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平常心

我是大汉雄风 收藏 5 74
导读:[原创]平常心


今天早晨上班,又遇见了同住一院的那位老太太。她独自一人站在院子大门口,身上穿着一件已经过时的大棉衣,头上围着一条大围巾,只留着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远处,对身边来往的行人,一眼也不看。她在想什么,是在思念已经离世的丈夫?在回忆自己年轻时的时光?还是在考虑自己以后的生活?我不得而知。


初到这个院子里居住、在院子里遇见她的时候,我也没有发现她与别人有什么不同:身材不高,面目平凡,见面的时候,有时打个招呼,有时微笑一下。后来知道她是我们同单位的一位老同事的爱人,早已退休了。但慢慢地,我了解了更多有关她的故事,心里越发地吃惊起来。她的一生,经历之坎坷,磨难之多,都让我们这些出生于新时代的年轻人无法想象,也无法理解。


她与她的爱人(就是我们同单位的老同事)都几乎是共和国的同龄人,因此也算是赶上了好时光。他们从小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中学几乎一帆风顺,尽管当时政治气氛严肃,但因他们年龄不大,因此也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坎坷。高中毕业后,他们在山东大学的高能物理系里相遇相识并最终相恋,现在我已经无法去具体地了解他们相识相恋的经过,但我想象得出当时的情景:在美丽的大学校园里,两个心怀崇高理想、并为理想而努力奋斗的年轻人,在一个浪漫的时间、浪漫的地点相遇了,一谈之下,发现两人的志向爱好竟是如此的相似,刹那间心中萌生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如果故事在这里结束了,那这该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爱情传说呀。可惜人的一生不仅有好的故事,也会有悲惨的情节,而且当时中国的每一个人,都要受到所谓的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政治气氛的影响。转眼间他们大学毕业了,经过一层又一层的政审,她如愿地进入了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工作。而她的爱人,却由于家庭出身不好(他出身于地主家庭),只能捧着山东大学高能物理系的毕业文凭,走到一个煤炭矿务局的干部处报到,然后被分到了矿务局子弟学校当了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这样一来,两人远隔千里,几乎没有了见面的机会,周围的人都说他们已没有可能了,到后来就连他也这样认为了。


但是,偏偏她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在她经过了所有的努力最终也没能把爱人调到北京以后,便毅然决定放弃自己在中科院的工作,回到爱人的身边,并且很快付诸实施。故事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对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太太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敬佩,我知道在当时的中国,作出这样的决定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但新婚并不仅仅只是两个年轻人梦想中的美好生活的开始,同时也是一个新的悲剧的开始,在当时如火如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情况下,一个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不顾各方面的反对,决定与一个“地主崽子”结了婚,而且为此不惜离开了中科院,这本身就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于是新婚后不久,有关部门便找上了门进行了无休无止的调查,最后竟发展到人身迫害。这一切她都忍住了,其实当她当初作出这样的决定的时候,她便想到了这种结果,同时也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令她最没有想到的是婆家人对她的态度:公婆出身地主家庭,在建国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已经饱受折磨,在思想麻木的同时也变得特别胆小怕事。在他们小心谨慎、战战兢兢地度过了文革最初的暴风雨后,生活刚刚安静下来。但现在儿媳又给他们带来了新的罪过,这是他们无法容忍的,也是他们认为不需要容忍的,他们不敢向社会讲道理,难道还不敢向自己的儿媳动手么?况且现在的儿媳,也是与他们处在同一个等级的“反革命”。于是他们开始向她发难,最后竟至于发展到动了手。而偏生丈夫又是一个孝子,在她与父母发生矛盾的时候,总是站在父母的一边,指责她不该这样对待自己的公婆。这样,她在外受到社会不公正的待遇的同时,在家也找不到一丝丝温暖,这对于象她这样一个自小心高气傲而又没有受到一点委屈的女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致命的打击。于是有一天,她疯了。那一年,她还不到三十岁。


这一疯就是整整十年。文革结束后,组织上给她平了反,家里人对她的态度也好了起来,同时由于家庭条件好了许多,家里人也有了经济能力四处张罗着给她治病。慢慢地,她的病也没有那么严重了,只是偶尔地发一次,时间也不很长。但这治病的时间,又花去了她十余年的时光。


等到她把家里人全部认清、并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的时候,公婆早已离世,儿子也已长大成人、远离故乡去闯荡天下了。偌大的一个家里,只剩下她与老伴相依为命,老伴又要上班,于是一种新的孤独感又开始围绕着她。每天她能够做的,就是站在大院的门口,向远处眺望着,默默地,孤独地。她感情唯一的寄托,就是老伴下班回来,与她说一会儿话。


终于有一天,这样的日子也不复存在了。她的老伴退休后不足一年,在一个平凡的清晨,在没有任何预兆情况下,悄然离她而去。望着周围痛哭流涕的亲人和老伴静静而立的灵位,她却无泪可流。也许她的泪早已流干,也许她的心早已死去。她的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大起大落,她早已学会了在惊涛骇浪中保持一颗平静的心。


老伴的丧事办完以后,儿子要接她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安度晚年,但被她拒绝了,她早已习惯了这种孤独的生活,也不想再连累儿子。每天早晨,她就早早地起来,站在大门口,静静地,孤独地。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没有知道她以后会怎样。


下午下班回家,在院子大门口又看见了她,依旧是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远处是几个放学而来的小孩在玩耍,声音很高也很吵闹,但丝毫对她产生不了任何影响。落日的余晖洒在她的身上,显得庄严而宁静,仿佛一尊静立的佛像。那久经风霜而日益明净的双眼之中,射出一股祥和的目光,正如她那颗平常而淡泊的心,默默地注视着面前那些为了生计而不停奔波的世俗的人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