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海口出差得闲,经友介绍,说东郊椰林值得一看,一是离市区近,当天往返,二是可观海、看椰林,景色不错,于是我便去结个缘。

清晨登车,二个多小时抵达文昌市清澜镇,换坐游船渡清澜江去东郊椰林。清澜江江水清澈,碧流宁静,清幽秀洁,浩浩淼淼汇入南中国海。放眼望去,水天相接处一片蔚蓝色,分不出江海的界限,众多的游船在江面上拉出道道白浪,好似机群在广袤的天宇飞翔一般,空中不时滑过几只不知名的飞鸟,江面偶尔掠过几只白色的海鸥,更为这灵动的风景增添精神,未至椰林,景已醉人。

弃舟登岸,码头边有许多笼箱,养着许多不知其名的鱼虾,游客在此可大快朵颉。过完栈桥,那片成片独具热带风情的椰林便扑面而来。椰树属棕榈科,树干笔直如电杆,羽状复叶集于树干顶部,金黄的椰子便挂在复叶之间,在蓝天、白沙,大海的映树下,那绿叶像是要出油一般,漫步期间,即便是炽热的炎日下人也感到很凉爽。与同伴买几个椰子尝鲜,小贩用刀在椰果上砍个缺口,插入吸管,即可饮用,椰汗有股淡淡的清香,甘洌爽口,胜似都市超纯水,绝无污染之虞,记得服役时教官讲过,美军野战条例中有用椰汁代替生理盐水输液的应急处理方法,诚不欺人。剖开椰子,亦可吃椰肉,平素我们所见的椰丝便是椰肉所制。据当地人介绍海南的椰子三分之二产于文昌,无怪乎东郊椰林面积之大。林间杂有些槟榔树,其状和椰树相仿,只是稍为矮小些,象我们外地人确是不易辩认清楚。海南人称椰树、槟榔树为情侣树,一为英雄、一为美女。文昌便出过像宋氏三姐妹等当代知名女性,在旅游区塑着她们的像,以资游人凭吊。在椰林间有不少木制小屋,供游人居住,倘属情侣树下住情侣,倒是旅游结婚一佳去处。导游讲,椰树不仅果可食,椰林更是当地人抵御台风的一道天然屏障,文昌是海南的台风走廊,这椰林便庇护着文昌人减少台风肆虐之苦。望着椰林间那铮铮如铁的躯干,这至纯的热烈勃蓬的活力使人肃然起敬,英雄树浩浩阳刚之态沉着、隽永,使你生命激情为之跳跃,为之升腾。

东郊椰林面向浩淼苍茫的南中国海,海湾中立石大书红色“椰子湾”三个醒目大字。今日幸风不大,立足海岸,极目远眺,水天相接,船影点点,波光粼粼间大海接纳着千江万河,其包容大度和不弃苦涩的胸襟坦诚于此,这海便充满了景的诱惑,美的挑逗,而如果谁忘记了其桀傲不训的本性,则就无法领会它淋漓尽致展示气势磅礴魅力的另一面。古人说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的感叹,今人大可发发。此时此地,那从太平洋吹来的风,似乎带着远古的荒凉与寂寥,讲着沧海桑田的历程,低沉、感慨、雄浑,推动着海浪拍打着褐色的礁石轰然有声,前浪方逝,后浪紧随,卷起千堆雪,蔚为壮观,水气扑面间,幻化成秦霜、汉雪、唐云、宋雨、明月、清风……,三维空间里历史潮流何曾定格,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海岸边的细沙不似别处呈浑黄色,而是白色且细腻如面,游人们纷纷脱去鞋袜在上面行走,那绵绵的感觉便唤起了被岁月尘封的童心,弯腰捡起大海馈赠的质地晶莹、纹理奇巧、色彩丰富的贝壳时,此时的享受足可令忙碌于都市的人叹为奢侈,白沙多情,贝壳娇柔,这种氛围,象品尝一杯浓郁的淳酒,让人在缓慢行走间生出几分醉意。这诗境,这禅意,虽然它不是文字,没有题目,只要你用心去体会它,便可把你往昔胸中郁结的烦恼一扫而空,人间的悲欢离合,生活的酸甜苦辣,恩恩怨怨,期期盼盼,寻寻觅觅的情结便了然释却,让人感到空灵的轻轻的惬意,足可温暖一生。

归来细思,东郊椰林的魅力或秀丽便在于水之澈、椰之青、沙之白,海之遥,就那么和和谐谐地组合在一起,难怪友人说来海南非一睹为快。




暂时取消原创和精华,[系统不能操作]等待有力证据。请理解。---huazhiqiao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