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七章 左右逢源(下)

angryfox 收藏 9 90
导读: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七章 左右逢源(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回来的路上,行程轻松了很多,经过三天时间,一行人回到停泊在宁波的船上,刚一上船,就有人神色匆匆的送来电报,潘汉NIAN打开电报,急忙对叶江明说道

“县长,李克NONG的加急电报。“

“什么内容?“叶江明问道,

“蒋光鼐、蔡廷锴派人送急件,在县政府等着,要求县长即刻回去,有重要事情和县长商量。”

“没说什么事情吗?“

“估计是秘密事情,看李克NONG电报的意思,您不回去,是不会说具体什么事情的。“

自北伐以来,叶江明和蔡廷锴、蒋光鼐一直保持联系,多次在军火上给予他们援助,对他们的行踪大体了解,目前蒋光鼐、蔡廷锴率领国民革命军第十师暂时驻扎在江西东部的河口地区,而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副主任陈铭枢是他们的老上级,目前兼任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已经和他们取得了联系,这支部队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迷茫后,仍然归南京国民政府指挥。

叶江明当即命令客轮全速航行,经过一天半的时间,他们回到了晋江,刚到县政府,就遇见了早已经等候在那里,随即将蒋光鼐的密信递了过来,叶江明打开信封,

“江明吾弟,自广州一别之后,时局多变,期间得到吾弟多次援手,甚为感激,又从报纸得知吾弟在晋江创办实业,造福人民,心中甚慰。

南昌一役,目下十一军只有第十师尚存,所部多为粤人,今漂泊在赣,无所依靠,前次陈长官多方筹措,方得十万元暂解兵饷之困,若无地方支持,恐来年难以生机。兄多处了解,目下闽省兵力空虚,谭曙卿部欺压百姓,收编土匪,杀人掳掠,无恶不作,人民怨声载道。南京陈长官连日会晤闽省政府委员吴艺五,吴建议可去闽省暂留,其后陈长官与杨树庄亦达成协议,我部可暂时入闽,但有条件,即必须解决盘踞福州的谭曙卿部,省方以现在所负担谭曙卿新编军的饷粮,供应十一军。吾与贤初共同商议,欲遵照陈长官与杨树庄所议,平定此部,并以闽省暂时为根据。

弟自别以来,在闽省甚得民心,若能相助,兄等自可以有十分把握,愿弟决断。其他详细事宜,自有戴戟前来相商。“

叶江明认识戴戟,在陈铭枢的体系中,戴戟仅次于蔡廷锴是第四号人物,足以显见对此事的重视。他脑子中一阵紧张,不知道是应该答应还是拒绝,何应钦留谭曙卿驻留闽省,本意是想控制闽省,孰料杨树庄担任福建省主席,这让谭曙卿心怀不满。杨树庄因为谭曙卿的制肘,深为不满,这次借十一军解决心腹大患弹竖卿按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如果叶江明答应和蒋光鼐联合进攻谭部,那么与何应钦之间的关系就将出现裂痕,还会影响到与蒋介石的关系,如果拒绝,势必和蒋光鼐无法在像往日一样无话不谈。犹豫许久,叶江明无法作出决断。

“蒋老总说,若能合作成功,陈长官自会建言杨树庄泉州地区由叶先生控制,并且将十一军留守处和十一军补充师番号给先生。十一军是北伐的精锐之师,杨树庄正有求于十一军清理谭曙卿的势力,这样的请求必定会答应,到时候叶先生想实现造福家乡的愿望,施展的空间也更大了。“

番号对于叶江明是有相当诱惑力的,他曾经写信请求蒋光鼐给予番号,蒋光鼐受制于陈铭枢,一致未能正面回应,如今以番号和地盘作为交易,足以见蒋蔡的急切。只要有了番号,叶江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扩充部队,成为福建举足轻重的地方势力,登上福建的政治舞台。一瞬间,他回想起蒋介石对于何应钦的不信任,以及何即将成为国民政府内的亲日派,包括信中叙述的关于南京国民政府内陈铭枢的支持,甚至想到广东李济深正在南京政府内左右摇摆,一切的一切,他立马作了决断。

“戴兄,请你转告蒋蔡两位将军,我同意配合你们出兵。谭曙卿派陈国辉驻守仙游,为谭部后方巢穴,我将派出晋江的税警第三团进攻仙游,先断了谭曙卿的退路,尔后自莆田、福清向福州进军,你部可由铅山入闽,经崇安、建瓯、南平向福州进发,我们两路夹攻,一战可平定福建。自北伐以来,因我方赠送,你部多装备有美制汤普森冲锋枪和M1903步枪,南昌以后,彼此消息隔断,你部的补给断绝,为防止意外,我即安排人以秘密方式向你部运送子弹200万发,作为战备补充。另支援银元10万元,为将士们发放军饷。待补充的粮饷抵达河口后,即开始行动。戴兄可与李克NONG制定详细的作战计划,并约定通讯密码,以便战时通讯。我部与你部将共同执行这个作战计划。“

戴戟当即大喜,叶江明叫来李克NONG,三人商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戴戟连夜赶回江西河口,向蒋蔡汇报会谈情况。

李克NONG在戴戟走后,就立刻进行了筹备工作。税警团自成立以来,肃清了晋江县境内的土匪,但与正规军交手还是第一次,针对此次作战有可能出现城市攻坚,李克NONG做了精心的准备。此前八月间,叶江明为了加强部队的机动能力,从美国购买了100辆军用卡车,充实税警团,李克NONG将其中的十辆军用卡车前方、侧面、车厢侧面都加装了防护钢板,改造成了简易的装甲汽车。两辆刚从美国购进的最新型的T-1坦克也成为李克NONG的看家法宝,尽管这两辆坦克在叶江明看起来多少有些奇怪,他们的炮塔甚至不能旋转。叶江明购买这两辆美国军队还没有正式列装的坦克(T-1是美国自行研制的第一代坦克,可惜性能参数非常差,根本达不到设计要求,因此没有列装)的目的并非用于实际作战,只是想起个启蒙的作用,让战士们先熟悉熟悉坦克这种战争之王,货运到晋江后,叶江明更感到庆幸不已,在他的眼中,这种怪模怪样的坦克不久就会淘汰,好在他只购买了两辆,否则可真是拿美元打水漂了。T-1坦克上看着有些奇怪的粗短炮管让叶江明联想起抗战时期日本的坦克,小日本坦克的装甲遇上T-34和谢尔曼就像是纸糊的一样,却在抗战中让国共军队吃尽了苦头,既然这样,倒是完全可以期待这两个丑陋的铁疙瘩的战果。

蒋光鼐、蔡廷锴在得到叶江明的答复后,立刻着手准备进闽事宜,十天后叶江明秘密运送的军用物资抵达河口,蒋光鼐和蔡廷锴开了誓师大会,部队沿崇安、建瓯、南平,迅速向福州挺进。蒋光鼐、蔡廷锴率领十一军入闽后,谭曙卿也预感到情况不妙,心中惶恐。当十一军进抵南平时,谭曙卿便去电十一军

“延平蔡师长,闻贵军假道回粤,究取何道,请即复,以免误会。”十一军回电要求假道福州,在福州的谭部三个团为防万一,均撤回城内,严密戒备。谭还密电陈国辉,要他积极准备增援福州,以备不时之需。1927年10月9日,十一军进抵福州,为了麻痹谭曙卿,蒋光鼐、蔡廷锴令各部驻扎城外,官兵在营休息,军部、师部、以及直属队进驻城内。是日,福州各界民众数万人沿洪山桥入城马路站立欢迎,并在西门口搭盖欢迎棚,邀请蒋、蔡二人上台演讲。演讲时,民众代表将手持的小旗打开,直书“打倒谭曙卿,欢迎十一军武装同志,解除福州人民痛苦。”等标语。当时,谭曙卿也在座,很令他难堪,蒋蔡二人见机应付,以大义勉各界代表,对谭曙卿则示友好,善言安慰,一场风波,始得平息。第二天福州各界代表又聚集到十一军军部驻地请愿,控诉说

“谭某收编土匪不下万人,糜烂福建人民敢怒不敢言,贵军若不救援福建人民,则福建人民永无生天之日。我们各界代表欢迎贵军,恐亦死无葬身之地。”

蒋光鼐、蔡廷锴又善加劝慰,民众代表才散去。几乎与十一军进驻福州同时,税警团也开始了行动。为了保密起见,李克NONG在出发前没有告诉士兵攻击的目标,只是说准备进行一次长途实弹演习。除去在晋江的留守部队以外,其余部队上了美制军用卡车,自晋江到仙游不过一天的路程,行进到一半的时候,李克NONG召开全团大会,宣布了讨伐谭曙卿的命令。整个部队自从剿灭孙豹子以来,除了剿灭一两股小土匪外,就是天天训练,没有打过什么仗,一听说是真刀真枪的打一仗,并且是针对福建民愤极大的谭曙卿,立刻欢声雷动,各个摩拳擦掌,傍晚时分,到达了仙游城外,守城的陈部一个连没有任何防备,陈国辉虽已遵照谭曙卿的命令,积极备战,以独立团的全部主力集结于莆田,随时准备接应谭曙卿,可压根没有想到富家翁叶江明会在自己的背后插上一刀。第一辆军用卡车呼啸着冲过了城门,当门口士兵反应过来,开枪警告的时候,架在卡车上的勃郎宁重机枪开始喷吐出火舌,不到十分钟,城门口就被占领,2000多税警团士兵源源不断地冲进莆田城中,谭部主要由土匪组成,一听说城门失守,仅仅在组织了一次试探性的反攻之后,他们就全面溃散,整个税警团只有两个人负轻伤,俘虏则有100多人,李克NONG立即下令除留下一个连留守并看管俘虏外,其余部队以及重武器连夜进发,进攻陈国辉主力所在的莆田。

经过一夜的急行军,第二天凌晨,税警团来到了莆田县城,税警团是汽车行军,速度奇快,远远超过给陈国辉通风报信的亲信,陈国辉部还没有来得及构筑工事。陈国辉主力集结于莆田,警戒程度较仙游为高,城门口几个守军,老远看到尘土飞扬,觉得有些不对劲,急忙通知值勤的连长,连长用望远镜一看,远处一车一车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当下开枪示警,关闭城门。李克NONG用望远镜看了看,莆田县城是一座老城,城墙高,墙外有护城河,急切之间不能马上投入进攻,立即命令全团就地休整,侯炮连的榴弹炮和坦克运上来之后再发动进攻。陈国辉得到不明部队准备进攻莆田县城的消息,大惊失色,立刻下令全体部队进入作战状态,随后带了两个参谋走上城墙察看敌情。陈国辉用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不几里以外税警团炮兵阵地,黑黝黝的炮口直指城墙,随时准备发起冲击的步兵阵地边上设置有迫击炮,夹杂在步兵群里还有两辆黑疙瘩一样的铁甲车(坦克),铁甲车的顶部设有火炮和机枪,像是一个随时可以吞噬生命的怪兽。

望着陈国辉有些阴沉的脸色,参谋小心翼翼地说道

“看番号,像是在晋江的第三税警团,奇怪的是我们两家向无冲突,他们为什么要打我们呢。”

另一个参谋也瞅着陈国辉的脸色说道

“团部与仙游一直联系不上,是不是他们已经抢占了仙游。”

仙游是陈国辉的老巢,陈国辉的物资、军饷均存放在仙游,仙游如被攻占,整个陈国辉所部面临崩溃的危险,他的脸色愈发阴沉了下去。

“团座,要不派人接洽一下,都是国民政府的军队,岂有自己内部攻来打去的道理,我们应该发电报给谭军长,让他帮我们出头。”

“糊涂,现在这个时候,他谭曙卿自身尚且难保,还能管得到我们,这次税警团偷袭我们,难保不是杨树庄的授意。”

参谋一看陈国辉大发雷霆,吓得五分钟内没有言语,一个参谋待陈国辉火气稍微平息,才战战兢兢地说道

“团座,俗语说战方能和,趁敌人尚未进攻,如能派一个营从北门出去,迂回敌军的侧翼或者能收到奇效。”

刚才说要接洽的参谋,立刻反驳道

“根据观察敌军火力强大,普遍装备有手提机枪(冲锋枪)和迫击炮,观察他们的炮兵阵地,除了山炮以外,还有榴弹炮,不加大防守力量,反而分兵,是自训死路。卑职不才,愿意代表团座去接洽,若能割让辖区换取团座东山再起那是最好不过,再不济也能够帮助团座拖上几个小时。”

慑于税警团的强大装备,陈国辉也不敢分兵,只能同意了接洽的建议。几分钟后,城门悄悄地开了一个缝,手举白旗的参谋从城门中出来,随即城门又紧紧地闭上,莆田县城的护城河不深,因此吊桥没有放下,参谋趟着齐腰深的河水渡过了护城河,径直向税警团的阵地走过。李克NONG在临时指挥所见到了这名前来交涉的参谋,这名参谋顾不得还湿漉漉的裤腿,气势汹汹地说道

“税警团不遵号令,擅自进攻友军,违背了国民政府法令,若再一意孤行,我们必将提请新编第一军的谭军长和省政府杨主席,对于税警团的这一行径给予严惩。我劝贵军,能以党国大局为重,放弃不法行为。”

望着这个想在气势上压倒自己的参谋,李克NONG轻蔑地笑了笑,说道

“我部已经得到省府杨主席的密令,将新编第一军独立团陈国辉部全部缴械,如陈部负隅顽抗,由我部临机处置。陈国辉自从收编入新编第一军以来,拉拢土匪,设置关卡,勒索华侨,这是你们陈团长与晋江土匪孙宏发往来的信件,信中要孙宏发择机策应陈部控制晋江。这是孙宏发请求陈国辉提供武器弹药得到陈国辉回复的信件,这些证据提供到省府,提供到南京,我想国民政府会给福建百姓一个说法的。“

望着李克NONG扔过来几封信函,参谋的气势顿时矮了几分。

“福建境内民军众多,陈团长这么做是有苦衷的。临来之前,陈团长让我转告李将军,我部愿意让出仙游、南安,请李将军念在彼此都在为党国做事的份上,高抬贵手。“

从盛气凌人的恐吓到彻头彻尾的哀求,这个参谋瞬间就完成了角色的转变,李克NONG一点不为所动。他挥了挥手,说道

“再过半个小时,我们就会发动总攻,你还是看一看我军如何攻破莆田城吧!“

说完,门口的几个勤务兵一拥而上,将陈国辉派来的参谋关押了起来。

经过大约一个半小时的准备,税警第三团直属炮兵连设在县城北面的炮兵阵地基本准备就绪,2门105毫米榴弹炮和6门76毫米加农炮黑黝黝的炮口都直接对准了莆田县城的城墙,炮兵营长原来是一位美籍华工,姓陈名锐,他的身边站着在第一次大战中曾经担任过美军炮兵营长的教官劳伦斯。不一刻,旁边的电话响起,陈锐接过电话后,大声回答道:“是!“,转而下令“开炮!“,操纵榴弹炮的炮手是丁振海的弟弟丁占元,他一拉炮绳,整个大地立刻颤抖了起来,巨大的榴弹随着火光直飞出炮口,准确地落在莆田县城的城墙上,爆炸声随即响起,整个城门之上弥漫着硝烟和火光,隐约还能听见惨叫的声音,头一次参加实战的战士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向不远处的敌人阵地多望了两眼。设在前敌的瞭望哨,立刻通过电话反馈了炮击的情况,部分火炮稍作调整之后,周围的战士紧张的装弹,随即又是一声令下,城门之上爆炸声又起。这一次之后,调整的火炮比较少,不一会工夫,第三次炮击就完成了,在半个小时之内,一个基数的炮弹全部倾泻在莆田县城城门附近,这个具有一定年代的城门完全被报销了,城门的两侧,还留下了两个宽十余米的大洞。城门的正面防线完全被炮火摧毁了,瓦砾碎木弥漫着硝烟,炮击刚一停止,李克NONG就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十辆全副装甲的重型卡车冲在最前面,它们驶近护城河的时候,掉转过头,谈后将车厢里刚装载的石块倾倒入护城河中,一辆接着一辆,窄而浅的护城河被这些石块迅速地搭出了一条过河通道,接着两个怪物一样的铁疙瘩迅速地驶近城门,沿着重型卡车刚刚搭建的过河通道,直接驶过了护城河,通过炮火射击形成的大洞,开入了莆田县城。坦克后面的步兵在迫击炮和轻重机枪的掩护下,直接涉水向县城发动冲锋,惊魂未定的陈国辉部几乎没有组织起任何有效的防御,防线就被税警团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不少士兵在战壕中已经被刚才的炮击吓昏了头,税警团冲上来的时候,还没有清醒过来,只能举起手,做了俘虏,整个敌军在税警团的猛烈攻击下,呈溃败之势,税警团顺势占领了城门,向纵深发展。

两辆早期的坦克是税警团的开路先锋,这个铁疙瘩根本不怕枪,这让陈国辉的士兵完全慌了神,有不少陈国辉的士兵躲在坚固的富家宅院里,T-1坦克粗而短的火炮成为了他们的克星,这种火炮直接瞄准200米以内的物体几乎一打一个准,很多陈国辉的亲兵还没有来得及向坦克身后的步兵发动射击,坦克炮几次射击,就摧毁了他们自认为非常坚固的墙体,随即压倒在倒塌的墙下。

60毫米迫击炮是税警团的标准装备,直接配备到连,在狭小的旧城区内,这种武器足以压制敌人的火力,配备到班的轻机枪则吐出火舌,税警团的战士在己方火力的掩护下,沿着坦克开辟地道路,清扫着残留的敌人。除了少数陈国辉的亲信以外,莆田县城内的敌人在税警团的攻势下纷纷投降。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税警团就控制了县城的四周,只有陈国辉和百余名亲信龟缩在县政府内负隅顽抗。

两辆T-1型坦克很快被调到了县政府,他们开足马力,连续撞击着县政府的院墙,只几下轰的一声,大门两边的围墙先后被撞出了一个缺口,特务连的战士一拥而入,如此的近距离,他们手中的汤普森冲锋枪是最好的武器,在一片弹雨中,大门附近的十来名敌军倒在血泊之中,其余的人一看大势不妙,只能放弃了抵抗,向税警团投降。十分钟后,陈国辉被押了出来,他一边走一边大声叫嚷着

“我要见谭军长,我要见杨主席,我要见方代主席,你们这是暴乱,我要控告你们,我要到南京控告你们。”

旁边的战士听着实在吵人,不得已用一块布堵住了陈国辉的嘴巴,整个世界才重新安静了下来。攻占莆田后,李克NONG下令留一个连在莆田城内看守俘虏和执行警戒以外,全体战士在城外休整,不得骚扰当地百姓的生活。对于俘虏区分为三类,少数最大恶极、民愤极大者由政府组织人民陪审团公审,或枪决或处以劳役;一般的下层士兵,发给遣散费给予遣散;部分身体素质好,军事才能突出又有志于为百姓做事的士兵和军官,经严格考核,由税警团录用,录用后,先集训三个月,再分发到各连队。

税警团攻城的过程中,陈国辉向谭曙卿连发了几封电报求救,谭曙卿收到电报后心急如焚,自己的三个团在福州城内,不敢轻易调动,否则老巢尽失,陈国辉如被消灭,那么自己后路断绝。再者其他收编的土匪,如卢兴邦等也看着自己,自己的大伞不能起到庇护的作用,那么今后就会失去号召力。

想来想去,只能冒险使一招去虎吞狼之计,想了个大概,他就带着副官前往十一军军部,到了十一军军部,他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一看蒋光鼐和蔡廷锴、戴戟正在闲聊。谭曙卿愤愤地说道:

“太不像话了,晋江的税警团竟然无缘无故进攻我们新编第一军独立团,目前独立团正在莆田奋力抵抗。蒋军长、蔡师长,我请求你们迅速出兵,平定叛乱,恢复福建的秩序,所有费用都由我们福建方面供给。”

谭曙卿做出极其恳切的表情望着蒋、蔡、戴三人,蒋光鼐沉思不语,蔡廷锴和戴戟也若有所思。

“蒋军长、蔡师长,福建的安定局面在此一举,若股息叛乱,十一军回粤路线将被税警团控制,于十一军也有不利。”

这时蒋光鼐才正色说道

“十一军倒是想救援莆田,只是有人不同意,我们没办法出兵啊!”

“什么人,胆子这么大,不是谭某大话,我说的话,就是杨主席也要考虑考虑。”

蔡廷锴哈哈笑道

“正是杨主席命令税警团剿灭陈国辉的匪部。”

谭曙卿神色一惊,这时已经容不得他反应,戴戟一拍桌子,喝道

“拿下!“

早已埋伏好的二十多名精壮的战士一拥而上,将谭曙卿以及随从绑了起来。蒋光鼐笑道

“谭军长,你恐怕做梦也想不到,杨主席还命令我们遣散收编土匪的新编第一军,从现在开始,你被逮捕了。“

几名战士将谭曙卿押了下去,戴戟对警卫排长说道

“按照原定计划,让谭曙卿的副官给新编第一军福州各部打电话,到十一军军部开会,讨论救援莆田的事项,所有营以上军官必须参加,如有缺席,军法论处,然后我们就进来一个抓一个。抓完了之后,集合十一军进城,将新编第一军在福州的三个团全部缴械。“

安排完了,戴戟回头对蒋光鼐、蔡廷锴说道

“军座、师座,怎么样,咱们兵不血刃就灭了新编第一军。“

蔡廷锴一改多日阴沉的面孔,爽朗地笑道

“果然是条好计,这次缴获的装备也可以重建二十四师,咱们十一军还是两个师,回到广东也威风。“

下面的进程完全按照蒋、蔡、戴的安排,十一军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将新编第一军全部缴械,共获得步枪5000多支,机枪十余挺,所获的枪械以及部分俘虏重建了24师,委任黄广胜为师长。编配完毕后,蒋光鼐电请陈铭枢回十一军任职,谭曙卿在全军缴械后被押送出境,李克NONG送往福州的陈国辉则经过公审以种植、贩卖鸦片、勒索华侨、杀害无辜百姓、收容土匪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历史上陈国辉死于1932年12月23日,罪名基本相同,为蔡廷锴诱捕后处决)

至此福建全省已经没有大的武装力量和十一军抗衡,闽中地方势力卢兴邦,听到新编第一军被缴械,陈国辉被处决的消息,吓得收缩防线,自己则躲到山中,一直到十一军离闽赴粤才敢下山。税警团全歼陈国辉,断了谭曙卿的后路,逼迫谭曙卿自投罗网,是十一军平定福建的得力助手。歼灭陈国辉后,税警团搜缴陈国辉的老巢,得到100多万银元,除留一半补偿当地百姓和受勒索的华侨外,其余50万银元提供给十一军作为重建24师的费用,税警团缴获的陈国辉部的武器弹药,也全部赠给十一军,计有步枪三千多支,机枪20挺,迫击炮两门。

付出了必定有回报,在蒋、蔡、戴的斡旋下,又有陈铭枢给杨树庄作工作,不久杨树庄正式任命叶江明为福建省政府委员、泉厦地区行政长官,兼任泉州市长,李克NONG委厦门市长。厦门当时是华夏国的一个重要口岸,海关税收控制在海军陆战队手中,国民政府多次想收回厦门的海关税收都没有成功。叶江明通过宋子文和杨树庄达成协议,今后厦门海关税收由泉厦行政长官公署掌握,无论多少,每年都必须上缴800万银元,为期十年。这八百万银元中,五百万直接上缴国民政府财政部,230万银元上缴给福建省政府,十一军在闽时每年向十一军提供70万银元,作为协饷,十一军离开福建侯,这70万银元也上缴给福建省政府。

部队的番号问题也有了满意的答案没,陈铭枢以十一军军长的身份任命叶江明为第十一军补充师师长、第十一军留守处主任。在海军陆战队撤离厦门后,叶江明控制的地盘为泉州、厦门两市,莆田、惠安、南安、晋江、金门五县,正式成为福建不可忽视的地方势力,走上了福建的政治舞台。

成功的扩大了自己的独立王国后,叶江明在心里觉得自己比别人更像是一个军阀,他必须获得军队、地盘、人口,这样才能为国家、为民族做更多的事情。他小心翼翼地用电报向蒋介石解释了出兵的理由,一来是福建省主席杨树庄的密令,二来谭曙卿在福建无恶不作,激起民愤,蒋介石此时正在面临人生最大的幸福,宋美龄母亲允许了蒋介石的求婚,相比这样的幸福,一个小小的地方势力的覆灭,蒋介石并不以为然。而此时何应钦一直没有通电请求蒋复职,使得蒋对何应钦有了几分厌恶,对于何应钦的损失毫不在意,这样一个特定的时刻,叶江明发来的电报,他的解释自然很容易被蒋接受了,他将叶江明管理的地方称为闽省唯一净土,勉励叶江明要为党国继续努力。

叶江明得到蒋的回电后,放心了许多,不过他知道经历了这一番事件,何应钦的大门已经永远的向他关闭了。此时华夏国南方的政治又发生了变化,陈铭枢在政治上倾向于国民党广东政治分会主席兼广东省政府主席李济深,闽粤这两个华夏国南方的沿海省份,在混乱的华夏国政坛上短暂的绑在了一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