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五篇 历史遗留 第七章 民族战线

yuertou 收藏 20 21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十五篇 历史遗留 第七章 民族战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2076年确实是一个多事之秋,美欧在百幕大群岛的问题上打得不可开交,谁都知道美欧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了解,在没有外界压力的情况下,美欧两国肯定要在百幕大群岛的问题上打出个结果来。而中国与俄罗斯也不甘寂寞,蒙古与犹太人上的问题终于爆发了出来,中俄两国之间的矛盾也就如同火山一样的喷发了出来!

李佩林听完了总参谋长与鲁毅的汇报之后,只做了一点批示:政治问题先放下,那支俄罗斯军队绝对不能够让他就这么跑了!很快,总参谋部运转了起来,而一道道命令也传达了下去,担任减低任务的是驻扎在乔巴山的40军的579装甲部队。这是40军不多的装甲部队之一,也是40军最精锐的部队之一!

吴清文是这支部队的上校指挥官,他可不是像他名字那个样,这个人可是40军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军官,就算是拿到军里,也是排得上名的!而他也是一名老资格的军官了,一生中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战斗不计其数,但是多半战斗都不激烈,所以能够让他打够劲战斗却还没有几次。所以,吴清文从入蒙之后,也是憋着一肚子气,原本以为要在这边与俄罗斯军队大干一场,那想到,过来之后连个城防司令都不如,满天处理的全是安置牧民的事情,都快让这个上校憋出病来了。没两天,他就把工作都甩给了政委,反正那是政委的干的本行,而他自己则一头扎进了部队里,成天与那些比他小了快20岁的年轻战士混在一起。这事,政委说过他不知道多少次了,要他拿出点军官的样子来,但是吴清文像个四季豆(油盐不进),根本就与政委说不到一块去。后来政委也就罢了,只要这个1号首长不闹出问题来,就由着他去吧!

这天,吴清文吃了晚饭之后,又跑到了警卫排去,与战士们研讨电磁枪的射击方法,其实是去与战士吹牛了。牛吹了一半,烟也抽掉了半盒,警卫员小张慌慌忙忙的跑了过来,在上校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团长,军长下来,说要马上见你!”

“什么!”吴清文愣了下,啪的一下扔掉了手上的烟头,赶紧站起来整理了下军服,就带着警卫员大步向团部跑去。虽然现在部队已经取消了团一级的建制,但是一个兵力单位就相当于以前的一个团,所以大家一般还是用老称呼。

“吴酒鬼,你小子是不是又到下面去跟战士赌酒去了?”军张一看到吴清文进来,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他是吴清文的老首长了,对自己下面这个兵,少将军长太了解了,从当兵的那一天起,吴清文就没有少犯过错误。有一次在战斗的时候还摸出一瓶酒来,虽然这是壮士气的好办法,而且那次他们确实打了大胜仗,但是战斗结束之后,他被记了大个。为了这事,吴清文差点就闹到军区司令部去了。当然,后来他就多了个“酒鬼”的称呼。

“军长,你这哪里的话,现在都什么时期了,我哪还敢呢!”吴清文可以谁都不认,但是对这个老军长仍然是万分敬佩的,当年军长帮他挡了颗子弹,如果不是那一次,恐怕吴清文早就挂掉了,而军长到现在左手都不灵便,就是那颗子弹留下的后遗症。

“没有就最好,听说你最近闲得慌,是不是没仗打,憋着了?”军长脸色不怎么好看,搞得吴清文一时摸不清楚情况,也不敢点头承认。“坐下吧,最近出了点事,你知道了吗?”

“什么事,是不是有仗要打了?”一听到有事,吴清文那比狗还要灵的鼻子马上就嗅出了火药味。

“打仗?你小子配打仗吗?”军长的脾气爆发了出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然后把白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开始,军区司令才来了电话,把老子骂了顿,事是在我们防区上出的,而且敌人就是从你们眼皮底下溜过去的。老子还以为吴清文是一员悍将,走到哪就打到哪的,娘的,竟然让鬼子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过去都不知道,你还打娘的个仗!”

吴清文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脸色也开始发青了,吓得旁边的警卫员都向后退了两步,这是团长爆发之前的征兆!但是,吴清文的脸色逐渐恢复了平静。“军长,你说什么都可以,但是别侮辱军人,鬼子怎么过去的我不知道,但是这次绝对不会让这些鬼子溜掉,分配任务给我吧,如果有一个鬼子活着从我的防区突围出去,你也不用麻烦了,给我准备一副棺材就好了!”

少将军长的脸色稍微平静了一点,上下打量了一番吴清文,他太了解这个部下了,正所谓响鼓不用重锤,吴清文从来不说大话,是一个唾沫一个钉的那种人,只要他说出来的话,就从来没有食言过的,而这次他敢这么说,就算是拼了老命,也要做到。

“好,这次是总参谋部与中央下达的命令,必须要全歼这伙鬼子,别的要求没有,如果放跑了一个,不用你,我都要提着脑袋去见主席,你自己想好吧!”军长甩下这句话之后,转身就走了。

“妈的,都愣着干嘛,全体集合!”吴清文如同别人在自己祖坟上挖了一锄头样,军长一走,火气就腾的一下蹿了起来,“全体集合,一个都不要拉下,我就要看这帮鬼子是长了翅膀还是有三头六臂,从老子的防区穿过去,竟然不知道!政委,仗打完了,你去把负责的军官给我查出来,打得好,这事就算了,打不好,我们一起去给蒙古同胞陪葬!”

团长发火了,而且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荣辱问题,而是全团的名誉问题了。这支军队就如同他的指挥官一样,听说这支部队的历史还可以追溯到红军时代去,参加过长征,抗战与解放战争,后来还去过朝鲜。就这些历史,这支部队就不是一支可辱的部队,只股火一点起来,在将敌人烧成灰烬之前,决不会停息!

10分钟之内,全团动员完毕,离开了驻扎的营地。打头阵的是坦克营,随后是机械化步兵营,然后是炮兵营。原本团部是被安排在最后的,但是没有半个小时,吴清文就跑到了队伍前头去,吓得政委赶紧让一个坦克连冲到了团长的前面,掩护团长的安全!

在十多颗卫星,二十多架侦察机,还有几支负责侦察任务的特种兵的追踪下,奥托金的部队是逃不了的。他们还没有能够向北前进100公里,就被吴清文的部队迎头拦住了,战斗随即爆发,双方谁也没有多喊一句话!

这是一场原始的坦克战,双方都没有出动别的兵力,拼的就是装甲兵的战斗力。虽然这里是蒙古高原的边缘地带,但是地形很平坦,非常适合装甲集群作战。吴清文他们装备的都是最新式的主战坦克,而且数量上大大超过了俄军,所以从战斗一开始,俄罗斯军队就面临四面被围的尴尬境地,每个方向上都有坦克,每个地方都有炮弹落下来!

“炮营,给我打,炮弹全打了,不要留一发,妈的,不要管什么后继战斗,后面没战斗了,都给我打完,狠狠的揍这些兔崽子!”

吴清文在电话里大声的叫着,如果不是政委拦着,他恐怕早就冲到前面去了。那些俄罗斯的坦克兵也不是吃素的,双方的战损比几乎是1比1,吴清文的部队没有占到一点便宜,如果不是因为有火炮支援的话,他们进攻的一方还要吃大苦头。

吴清文知道这次遇上了对手,虽然俄罗斯军队的整体战斗力不怎么样,但是他们的装甲兵是很厉害的,这点得到了所有国家的公认,而在这种装甲兵单独的对抗中,吴清文他们的领会到了俄罗斯坦克手的厉害。但是,他的部队也打得不错,拼消耗,这些俄国佬还差远了!就算一比一的拼,也要拼光他们。

“老吴,我们还是呼叫空军吧,这么拼下去,不划算!”政委看到团长那激动的样子,忍不住了说了出来。他是与吴清文合作最久的一名政委,两人在一起3年了,也算有了个相互了解。

“支援?我们还有脸要支援吗?”吴清文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敌人是从我们的防区内穿过去的,出了问题,就应该由我们来解决,去要支援,我没这个脸,也丢不起这个脸!”

“老吴,你他娘的怎么不讲理了?”政委也急了起来,他是正规军事大学毕业的,后来还在党校学习了两年,本来是个很有礼貌的军官,但是近墨者黑,这几年下来,政委的脾气也变了不少。“这是什么时代的战争了,难道还要与敌人拼消耗,比勇气吗?要不,让战士们都拿着刺刀上去,与鬼子拼刺刀?只要能够消灭敌人,保存自己,请求支援又有什么?你想清楚点,下面的兵都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你就这么看着兄弟们去送死?”

吴清文沉默了,正好这时候通信员开口了:“团长,一营请求支援,鬼子的步兵已经下车了,他们构筑了环形防御工事,反坦克火力很猛,我们冲不上去!”

“妈的,一个连的鬼子都对付不了,让炮营给我轰,轰垮了他们!”吴清文仍然没有下令请求支援。

“炮营的弹药已经不多了,因为是紧急出发,没有带上足够的弹药!”

“老吴,我们必须请求支援,没人会笑我们的,这不是丢脸的问题,对付敌人,是所有军人的职责。如果伤亡惨重,那才是丢人,还丢了兄弟们的性命!”政委又开始做思想工作了,伤亡报告已经送了上来,短短半个小时的战斗中,担任主攻的坦克一营已经损失了8辆坦克,虽然坦克兵大部分都逃了出来,但是也已经出现了步兵伤亡!

“他娘的,支援,支援……”吴清文在指挥所内来回走了几步,“好,先让炮营给我把炮弹都打光了,五分钟后呼叫轰炸支援,一营下撤下来,不要进攻了,但是不能让鬼子给溜了!”炮营的炮击一停止,轰炸请求就发送了出去,一支正在中蒙边境空域巡逻的攻击机中队立即调整航向。它们也是为这次的战斗做准备的,只要一接到支援请求,这些攻击机携带的数十吨弹药就将立即倾洒下来!

最先落地的是字母反坦克导弹,这是专门用来对付装甲集群的弹药,虽然每个子弹药的个头都不大,但是杀伤力非常强,一枚就能报销一辆坦克。接着是集束炸弹,这是用来对付非装甲目标的,而且其中有的子弹药是无规律定时的,很难以排除,是对付人员非常有效的弹药。最后落下的是4枚重磅燃料空气炸弹。虽然这种炸弹已经很难在战争中使用了,因为对付有准备的防御部队,出了摧毁地面上的有生目标之外,几乎就起不到多大的作用,而且还很有可能威胁到自己正在进攻的部队。但是这次中国空军也把这种弹药用上了,对付那些没有地下掩体,也没有多少准备的俄罗斯装甲部队,这种弹药的打击效果非常明显!

轰炸持续了20分钟,接着是远程炮兵15分钟的覆盖性炮击!炮弹一发发的落下来,有精确制导弹药,也有普通的弹药,反正是准备要将俄罗斯装甲部队据守的那块小阵地犁一遍!

“妈的,谁呼叫的炮火支援?”吴清文看到后方的远程炮火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急了起来,进攻部队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这么一来,进攻又要延迟了。

通信员没有抬起头来,他并没有呼叫炮火支援,肯定是军属炮兵群的那些家伙看到有事干了,也上来捞一把!

炮弹的爆炸声一停下来,早已经准备好的装甲2营就冲了上去,而眼前的情况也让少校营长大吃一惊,这那是一块防御阵地,简直就变成了炼狱!阵地上没有一个或者的生命了,连那些生长在岩石逢里的顽强的沙生植物都灰飞烟灭,俄罗斯的坦克与装甲车都燃起了熊熊烈火,阵地上看不到一个活着的士兵,只有一具具烧焦了的人型状的干尸。

“团长,全完了,妈的,我们成了收尸队!”2营长在无线电里骂了起来。“找到个军官,是个上尉,应该是这个连的指挥官了,全死了,一个活的都没有!”

听到无线电里传来的声音,吴清文露出了笑容,这是他战斗中第一次露出笑容。虽然大部分的功劳都是空军的,但是吴清文不在意,反正是消灭了这伙鬼子,他出了气,保住了脑袋,军长也消了气,那就成了!

部队集合的时候,报上了伤亡情况。战斗中,3名坦克兵阵亡,是坦克殉爆的时候阵亡的,另外还有12名坦克兵受伤,但是伤都不重,没有步兵伤亡。炮营打光了所有的炮弹,而8辆受伤的坦克出了一辆无法修复之外,其余的全可以战地修理。损失并不严重,他们很漂亮的全歼了这支俄罗斯装甲部队!

收到前线战报的时候,鲁毅露出了笑容。40军确实是一支铁打的部队,当年在朝鲜战场上,这支部队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虽然伤亡惨重,但是精神却保留了下来。作为中国的一支王牌部队,虽然他们有过疏忽,但是却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但是,对于现在俄罗斯那边发生的事情,鲁毅却有点手足无措了。军情局正在抓紧时间收集情报,侦察卫星也部署到位了,甚至连国安部都抽出了一部分的力量来搜集那边的情报,但是对于鲁毅来说,对俄罗斯境内犹太人安置区内的情况,他还是知道得太少了!

俄罗斯军队冲进犹太人安置区之后,就如同捅了马蜂窝一样,事态迅速的扩大!本来在中俄达成的一份秘密协议中,中国同意帮助俄罗斯对付俄罗斯境内的犹太人极端组织,俄罗斯也保证绝对不再对犹太人进行镇压。这是一份妥协协议,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整个局势已经失控了!

俄罗斯远东军区司令部对军营被偷袭的事情也是大发雷霆,一个正规军营,竟然被几个犹太年轻人给干掉了,不但弹药库被炸,损失了上千吨的弹药,还有一座价值上亿的电力系统,而且还有上百名士兵在爆炸中丧生!更可悲的是,俄罗斯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最后那个袭击者!而且,犹太人武装抵抗组织的行动,也给负责清剿工作的俄罗斯军队制造了巨大的麻烦,伤亡数字一直在上升,这让俄罗斯远东军区的那位上将司令觉得脸上无光。一支正规军队却无法对付乌合之众的犹太人抵抗组织!

其实,从俄罗斯军营爆炸的那一刻起,所有犹太人的武装抵抗组织都知道发生大事了,以犹太人敏锐的感觉,他们知道,不管这事是谁干的,暴风骤雨就将来到,所以,大大小小数十支抵抗组织迅速的武装了起来,并且将人员都分散了,做好了与俄罗斯军队打巷战的准备!

当俄罗斯军队一踏入犹太人安置区之后,战斗无可避免的爆发了!虽然俄罗斯派遣的都是正规部队,甚至有不少的坦克装甲车辆,还动员了不少的特警参战,这些可都是擅长于城市战的特种部队!但是,从战斗一开始,俄罗斯军队的进展就非常不顺利。他们惊奇的发现,犹太人抵抗组织手里不但有各种先进的单兵战斗武器,有从俄罗斯军队抢去的,从军火库偷去的,还有大量从外界走私进来的,包扩美国,欧洲中国,甚至还有南非,伊朗以及巴西这些国家的电磁步枪!另外,甚至还有不少的重型反坦克武器,包括超高速反坦克导弹与反坦克感应地雷!更让俄罗斯军人感到恐惧的是,犹太人抵抗组织的袭击者似乎都在半年之内受过了正规的战斗训练,打起来不但很有章法,而且对武器的使用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特别是在使用反坦克武器的时候,他们几乎做到了100%的成功率,这比俄罗斯正规部队都还要厉害!当然,那些抵抗战士的战斗素质更是不可同日而语,简直就像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一样!

当大量的伤亡情况出现,引起了俄罗斯清剿部队指挥官注意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两个坦克营,三个步兵营陷入了进去,而且这些部队都被分割包围,根本就没有办法突防。通过侦察兵的侦察,显然那些犹太人抵抗组织还没有用上全力,摆出了一副围点打援的架势,搞得俄罗斯指挥官一时做不出决定,是不是要投入更大的兵力!

战斗在持续着,根本就没有时间让俄罗斯指挥官多考虑了,每耽搁一分钟,他就要多牺牲数名战士,但是投入更多的部队,也不可能将被围困的士兵很快的救出来。迫不得已之下,俄罗斯指挥官决定让空降部队去试试,希望能够将被围的人员救出来,如果能够协助突围,那就最好了!

很快,大批的直升机赶到了,带着火箭弹与反坦克导弹的武装直升机在低空盘旋穿梭,只要发现可疑目标,肯定是一通猛打,将任何威胁都消灭在最低状态下。接着,载着空降部队的运输直升机赶到了,将一批批的空降兵运到了战场上来。但是,现在俄罗斯军人的噩梦才刚刚开始。犹太人武装抵抗组织围住那些部队打了几个小时还不歼灭,等的就是这些援兵,他们要狠狠的教训一顿这些俄国佬!

当第一批十多枚单兵防空导弹升空的时候,那些运输直升机的驾驶员都吓傻眼了。有的飞行员曾经参加过以前的扫荡战斗,哪见过抵抗组织有过防空导弹,而且这些防空导弹都非常先进,根本就不像是舶来品!短短的十秒钟内,已经有5架直升机被击落了,上面的飞行员与运载的突击队员几乎都无一幸免!而逃窜出来的那几架直升机的飞行员是怎么也不肯再回去了,那里哪是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城镇,简直就是个战场!

被击落的还有4架武装直升机,虽然上面的救生系统挽救了飞行员的性命,但是他们很快都落到了犹太人抵抗组织的手里,不投降的飞行员全部被打死,而3名投降或者昏迷的飞行员都被迅速的抢走,然后藏了起来!

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虽然已经有增援部队赶到,并且投入了战斗,但是俄罗斯军队根本就不可能消灭这些顽强而且非常厉害的抵抗者。俄罗斯指挥官考虑到了使用火力打击,只要一个炮兵团,就能够将这座城镇炸成平地,但是那里面还有一万多名手无寸铁的平民。军人不是屠夫,不能够随意屠杀平民,这在战争法中早就写明白了的。但是,前线不断穿来的伤亡报告,以及大量犹太人平民已经投入战斗,不断给俄罗斯军队制造麻烦与伤亡的消息送到的时候,这位俄罗斯的指挥官已经坐不下去了,他必须要采取措施,去挽救那些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战友,不然的话,他们明天就会被挂到犹太教教堂的屋顶上!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俄罗斯前线指挥官下令动用炮兵与空军进行火力打击。因为没有民用与军用目标的分别,炮弹,炸弹都被倾泻到了一栋栋民宅上,商店上,还有那些无辜的人群身上。一场大屠杀就这样开始了,这时候,很多犹太人,特别是妇女,儿童还有老人都被安置到了镇子中心的那座犹太教堂里面,一位犹太教的神甫正在安抚大家,还有很多自愿站出来的妇女在保护着孩子们。当然,这座教堂的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地窖,也是这次战斗中的军用医院,大量在战斗中受伤的犹太人抵抗战士都被送到了这里来。这一情况很快就被俄罗斯的战场无人侦察机给发现了。虽然明知道那只是一栋教堂,上面有上千名平民,下面仅仅是一个医院,但是还是有一架轰炸机朝这里投了一枚重磅燃烧弹!

大火足足烧了4个小时,当火焰熄灭的时候,教堂内的1000多名无辜的妇女,儿童和老人都被活活的烧死了。这一事件被迅速的传递出去,一名冒死潜入到镇子里的战地记者用摄象机真实的记录下了那一幕,混身着火的妇女抱着孩子冲了出来,但是没有跑几步,就摔倒在了地上,挣扎着,扭曲着被活活烧死!没来得及逃出来的人在无助的喊叫着,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连2公里外的俄罗斯士兵都听见了!

当这盘录象带在全世界的各大电视台播出的时候,虽然很多不适宜未成年人观看的内容都剪截掉了,但是谁都不怀疑,俄罗斯的军人不是在进行战斗,而是在屠杀一些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还有老人!

尽管事实远不是这样,但是“刽子手”的名声已经打了出去,全世界都响起了指责俄罗斯屠杀犹太平民的声音,即使一些与俄罗斯修好的国家,都在暗中指责俄罗斯这种惨无人道的行动,这简直就不是人干得出来的事情,只有魔鬼,只有屠夫才会这么做!

鲁毅不属于那些不知道实情的人,俄罗斯方面为了稳住中国的情绪,也为了让中国制止已经群情激愤的犹太人武装人员进入俄罗斯,他们已经向中国提供着这次战斗的情报。当然,这些情报都是经过了筛选的,鲁毅几乎不会花时间去看,他更看重自己的情报部门所收集到的相关情报。

“2个小时前才拿到这份调查结果,老鲁,你看看吧!”军情局长坐在鲁毅的对面,脸色非常严肃,虽然如同以往一样,没人看得出他在想什么,但是可以想象,现在这位少将的心情肯定一点都不平静。“发动攻击的是一个规模很小的犹太人激进组织,规模小到甚至都没有上我们的名单!根据现在的调查情况来看,这个组织最多的时候就5个人,而发动袭击的时候,他们只有3个人,其中两人肯定是男的,已经在袭击的时候死了。另外一个已经逃亡,现在还无法确认其性别,但是从俄罗斯方面反应的情况来看,应该是个女性,年龄在17岁到20岁之间,非常年轻!这就是我们现在掌握的关于这个袭击组织的一切资料,很抱歉,没有一张照片!”

鲁毅合上了文件夹:“那么,这个组织以前与别的组织有联系吗?”

“这个组织的头领以前应该是‘大卫之剑’的一名底层战斗人员,后来因为不满组织放松了武装斗争,所以就退出了组织。他在那里,应该受到了严格的军事训练,会熟练使用很多武器,特别是枪械。相信他是亲自培养手下的,因为另外的人都是才出道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任何一点经验。但是,从俄罗斯哨兵死亡的情况来看,其中有人会耍刀,而且非常厉害。我们的人正在调查这个组织人员的名单,很遗憾,现在还没有任何结果,大概还需要几天的时间!”

“你说,他们组织里已经有一个人潜逃了,那么他或者她可能逃到哪儿去呢?”

“应该是到我们这边来了,大部分犹太人激进组织的成员都有亲人在我们这边。我已经跟那边的地方安全部门联系过了,加强了对犹太人安置区的进出管理。但是找到她的希望非常渺茫,你也知道,犹太人一般是不会与我们合作的,特别是他们的平民!”

“好吧,这事就先到这里,出了抓紧调查之外,我们不要逼得太紧,毕竟这不是我们的事,不要惹麻烦上身!”鲁毅顿了下,点上根烟,抽了一口后说到,“另外,现在俄罗斯那边的情况调查得怎么样了?”

“俄罗斯扫荡部队的损失非常惨重,比他们报告的要多出许多。在第一天的战斗中,他们就至少有40多辆坦克被击毁,还有几架直升机被干掉了。虽然现在他们使用火力打击,已经让部队与犹太人抵抗组织脱离了接触。但是据我们的观察,犹太人抵抗组织已经在这几年的斗争中学会了对付俄罗斯军队的办法,他们应该在地下修建了大量的防御工事,俄罗斯的火力打击出了开始的突然性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之外,后面已经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了,他们必须要投入更多的兵力去执行占领任务。为此,俄罗斯国防部已经决定再增派4个军的兵力过来。如果他们仅仅是用来对付犹太人抵抗组织的话,似乎太多了一点!”

鲁毅笑了下,摇了摇手:“这些事情已经知道了,俄罗斯绝对不仅仅是来对付犹太人抵抗组织的,他们的军队在蒙古也吃了大亏,而且现在还背上了屠杀蒙古牧民的罪名,看来俄罗斯要孤注一掷了!”

“其实,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犹太人抵抗组织的战斗力怎么一下子提高了那么多?”少将接过了鲁毅递来的香烟,点上抽了一口,“根据我们前线观察员的反应,犹太人抵抗组织战士的作战素质已经出现了飞跃性的提高。你知道,在半年前,犹太人抵抗组织进入地下活动的时候,他们的作战素质是很差的,几乎被俄罗斯军队打得无法还手。但是,现在时间仅仅过了半年,而且他们根本就没有在这期间获得过实战经验,他们的人的作战素质怎么会提高这么多?难道有人在暗中派正规部队过去!”

鲁毅笑着站了起来:“少将,虽然这是在你的责任范围之内,但是你关心的事情有点太多了。这件事情,我会有办法解决的,你只要注意自己的情报收集工作就好了,要知道,在情报工作中,绝对不能够加入自己的感情因素,不然的话,会导致你无法做出正确的分析!好了,现在你先回去工作吧,有了新的消息,再通知我!”

少将离开之后,鲁毅拿起了电话。其实他也对少将开始提出来的那个问题想不明白,现在他必须单独与国家元首交换一下意见了。

在鲁毅给李佩霖打电话的时候,一架从哈尔滨起飞的班机正准备降落到乌鲁木齐机场的跑道上。半小时之后,一名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子走出了机场,随手招来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就进了市区。薇吉尔已经逃了出来,她将坐上去吐鲁番的大巴,4个小时之后到达吐鲁番,然后再乘坐一辆专线巴士,再花3个小时,就能够到达犹太人安置区了。这是最近的一条路线。当然,在这条路线上,她这样的犹太人并不少见!薇吉尔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在逃亡的这几天中,她又干掉了几个俄罗斯士兵才进入中国。她没有忘掉伙伴死亡时的悲伤,而是将这悲伤转化成了复仇的火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