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三节 黑寡妇天使


第三节 黑寡妇天使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三节黑寡妇天使

“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招式非常的邪恶?”李青一个不屑一顾的又象是撒娇一样的眼神抛了过来。

“没有……?我应付了一下。事实上,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李青呸了一口说:”哼,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想!哼,和你那个高教官一个德性!“

我一愣,她怎么忽然提到高洁,那个警校的美女教官了?难道,高洁也说李青她的武功邪异?不会吧?你什么时候见过她??我问道。

“真是一丘之貉!只要你自己熟悉的东西,就是正派的,要是你们不懂的东西,就是邪恶。哼!”李青的不悦,尽管表现的淋漓尽致,但却偏偏让人觉得并不那讨厌,甚至象是她受了极大的委屈,需要人的爱怜一般。眉头一蹙之间,竟然有风情万种的感觉。

生活中尽是禅机,那个女修行者对我说过。

我听到李青这样一说,忽然象是一道光线,射进了自己的大脑一样——是呀,我们会以为自己不懂的东西,是邪恶的,而只认为自己熟视无睹的东西,才正常,才光明正大。也许,她的用力的方式,也是一种正常的方式,只不过是我不懂罢了……

于是我很是恭敬地对她说:“姐姐,风现在没有说你的招式邪异的意思……”事实上我现在也没有了。只是,你用力的方式,我确实不太明白。而且,似乎非常的高明。要是姐姐愿意的话,我挺乐意跟你学几招!”

这话也许李青最爱听了。所以,她顿时语气更是缓和了不少。听起来更是百媚千娇:“好呀,现在姐姐再教你几招!看拳!”

话音一落,顿时,两只粉拳。一先一后,一起向我伸了过来。竟然一点也不合正常的用力地规律,但偏偏,我又觉得她那种方式——似乎更能发挥一个女人身体的力量,把她的力量成倍的无穷无尽地施展开来一般——不知道是我判断失误的错觉还是她的招式真的这样的奇异。

我不敢大意。脚步一沉,做好了打不过就溜的准备,同时,两手一伸,结了个荷花的手印,然后。双手一分,一朵荷花分成了两朵,然后。同时迎向了李青的小手。

刹那之间,两手已经接触到了一起。

两股更强大,也更怪异的力量,顺着我的手臂,竟然直向我的胸口窜了过去。

电闪雷鸣之间,我还是抽空看了李青一眼,只见她那张俏生生的小脸,被她白白地医生制服映得分外的美丽。竟然象传说中的天使一般。一时之间,竟然有种魂不守舍地感觉,自己抵抗的力量。不由得瞬时一弱。

从李青拳头上涌入的两股怪异的力量,顿时象毒蛇一样,向我的心脏冲了过去。

我一惊——要糟!再想后退,已然来不及了。

但就在李青的力量就要得手的时候,我的身体里,一股雄宏地力量,不受控制的从丹田里涌起,象一阵旋风,立刻就把李青攻入我身体地力量,顶到了我的手掌之外。随即,我的两只手,轻轻松松一甩,顿时,那两股力量,宛若是荷花上的水珠一样,飞了出去。

李青向后连退了三步,一直到门口,才停住了她的脚步。她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似乎,这时候她无助的眼神,才是她最初的纯真。

但刹那之间,她又恢复了一副娇媚的神情,说:“哎哟,弟弟,你怎么这么的厉害呀?姐姐我已经把自己看家的本事都拿出来了,为什么还制服不了你呢?”

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还是假。但就算这是她的真本事,已经最大限度的使了出来——她的力量止于此,那她仍然非常的不得了!毕竟,我是靠自己不可思议的本能和身体里无穷的力量潜能才救了自己。除了我,又能有多少人还有这个本事?

我问她:“真的吗?姐姐别骗人了。对了,高洁高老师是你的对手吗?”我随口问她。]

“她呀?早不是我的对手了……但,又没有别人玩,我只好假装她还能应付,其实,我只要一用力,她就得趴下。要是她觉得根本没有希望打败我,她就会放弃的……姐姐好寂寞哟,又没有人玩。”李青说着,随手把她那件医生的白大褂脱了下来,放在桌子上。动作竟然有着说不出来的诱惑,仿佛是个将要入浴的美女,有脱自己最后一件衣服一样的诱人。]

“哦?真的?”我在心里迅速有了一个计较:以李青现在的实力,估计打败高洁,确实一点问题都不会有。但是,如果以李青现在的实力,象她那样地去逗高洁玩,似乎就有点荒唐了,难道高洁那样聪明的女人,会不明白她的实力和李青有很大的差别?不然的话,那就说明,高洁有其他对付李青这种怪异的攻击的方法或者心得。这倒是要好好地学一学——自己研究,太慢了一点。

李青得意的说:“当然了,一般的说,十次交手,她高洁最多只能胜二、三……四次吧。”

我心里骇然。如果能胜三四次,那高洁,岂不是也非常的厉害?怎么这个世界上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的高手?

李青看我的样子,更得意洋洋,说:“我现在不熟悉你的套路,估计再对练几次,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哼,我以前打不过你,现在可不一定!”

我默认了她的话。虽然她显然没有把我可能性的进步算进去。

“还练吗?”我笑了笑,问她。

李青看了看表,说:“天都快亮了,我们还是下次找个地方再练吧……对了,你那个高老师。可能有什么事情找你。前几天,她还问我有没有你的消息呢?”

“哦?”我有点奇怪,高洁找我会有什么事情?难道她想我了?不太可能。“高老师结过婚了吗?”

“她呀,还没有呢!”李青说。

我好奇地问:“我上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不是在和一个叫武超群的人,打得火热吗?为什么这么久了。他们还没有结婚?”

李青撇了撇嘴说:“她呀,一点也不象看起来那样的洒脱!”

“嗯?”

李青接着说:“她一点也不喜欢姓武的那个小子!这谁看不出来?以前是她想照顾一下她的家人,现在呢,那个姓武的家族,据说已经失势了,现在,还要靠高洁他们家的权势作依靠。以前,高洁不得不和那个姓武地周旋。现在,又拉不开面子,不得不被那个姓武的缠着……真不是女人过的日子。女人嘛。自己把自己管好就成了,哪里顾得了那么许多?你说是不是呀?弟弟?”说话之刘,眉目传情,竟然象是在和我撒娇一样。

我不知道如何评价,只好说:“那么你呢?白衣天使,找了个什么样的白马王子?我看你活得挺滋润嘛!”

李青叹了一口气说:“还谈什么白衣天使呀!我也不怕你笑话,现在,人家都叫我黑寡妇!”

“什么?”我更吃了一惊。我看得出来。她已经不是处女之身——刚才擦身而过的时候,她胸前的波涛。酥软异常,早已没有女孩的坚挺了,但我没有想到她会有黑寡妇的称号。

李青摇了摇头,说:“嗳,也不知道姐姐我为什么这么的背时,去年结了两次婚,老公都是一两个月就生病去世了。偏见偏见我的两个老公都是富翁,他们还以为是我在谋财害命呢?他们家人偏要把那两个死鬼拖去尸检——哼,也太小看人了,我还能做这种事情?”

听得我毛骨悚然。没有想到,我面前这个俏生生的玉人儿,千娇百媚,却是个结过两次婚的寡妇!而且,两任丈夫都是病死的。李青说他们是富翁,那一定钱不会少了!不知道有多少?

于是我笑眯眯地说:“估计除了象我这样命硬的人,象姐姐这样的天仙,他们也消受不起呀!这么说。姐姐事实上是发财了?”

“发什么财?不过有几千万,不受穷罢了!”李青叹了一口,意兴索然地说。

我更是震惊,几千万?靠,这丫头还真能,转眼之间,就身份几千万!她是真不在乎钱,如果现在她是真情流露的话。但是,几千万呀!她一个女人真的不在乎?

“呵呵,几千万?”我问她:“够你花一阵子的!那你还上什么班?在家歇着就得了!”

“呵呵,几千万?”我问她:“够你花一阵子的!那你还上什么班?在家歇着就得了!”

李青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在医院,至少还有点事情做,有人说说话,要是在家里,还不把人闷死了?

”嗯……“我一时之间,感慨万端。原来自己面前的不仅是个神秘莫测的女人,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富婆!

正想着,李青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又一个急诊地病人送来了,让她快去。

我于是和李青告别。

回到病房,想了半天,还是给决定给艾兰的姐姐打一个电话。毕竟,艾兰借了她姐姐地车,而且,我也不知道,在天亮后,如果艾兰出院,我应该把她送回家,还是带回到自己的家里。艾小婉的电话号码,是我在她的办公桌的名片上记下来的。一打,响了五六声,艾小婉才接,然后,她说她马上来。

这是一个让自己非常后悔的决定。

艾小婉来了以后,紧张地问我怎么回事?

我推说艾兰是酒喝多了。

艾小婉半信半疑。然后她犹豫了很久,才告诉我说:她并不反对我和艾兰以朋友相处。但是,现在艾兰正在谈对象——这个省的头最宠爱的一个孙子,所以,最好,我们不要让别人知道我半夜三更和艾兰在一起!

我顿时傻眼了。

我真后悔让艾小婉来。

艾小婉的要求,虽然让我非常的不爽同,但却无话可说!

我都记不得自己是如何非常郁闷又极其不爽的走出医院的。

走到街上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在街边上吃了点早点,然后,回到家里,却再也睡不着觉了。

甚至连李青那种怪异的功夫,也对我没有半点的吸引力了。

我反复想着艾小婉对我的告诫。艾小婉似乎是在求我,又象是严厉地警告我。

她是艾兰的姐姐。她可能也知道我和艾兰是什么关系。但她却在犹豫不决之后,对我说的话的意思,不仅仅是让我不要在半夜三更和艾兰在一起,更多的意思是,最好,我和艾兰的关系,永远也不要让别人知道,更不能传到艾兰那个正在谈的对象的耳朵里。

好许,艾小婉的话,一点也不过分,甚至,非常的客气,而且,委婉,甚至有一点点的委屈。我有什么资格拒绝她的告诫?难道,她不能为她的亲生妹妹的未来说一句话?

而且,无论如何,我们都生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难道,艾兰嫁一个省委书记的乖孙子,不比我一个浪荡男人强?什么嫁了他不会幸福,那简直是狗屁——这些后面的事情,我们怎么能知道?难道艾兰就算嫁了我,就一定幸福?而且,自己似乎压根就没有想娶艾兰做老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不开心呢?难道艾兰的付出不多吗?

或者,我付出的太少?或者,当机立断,和其他女孩一刀两断,马上娶了艾兰……这其实更不现实。

那么,更现实一点的想法,我是不是应该以后再也不见艾兰,永远地为她默默祈祷和祝福?

难道我能认真地以为,这个艾兰,可以做自己的情人……而自己不需要付出其他?

我本来以为自己的那一招”搜魂摄魄“,可以把女人的心,吸附到自己的身上来。现在才发现,每一个与自己纠缠不清的女人,何尝又不是把我的魂,一点一滴地拉在她们的身上。

斩不断,理还乱……

千百滋味,在心头里翻腾着。不说也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