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五节 阶段

妖刀 收藏 0 47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五节 阶段

第五节 阶段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五节阶段

等我到了回龙镇,到了三个精灵住的地方,却没有见到何老师人在哪里,三个孩子倒是见到了,正在楼下的小花园里玩呢。

三个孩子虽然长得面目全非,和我记忆里完全不一样了,但是,只见第一眼,我就知道他们一定是那三个精灵转世后的孩子。那种极其的感觉,是从心底里泛起的。

我不知道这三个孩子是不是有,但他们看我的眼神,并不是见到陌生人的羞涩或者害怕,而是且一种非常热切的目光,打量着我。

红云坐在一个铁索的秋千上,不住的晃来晃去。

我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问她:“你叫红云,是吗?”

“你是谁?”小丫头竟然反问我。声音仍然是奶声奶气的。她还不到四岁吧,这些孩子都是。到了秋天的时候才过四岁的生日最。

“我?”我是谁?我都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于是说:“嗯,这个……你们何老师呢?”

“你找她吗?是不是有人介绍你们谈对象?”旁边一个壮实实的男孩儿,大声问我。我一看那神情,和这样直接的问话,估计这孩子是铁风。

我笑了笑说:“不是。我是来看你们的,当然,也看一看何老师。”

“哼,你看我们?为什么?”另一个瘦瘦的孩子当然是青龙了。他的眼神里,仍然有一点阴阳怪气的。

我摇了摇手里的一大包玩具说:“嗯,不为什么,我这里有好多的玩具……和好吃的东西,想送给你们呢!”我赶紧转移话题。这些三四岁的孩子,问的问题,完全不上路子。完全没有办法解释,而且,就算能解释,他们也听不明白。

三个孩子一听说有一大包玩具和好吃东西。眼睛全部开始发亮起来,再也不盘问我什么了。而是围了上来,眼巴巴地看着我。

“告诉我,何老师去哪里了?她在家吗?”我问道。

这一次他们乖得多了。红云马上告诉我说:“何老师上街买菜去了!”

我一愣:“那她把你们放在这里不管了?”

“怕什么?”那个铁风气壮如牛地说:“谁敢欺负我们?”

我心里想,这个何老师,真是大意了。三个孩子是孩子呀,就算再厉害,哪里能敌得过那些专门算计着偷小孩子的人贩子呀。至少,她应该把孩子关在房间里呀!心理有了一丝不悦。

“我们回家吧!”我说。我还记得当时买的房子在二楼。

三个孩子再也不问我什么,只是眼睛盯着我手里的包包了。我的心更不是滋味——要是有人成心想用玩具食品什么的。引诱这三个孩子,岂不是要糟糕?

等上了楼,红云用她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把站打开的。我心更是一沉。这三个孩子看起来聪明,天真无邪。但在诱惑面前,马上对陌生人就戒心全无了。

等到进了房间,看到屋子里还算较为整洁,而且,三个孩子的卧室也还挺干净,总算放了点心。

三个孩子的眼睛,就那么紧张地看着我的放在桌子上的包。

我笑了。把包打开,先是给他们每人一包牛奶。然后,再每人分一点巧克力和饼干。三个孩子忙着吃,很开心的样子。估计何老师平常并不经常买这些东西给孩子吃。

等到我再把玩具的包打开的时候,孩子们的眼睛,亮得不象话了。

我摇了摇自己手里的东西,问孩子:“你们何老师教你们背书吗?谁会背,背得好,那么,谁的玩具就多!”

三个孩子抢着要背。

果然,何老师没有违背和我的约定,三个孩郭把那他们前世留下的三本经书,背得的熟悉。

特别是那个铁风,看起来厚道,不仅《金石经》他会背,连《鱼龙变》和《如意经》。

我问他怎么他都能背?小铁风摇了摇头说:“我……我听他们背,不知道为什么就会背了……”

我心里惊叹,铁风看起来老实厚道,原来竟然有过耳不忘的聪慧!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了。

说话之间,何老师回来了。

她一见我在房间里,不由得一愣,但旋即高兴起来。

说了许多话,后来,慢慢地把事情转移到正题上来了。

原来,她谈了一个对象,家里还可以,正张罗着给她找份工作。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

但由于是她最困难的时候,我让她替我带孩子的,事实上也是在帮她……所以,她开不了这个口。尽管如此,她的意思,我还是能明白的。是的,她不可能一辈子,只给人家带孩子嘛。也正常的很。

我想了想,决定把这三个小家伙带到省城去。反正,有全托的幼儿园,我只要周末带他们出来玩一玩就行了,实在不行,在省城,再给他们找一个保姆就得了。于是,我把这意思表达了出来。更多的是表达对她的谢意。

问题解决了。何老师既轻松,又有点失落——可能。毕竟孩子们她带了这几年的时间,有着深厚的感情。

接下来的几天,我尽量和孩子们混熟了。而且,我让他们都叫我老爸。嗯,反正,我就算多了这几个儿女吧,也算是顺便占他们这三个精灵的一点便宜。

另外,就是在晚上到吴老哥留下的房子里去看一看。

这样把房子空着,总不是个事情。而且,这房子,虽然吴老哥说我有支配权,但我明白,这是太极神宗的家产。我又岂能随便用它,所以,这倒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了。

吴老哥说太极神宗有其他的兄弟,我又怎么能和他们联系上呢?如果能。我干脆把这房子交给他们算了……

回过头来,再说一下我和何老师。本来,说实话,对何老师还是有那么一点感觉的,甚至,在某一段时间里,还常梦见她。可是,现在,几年不见面。而且,以后也不太可能经常见面了。于是,仅有的一点感觉也人都平淡下去了。就象曾经的朋友一样。如果我对她还有点期望,那么,有的,只是一种期望——希望她的日子能过得好,希望她能幸福。回过头来,我再想一下我与何老师,我和这个女本家,其实。也并非就完全没有可能,至少。要是我肯花点功夫,那和她上床,几乎是肯定地事情……但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我与她之间,少了亲密无间,隔着一段距离,美并没有产生,但却更能相互尊重。我会觉得,我各她,这样的关系,其实,也不算坏……

等到我连哄带骗,带着三个欢天喜地的孩子踏上归途的时候,心里格外的怅然若失。

这是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似乎,不算失败,但也谈不上成功。我正是从这里,踏上自己的工作岗位。我正是从这里,踏上了另外一条诡异的生命之旅……多少欢笑与忧郁的时光,在这个小城和小镇上度过,但走的时候,一切都只能留存在似是而非的记忆里。

“正如花会凋谢

正如青春消逝

生命地每一个阶段

亦复如是

生命

会在每一个阶段如唤我们

心啊

预备告别过去

重新开始

心啊

勇敢地寻找

寻找新的境地

我们必须离乡背井

否则便要受到终身监禁

心啊

就是这般

要不断

告别

辞行”

我在车上,教这三个孩子背了《阶段》这首诗。三个孩子都很聪明,虽然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只教了二三遍,三个孩子都硬生生地把这首诗都给记了下来。这让我非常满意。

既然他们这么聪明,那以后,我可以给他们的脑袋里多灌一点东西了。

他们也到了开始学习的阶段了。也许,他们一旦和我在一起,童趣便又要少了,而乏味的人世生活。便又真正地开始了。

……

等到回到家,我才明白带孩子有多么的不容易!就算是一个,也要了我的命了,何况一下子就是三个不到四周岁的孩子呢!真把我闹得六神无主!

我急切的希望有人帮我看一看。别说上街替他们买东西,就连在厨房里给他们煮面条,我也不太放心在客厅里的孩子。

等到晚上,好不容易把他们安排在床上睡觉之后,我一下子软了下去。

靠,真是催命鬼三个!我就是一连杀了几十个人,也没有象今天这么的累!

再想一想,明天要是带他们这三个小家伙上街,一手一个,另外一个只怕转眼之间就跑出十几米之外了!看都看不住,就更别说再去买东西了。

正在发愁的时候,觉得楼下的叶小曼的房间有动静了。

一阵狂喜。但旋即凉了半截。她还带着一个老男人回来。可能那就是她说的什么厅长的家伙吧。

虽然她不是我的爱人,只是个朋友,也早就知道她与那个男人以有以前许多男人的故事——是她亲自对我讲的——但心里仍然觉得不太舒服。

转过头来,看了看三个熟睡的孩子,真不知道她,还有他他,以后会有什么样的爱情生活。

开始新生活,开始新爱情,不顾一切!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也许,我的命只有一条,所以,我应该尽早的决定自己这条命到底许给谁了。

但有的人不是这样想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