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种兵之狂战伊拉克 第一部单兵行动 第三十章无处可逃

tdxs6916 收藏 4 69
导读:美国特种兵之狂战伊拉克 第一部单兵行动 第三十章无处可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鼎鼎大名的巴拉德巴是伊北部逊尼派穆斯林的高级领袖之一。他的死立即在穆斯林中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虽然巴拉德巴只是一个民间人物,但德高望众的他一直被伊北部逊尼派穆斯林当作他们灵魂的导师。

当他的教众们发现靠在墙根的巴拉德巴的时候,他还有最后一口气。临死之前,他对自己的教众们说:“你们不要为我报仇,记着,一定不要为我报仇。我是被仇恨杀死的,你们绝不可以再用仇恨去杀人。”

然而,他的教众们并没有听他们的话。他的儿子拉德巴接替了他的位置,并迅速成立了一支复仇的队伍。就在这时,库尔德民主党的人也追到了这里。他们一路沿着阿塔克和莱克逃跑的方向追到这了里。

“一定是那两个家伙干的,一定是他们!他们是库尔德工人党的人,”库尔德民主党一位头目咬牙切齿地叫道:“他们杀死了我们两个人,我们正在追杀他们!”

拉德巴冷冷地说:“我不管他们是什么党,我要为我的父亲,尊敬的巴德拉巴之死复仇!”

伊北部逊尼派穆斯林一直跟库尔德人不合。库尔德民主党想趁着这个机会同仇敌忾,拉德巴却并不理会这一套。他让手下们安顿好巴拉德巴的亡灵,自己带着一队人马追杀过去。

库尔德民主党的人马并没有跟下去。因为底格里斯河东岸是是他们的死对头工人党的地盘,他们可不敢贸然到他们那里抓人。

此时,只有莱克感觉自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他一向都不喜欢滥杀无辜,来到伊拉克他只想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可是面对这个疯子阿塔克,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老人在临死之前说的那番话让莱克的心灵动了一下。他的母亲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莱克从小也接受着这种教育。“是政治都会有流血牺牲,可惜有些事情是表面上的,有些事情却是我们看不到的。今天你杀死了你的对手,明天,他的人就会来找你报仇,年轻人,愿真主安拉原谅你们这些年轻人,你们赶快走吧。”

老人的话似乎在向他暗示着什么。

莱克知道自己想多了,这不符合自己军人的身份。转过头去,阿塔克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远处的埃尔比勒。

这是一个不是很大的城市,莱克感觉它平静的表面之下一定隐藏着什么。这里进进出出的人很少,而且大都是一些背着枪的人。街口也有背着枪的卫兵放哨,看来,这里一定就是人们所说的库尔德工人党的秘密总部了。

“这里一定有密道!”阿塔克说。

“为什么?”

“你看,它没有炊烟,也没有集市,那些破旧的房子不会是工人党的栖身之地的,库尔德人虽然像豺狼一样凶残,但是他们却像狐狸一样狡猾。莱克,你看,”说着,他向着远处指去。

只见街口走出一队人马。他们步调统一,整齐有序。来到不远处的路口,这些人停下,像是在等着什么人,又像是做着警戒。不一会儿,一辆防弹车从镇子里开出来。车子停在他们身后。“这些人都是打游击战的好手,车里坐着的一定是一位重要的人物。说不定,我们的长官就在这里。”

就在这时,他们发现远处驶来一个车队。

通往小镇的公路上尘土飞场,这些人一定是急着有什么事儿要办。前边一辆是一部美国军用悍马,看到悍马后面阿塔克不由得大吃一惊,它竟然是一部俄罗斯坦克。坦克后面一辆车上载的是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穆斯林战士。

车队停下之后,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气势汹汹地从悍马上跳下来,他身后的卫兵们马上跟了过来,他们枪口对准了在此守候的库尔德人。

这时,就见早先开过来的那部防弹车车门一开,一个人笑容可掬地走了出来。他双手合什,热情地向年轻人打着招呼。

这个人他们认识,他就是哈达维。

一个神情冷削的中年人跟在他旁边,他们不知道这个人就是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头目贡巴拉。见对面的穆斯林来势不妙,他向身后一挥手,库尔德士兵们也全都举起了枪。

拉德巴一脸怒气,他双眼血红地高声叫着:“哈达维,你这个骗子,你为什么杀死我的父亲?”

“什么?”哈达维一愣,这时他才明白拉德巴是向自己寻仇来了。“什么?你说什么,杀死你的父亲?难道巴拉德拉巴他……”

“你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丑恶的嘴脸,你这个可恶的库尔德人,你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父亲刚刚答应了你的要求,今天你就派人杀死他!”

“什么?这都发生了什么?我不敢相信你所说的一切,拉德巴,你说你的父亲他、他已经死了?”

“就在几个小时前,你的人,两个受你指使的家伙从库尔德民主党那里逃命,路过我的村子,他们杀死了我的父亲!”

“我的人?”

“不是你的人是谁的人?今天我要你偿命!”

说着,拉德巴抽出腰里的手枪,他还没有对准哈达维,贡巴拉的枪已经对准了他。

“冷静,我的朋友,你现在需要冷静!你说我杀死了伟大的巴拉德巴,这是怎么可能的事,几天前我刚刚去看望了他,他的身体很好,库德工人党和你们刚刚缔结了联盟,这怎么可能?”

这时,所有的枪口都在指着对方。拉德巴的愤怒并不能使他冷静下来,他一言不发地对着哈达维,空气仿佛都要爆炸了。

“不,”哈达维说,“我为伟大的巴拉德巴的死感到难过,但如果你认为这是我干的,拉德巴,我认为这是一个误会,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你是库尔德工人党尊贵的客人。”说着,他命令自己的手下们放下枪。

“我跟你没什么好商量的!”拉德巴怒道:“明明有人看到他们逃向了这里。”

“这绝不可能,我的兄弟,如果他们逃到了这里,我保证我对待他们就像是对我的杀父仇人一样。我认为你一定是受了什么人挑衅才这么做的。拉德巴,我们是朋友,你们的枪不是对着自己的朋友的,穆斯林的枪口应该对着他的敌人。”

见库尔德工人党的手下们都放下了枪,拉德巴也命令他的手下将枪放下。

“我愿意当着真主安拉的面发誓,这件事不是库尔德工人党干的。”哈达维说,“如果你同意,我愿意为你找到那个凶手,用他的血为尊敬的巴拉德巴祭奠亡灵。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让我们进去说话。”

说着,他拉着拉德巴的手向镇子走去。

当这群全副武装的人进入镇子,藏在暗处的陈阿塔克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自己杀死的那个老人的身份。他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人,然而一切都晚了。

莱克看了看阿塔克,尽管他同样不知道自己的战友惹了一个多大的麻烦,但他知道阿塔克此时一定在为此难过。他轻轻地拍了拍阿塔克,尽管没有说话,两个人的心事却一样的沉重。

两队人马进了镇子。他们两个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莱克心里一团糟。他知道自己的战友此时的心情比自己还糟,他不能再责备他了。

既然哈达维在这里,那克拉克长官一定在镇子里面,他还不知道这件事是阿塔克和莱克两个人干的。如果长官知道了该怎么办?如果哈达维知道了这件是是他们干的怎么办?

看起来哈达维跟这个拉德巴关系不错,他已经当众发誓要为那个死去的老人报仇了。此时克长官一定还在他们手里。这里到处是他们的地盘,他们两个人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发现,那可怎么办呢?

这两个倒霉的美国特种兵,他们刚刚踏上伊拉克的土地,就一连得罪了两股最重要的势力:库尔德民主党和穆斯林逊尼派。此时,静静地趴在潜伏地的两个美国特种兵陷入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境地。

一个合格的特种兵,必须要有足够的大局观,并且随时做好牺牲自己的准备。他不能够因为一两件小事去影响整个行动计划。虽然不知道长官的行动计划是什么,但看起来在他的行动体系里这个哈达维特别重要。因为他在伊拉克是一股政治力量的领袖。如果不是长官这么做,那天在越境的时候,凭莱克他们几个人完全可以将这些库尔德人全部杀死,尽管那样会暴露目标。如今长官却跟他们搅到一起,他他一定有他的目的。那几名库尔德民主党的人死了也就死了,但这个巴拉德巴的身份却不一般。不知道他对哈达维有着什么意义。在这个时候,自己恐怕是不能在他那里出现了。

此时的莱克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绝望与哀伤。

他感觉自己和阿塔克就像一个闯了祸又不敢回家的孩子。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他们就像一个茫然的孩子在野外迷了路,却又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直到这时莱克才有些后悔。后悔当初他不应该听阿塔克的话。在土耳其他们应该回到因克里克去,去那里等候长官的命令。如果那时回到因克里克今天这一切麻烦都可以避免了。

很多时候,很多错误都是缘于一个小小的决定。尽管在做出决定的时候,每个人都费尽了心思,但谁也不知道究竟沿着哪条路走下去会更好。

这时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拉德巴和他的人马还没有从镇子里出来,夕阳在地平线上消失那一刹那将他们周围的小灌木丛照得一片金黄。莱克和阿塔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臂。现在到处有人追杀他们,整整一个下午他们一直呆在那个小灌木丛里没敢动。

绝望之下,莱克又一次向克拉克发出了联络信号,这是他们两个人唯一的希望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