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78.html


追击的匈奴士兵看那个队长已经跑远了,知道追不上,也就不追了,返回军营,开始和其他的战友一起合围剩下的中国士兵。马林和剩下的1000多名士兵最终寡不敌众,在拒绝了铁窝儿的招降后尽数被杀,铁窝儿在伤亡了3000多人后终于完全拿下了第1营的营地。损失过半的铁窝儿不敢私自向哈克方向进发,只好停下来驻守在军营里等待贺华离的大部队,顺便清理战场,掩埋尸体,以防尸体腐烂后发生瘟疫。这个常识还是从中国军队那学来的。

在铁窝儿清理战场完了一个小时以后,贺华离的十万大军也终于到达了这个军营,一心要在今晚拿下哈克的贺华离留下5万人的部队随后跟进,自己率领5万精骑快马加鞭以全速向哈克飞奔而去。

就在贺华离抵达第1营的营地的时候,突围出去报信的马林的警卫队长也冲入了哈克镇,在镇口留下来警戒的第4连士兵的带领下直奔营长钟兵休息的第4连所在的大院。

此时钟兵刚刚准备带第4连的士兵回军营支援马林,一听马林的警卫队长报告偷袭军营的匈奴士兵有四五千人,并且全是正规军装束的匈奴骑兵,钟兵马上意识到出大事了。如果是一般的劫掠部队,根据中亚几国传回来的情报,匈奴骑兵都是以几百人,最多两千人为一个单位进行劫掠的,现在匈奴派出了5000人的大部队偷袭帝国边防军的军营驻地,那一定是匈奴忍了多年后终于要发动对帝国的侵略战争了。

由于哈克是邻近匈奴的边防重镇,所以镇里面有一台有线电报,钟兵马上拟文让发报员把马林报上来的情报和他的猜测全部汇报给了驻扎在乌拉玛市的第3团团部。

半夜的皇宫在狂欢了一天后终于沉寂了下来,只剩下皇宫的内务人员在打扫皇帝和大臣们吃喝过后的垃圾。突然,一名负责向皇帝禀报紧急军情的军委军事联络官手执皇帝赐予的皇宫通行令闯入皇宫,口中大喊着“紧急军情”冲入皇帝的寝宫,所有的皇宫守卫士兵都纷纷让路,在他通过后又聚拢起来议论是什么情况让这名已经两三年没有见过皇帝的军事联络官挥舞着皇帝的通行令急匆匆地冲了进来。

刚刚入睡的皇帝被今晚侍寝的皇妃刁秀儿从睡梦中喊醒,告知有西北紧急军情汇报,让我快点起来处理。

一听西北有紧急军情,我马上情醒了过来,想到了已经沉寂了十多年的草原雄鹰——匈奴。一般的事情下面的人自己会处理,现在的情况肯定是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候,否则他们不会在半夜跑来打扰我。我马上起了床,待侍女帮我穿戴整齐后马上出了卧室。在客厅里焦急地跺着脚的军事联络官一看我出来,马上行了一个军礼,还不待我说话就急匆匆地说道:“禀报皇上,刚才从西北方向传来两封电报,一封是隐藏在匈奴国内的情报人员汇报匈奴王帖木儿有入侵帝国的企图,已经汇集了全国几十万的大军向西域省开来。另一封是武威军区第三军下面的133师的电报,汇报其下属驻守在哈克的第2旅第3团第1营的驻地军营遭到匈奴5000人大部队骑兵的攻击,估计现在已经失守。该营营长在汇报中估计匈奴已经出动了大部队准备入侵我国西域省,请皇上定夺。”说完给了我两张电报原件。

我快速地扫完了这两封电报,大喊一声“来人”,就听到门外的欧阳倩应了一声“到”,就跑步冲了进来。我直接下令道:“命令武威军区的赵云、荀彧、吕布等人马上到军委会议室报道,并传令军委、内务处各部门所有的人全部来参加会议,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到达。去!”

欧阳倩敬了一礼后就跑了出去,派出人通知各个要参加会议的官员,我则和那名联络官出了寝宫,向国防大厦走去。

半个小时后,可以容纳100多人开会的军委圆桌会议室内,戏志才、郭嘉、诸葛瑾、庞统、徐庶、周瑜、贾诩、杨小林、田丰、赵云、吕布、荀彧等帝国高层人员济济一堂,坐满了会议圆桌的一圈。其他各军师以上军干部、第三军团以上军干部等旁听会议的人员和会议纪录员把圆桌外围的座位坐得满满的,这个会议室第一次显得有些拥挤起来。

等众人都坐好后,我看了看墙钟,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钟,我扫了一眼还在整理衣衫的众人,等他们整理得差不多了后,首先发言说道:“各位,昨天是帝国十周年的国庆盛典日,很多军干部都是第一次到首都来参观游玩,相信大家都过得非常开心。但现在有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要告诉大家,就在昨天晚上十一点,我们正在皇宫内举行国宴的时候,匈奴人跨过了我们的边境线向我军驻西北哈克重镇的第三军133师第2旅第3团第1营的军营发动了突然袭击,十分钟前我又一次得到西北方向的军情汇报,第1营军营已经失守。第1连连长马林以下包括后勤人员在内共2683人全部牺牲,只余马林的警卫队长在马林率军掩护下成功突围向哈克方向报了信,还有一名最先发现敌情并报警的边防巡逻兵战士生死未知。现在把战报发下去,大家看完后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一听匈奴人突袭,众人皆哗,等从内务人员手中接过军事电报的手抄件,看完之后,所有的人都大为诧异。因为如果匈奴要攻打本国,那么肯定是在帝元元年以前帝国尚未发展起来的时候或前几年帝国四处征战的时候为最佳时间,现在不仅帝国的实力已经大为提高,而且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战事,可以专心一致地对付匈奴,这帖木儿干嘛非要在这时干这种傻事呢?想不通!

我看众人都看得差不多了,首先点了军委副主席戏志才的名,戏志才发言认为匈奴在这时候来攻打本国的原因无外呼两个:一个是前任大汗拉布齐是跟随他父亲被大汉前朝打到西边去的,对本国有些本能上的畏惧,而且本国这些年的发展也非常迅速,导致他不敢轻举妄动,压着帖木儿和一干热血大将不准东侵。现在帖木儿继位,当然想入侵本国,占领比匈奴国内富裕得多的西域省。第二个原因是国庆前,全国各地大多数团级以上军干部都被召到这里来参加国庆盛典,相信匈奴是有情报人员潜伏在本国的,他们会把这个情况汇报回去的,帖木儿就想趁此机会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以此看来,匈奴这么多年来还是没打探到我们已经发明了电报的消息,这方面他们吃了一个大亏,我们的保密很成功。他也不想想要是我们没有快捷的指挥系统的话,怎么敢把这么多的军干部召到洛阳来狂欢,那不是给敌人机会么。

戏志才的分析赢得了众人的掌声,接下来赵云发言首先把帖木儿骂了一顿,毕竟西域省是他的驻守地,匈奴几十万大军入侵,在战争中肯定会给西域省的工商农业造成很大的损失,然后才对马林等人的牺牲哀悼一番,最后向我请战,一定要回去把匈奴打回去,并且顺势攻入匈奴本国,把匈奴打下来并入帝国版图。

其他军中要员也都相继发了言,对这次匈奴入侵帝国本土的事件表示极度的愤怒,都说大家要齐心协力打退匈奴的进攻,顺势进入匈奴,占领匈奴全国。至于那些师级以下的军干部,叫他们来旁听的目的也就是让他们意识到匈奴已经举国入侵帝国,让大家有点危机感,激发一下士气而已,这里根本没有他们发言的份。

会后,我和军委、各军军长、参谋长等真正的军中高层开了一次关于西域省反战第一阶段的布防会议。这一次就是真正的绝密军事会议了,知道会议内容的都是真正的军中高层,具有全局统战能力的将军和参谋人员。

会后,赵云等人汇合西域各师干部召开会议,对西域的防务做出具体部署,确保匈奴骑兵大部队不会深入西域省内部太多,要尽可能的拖住匈奴骑兵进军的步伐,把损失降到最低。然后各师旅长迅速用皇宫的发报机向自己的部队发出电报,开始遥控指挥军队布防,一心要把匈奴骑兵大部队阻击成功。

第二天早上,已经部署部队完毕的第三军赵云以下所有的人登上了前往西域的火车。我又召集其余内地各军主要干部做好了支援西域的准备,反战战争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