,抱着她的腿,一言不发。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叹了一口气,然后,去厨房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她。

她抬起头来。看了看我。摇了摇头,让我看见了她脸上的泪水。

“姐姐,你是激动么?还是……”我小心地问她。

吴琼低下了头,然后,再抬起头来,看着我,示意我在她的身边坐下,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我是担心……”说完了,又怅然若失地低下了头。

我奇怪地问:“姐姐。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不是孤单的,这样不好吗?”

吴琼愣了半天的神,才梦如初醒似地说:“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如此地丧魂落魄。不由得心生怜惜。我想钻进被窝里,拥着她,但又担心弄巧成拙,让她更……估计女人在这种时候,要么希望疯狂一下,要么希望能冷静地想一想,我不确定吴琼到底是哪一种。

过了片刻。吴琼抬头问我:“你还知道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我也对你说了,是洪流找到我的。我也只见过钟武一面。听到的看到的,我全对你说了,毫无保留!”

“嗯,田田,你觉得姐姐怎么样?”吴琼忽然问我。

“好呀!非常的美,简直就和梦想里的天使一样!”我说。

“那么,钟武呢?”吴琼又问。

“她?嗯……她的眼神里,有一丝不羁的邪气,似乎傲视万物一般……不象姐姐这么的亲切。另外,可能是她象你从前一样,也处于一种……正在发育的阶段吧,我非常肯定,她的性征,除了乳房,基本上没有发育。”我试着解释了一下。

“……算了!我们不谈这些,你去洗澡吧!”吴琼对我说。

我还想说点什么安慰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有针对性的话可以说。想了半天,还是放弃了胡说。

很快洗完澡,回到卧室里的时候,吴琼似乎还在想什么,但她白里透红的脸上,已经恢复了生气,而且,看起来,她似乎恢复正常了。

甚至,她抬起头来,冲我笑了笑。

我慢慢地坐在她身边,然后对她说:“姐姐,吴琼。命运把我们拉到了一块儿,这也许是我们天生的缘分。我很珍惜,真的。看到你不开新,我也会很难过地。我们是……同类,是血脉相连地……你不是说,人一旦经历的事情,就会被自己地记忆,永远的记住吗?姐姐象个天使一样,对于我来说。所以,我希望在自己的记忆里,多留下一些关于姐姐的记忆,把它们铭记在我生生世世的轮回里。”

吴琼笑了笑。然后,轻轻地挑起被脚,示意我到被窝里去。

当我的腿,遇上吴琼光溜溜的腿的时候,我的呼吸又开始加重了。

“别说你爱我……”吴琼反手抱着我,把一个火热的身子贴了上来。

“那……”我抱着她的手不由得一僵。

吴琼慢慢地躺下,引着我覆盖在她的身上,然后才说:“我们是在这世界上一起浴血奋战一起欲火重生的战友,是唯一的同伴……我会只让你一个人,走在我的身边……”

情欲伴着理性与忧伤,亲密与殷切,迷茫与狂喜……象一场暴风骤雨一样,席卷了这个夜晚……

等到我们平静下来的时候,吴琼眯着眼睛,躺在我身边,手里握着我身体的某一部分。

“姐姐,你完全是正常的了……”我对她说。心里却有些失落。

是的,她是正常的。但也就是说,她不用再担心自己的身体。所以,我便有那么一丝担心,她不用再依赖我了……

“你说,我怎么样?”吴琼漫声问我。声音里已然多了一分娇媚。

“完美无缺!”我说。

“为什么?真的吗?”吴琼追问了一句。

“姐姐,你现在完全正常了。不是说,智慧与美貌吗?我觉得在这世界上,可能,只有你能当得上这个词。就连刚才……我们做爱,你也是最好的!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真的!”我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说:“你现在这样子……要说刚才,你还是个处女的时候,可能,你心里还有点期待,而现在,你在满足了自己的欲望之后,你的眼神,完全是一个天使的眼神!而且,你的身体也是天使的,大约,也只有天使,才象你一样的聪慧……”

我并不是讨她欢心,而是实话实说。就像我以前说过的,她的美,是无法形容的——谁见过有人用什么其他的东西来形容大海的美么?太美的东西,只能感受,无法形容。

吴琼轻轻一笑,然后,小声说:“坏弟弟,你知道吗?你说的,正是我担心的事情。”

“为什么呀?”我一惊,难道还有人,不希望自己是最好的。

吴琼翻了个身,一只手支在我的胸前,而整个身子,则非常销魂地光溜溜地压在我的身上,让我情不自禁地用手搂着她,同时,爪子,在她那弹性十足的臀部,轻轻捏揉着。

“我象个天使?”吴琼问我。她看着我的眼睛,似乎在探视我的真诚。

“我用我的永生永世的灵魂起誓,我说的是真的,你宛若天使!”

我认真地说。由于说得过于认真,让我揉捏着她小屁股的手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象是不敢亵渎她一样。

“这……正是我担心的。”吴琼说。“按道理说,没有人,在进化过程里,会慢慢变得完美,你明白吗?人是要变得更适应自己身边的环境,而不是去完美!这是根本的方向,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我愣了一下。难道,象她这样的完美无缺,也不好?也是个错误?

我说:“要是完美无缺,这也是一个错,那让我错好了!”

吴琼摇了摇头,说:“弟弟,你也在发育中!你也会变得完美无缺的!”

“我?”我笑了笑,下面用了点力气,顿时,某一处调皮地在吴琼的肚子上顶了顶,“我?我比谁都正常,再发育,就要出事情了!”

吴琼笑了笑,打了我一下,才说:“我是说你的心理!你还象个孩子。”然后,她又象安慰我似的说:“可能因为象你所说的那样,你一直是在孤单中长大的……而且,这也是很正常的其实!有的人心智成熟的很快,但有的人,天生就是大器晚成。心智成熟的早的人似乎要占很大的便宜,但大器晚成的人,如果自己能坚持自己的目标,应该更有出息,因为心智成熟的晚,所以,受的白眼,受的磨难,就比正常人要多,那么,他就更能体会到这个世界的真是,更能从容地把握这个世界。关键在于坚持!”

我知道自己的一点破本事。是的,她说的有倒立。我却是心智成熟的比较晚。比如说……算了,不举例子。

“那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发育好?这有什么规律吗?”我问她。

吴琼摇头,说:“所以,我认为,你不必急着自己去做什么事情,而是跟在什么比较老练的人后面,学个二三念时间,看看他们是怎么应付这个世界上的世事的!这样进步会比你自己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摸索要块吧。多看,多听,多想,当然,最重要的是你始终要相信,你会是最好的!”

“我怎么觉得,姐姐象是交代后事一样?听起来,让我心里发毛呢。”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你不是说我是天使吗?天使是不可能长留在人间的,她还要回到天上去!谁知道她会什么时候走?她自己也决定不了。她说过,她要指引她的弟弟,所以,她要告诉她的弟弟,他应该做什么。不是吗?”吴琼一本正经地说。

我觉得气氛似乎有点压抑有点不对劲了。难道,吴琼真的要去什么地方了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