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曙光 第十一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无数闪着夜航灯的战斗机宛若流星雨一样的划破黎明前那寂黑的天幕,只在浴血中的人们的耳边留下阵阵音爆样的轰鸣。

“飞机,那一定是我们的飞机”

仰首看着夜空中那片急速流逝的星陨,坚守在县城中的防御者们无不泪流满面。经历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生死瞬间的擦肩、多少次枪林弹雨中的挣扎,见惯着兄弟般情谊的战友牺牲殉国的人们第一次的真切感觉到那份胜利的即将到来。

同样的被夜空中成群结队呼啸而过的战斗机群所惊呆了的还有正在和中国人继续争夺县城控制权的联军士兵们。那些消失在东方已经昏亮的地平线之处的战机即将带给他们的将是噩梦般的回忆,只是此刻这些大兵们还没有感受到而已。

以这个小小的县城为中心,一场生存与死亡、正义与邪恶之间的搏弈已然的悄悄拉开了帷幕,战争的进程悄然的迈向了新的转折点。

由美国第82空降师和日本陆自第1空降旅团组成的联军第1空降部队已经完全的陷入到了这场血腥十足的城市巷战之中,机降垂直突击让25000名联军空降兵分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各自为战。到处都是中国军队反击的浪潮,到处都纷飞着死亡。

街道、建筑、公园,几乎没有任何一处不在发生着惨烈的战斗。混战在一起的双方战斗人员全然不顾这片早已经废墟一样的城市的低声哭泣,用飞矢流弹在弹痕累累的街壁之上布满新的弹孔。

自动火器清脆的点射声、急速的爆炸声、轰然倒塌的建筑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穿梭在夜幕之中的曳光弹雨为这生死之间的戮场点缀上星星点点的缤纷。

从火箭驱动榴弹发射器到迫击炮、从狙击步枪到榴掸枪,凡是在巷战中能够使用的武器都在喷吐着的火舌中向对方砸下那死亡的金属弹丸。攻守双方围绕着一条街道、一栋楼房甚至是每一层、每一个房间都展开着拉锯。往往联军大兵借助着技术设备上的优势,夺取了建筑,但很快反击的中国人便会直接的在与街相临的墙面上炸出一个缺口,在纷纷砸来的手榴弹的掩护下冲进刚丢失的建筑物逐出立足未稳的联军大兵。

那种反复拉锯样的残酷的逐屋争夺战带来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伤亡不断的翻倍增加,这一点是联军所最不能够承受的,而无时不在的中国军队的狙击兵更是雪上加霜般的为联军的阵亡名单刷新着新的人数。那些无处不在的死神总是静静的潜伏在破碎的城市的建筑物的废墟里等待着一枪毙命的机会。在每一栋倒塌的楼宇的缝隙中、在臭气熏天的城市下水道里,到处都活跃着这些死神的信使。

离开装甲车的合金装甲屏护的士兵们被无情的暴露在那些中国狙击手的枪口之下,中国人的猎杀让联军进攻部队的士气是一天比一天低落,而在呼啸而来的狙击重弹破开颅骨的那低沉脆响声中大量倒毙的联军军官更是让作战部队陷入了混乱。

城区内的战斗都尚且的如此惨烈,更不用说发生在城市边缘的开发新区与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两个重点战区的战斗了,日本陆上自卫队第6师团和美军第25轻步兵师分别的担任了联军进攻这两个工厂区的拳头。

尽管第6师团和第25轻步兵师在日美两国的陆军战斗序列中也是赫赫有名的精锐之师,但这次面对着中国人用钢铁烈焰糅掺着鲜血与意志浇注而成的铜墙铁壁,这两个分别被称为‘熊本师团’和‘热带闪电’的联军精锐却是被硬生生的崩断了几颗门牙。

虽然由于机场被来历不明的中国战车部队给攻击,大量的武装直升机和物资被摧毁,但这并没有能够让联军支援火力打上多少折扣。武装直升机的损失带来的只有是低空火力支援的数量频率减少,但由于远征舰队面临着中国空军的攻击,所有的战斗攻击机都被取消了对地支援任务,甚至的连一个中队的固定翼飞机都无法被派出,这才是最让联军地面作战部队苦恼的事情。

现在唯一能够给予地面进攻部队直接火力支援的大概就只剩下了进攻部队自己的炮兵打击力量了,但对于一直并不是太重视地面炮兵火力发展的联军来说,没有优势的空中力量的支援,仅仅的依靠自己力量有限的地面炮火来支援进攻部队的作战,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就拿‘热带闪电’美国第25轻步兵师来说吧,做为一个轻步兵师作战单位,整个第25轻步兵师没有装备一辆自行火炮,更不用说诸如‘M270MLRS’自行多联装火箭炮这样的远程火炮了,师炮兵司令部下辖的炮兵力量仅仅是3个105毫米牵引榴炮营和1个155毫米牵引榴炮连,这点少的可怜的力量不用说对地面进攻部队的支援了,就是压制中国军队反击的炮火大概都是不够。

联军地面部队单兵先进的技术装备虽然要比中国军队的单兵武器要强上许多,但这并不能够表明联军会在地面战斗中占据优势。分散防守在工厂区内每处角落的中国部队会密集的把枪林弹雨倾泻向进攻的联军大兵。没有技术先进的装备,但他们却有对付这些先进装备的办法,爆炸后产生强光的震撼闪光手榴弹和到处飞舞的‘莫落托夫鸡尾酒’产生的火光都足够的眩花带着夜视仪的联军大兵的眼睛,密布的反步兵地雷更是让联军大兵寸步难行,更要命的是中国人那些无处不在的轻型多管火箭炮带来的可怕的杀伤力。

这些拥有两个橡胶轮胎、可以推行的轻便火箭炮来无影去无踪的向进攻的联军倾泻下密集的火箭弹雨,甚至有的时候中国军队还会向联军进攻部队来次紧急布雷,这些看似原始、简单、西方军事专家视为不入流的小花招的防御手段带给联军的不单单是不断上升的伤亡率这样的简单,还有逐渐流失的是对联军最致命的宝贵时间。

就是依靠着这样的联军颇为不屑的防御方法,在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国军队第182步兵师一个不满员的步兵团却硬是顶住了美国第25轻步兵师一次又一次立体式攻击,这不能不说是现代战争中的又一个奇迹。

当中国空军的战斗机群流星闪电的呼啸掠过激战中的县城上空的时候,每一个坚守在自己的阵线上的中国人那流淌在血管中的热血都沸腾了,同样火热的金属丸在发射药的火药气体的作用力下沿着枪管内的螺纹膛线高速而出。战斗达到了新的高潮。

一辆辆高机动车被打的宛如筛子一样,密布着弹孔的车厢内横七竖八的倒毙着千疮百孔的日本自卫队员的尸体,暗红色的鲜血滴滴哒哒的沿着车门的缝隙流淌而下。两辆‘74’式中型坦克被打瘫在街道的一侧,破碎的残骸还在燃着大火。这些防护不是很好的战车在被反坦克武器击中后都会被透彻过侧面装甲防护的金属射流杀伤车乘人员或是点燃战车内的弹药。

第6师团司令官岩永清四陆将脸色铁青,登陆以来,他的第6师团的战绩是一团糟糕,但伤亡率却是一点都不比其他的部队少,作为师团主要构成力量的第20、22、44三个步兵联队都被打残了,几乎失去了战斗力,而第20联队的指挥官宫田崎一等陆佐更是在战斗中阵亡。付出这样如此高昂的代价得来的却总是一文不值的战果,这让岩永清四陆将很难接受。

一个虽然伤亡重大,但依然保持了建制部队的重机械化师团却在一个小小的工厂区内被一支连级规模的中国正规军和一些数量不明的武装平民给打的头破血流。这个战果若是传出去岩永清四陆将更是觉的在同僚面前很难抬起头来。当年的日本陆军中有支‘窝囊废第四师团’现在看来号称‘最有战斗力的熊本师团’大概也会如同‘大阪师团’一样是个废物点心。

想到这里暴怒的岩永清四陆将再次的催促起参谋官组织起新一轮的进攻,不管怎么样也要拿下这个已经到处是残垣断壁的工厂区。

趴在一段残破的窗台后的岳海波操着手里的95式自动步枪对着街面上呈散兵线拉开的联军断断续续的三连点着,在他身边不远处,那个叫蒋聆的女兵正躲在墙壁后的掩体中换装弹匣。战打到这份上了,没有人再会对这场战争感到恐惧。

当面的日本第6师团再一次的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岳海波本能的发现原本肆无忌惮的游荡在空中用密集的火力掩护地面部队的联军武装直升机已经很少出现了,虽然还不知道原因,但岳海波还是觉得这和兄弟部队发起的反击有着莫大的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