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9章合格一兵 2

ZONGJIE 收藏 0 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陈清带我见连长。

去连部的路上,陈清停下来问我:“刘海涛,你明明上边有关系,我问你们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呢?”

我摇头反问:“班长,关系是什么?一个人要想成长,越早离开父母越好,你说对不对?。”

陈清从头到脚审视我:“怪不得连长说,分给我一个好兵。刘海涛,你的确与众不同。”

“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

这是我的心里话。在新兵连队参加训练,凭着一股不肯甘拜下风的韧劲,克服掉所有不利于发挥的因素,激发出全部潜能。我相信,绝大多数新兵都做到了这一点。

“还挺谦虚。新兵营几百个新兵,拿第一那么容易?听说你还担任过副班长,看不出,你是个老新兵蛋子啊。”

陈清向我简单介绍了我们一连的连长冯志强,脸上带着敬佩的表情。冯志强当年曾经是大比武的全能标兵,蝉联过两次冠军,也因此荣立过两次三等功,被保送到军校进修。

“他从军校回来直接授衔为上尉,我就是连长带出来的新兵。象连长这样离开后又肯回老连队的军校毕业生很少。连长说他就喜欢炮,做人也要象炮一样,直来直去,指哪打哪。这一点,到挺象我们东北人。”

对冯志强我一直心存感激之情,若不是他,我的军旅生涯一开始就断送在自已手里了。

陈清对我说:“在冯志强手下当兵算是一种幸运,他也特别欣赏出类拔萃的兵。”

连部在营房楼外西侧的平房,我在门外大声喊报告,得到准许,推门进去。陈清送我到连部后就回去了。

冯志强一个人在等我。他开门见山问道:“刘海涛,来榴炮营没意见吧?”

有,但不能说,因为说了也无济于事。我严肃认真地说:“报告连长,军人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冯志强专注地望着我,朝我点头。“你下连队目的是为了什么?”

“尽义务。”我脱口而出:“完成一个军人的使命,为国防建设贡献力量。”

冯志强听后却摇头:“有人想学驾驶,有人打算入党,还有人准备考军校、转士官。你计划怎么干?”

“服从安排,连长。让我站岗放哨也可以。”

冯志强说:“离开新兵营时,徐副团长为你的去向,特意给我打过电话。想不想知道他是怎么说的?”

我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忙向冯志强申明,甚至有些语无伦次:“连长,我和徐副团长素昧平生,没有交情。我也不需任何人照顾,无论他出于什么目的。”

冯志强再一次点头:“我最看不惯那些凭借关系搞小动作的兵。刘海涛,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做事之前要先学会做人。军人,就该顶天立地。”

我挺起胸,昂然应道:“是,连长。”

冯志强郑重其事地说:“我已经向你们一排长交待过了,要带好你这个兵,必须从各个方面严格要求,严格管理。”


从连部出来,我遇上了刘铁柱。他去一班找我,恰好我不在班里。刘铁柱神色慌乱,心急火燎地拉我到僻静处,掏出一封信来。

“小丽来信了。昨天我就想找你,大家都忙着下连,没抽出空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把你急的。”我猜一定是小丽移情别恋,不然刘铁柱怎会这样六神无主。经过新兵集训,我们可以面对任何困难和挫折。个人情感方面,也理应如此。我劝告他:“该去的就随她去,免得你……”

“你胡说些啥呀。”刘铁柱取出信的内文,递到我眼前。“这件事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讲,任何人都不能知道,不然我就完了。”

我没有接信,听刘铁柱讲下去。

原来,小丽怀孕了。春节期间,小丽根本没有回自己家过年,而是在医院陪护刘铁柱的父亲。她担心刘铁柱知道老人病重,才一直没和他联系。等老人出院后,小丽悄悄做了孕检,证实怀上刘铁柱的孩子,考虑再三,才写信给他。如今,小丽己有三个多月的身孕,如果再不及时采取措施,就要显怀了。

刘铁柱用他那碗口大的拳头连连锤打自己的脑袋,追悔莫及:“嗨,当初都怪我啊,不该和小丽发生……”

我拦住刘铁柱,安慰他:“你这是干什么,头敲烂了,孩子也打不下去。”

“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好?”刘铁柱茫然的样子,真的很可怜。“小丽把积蓄都花在医院了,还借了同事两千元钱。做手术,她现在连钱都没有。如果拖下去,工作怎么办?海涛,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你在这儿别走。”我考虑了一下说。“等着我!”

我以最快速度跑到班里取出钱和信用卡。回来时,刘铁柱正站在原地望眼欲穿地等着我呢。

“这些钱,你都拿去应急吧。”

刘铁柱犹豫着,想接又不敢接。“你用钱时怎么办?”

我把钱塞给刘铁柱,晃了晃信用卡。“我还有。”

刘铁柱看着手中的钱,点出三千元,剩下的要还给我。“用不了这么多。去了还同事,有一千元做手术大概够了。”

“女人这种时候最需要补充营养,你怎么不知道心疼人呢?”我责怪着刘铁柱,强迫他收下钱。在大学时,听说有女生因手术后担心被校方和同学察觉,不敢公开,结果因调养不周,无法继续上课,不得不休学回家。

刘铁柱犹犹豫豫,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扭头匆忙走了。

望着刘铁柱的背影,我想:小丽,一个肯为爱情付出的女孩子,实在可敬。

回一班时,我脑畔一直浮现小娜的天真面容,在娶她当新娘之前,我绝不能做蠢事,让小娜为我受伤,哪怕是一点点伤害。我现在不仅是男人,更是军人。


我们很快溶入了老兵的生活。有种说法,离开新兵连,我们就算老兵了。但在老兵眼里,我们仍然是新兵。无论军事技能,还是军事知识,都相差许多。军队是一座大熔炉,是一所特殊的学校。

每星期,我们都按照固定的日程安排,学习军事理论和专业技术。当然,跑步、器械、体能等训练,每天必不可少,偶而还拉一次紧急集合。不过,与新兵连相比,紧张程度大打折扣。下连队的新兵普遍感觉轻松多了,容易适应。看来,新兵集训的真正意义恰恰是一种铺垫。

陈清说:“你们现在入伍算是享福了。我当新兵的时候,没少挨班长修理。脚踹皮带抽,一不留神就罚站军姿,最多一次连续站了四个小时。”

我们榴弹炮营属于地面压制炮兵。按战术任务区分,地面压制是地炮部队的主体任务。战场上,对敌方有生力量进行压制,并摧毁敌方炮兵阵地,以及指挥、控制、通信、情报系统等。投入战斗后,敌方的交通枢纽,如机场、港口、桥梁、渡口、直升机起降场、空降场等等,都被列为攻击目标,将遭到炮火封锁及破坏。特别是导弹阵地,核武器、化学武器基地,更是重点打击目标。

我对这些理论和知识产生了兴趣。

火炮的始祖应当是古代的抛石机,用于攻打城池的利器。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火炮的国家。经权威专家考证,元大德二年,也就是公元一千二百九十八年的元代铜碗口火铳是世界上最早的火炮。当时,火铳的制造和使用已经具有一定规模。十三世纪后期,我们的火药及造炮技术由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部队西征阿拉伯而传入欧洲。第一次世界大战,炮兵就已经大量运用于战场。二战时,参战国家大规模使用炮兵。到了战争后期,炮兵火力造成的伤亡达到一半以上。火炮因而被苏军统帅斯大林誉为“战争之神”。

榴弹炮是一种身管较短,弹道弯曲的中程火炮。榴弹炮口径一般较大,弹丸的落角接近垂直方向,弹片可均匀地射向四面八方,杀伤威力极强,其特点是能够打击山背后的目标。榴弹炮可以配用燃烧弹、榴弹、特种弹、杀伤子母弹、碎甲弹、制导弹、增程弹、照明弹、发烟弹、宣传弹等多种弹药。采用变装药、变弹道,可在较大纵深内实施火力机动。

与之对应的加农炮弹道低伸,射程远,可以直接瞄准目标。

最早的榴弹炮起源于十五世纪意大利,最先装备榴弹炮的是一支由荷兰裔士兵组成的英国部队。英国人发明了一种装有许多金属小弹丸的球形爆炸弹,并用一种木制信管来控制爆炸时间。由于这种镶嵌有许多小金属弹丸的球形爆炸弹像多籽的石榴,所以称为“榴弹”。它爆炸时,小金属弹丸和破弹片四处飞射,杀伤力很大。用以发射榴弹的火炮从此就叫“榴弹炮”。

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诞生于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及对越战争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我们营三个炮兵连共装备十八门1983年式122榴弹炮,属于团一级的当家火炮。最大射程一万五千四百米,一个弹药基数为八十发。


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们来到训练场。大炮已脱去厚重的炮衣,炮口上扬,指向半空,象一个严阵以待的勇士,呈现出雄伟的英姿。

陈清带领我们几个新兵熟悉这门威力无比的大炮,讲解各个部位的作用。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它,我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幕大炮怒吼,炮弹飞向敌人阵地猛烈爆炸,一片片敌人死伤毙命的战争场景。

赵长城在我身后自言自语:“炮口前面弄一个大铁砣子,做什么用啊?”

陈清听到了,解释道:“那个叫炮口制退器,它的用途大着呢。当火炮射击时,由于火药的动能,会使火炮产生很大的后坐力。有了它,后坐力减少一半。再配合驻锄,能有效减少火炮的移动,缩短连续发射的瞄准时间。”

地面炮兵也存在与生俱来的致命弱点:容易暴露。从发射第一发炮弹起,就吸引了敌方的注意,通过弹道及落点,马上可以计算出炮阵地的精确位置,短时间内将招致敌方炮火压制、摧毁。所以,炮兵一般要在准备允分的情况下才开火。事先必须做好迅速转移的安排,打了就得跑。

我们的榴弹炮是靠卡车做为机动牵引的。为了避免遭到致命打击,自行火炮应运而生,其外观极象装甲车,一般靠履带行走。

“要是部队都装备了自行火炮多好。”我想象着说。

陈清一笑:“那应该是未来的发展趋势,目前我们的综合国力还很薄弱,装备不足。”

炮兵侦察班并不负责打炮,而是到战场前沿近敌地点观察敌人兵力部署,然后将情况传递给指挥所,由计算兵测算好射击诸元,指挥所再通过无线和有线方式,下达射击指令。所以,侦察班的作用特别重要,是大炮的眼睛。

我终于弄明白大炮靠什么手段瞄准了。

“刘海涛,连里决定让你担当侦察兵。”陈清颁布了人员调配命令。“以后你要学习炮兵侦察的相关专业技术,有机会争取参加教导队的专门培训。”

西方发达国家的炮兵武器装备水平较高,而且采用高科技的侦察、指挥手段,同时展开电磁战。我们在这些方面还处于落后状态,尽管努力追赶,但需要过程和时间。

我军各野战部队都提出“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口号,并设定为目标。所以我们的一切训练都以实战为基准点,从难从严,围绕打赢高科技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做准备。

身为军人,我产生了紧迫感。落后就要挨打,中华民族近现代一百多年的历史,就是由屈辱写成的。东方睡狮己经醒来,中国要强大,但个别西方国家为了其全球利益,容忍不了中华崛起,搞军事封锁,经济围堵,还利用台湾问题制造麻烦……回想起数月之前,我生活在无忧无虑状态下,不禁害怕起来。

我抚摸着炮身,心情沉重,同时也感到自己正肩负着保卫国家和民族,防止外敌入侵的重任。我暗暗激励自己:为了爸爸、妈妈,为了十三亿中国人,一定要尽到军人职责。从实际出发,掌握好专业技术,报答父母,报效祖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