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有群男子汉 第二十八章.八路船长 第二十八章.八路船长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20 1937
导读:海上有群男子汉 第二十八章.八路船长 第二十八章.八路船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7/



在我们远洋船上有个专有名词:“八路”。

你别以为是真的八路军干部。

我们国家自从1958年与波兰合作成立中波轮船公司,开始有了远洋船,一直到文革前,远洋船员一部分是来自部队的转业军人。原因是政治上可靠。比如政委这个全世界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有的职务。就曾有部队转业下来的师政委上船当政委的。技术干部虽然尽量挑学校毕业的专业人才,也只能说勉强够用。但到了75年以后。我们国家远洋船队大发展的时代。又赶上文革十几年没有大批学生毕业。只好大量用复员军人当海员。据说那时一条远洋船一个欧洲来回航次五个月回到国内后,船上很多人官升一级,从水手,机工提升为驾驶员,轮机员。提的快,业务提高得可不快。原因是那些船员们本来就没有系统的学过,加上没有安排必要业务进修和培训,只是赶着鸭子上驾,能凑和一天是一天。

随着远洋航线增多,船种类由单一转为复杂。远洋业务,英语口语要求高等等因素。远洋船上就出现了一些怪现像:船长要配翻译,驾驶员与港口有关方面无法沟通,很多业务单证签字无效。。。。。。。。

其结果是原来称呼你是“八路”是表明你是转业军人,代表着你的政治可靠和光荣的历史。可后来隐隐约约的却有点贬的味道了。

其实这是很不公平的。在没有专业学习的基础上,赶着鸭子上架,还不能出事故,(包括政治上的。)真是强人所难。

但在那个年代,学业务是被人们嘲笑的,想学习得关起门来偷着学。

悲哀呀悲哀!西方强国因航海术先进,船坚炮利打开我华夏之门,而今全世界进入了贸易时代,而我们却不会远航了!

远洋业务与一般的近海,内河航行不同,除了航海术,还要有海商法,各国政治,经济,宗教,法律,世界海洋天文,地理,气象等等等等的知识,而这些的基础是英语,英语不好,连资料和文件都看不懂,更别提和各国人打交道了。而在七十年代学外语可是大大的难,没人教,听听外语广播也说不定有人告你偷听敌台。

可这批海员一样开着大船跨大洋走全球。事故率并不高。其原因就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靠顶着压力自学,苦学之后一样成为了一流的远洋船长,轮机长和专业人才。

就讲讲我的恩师孔船长吧。

他一米八五的个头,一付北方大汉的身材。方方正正的长脸白里透红。细长的一双大眼,四十出头却是鬓发斑白。平时说话不多。

他是山东日照县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小学刚上了四年就因为家里供不起学费而辍学了。

他出了学校回家挣工分,16岁那年当兵到了海军。服役五年后转业到了远洋公司。由于工作出色和需要,上远洋船几年后就当上了船长。

初次上他的船,我一听船长是“八路”船长就心里打鼓:业务上别指望能有啥指导了,别事事都找我当英语翻译就行了。

可听老船员说船长他在过外从不用配翻译,又觉得船长他有点与众不同。

那是1984年的初春,我结束了休假在上海上船,那船当时在上海港卸从巴西装回的化工原料。

由于是袋装货,在巴西装货港,巴西装卸工用了四百立方米硬木在舱里加固货物,在上海卸货完毕后,公司命令我们去澳大利亚装小麦。开航后那些木料就得我们自己从舱里清出来,码放整齐堆放在甲板上,以便在适当的时候处理掉。做这个工作由于怕天气变坏作业困难,我们为了抢时间,船一出长江口,水手们都下舱干活去了。我们驾驶员在不值航行班时高兴了也帮帮忙。

可船长此时也天天也和水手们一块下大舱清木头,天天是干得一身汗一身泥的。看他没一点船长的架子,我不由暗暗的想“真是苦出身,干起活来和老水手没啥区别。”

到了澳大利亚的季隆港,一天晚上,当地的澳中友好协会的一群人来到我们船上。他们大多是一些上了年记的人。由于到中国旅行多次,对中国很了解于是对中国很友好。在接待室里。人们分成俩桌,一桌以我和我的同学三管轮为主招待客人,另一桌是船长和政委和客人。我们这桌人谈着谈着我就有点吃不住劲了,一是我们在学校学的英语是美式英语,和澳大利亚人说的英语有所区别,二是这些老人说话快,还有一点口齿不清,渐渐的,聊的越多我碰上的不懂的越多。转头看看船长,只见他依然谈笑风生。还不时的用一俩句双关语逗的大家开怀大笑。

越是不懂越来题,我旁边的刘易斯先生拿出一幅手工织成的壁毯,他很兴奋的解说那壁毯的妙处,越说越兴奋,而他说的我只能理解出壁毯上的图案好像是土箸民族的什么事,可具体是啥还是不了了知。

听不大懂,我又不能不懂装懂,只好拉着刘易斯先生走到船长那,船长一听就明白了,他和刘易斯先生聊起了澳大利亚白人开发的历史。

在海运学院时我们对英语口语下的功夫最大了,加上也算博揽群书,可一到具体问题时却如此狼狈。。。。。

第二天装货时,装卸工碰坏了我们船的一处拦杆,按常规这需要值班驾驶员写个事实记录,大付写一个公函,两个文件一块给港方,责成他们赔偿。这种涉及到法律证据上的文件必须严谨正确。

我想露一手,事发不到五分钟,我推开船长房门,向他报告了情况。

他听了后说:“去写个文件吧。“

“我已经写好了。“我拿出打字机打好的事实记录和公函递给他。

“手挺利索么!“船长很欣赏的说。

我的胸挺高了。

“这地方不对,你看:你方务必在四小时以内确认以上事实及赔偿金额。这句话是你背你们海院教材上的吧?但我们今天这种情况就不能死套这句话,来!这儿改成:请你方在我轮开航前(X月X日XX时)前将上诉损坏修复。“

澳大利亚工头看完我给他的公函伸出拇指:“OK!我无话可说。保证修好,谢谢你!不然要是叫我赔,我就。。。。。“

以后,我每次有事找船长,推开他的门,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埋头在英文的原版书里,念着,写着。我明白了,他就是这样孜孜不倦的自学才从小学文化不断的提高自己而胜任了这远洋船长的职位。

在我眼里,一个好船长,酒量一定要大。不然叫啥远洋海员。

不是说以喝酒定人生,在我们远洋船上,生活寂寞,远离人群,很多人们排解生活压力的方法都没条件施行。船员们喝酒不过是解放自己的精神压力,可作为一船之长不但没有这放松的权力,还得把握住尺寸。

平时我们喝酒,孔船长总是低斟浅酌。从没看他喝过二量以上。可我们在罗马尼亚宴请罗方时,他端着茅台酒一杯杯的与罗马尼亚人干杯,那天我看他喝了得有一斤多。可他脸不变色。行动自如,该做啥还做啥,我才知道:他不是不喝酒,也不是不能喝。而是记着自己是船长,时时刻刻都要保持自制。

说起来,由于我们这些学院毕业生的上船,使“八路”们越来越感到有危机感,于是在有的船上发生过压制学生的情况,在我们船上虽然没有这种气氛。但我们这也不是世外桃源。

一次船在青岛码头,接班的二付小周来了。他是我的同窗。他的提升说起来也够快的。一般学生毕生后。先上船做实习水手,而后做助理驾驶员。加起来一年海龄。海龄就是在船工作的时间。一年海龄后,驾驶员证书到手,有资格做驾驶员了。我们从学院毕业时,考的是二付证书。但要从三付做起。按国家港监的规定:至少三付一年海龄,二付一年海龄,大付一年半海龄,才能申请考船长。按这样算,就算你一年365天在船上干,也要从学院毕生后五年才能干到船长。我们从学院毕业时就互相约定看谁先干上船长。

而小周上船干了一年就从助理驾驶员直接提实习二付。三个月后就派到我船做二付。就没做三付这一道。当得知他来后,船长只是问了问我了不了解他。我说在学院时他学习成绩不错。听说干实习水手和助理驾驶员时,他的船长对他评价也好。船长听完后没说什么。其实我知道,小周之所以能提的快,一方面是业务精,另一方面他人很本分,从不去争什么。

可周二付上船的第二天,我从城里回来,走到梯口。看到小周正提着行李往下走。

我问他:“干吗去?”

他神情暗淡的说:“公司说我提升太快了。令我到公司述职。已经派人来接我的班了。”

我一听就火了。说:“你先别走!等着我。”

我三步并俩步跑到船长房间,一进门我就想找船长理论。问问公司:咋叫提的太快了?我们有二付证书。不做三付从管理上也是说得过去的。这会专业人才缺,反而这么搞。

可我刚进船长房间就看到船长在给公司打电话:“我认为他行!他前面的工作评价就说明他能干好。这会我巴不得他们这些大学生成长起来!不压压担子怎么行?什么?安全!我的驾驶员我负责。他要是出事,我这个船长也跑不了。请接班二付回吧。我就要这个周二付!好了。我就这意见,要是换人我就不启航。”

船长说完了放下电话。看了看我说:“还想什么。还不准备开航的工作。”

事后我从在机关工作的朋友那知道,船长的这番话对他是很不利的。因为公司一部分领导对干部提升快正有想法。船长这么一顶。自然在领导那没啥好印象。

按航海规定:在船航行到情况复杂海区,如进出港,雾天,大风浪天,来往船多的航道时,船长必须站驾驶台指挥,船长指挥时驾驶员并不解除责任,而当驾驶员遇到自己认为处理不了的情况是也可以随时叫船长指挥。驾驶员单独指挥时出了事故船长负有联代责任。

孔船长护我们,也时时放手叫我们闯,我们在驾驶台值班海况不太复杂时他很少上来,因为此时船长老上来就说明对你不放心。

有一次我们夜过舟山渔区,天气不好没有月亮,密密麻麻的渔船分布在航区各处,雷达上布满了小船回波的光点,很多渔船的灯光还不明显。我们45000吨载重,200米长的大船在这些只顾捕鱼的渔船群中穿过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出事,不是撞船就是掀翻小船。整整四个小时我和值班的俩个水手挣大了眼,绷紧了每一根神经,一点都不敢松懈,一分一秒的熬着向前走。

这会我既想船长上来,又不想他上来:船长上来我心理上轻松一点。不上来我自己闯过来,我就可以自豪的说:这种航区我都独立走过来了。

那天0点,当我交了班走过船长房间时,我看到他的房门没关,可灯也没开,是不是他忘了关灯了。我走近一看:船长正站在黑灯的窗前,用望远镜全神贯注的观察海面。我明白了,他的窗子朝前方,如果开灯一不符合夜航规定,二来我们就知道他没睡。他并没有放松职责,而是在暗中关心着我们。

有一次,我们从国外航行了半年回到国内,在锚地,我们抛锚后不久交通船靠上了我们船,船长夫人满脸喜悦的站在交通船上。当时天已经快黑了。我们知道,按公司的规定:船员家属不能住在船上。可她几百里迢迢,颠簸而来,如果不让她上来,这时随交通船回去,在城里谁也不认识,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我和水手们一交换眼神,心想:先上来再说。

可偏巧船长走到了梯口,他一见夫人先是一楞,而后大声对她说:“别上来。!明天早上再来!”

我们都楞住了。交通船上的一个水手也火了:“你是什么人呀!还有点人味么?”

船长夫人哭了。远去的交通船上随风飘来了一句话:“嫁给你们这些远洋船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全世界的海员中,大部分的国家干部船员都可以带夫人出航。只有北朝鲜的船不让带。但他们远航回来一到港就有人马上接替工作。只有我们中国船,别说带夫人出航,就是回到国内也不准家属住在船上。很多船员家属千里迢迢来到港口,只能住旅馆,早上上船。晚上下船。为此,船员和领导闹了不少矛盾。

第二天一早,船长夫人又来了。我们一看都躲了。可夫人把我们一个个请到船长那,拿出从家带来的吃的请我们吃:“昨天对不起啦!俺不该说嫁船员倒霉的话。俺也知道上面有规距,可俺这次是和老乡一块来的。到城里俺先到港口打听你们船回了没有,偏巧交通船的水手们说你们刚落锚,蹿道着叫俺来,俺一胡涂就跟船出来了。这不!丢了你们船长的脸了。好啦!俺们也是老夫老妻了。他也不能拿俺咋样。可你们小年青的以后可别搞这事。俺们老娘们也不容易。“

我与孔船长同船两年,从助理驾驶员升到二副,其间既得到了孔船长的指点也给船长惹了不少祸。

一次,我们船在罗马尼亚卸货,一天下午,在我们船后面泊位上的一条船移码头,也不知那个罗马尼亚船长怎么操作的,他的船松了缆绳后船头向着我船船尾压了过来,我们船被缆绳紧紧的绑在码头上,既不能避开也无计可施,我只好一面对站在那条船船头的罗马尼亚大副挥手高喊,叫他通知船长注意两船距离,一边令我船水手一根一根的把绷的紧紧的我船船艉缆绳从外向里依次慢慢一点点松开,不一会,所有的缆绳都松到水面了,那船的船头快压到我船船艉的国旗旗杆上了才向后退去,我紧张的出了一身冷汗,忙和水手一起把松了的缆绳往回收。

这时,一个在码头上的罗马尼亚带缆工指着我们大骂:“秦那拉巴就!(罗语:X中国人!“)”原来如果我们不松缆绳,后船撇出的引缆绳挂在我们的缆上,他可以省点力气,但我们一松缆那引缆绳就漂在水上,他得多拉几下。

我一股怒火冲上脑门,拔出腰里的水手刀指着他用英语说:“闭嘴!不闭嘴我杀了你!”

可那家伙还是不停的骂,我三步两步跑到码头上,到他面前后用刀顶着他的喉咙说:“闭嘴!”

这下他吓着了,不但不骂了还举起双手,脸色发白对在不远处站岗的罗马尼亚边防军求援,那当兵的提着枪跑过来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对我摇手,我想想也把他们吓够了,就收了刀走了。回到船艉水手们都说我惹事了,一会罗马尼亚人一定会找船长抗议。我这时冷静了,想想就去船长房间向他汇报。

一进门我就把水手刀放在船长桌上说:“我给您惹事了,刚才我用这玩艺顶着带缆工的脖子差点捅了他。”接着我就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船长坐在办公椅上平静的听完了我的诉说,沉默了一会说:“你先把刀收起来去值班吧,有啥事我来处理,不过交班后到我这来一下。“

几个小时后,罗方也没来找事,我交了班来到船长房间,船长叫我坐下喝茶抽烟,没提刚才的事却给我讲了一件往事。

“那是几年前,我的船在上海卸完货去青岛装货,按国家边防对远洋船的管理规定:远洋船不论下一港是国内还是国外都要办离境手续,可船上当时有几个船员家属在船,她们听说是去青岛就想跟船一起去,我反复说明这是违反规定的,但她们就是不走,而且几个人的丈夫有的还是干部船员,他们还联合起来对抗,他们认为法不责众,团结起来力量大,谁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面对这些经过文化大革命锻炼的人们我哭笑不得,只好报告公司办事处,请他们向公司领导请示如何处理,但开船不能延迟,港方已派出拖轮和引水到我船来了。我船离了码头慢慢地向吴淞口外走,快到吴淞口时公司驻港办事处来电话了:总经理下令派拖轮追我们,家属必须下船,如不下船船就停在港外锚地,一切后果由有家属在船的船员负责。几乎同时,吴淞口了望台也呼叫我,问我为什么有非船员在船?他们要报告边防局了。我马上回答说:我们到港外锚地就下来!以后那些家属倒是都下去了,但我船这件事也成了船员不懂法的典型事例。

你们这些人上来后,我心里很高兴,有文化的人懂法有素质,可你是怎么做的?你现在是驾驶员了,将来还要当船长,法你是懂的但太不冷静,一个驾驶员任何时侯都要冷静,你是在带班的干部呀!你处理问题不冷静,下面的水手怎么办?“

我看着船长的眼睛,感到他就是一个严利而又慈祥的老师!

还是在罗马尼亚康斯坦察港,我们装化肥,一天,白天下了一点雨,我们关舱时慢了一点。到晚班开始卸货时,五舱舱盖一开,一股轻淡的蓝烟冒出来了,值班驾驶员以为是有燃烧马上关上舱盖,请示船长怎么办?

我们驾驶员和船长都来到五舱,船长分析说:“五舱与机舱一壁之隔,可能是白天那点雨水因舱内温度高而气化了,化肥也有气化现象,两股气合为一处会产生烟气,我想不会是舱内有燃烧。“

我一听心里有底了,自告奋勇下舱探查,我穿好防火服戴好氧气面罩,系好保险绳,联络绳后,船长仔仔细细将我的着装检查一遍,并嘱咐我下去一边用对讲机报告,一边要抖动腰里的联络绳,千万小心!

我在舱里查了一圈果然没发现异常,我出舱后,值班水手慢慢的打开舱盖,那蓝烟冒了一会就没了。如船长判断的一样。

事过去了,船长还是把我们都叫到一块,与我们讨论业务并讲了十年前也是在康斯坦察港发生的事。

“那次我们在国内装煤,你们说说装煤要注意什么?”

周二副说:“因煤产生热量,在装载时要注意其水份的含量,应在百分之三到四之间,水份少了煤热量聚多了散不出去会自焚,多了水就成了助然剂,如处理不当煤会遇空气燃烧,在航行途中特别是长时间经过不同的温区航行后要测量舱内温度,如温度过高应向舱内施放二氧化碳气排挤氧气以灭燃,到港后做好充分准备后再开舱卸货,并在卸货时浇水降温。”

“你说的很好。我们在国内装货时天下雨港口为了赶进度就冒雨装货,装完后我们也没测水份含量,原本从中国到罗马尼亚只用三十天,可船走到新加坡雷达坏了,停在新加坡修理了一个星期,沿路又过马六甲,红海等高气温海区,到了目的港康斯坦察港口压港,又在外面等了十几天,到开舱卸货时已经是距装货五十几天了,我命令大副向舱里放了一些二氧化碳气,可心里还是没底。

一开舱卸货,烟就冒出来了,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马上叫港口消防队来喷水,还好,消防队来了后很块就用水把烟压下去了,幸运的是没有火苗起来,不然就更危险了。我们一边卸一边不停的喷水减少损失,最后计算下来货损还在允许范围之内,只有最靠机舱的七舱损失多一点。

我那时是刚当船长,没人教过我,手头资料又少得可怜,我只好吃一堑长一智,一点点的摸索着积累经验和知识,我这有一些我写的工作总结和搜集的资料,你们拿去看看,不能光是有书上的那些知识。“


一年后,小周提升大付。我提升二付,再后来。小周不到五年就当上了船长。我也背着孔船长的推荐提大付的材料上了另一条船。

1997年夏天,我去公司办事,在办公大楼里意外的遇到了孔船长。我欣喜万分,可说了没几句,我看出孔船长有心事,就拉他到餐厅坐下聊。

“来!为我们多年不见干一杯!“

“你喝吧,我不喝。“

“这又不是在船上?“

“不是!我现在有严重的糖尿病,医生不让我喝。这不,我来办病休手续。”

“不会吧。你才58岁呀!有点病上不了船也可以在机关干点啥么。干船长的那个不是干不动了才退休?”

“你不知道三个月前我的船过山东成山头时,半夜二付撞沉了一条渔船?”

“当然知道,处分下来了?“

“撤消船长职务。降为大付“

“这不公平。就算是驾驶员出错。船长有责任,也不能这么处理!“

“算了。领导说了,现在就是要重用年青的,有文凭的。毛主席不是说过: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归根结底是你们的。我也知足了。一个小学四年文化的人,能在远洋船上干了二十多年船长,各种类别的船,全球任何航线我都胜任了。如今儿女都有很好的职业。孙子也有了。前年,我把家搬到了石臼市的海边,以后抱抱孙子。看看大海,我不是神仙么?

我航海几十年没做一件叫我想起来脸红的事,只有一件事什么时候想起来我都觉得遗憾,那就是我的老娘去世时我没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那时我在欧洲,等船回到国内我回到家,只能在老娘的坟前磕头请老娘恕我不孝了。。。。。。。。“


说到这船长深深的垂下了头。

我端着酒杯无言的望着窗外。

许久,船长有说话了:“好了,不说这些了,你看看这是什么?“

船长把一包东西推到我面前,我打开一看,全是二十年来船长在公司专业刊物上发表的业务文章,有几篇还是发表在全国性的专业杂志上。在船上我就看到过他老是随身带个小本子,经常记点什么,他发表的文章我也看过,确实是很有水平。

“这是宣传处的同志听说我要病休了,给我收集的,他们希望我回家别闲着,还写点啥。我和我的同龄人还不太一样,他们有很多经验,可茶壶里煮饺子倒不出来。我能写出这么多,我也算文化人了吧?“

看着船长那无怨无悔还有点自鸣得意的表情,我在想:一个人,一批人,甚至是一代人的命运在历史的长河中,社会的变革中就像海上的一朵浪花,当人们发现她千姿百态时,她已散开化进大海。船长他们这一代“八路“海员不正是这一朵朵绚丽多彩的浪花,展现了他们的美好,又很快被时代的海水冲开,正是这一朵朵的浪花才聚成了大海的广阔于美丽。浮起了远洋巨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