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兵王》 第四章 追逐幻影 第四十九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20.html


鸿飞知道这是潭轩的老脾气,对学生提的问题他一向不喜欢马上回答,而是先了解学生的想法,尽量加以引导,最后让他自己找到答案。可是鸿飞对眼前的这块肥肉是一筹莫展不知道如何下口,他摇了摇头,犹豫地说:“如果让我说,除了用迫击炮……”

话还没说完,潭轩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啊哈,亏你想得出来用迫击炮。不错,打这个目标用它是很合适。不过射程和炮长成正比,就拿W90式60迫击炮来说吧,虽然最大射程有5.7公里,可炮身有一米三呢!就这个儿头,携带搬运起来绝对够你喝一壶的。就算到时候,你们运到了,也架设成功了,你们能保证打得中?就是高级炮手玩迫击炮都需要先试射,就你们那点操炮水平,一炮成功想都甭想!三炮能打着就已经是老天开眼了。哦对了,我还忘了一点,要是再在夜间操炮……”潭轩说不下去了,只剩下咯咯咯的笑声,似乎鸿飞刚才说了一个非常劣质的笑话一样。一边笑一边说:“就是一个团里才有的那么一两个宝贝——特级炮手,在这种条件下没有观察员也甭想打到目标。你就是把带去的弹药都用了,要是能有一炮正负误差控制在半径百米之内,我一定邀你去给我的老连队介绍经验。怎么样?呵呵,鸿飞你可太逗了。”

鸿飞知道潭轩说的老部队一定是他最开始待的那个炮连,这家伙对炮的理解绝不是自己这个半路出家所能比的。这个设想就他本意而言也只能算是矬子里面拔将军的无奈之举,所以佯装不服气地探道:“难道你有更好的?”

这下潭轩不笑了,而是很认真的说:“据我所知,由于这个据点所具有的天然地理优势,已经在演习中用了不下20次了。可以说是经过无数人的不断完善才有了现在这个防御体系。你想凭自己的力量在一夕之间找出它的破绽,有可能吗?”看得出鸿飞鼓起的腮帮子,潭轩知道这是对自己刚才笑他的计划漏洞百出而表示不满。微笑着补充道:“尽管如此,它也还是有自己的漏洞的。你看这里还有一个高地,只是距离远了点而且还没目标位置高。可要是用滑翔伞。”潭轩说到此便停住了,朝鸿飞眨眨眼。好像在说,怎么样?比你的那个计划好不少了吧?

鸿飞听了就是一咧嘴:“这馊主意不会又是你想的吧?两峰之间的气流可是很难掌握的,而且你还是从低往高处飞,这万一要是……”他又看了一眼中间如被斧子劈成的峭壁,心想万一把握不好那还不都成狼牙山五壮士了?

“嘿嘿,”似乎还挺得意,“不能全算是我的,这是我回老部队的时候大家一起研究出来的。后来在天气晴好的时候,我们几个亲自飞过一次,成功率在70%上下,估计到了夜晚能达到50%;所以还是很值得一试。”说到此,潭轩作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不过现在是演习,就像你说的,万一出点什么意外,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我就说他们多多少少是占了演习的便宜。”

这话让鸿飞听了,心里多少有点不是个滋味。这计划虽好,可要真正付诸实施就意味着有大约一半的队员在没放一枪一弹的情况下,要用他们的身体去填那个山谷!作为队长,这种方式的非战斗减员是他最痛心、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他甚至不确定这个显而易见作战方案是因为自己不想看到非战斗减员的发生,还是因为没有实地考察过而被忽略了。但不论原因如何,听着潭轩因未能实施这个大胆的计划而表现得多少有些遗憾的时候,鸿飞心里总觉得疙疙瘩瘩的不舒服。

不知道潭轩是否能理解鸿飞此时的心情,话的内容似是在宽慰,而语气又像是在探讨:“其实你始终不能从宏观上考虑问题。摧毁对方的团指挥所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使之失去统一的指挥吗?其实要想达到这个目的的方法有很多。比如用信号干扰、破坏通讯设置的方法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络也能达到相同的效果。”看得出这些手段对于鸿飞来说吸引力很有限,潭轩这时才把最关键的抖出来:“一个团统辖三个营,把团部这个命令的发出方端了可以让他们失去指挥,截断联系通道也可以,那如果把接收部分打掉呢?”

“你是说打击营部?”这个想法多少让鸿飞有点没想到。

“放下你那个B大队的身价吧,在这个演习战场上不要说营部了,就是连部,只要它有这样的战略价值都会被锁定为进攻目标。而且更关键的是营部也没团部防御得这么好,位置也没这么纵深,只要能避开那些大家伙应该更容易的手。”

避开坦克上的探测装置就完了?潭轩的话未免也太轻松了,那可是营部!像这一层指挥所在战时其实是和部队驻扎在一起的,所以防卫起来自然没有团部这么精细。鸿飞有点不敢想象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端掉他的指挥中心将如何完成,更难以想象在对手建立起新的指挥系统的短暂时间里,机械化部队如何把特种部队创造的这些许优势转化成实际的战果。突然间有一个想法如电般在大脑中闪现,潭轩的化装术还有那高效的数字化传输方式,难道他们的坦克里也有那东西?

两个人此时心有灵犀一般,潭轩点了点头,似乎是承认了鸿飞心中的疑问。“以我对老部队的了解,他们不可能动这个团部。现在这些坦克偷偷的摸出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对方侦查出来,所以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他们要拿营部开刀。还有一个有利条件你可能也知道,坦克马达不是一下子就能开动的,它需要有一个预热的时间,所以这样的闪击绝对具有可行性,并且还有很大的杀伤力。”

此时,小黄伸着懒腰,一脸兴奋的走过来,很有成就感的说:“潭老师,我做的那个计划和您刚才说得思路正好吻合,现在已经发过去了,真希望他们能采用。”并没有看到计划的潭轩笑着点了点头,甚至都不去询问他计划的细节。

前方的战况不断被传输过来,所有人都明白,此时已经到了演习最关键的时候了,所以大家都停下手里的活计,密切注视着战局的走向。

“好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应该回去了。”潭轩很不合时宜的打破了屋内紧张等待的气氛。

鸿飞一看表,才十一点钟怎么就能结束呢,这个时候大都只会处于准备期,就算开火也不会这么快便有结果。看着大家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拿了潭轩预留在桌子上的条子离开了,鸿飞多少有些莫名其妙。“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暂停呢?”他略显焦急地问潭轩。

“这时候怎么了?现在已经11点了,他们还是学生,是学生就必须遵守学校的制度。”潭轩说的很坚定,不允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可现在才11点,战斗也就刚刚打响。”他本想说这时候怎么可以离开呢?但又一想潭轩说得也有道理,说不定他也有自己的难处。“那我不是这里的学员,也就不用遵守这里的规定了吧?”鸿飞第一次对潭轩的话提出了疑义。

潭轩并不回话,就站在门口满面平和地看着他。

看到潭轩这个样子,鸿飞无奈只得跟着走了出来。听着身后的铁门咣当一声被锁好,他觉得好像把什么东西落在了里面。是什么呢?是心血,是他对这场演习所投入的心血。有投入就应该有回报,可现在他连过问一下的权利好像也被剥夺了。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窝火。

“别生气了,那边到了11点就不会再传消息过来了,再说明天晚上不就知道结果了吗?”潭轩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好心劝慰道。

这能一样吗?鸿飞在心里反问道。虽然以前每天他们都是这么干的,把一天的情况汇总,然后为第二天制定相应的计划。可是今天能和往常一样吗?在今晚,就在今晚!这场演习很可能就已经分出胜负了。当潭轩一如既往地拉着他开始晚上10公里的时候,鸿飞才真正意识到,其实今晚和以前的任何一个晚上都一样,没有任何区别。因为将要分出胜负的那个演习终究是人家的演习,而他仅仅是一个来旁观的第三者。此时此刻,鸿飞突然有了一种抱错了孩子的错觉。似乎那每晚的辛苦努力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而当主人家真的找上门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再好那也是人家孩子。想到此,鸿飞心中不禁多少会产生几分失落、不平、埋怨,以至于羡慕甚至是妒嫉这场精彩演习的真正参与者了。

鸿飞情绪的低落潭轩怎么会感觉不到呢?在送他回招待所的时候,潭轩有意转移话题,便提到了自己明天的日程:“鸿飞啊,明天是周末,所以我打算组织社里的学生们出去进行潜伏训练,你嫂子会带着鑫鑫去孩子姥姥家。我下午会跟她们在那里会合,所以我们家老爷子明天可就交给你了。”

面对这份嘱托,鸿飞不明白潭轩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那老爷子身体那么好,而且还这么有主见,怎么会需要自己照顾,更不消说当一回事得提出来了。不过既然潭轩张这个口了,自己自然是义不容辞,可他不明白自己是一个什么身份,或者说应该做点什么。

“其实我们家老爷子是个喜欢热闹的人,来到这儿虽然时日也不算短了,可你也知道他对军人的那态度,呵呵,所以也就没几个能真正说得上来的朋友。本来我是应该多陪陪他的,可你也看到了,我们爷俩儿凑到一起少有不拌嘴的时候。不过他对你好象特别喜欢,所以你就帮我多陪陪他吧。我怕他一个人在家会觉得孤单。”

潭轩的话很平实,可在鸿飞听来却很动情。眼睁睁的看着这对父子,相互爱着对方、关心着对方,但关系始终冷冰冰的。他不明白这两个有着很高理性的睿智灵魂,为什么不能打破这种僵局呢?如果当初潭父没有横加干预,如果潭轩仕途一帆风顺,依然活跃在特战的第一线,如果两个人有一个能率先伸出橄榄枝,情况或许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这不由得让他想到自己和父亲间的关系又如何呢?类比的结果好像问题又没想得那么简单,因为里面似乎又掺杂太多人秉性的东西在里面。但不管怎么说听到潭父对自己印象很好,而且能帮上潭轩的忙,鸿飞并没有把它当作一个强制的任务,从而带着愉快的心情一口答应下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