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眼中的中国海军第一大舰

一些日本海军专家和军事爱好者认为,中国海军的旅海级驱逐舰至今只有1号舰一艘(167号“深圳”舰),它于1999年下水,满载排水量达到了6000吨以上,其船体在外型上继承了旅沪级的高干舷防浪设计,舰首线形明显外飘,大型舰桥和丰满的船身表明其内部空间明显增加,不仅能够装载更多的燃油和补给品,加强了自持能力,而且给以后可能的改装留下了足够的余地,从这一点看,这型军舰在设计时就考虑了全寿命期间的使用与改装需求。当然,其采用的乌克兰制AM50型燃气轮机体积大大超过LM2500型发动机,也是其体积必须增加的重要原因。该舰和旅沪级一样,都采用柴燃联合动力,但其船体中部2号桅杆后增加了一个烟囱,可以推测其主机的布置是不同于旅沪级舰的,其最大功率据说达到48600马力,双轴推进,最大速度为29节。

值得一提的是,该舰在设计中大量采用了降低电磁信号特征的措施,如平整而内倾的上层建筑外壁,带有弧线过渡的建筑拐角,一体化桅杆、低红外特征烟囱等等。从总体上看,该舰的设计简练实用,表现出明显的现代军舰风格,并且带有很强的远海使用的意味。

与旅沪级不同,该舰的主要反舰武器是4具4联装C-802导弹发射装置,这种导弹的弹体下有一个进气口,似乎是将C-801的固体火箭发动机改为涡轮喷气发动机,射程120千米,比起C-801(射程40千米)有了很大的进步,其制导系统可能也进行了改进。战斗部重量为165千克,最大速度为0.9马赫,威力和射程接近于日本海上自卫队使用的SSM-1B/“捕鲸叉”导弹,但制导系统的精密程度可能尚有差距。由于其射程超出了载舰雷达的作用距离(该舰使用一台347G型雷达同时控制主炮和反舰导弹),目前最令人感兴趣的是中国海军将采用何种方式对其进行超视距制导。有传闻说可能是使用舰载直升机或水轰-5之类的水上飞机,考虑到中国缺乏卫星中继制导的条件,这种说法是有一定可信程度的。据说,其它使用C-801的军舰也正在逐步换装C-802。鉴于这条船的设计用途,它有可能装有减摇鳍等装置,这也可以增加导弹发射时的精度。

旅海级的防空武器包括1具8联装“红旗-7”导弹发射装置(有再装填装置,备弹16枚,由位于舰桥顶部的“海狸”II雷达进行制导)和4门76A型37毫米高炮。“红旗-7”是法国“海响尾蛇”的仿制品,最初装载于旅沪级的2号舰上。旅沪级1号舰和旅大级109舰上则装有法国原产的两套“海响尾蛇”系统。这种导弹射程约7海里,最大速度2.4马赫,战斗部重量14千克。虽然这已经是中国海军现役装备中最先进的防空导弹,但只能勉强达到西方舰艇点防御防空的标准,与村雨等级别舰上使用的“超级海麻雀”导弹性能相接近。

76A型37毫米高炮则是仿制意大利奥托·梅莱拉公司40毫米炮,不过炮管是俄罗斯产品,其单管射速为180发/分,最大射程4.6海里。76A型在旅沪级舰上是两两布置于舰首和舰尾直升机库位置,但在旅海级舰上却分别布置在了舰尾直升机库的两侧。这一变化最初被认为意味着舰首01平台上“红旗-7”导弹发射器后装有VLS系统,但后来证明这只是一种误判。

从日本的经验讲,以往的日本舰船均是将“密集阵”系统布置于舰体两侧,每具对付船体一侧的目标,但后来发现导弹多是从舰艇侧面军舰电磁信号比较明显的范围内接近,如果将“密集阵”系统布置在舰艇首尾两处,在某一侧有导弹来袭时,就可以有两具“密集阵”系统同时对其射击,能够大大增加拦截成功的概率,而且在舰体正面或后方有导弹来袭时,位于这一半球的“密集阵”系统由于没有了射界限制,也可以更好的发挥火力(位于船侧的密集阵系统要向正面或后方射击,射界受船体建筑本身限制很大)。因此后来日本大型舰艇的“密集阵”系统就全都采用了这种首尾布局,如金刚级、村雨级等,甚至还包括大隅级两栖运输舰。

旅海级采用现在这种布局后,虽然其参与舰体每侧防御的近防炮数量还是两门(各由一具EFR-13“谷灯”火控雷达控制),与旅沪级没有区别,但对舰体正面半球的防御能力无疑是下降了,虽然导弹从舰体正面来袭的概率较低,但如果仅仅是为了给“红旗-7”系统增加再装填系统,大概没有必要改动原本很好的近防炮位置。究其原因,这里面有一种可能,是中国方面对于“红旗-7”的近程性能较有信心,认为正面半球的防御可以完全依赖于这种防空导弹,另一种可能,则是这型舰在设计时原本包括位于01号平台的垂直发射系统,但在后来建造过程中这个子系统遇到了技术障碍而更改了设计,将此处原本的“VLS+近防炮”配置改为了“红旗-7+再装填装置”的布局。当然,这种设计也许可能仅仅就是一种单纯的尝试。总的来说,由于″红旗-7″系统的射速较慢,且再装填时间长,可以认为这型舰艇具有有限的点防御能力,其防空火力略低于装备了“海麻雀”垂直发射系统的村雨级。

旅海级的反潜武器包括两具3联装324毫米口径鱼雷发射管和两架反潜直升机,其鱼雷发射管也是一种标准的西方武器,所用的鱼雷一种是美国MK-46鱼雷的仿制品,中国称为“鱼-7”。另一种是意大利生产的“白头”B515型鱼雷。舰载直升机方面,中国在该舰出访时使用的均是哈尔滨制造的“直-9”,这种直升机毕竟是一种由通用直升机改装而来的舰载机,估计在使用中还存在着种种不协调的情况,至今中国海军也只是使用少量的该型机进行反潜训练。不过,随着中国从俄罗斯进口12架卡-28反潜直升机(根据简氏集团的报告),该舰的舰载机也有可能发生变化。毕竟后者在设计时就是一种专用的反潜装备,而且有超视距指导能力,如果旅海级改装了SS-N-22“日炙”导弹,它将与卡-28非常匹配。

象中国最近几年服役的其它水面舰只一样,旅海级还装有一门双联装100毫米炮作为主要的压制火力,单从公布的性能数据上看,这种炮和老式的江湖级上的100毫米炮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已公布的性能称其射程为12海里,射速为12发/分),不过由于采用了自动化技术,其在实际使用中的效率必然会有很大提高。因为其射速较高,这种火炮在压制陆地有生力量时,比以往的100毫米炮肯定更为有效,但比起旅大级上的130毫米主炮,在攻击坚固目标时要费力一些。在对海上目标攻击时也是一样,据估计,对大型舰艇来说,1枚100毫米炮的穿甲弹造成的破损,可以由一名损管人员勉强控制,但如果是130毫米炮的穿甲弹,其造成的破损通常要比前者大一倍,对于被弹舰艇来说,打击是非常致命的,6枚130毫米炮的炮弹,基本上可以使一艘3000吨级别的舰艇失去战斗力,而100毫米炮则就要看运气了。虽然在现代海战中,使用到主炮进行海战的机会已经是少之又少,但考虑到这艘舰现在属于南海舰队,其执行巡逻任务时如果遇到战斗,多半可能是低烈度的,对方目标吨位也不会很大,因此这样一门高射速的舰炮还是非常实用的。在这一点上,日本海上自卫队除了金刚级这样的舰只外,多采用奥托·梅莱拉62倍口径76毫米速射炮,在威力上相对较弱。

在电子设备和声呐装备方面,相关的资料还非常有限,只能从外观进行推测,可以明显看到的设备包括一台363型搜索雷达,一台“米幕”三坐标雷达,多具火控雷达,舰身底部应该还装有主/被动变深度舰壳声呐系统(从外观看没有拖曳阵声纳),具体性能不详。总的看来进步似乎不大,比如舰身中部的“刀架”远程警戒雷达,也已经在中国舰艇上使用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舰艇自动化方面,这型舰的舰员数量只有250人,相对于旅沪级来说,自动化程度有了很大的提高,即使相对于日本的村雨级(标准排水量4400吨,舰员170人),差距也不大。

总的来说,旅海级的综合作战能力,在日本海上自卫队中大致相当于村雨级的位置,但反舰能力略强,其它方面稍弱,从现在其配属的南海舰队来看,该舰是这一舰队中综合防空能力最强的,在中国海军尚没有配备类似“宙斯盾”或VLS这样的装备时,旅海级可能在其舰队中充当着防空核心,由于其内部自动化程度较高,数据接受和信息处理系统比较先进,内部空间相对较大,可能还会在战斗编队中充当指挥舰的角色。这型驱逐舰的服役,标志着中国舰船的制造技术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尤其是在舰艇的总体设计、船体结构和部分舰载设施等方面。不过,该舰和旅沪级相比,在舰载武器和电子设备(尤其是后者)等重要的子系统上并没有质的提高,而且一直都没有后继的同级舰下水。而同时期中,排水量2000吨的江卫级和江卫II级护卫舰这样的中小型舰已经建造了10艘以上。由此可以推测,中国海军在一些关键技术上,如相控阵雷达、导弹垂直发射系统(VLS)、C4ISR系统等方面,遇到了相当的障碍,这些方面的困难是否能够得到克服,决定了其后继大型军舰发展的速度。这也从成本和风险的角度决定了旅海级将注定是一级过渡意义的军舰。据说,在一艘名为试验970的军舰上,正在进行中国自己的垂直发射系统测试。可以判断,一旦相关技术瓶颈得到突破,采用大量新技术的驱逐舰将会迅速进入制造。此外,根据不确定的传闻,167舰本身将来也可能进行升级改装,内容包括将“红旗-7”系统更换为一种型号不明的垂直发射防空导弹,并将C-802系统改装为从俄罗斯进口的SS-N-22“日炙”型超音速反舰导弹。另有消息称一艘与此型军舰相近的舰只也正在建造中,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服役。

编者注:本文是作者根据日本军事刊物和相关网站上的公开资料编写而成,并不表示本刊证实其报道,仅供参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