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三十一章 忍者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从鹦鹉“死了也花心”的口中,独孤雄得知:因为“杀手大联盟”好几次派杀手去杀独孤雄他们都没有成功,出了大笔银子买通“杀手大联盟”想要刘方和独孤雄人头的“大人物”非常不高兴。眼看独孤雄他们就要到达雁门关,情急之下,就不惜高价收买了另外一伙在大宋沿海活动猖獗的日本浪人杀手组织“丧尽天良杀人狂”来杀独孤雄他们。为了不让事情败露出去,“大人物”还唆使日本浪人杀手们血洗了“杀手大联盟”的总部,并且承诺,只要“丧尽天良杀人狂”能砍下刘方和独孤雄的头颅,“大人物”就保证把“丧尽天良杀人狂”推上天下第一杀手集团的宝座!

独孤雄听后沉默片刻又问“死了也花心”:“想要我们性命的‘大人物’究竟是什么人?他姓什么叫什么?”“死了也花心”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听说他是个当官的,而且还是皇帝的大舅子!”独孤雄喝道:“难道皇帝的大舅子就没有姓名了么?到底姓甚名谁,赶快给老子交代清楚,否则我就把你给阉了让你变成太监!”

“死了也花心”惊恐万状,嘶声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就是把我变成女人我还是不知道!从来买凶杀人的人都是见不得光的,你几时见过有人拿着自己的真实名贴去找杀手杀人的?”独孤雄想了想,觉得“死了也花心”说得很对,于是便不再问。

苦菜花呵呵笑道:“这可糟了。东京城里那个风流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大舅子多得遍布天下,光是在开封大街上打着‘皇帝大舅’旗号每天招摇过市的人就有上百,你想要找出谁是买凶杀人的大舅子我看比登天还难!”独孤雄听后双眉紧锁。

“死了也花心”高嚷道:“喂。独孤雄,我们刚才可是说好的,只要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们就要放我走的,做人可不能言而无信!”独孤雄听后松开手,“死了也花心”如同遇到大赦一般,急忙飞到独孤雄他们前面的大树上歇住,搓着脚张嘴大呼道:“好个独孤雄,手心里流出的冷汗把我身上穿的后半截马甲都捂湿了。我看你也没得什么风寒湿痹症啊,又不是女人,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水分?”苦菜花哈哈大笑。独孤雄恼羞成怒,弯腰从地上拾起个土块对准“死了也花心”怒道:“你要是再不走,还在那里胡说八道,我就把你打下来熬汤喝!”

“死了也花心”见独孤雄动了火,不敢再多嘴,吹了声口哨,扇动翅膀纵身飞上半空。忽然一声惨叫,“死了也花心”毛飞羽碎从半空里栽落下来,掉进火堆里瞬间烧成焦碳。

苦菜花大吃一惊,瞪着独孤雄怒道:“想不到你如此小心眼,它一个禽兽,不过和你开了几句玩笑,你就下黑手要了它的命,我以前真是看错你了!”独孤雄急忙辩解道:“我没有,不是我干的!”苦菜花白了他一眼道:“不是你干的还是我干的不成?难道是它自己飞进火里自杀的?我刚才明明看见你从地上拾了块东西威胁‘死了也花心’的。”

独孤雄百口莫辩,因为自己刚刚拾起的土块在“死了也花心”飞上空中后就丢了,没法证明自己没有用拾起的东西打过“死了也花心”!二人正在掰扯不开,突然狂风刮来,半天里有一大片黄叶被风卷过来笼罩在客栈院子里。接着就有十几团黄叶包裹的圆团从漫天飞舞的黄叶里钻了出来,向独孤雄他们直撞过来,独孤雄暗道:“不好!”扯起苦菜花向后急退三丈。就在他们纵身后退的刹那,百十道寒光就钉在了他们刚才站着的地上!

独孤雄定睛看地上那些寒光时,却是流星镖、万字镖等各种暗器。不由脱口道:“日本忍者来了!”苦菜花正要开口发问,只见十几团黄叶团子“砰”地炸开来,十五个蒙头束裤的黑衣忍者手举弯刀冲杀过来。独孤雄待要举枪相迎,只见寒光闪现,一片暗器又铺天盖地打来,于是不敢硬拼,拉着苦菜花飞身越出青龙客栈的围墙,在外面扯着脖子大喊道:“大麻袋,风紧,闪人!”

大麻袋因为咬断了客栈老板和东京财主们身上的绳子,救了大家的命,被众人当成英雄,拥进客栈里奉为上宾正在享受饕餮大餐,听了独孤雄的叫声不敢怠慢,从桌子上叼起一只火腿就箭一般冲出门外,循着独孤雄的声音飞跑而去。

独孤雄见大麻袋跑了出来,不敢停留,领着苦菜花就朝青龙峡谷跑去。

半夜时分,跑到青龙峡谷深处,独孤雄估摸着到了刘方藏身的地方,就放慢脚步,学了几声布谷鸟叫,刘方听见,喜出望外,站起身喊道:“独孤雄大哥,我在这里。”独孤雄领着苦菜花走过去,刘方出来引领他们走进石屋。

刘方问道:“大哥怎么会去了这么久?莫非被那些日本浪人纠缠上了?”独孤雄喘着粗气道:“说来话长,今天晚上可是热闹非常,先是日本浪人,后是日本忍者。你的仇家为了杀你,不惜花大血本请来日本杀手,并且灭口端了杀手大联盟的老窝,现在我们的处境是越来越糟糕了。”

刘方慌道:“那可怎么办?”苦菜花怒道:“杀手要杀的人是你们,我又和他们没有过节,你硬把我拉到这里算怎么回事?”独孤雄道:“日本忍者杀人从来不留活口,你以为你留在客栈里他们就不会杀你么?”苦菜花道:“那怎么办?我还要领着财主们到雁门关去挖宝呢。”独孤雄叹气道:“只怕他们此时已经变成尸体了。”

苦菜花呜咽着上去捶打独孤雄道:“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我一遇到你这个扫把星就倒霉。我的损失你要负责,财主们的性命你要负责!”独孤雄划开她怒道:“人又不是我杀的,凭什么让我负责?”苦菜花嚷道:“即使不要你偿命,你也要和我一起回东京对财主们的家人交代清楚。天呐,我怎么这么倒霉,我怎么这么命苦。辛辛苦苦找到一张藏宝图,本来指望到雁门关挖到宝藏回去东京颐养天年,谁知道半道上遇到你这个祸害,让我的梦想化为泡影......”

刘方喝道:“你嚎什么嚎?我们还不是逼不得已,你以为我们喜欢被杀手整天追杀?到现在我们连想要杀我们的人都不知道是谁。你也老大不小,做女人应该安分稳重娴雅,怎么会被一张没影的图纸牵着鼻子走,竟然率领着一帮无聊光棍成天马上马下吆三喝四,就象个女山大王似的,成何体统!”

苦菜花大怒,指着刘方骂道:“你还不是一样。你要是正经女人怎么会大老远跑到这里和独孤雄鬼混!”刘方大怒,跳起三尺喝道:“你嘴巴放干净些,你说谁和谁鬼混?你敢再说一句,看我不把你的舌头割了!”苦菜花飞身上去抬脚就要踹。独孤雄哭笑不得,赶紧拦在中间喝道:“大家都少说几句,你们不想要命了?被日本忍者发现还得了?”二人这才住手。

独孤雄把刘方拉过一边问道:“你以前说的毒害你主人全家的桑麻子家里有没有生过女儿?”刘方摇头道:“不清楚,只知道他有个男孩,没有女儿,如果是后来生的,有也应该没有我大。”独孤雄心想对不上。当今好些嫔妃宫女的年纪可比刘方大多了。

既然要杀刘方的桑麻子家里没有女儿在皇宫里当嫔妃,桑家的那个儿子就不可能是皇帝的大舅子,那为什么鹦鹉“死了也花心”会说是皇帝的大舅子派人来杀刘方她们呢?难道另有别人?但是普通人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财力和权利可以指使整个县衙的捕快都来杀他们的。

而且做皇帝大舅子又当官的人也不少,比如孔贵妃的弟弟,刘贵人的哥哥,马贵妃的堂兄......但是这几个人的年纪都和刘方描述的桑麻子的儿子不搭界!难道这个大舅子是上代皇帝的大舅子?独孤雄越想越是解不开疙瘩。突然从黑沉沉的峡谷外传来几声踏翻石子的响声。独孤雄对刘方和苦菜花喝道:“谁都不许说话。日本忍者已经追来了!”

大麻袋“呜”地一声,就要纵身窜出去,独孤雄一把抓住它的颈毛喝道:“你再敢哼出声来,看我不拧断你的脖子!你给我闭上鸟嘴,快去刘方身边好好呆着,她要是有什么闪失我拿你是问!”大麻袋不敢怠慢,耷拉着尾巴走过去钻进刘方怀里。刘方正在用匕首削割大麻袋叼回来的火腿吃,见大麻袋受了责骂,连忙削了一的片肉塞进它嘴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