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三十八节"探望"

柳梢青青1 收藏 1 25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三十八节"探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爷爷,伯父和父亲来到顺稳叔叔家的第二天,(农历正月十三)爷爷就和顺稳叔,还有邻村的十几个帮工劳力一起来到麦子地里锄草,施大粪.,碾地,晒场.....就象是给自己家种地一样,精心地料理着二十多亩地的庄稼。

冬去春来,草长鹰飞,山川,田野已经是春意盎然了。

伯父和婶子家的雨雨和盼盼妹妹,除了给家里养的畜牲喂完草料以后,就常带着父亲挎着箩筐,拿着镰刀到地里去给牛养割青草。顺稳叔叔和翠叶婶子看到爷爷和伯父都这样忠厚,勤劳,打心眼里高兴,对我伯父和父亲更是象对待自己的亲骨肉一样关爱有加,素日里,婶子要是改善生活的时候,就先让伯父,父亲和他家的孩子们一样先吃饱吃够......

五月里麦子黄,金灿灿,沉甸甸的麦穗儿让翠叶两口子乐不可支,逢人就夸爷爷是个种庄稼的内行能手……。

爷爷和婶子家顾得劳力起早贪黑地在地里收割着麦子……

在端阳节这天,伯父也和爷爷他们吃过早饭就到地里割麦子去了,四岁的父亲给翠叶婶子留在了家里,麻利能干的翠叶婶子先炸了一大竹筐子油条,又杀了一只鹅和两只鸡子,煮了一大盆子鸡蛋和一筛子粽子作为中午的午餐,婶子忙得满头大汉的做着饭菜,看着父亲坐在自己的身边用小手在不停地一只小手抓着油条,一只小手又拿着煮熟的鸡蛋,吃一口油条,又吃一口鸡蛋津津有味,两只圆圆的眼睛调皮地看着婶子的脸色笑眯眯的逗人 喜爱,婶子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又赶快拿个刚炒熟的鸡子腿递给父亲说:“孩子,来,吃鸡大腿,婶子专门把鸡大腿囫囵个炒熟让你吃个够,多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没娘了,真是命苦啊。”父亲一看翠叶婶子喂自己肉,就赶紧放下手里的鸡蛋和油条,接过婶子手里的鸡腿就啃了起来……。

当在场里该晒麦子的时候,刮风下雨的需要有人看管,如果变天下雨,随时就得把麦子一袋一袋地往场房屋里面收。爷爷为了预防天气下雨,麦子被雨水泡坏,就带着伯父和父亲吃住在麦场的房屋里。

暴晒了十多天的麦子快该拉回家入囤仓的时候,在一天中午,天气突然骤变,乌云滚滚,雷声大作……

正在用木锨翻晒着麦子的爷爷赶快让伯父帮忙撑着口袋装麦子往屋里背,爷爷背着,伯父装着,当在家的顺稳叔叔和翠叶婶子,还有帮工们赶到场里时,爷爷和伯父就已经背进屋一半了。他们都帮助把麦子收拾到屋子里以后,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顺稳和他妻子感激的也不知道说啥好了,顺稳看着我爷爷和伯父好半天才说:“老刘哥,自从你们来到俺们家后,我啥事情都没有管过,啥心也都没有操过,地里的活全都让你一个人忙乎着,要不是你们爷俩背得急,咱这么多的麦子还不给雨淋湿坏完去,刘哥,我尚顺稳不会亏待你的,和原来来给我家干活的人一样,应该分给你们的,我决不多要,我把这一千五百斤麦子给你留在这场房屋里,剩下的拉回我家。等麦子拉回家入仓了,你们就还回家吃住,你们要是天天住在这里,俺们俩口的心里咋能好受啊!

等到秋天收完秋粮的时候,我再给你们分杂粮,你要是想把我家的地租出来自己种也行,咳,不管咋说,咱们是一家人,只要你觉得咋干着行就咋干行吗刘哥?”

“嗨,兄弟,我可不能分你家的麦子,我们才来几天,就分你家的粮食,你叫我的脸面往哪里搁?你们一家对俺这么好,只要有俺们吃的饭,有干的活就行了,别提分粮食的事,我可不能要。”爷爷连声拒绝着。

“刘哥,这是你应该得到的,谁出来不是都想挣点粮食回去留着救急吃呀,有钱有地的人家谁来这么几百远的村子里,还干这么重的活儿,就是为了挣一碗饭吃?别的来我家干活的人,我也是这样对待他们的,人吗,都要讲个良心才是。那天天拉磨的驴还得喂些粮食吃呢,别说咱们是有肝有肺,有情有意会说话的人了......哎,老刘哥,你们晚上住在这场子里害怕不害怕?”

“.嗨,这有啥害怕的,咱们挨边的就有八个麦子场房,又都是壮劳力,谁还赶来偷咱们晒的麦子不成吗?”

“刘哥,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你看,南边不远的一排十二个坟墓都是没有家的外来壮年男子,他们有几个是来咱们几个临近村庄里逃饥荒的时候,暴病而死以后,村民们就合伙兑钱,给死者做一口棺材抬到乱姓坟地里埋下了。还有几个是在县城集镇上做小买卖给集镇上的土霸王交地租银子少了,被那些头顶长疮,脚底儿流脓的恶混儿们活活打死以后,拖到这里,挖个小土坑用土封盖住身子就算了……”

“唉,都死的惨啊!兄弟,那于珠的前夫汪七,是不是也埋在这里呀?”

“啊,是,是,刘哥,你看,从东面数,第三个坟堆,就是汪七的,这汪七还算是有家可归的幸运鬼呀,每年过鬼节,二月二,十月一,他未知情的尚善和他的两个妹妹就来给汪七烧纸,进香,俗话说,坟头有纸阴魂安吗,也真是奇怪,每年夏天,我们村子里的男人们都在外边凉快的时候,就能听见那些乱坟地里有冤鬼哭叫的声音,很凄惨,也很可怕,所以呢,后来俺村里的人们就把这个乱坟地改名叫“天堂斋”,村里的老年人在清明节拿着烧纸,都来到这里给这些鬼魂们烧烧纸,也算是有家人来看他们的意思,又用砖砌了一个碑,上面刻着:“天堂斋”,从立下碑以后,就再也没有听见过哭声了,平静得很……”

“啊,这么灵验呀,壮年的鬼魂也很想让有家人们来看他们呀。”爷爷长叹了一口气说:“唉,顺稳,你坐在这里陪着孩子们,我过去给二十多年没有见面的老乡邻居说说话……”

“哎,刘哥,不用去了吧?你有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走了,改天你和于珠的儿子一起去,不是有人做伴吗?”

“不,这会儿天不下雨了,我现在就去,汪七一看见我去看他,一定会高兴的。”

说着,爷爷就往汪七的坟前走去……

爷爷来到汪七的坟头,静默了许久,许久,滴滴眼泪扑洒洒地落到汪七的坟土上,无声地倾谈着别离家乡的痛苦,相见老乡的喃喃愁伤……

爷爷慢慢地抬起头,仰望着暮色苍茫的异乡天空上那时散时皱的乌云疙瘩在失声大喊:“苍天啊,你也太狠毒了吧?你就安排我们兄弟二人这样相见吗?老天,你也别皱眉丧脸的,你就痛下一阵子大雨,让汪七把二十多年内心的血泪都对我哭出来吧……

汪七,你的星泰兄弟来看你来了,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对我说,于珠虽然改嫁给茂才,可她也是没有办法呀,为了保住你汪家的独根善善的命,她只有这样做了,现在善善虽然改了姓,但他还是你的骨肉血脉呀,你千万你能计较,只要她们母子平安健康,有吃,有喝的,你不是就放心了吗?这不也是你的愿望吗?我知道,你很想回家和你的父母在一起,不想当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可你能回咱们路山冬乡吗?你的儿子还在这里呀!你不能留下他不管吧?你一个人回家看不到你的孩子,你能安心得了吗?

七哥,你就暂时先住在这里歇息,等你的亲骨肉想回家的那一天,他一定回把你带回去的,因为你是他的亲爹呀!七哥,你千万别着急,我是带着孩子们出来要饭来到尚家村的,这里的人们都很好,都很有良心的对俺们三口人,你就放心吧,我可能再停个一年半则的就回家了,你不要难过,咱们见面了,都应该高兴才是,等孩子和你回家的时候,咱们再说话行吗……?”

“刘哥,快过来吃饭哩……!”

悲伤的爷爷一看顺稳正朝自己跟前走过来的时候,就赶快擦擦眼泪回场房里去了......

“大哥,我们两口知道你看见你老乡的坟墓心里不好受,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你应该高兴的是,汪七的儿子都已经长这么大了,今后啊,说不定还把他爹的尸骨给拉回路山老家去安葬呢,可把你们累得不轻,赶紧吃饭吧,刚熬好的米汤,肉包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