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十三章 后勤副部长

lovedxy2003 收藏 9 153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十三章 后勤副部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十三章 后勤副部长

夹着人声马嘶的人流出了天津,一路向南开去。

刘云和王兴元站在一个小山岗上,小山岗的下面是帮助延安搬迁工业设备到山东军区群众。这些工业设备是延安用重金从傅中将手中买了过来,既然现在延安已经决定从天津撤出,那么这些属于延安的机械设备几要跟着搬迁。工厂搬迁了,工人们就面临着丢掉手中的饭碗的风险。为了养家糊口,这些工人们不得不跟着机械设备举家南迁或者北移。

平津作为工业发达城市,各类设备众多。日本人又苦心经营了八年的时间,又间接培养了许多技术熟练的工人。获得这些机械设备和技术工人,对经济发展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延安能够好好地利用地缘隔绝(解放战争后期,抗日联军和八路军独力收复了华北全部失地,将国民党主力军队隔在了黄河以南)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将平津的机械设备和技术工人迁移到解放区,这不仅非常有利于解放区的经济发展,而且还可以发现工业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为建国后国家工业建设积累经验。为此刘云在自暴身份那晚和周副主席的长谈中向中央建议到获得平津工业设备和技术人员的可能性和方法。

果然不出刘云的预料,平津收复后傅中将和蒋介石的矛盾逐渐激化,傅中将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平津白白被重庆接收了,去多番思量之后接受了刘云用黄金白银、古董玉器以及珠宝等奢侈品交换平津工业设备的建议。“十.十三事件”发生后,傅中将更是将平津地区自己来不及搬迁的工业设备全数交给延安,于是在十月下半个月,山东军区和东北军区为搬迁平津地区的工业设备,硬是发动三百万群众搬了半个月,几乎将平津搬成了空城!

这是从平津搬出的最后一批工业设备了,随行的还有大量的技术工人和他们的家属。平津和平收复后,接收大员们如果蝗虫一般涌入平津。这些在抗战中吃尽了苦头的接收大员,一旦飞入纸醉金迷、富的流油的平津地区,就肆无忌惮地贪赃枉法、穷奢极欲、大肆挥霍。北平在八年前陷落和几个也前收复的时候都没遭遇战火洗劫,所以这里居民的生活还算富庶。为了敲诈平津居民,这批接收官员便随意制造汉奸罪名,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通敌卖国”、汉奸的罪名抓起来。特别是那些工厂的工人,更是接手大员们“重点照顾”的对象——罪名就是因为他们在日本人统治的时候为他们制造武器装备,支援他们侵略中国,一时间汉奸帽子满天飞。一旦被扣上汉奸的帽子,在这个全民同仇敌忾的年代,其结果可想而知道,于是处于富庶位置上的那些工人们就人人自危。

面对这样的情况,刘云就通过地下党组织和天津驻军想联系,将那些有一技之长的工人及其家属接到解放区(去了之后自然就是解放区建设工业)。在傅中将声明退出北平和天津,这两地由国民政府接收后,那些原本还存一丝侥幸的工人们纷纷逃难。刘云就从中鼓动,将解放区说的天花乱坠、简直就是世外桃园一般。为了能活下去、能养家糊口、不再受“接收大员”们的剥削和压迫,那些还在犹豫的工人们也最终跟在了迁移的队伍中。

“司令员,你看!”站在刘云身后的王兴元指着下面滚滚向南的人流,激动地说道。

“不要叫我司令员了,叫我部长吧!”刘云纠正了王兴元对自己称呼的错误。

“对不起,司令员……”王兴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露出了两排大白牙,“部长……已经习惯叫司令员了,一时间还没改过来。”

“不习惯也得改!”刘云严肃地王兴元说了一句,然后走下了小山岗。

搬迁大军出了天津城不久,就遇见了山东军区派出的接应部队。搬迁大军在部队的护送下一路南下,两天后到了沧县。在沧县上了火车(黄河以北除了第二战区阎锡山控制的太原至临汾、潼关的铁路,其余的均为延安和傅中将所控制),第二天在德州下了火车。

刘云到德州后不久,就得到消息说周副主席、陈军长(兼山东军区司令员)、饶军政治委员(兼山东军区政治委员)以及其他的新四军和山东军区大员已经在昨天都到这里了。

“请问您是刘副部长吧?”一个穿着灰布军装、戴着眼睛的青年军人带着两个卫兵走了上来。

“对,我是。”

“刘部长你好!我叫许季,是鲁中军区参谋,奉命前来迎接刘副部长。”

刘云和王兴元上了许季他们前来迎接刘云的车,向德州市政府开去。到市政府的时候周副主席、陈军长和饶委员他们正准备开会,三人正坐在市政府的客厅里商谈这次会议的议题。

在许季进去通报后,刘云进入了客厅。

“周副主席,陈司令员!”看到屋子里那两个画像上再熟悉不过的人,刘云立刻叫了出来。

“刘云同志,原来你认识我们陈大司令?”副主席看到刘云向陈军长敬礼,奇怪地问道。

“陈司令员的大名,刘云早就有耳闻了。”到这个世界八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陈军长。见到心中的偶像、共和国十大元帅之一,刘云张口就喊了出来,很快就和爽朗的陈军长套上了近乎。

就在两人相谈甚欢喜的时候,屋子里响了一声咳嗽,刘云这才意识到屋子里还坐着一人。

周副主席在介绍刘云和陈军长、饶委员相认识后,前来开会的人都来的差不多了。周副主席和陈军长他们立刻就前亡原日伪市政厅召开了会议,刘云也有幸立席在主席台上。会议由饶委员主持。首先由周副主席讲话,周副主席将刘云隆重地介绍给了在座的新四军个级领导人。揭露了“十.十三事件”中国民党“诬陷”刘云的事情的阴谋,对国民党破坏民主政治的行径给予了强烈谴责。然后宣布了中央对刘云新的任命:任命刘云同志为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后勤部副部长。

介绍完刘云后,会议又就近期山东军区的工作进行了部署:会议决定军事上响应当中央“向北发展,向南防御”以及的方针,收缩战线,集中兵力。编组野战军,将纠缠战、游击战和运动战结合起来,在沿津蒲、陇海、平汉线普遍袭击和消耗国民党军,并寻求有利机会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其有生力量;对付国民党大举进攻,阻止蒋军北进打通平津地区;进行交通战,彻底破坏铁路和公路,让蒋军不能沿着铁路公路线调兵北犯。

会议结束后,周副主席和陈军长、饶委员又召集鲁中军区军政首脑召开了会议,安排从平津地区迁移过来的工业设备在德州落家的问题。会议传达了中央关于在山东军区成立了一个15局(对外统称建设规划局),由刘云任书记,要求山东军区抽调精锐部队保证15局的安全。

许多人都对成立15局不是很理解,饶委员对此颇有微词。在南线战如今紧张的情况下(攻击徐州、郑州失利),还要山东军区抽调精锐保护这个影子都还没见着的15局,而且主持这个局事务的刘云在各方面“重大问题”,中央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面对饶委员的疑问,副主席淡然一笑。他说这是中央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中央相信刘云同志。

刘云自然是感激涕淋,饶委员见周周副主席这样说,也只好知趣地闭上了嘴巴,15局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接连开完两个会议,已经是凌晨一点过了。周副主席又将刘云叫到了自己的临时休息室,说有话要和刘云同志谈谈,俨然已成了副主席眼中的红人。

“副主席,您找我有什么事?”

“小刘啊,坐!”周副主席替刘云递上了一杯茶,“我今天找你是有好消息要告诉你。中央已经下令将李远强同志、李信和马常青等同志调来山东配合你的工作。他们都是你的老搭档了,和你一起工作很有默契,希望你把这个15局搞好。”

“请党中央和Mao主席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主席和中央的期望。”

“还有一个好消息。刘云同志,中央已经将战略情报室迁到德州了……”

“战略情报室?”刘云心头一跳,对这个他自己捣鼓出来的东西刘云再清楚不过了。因为这个情报室直接“上达天听”,对中央的战略决策有着非常巨大的影响。如今副主席在这里提到战略情报室,难道是在暗示什么不成。

“该不会是……”

“对,中央决定将战略情报室交给你。刘云同志,你可要及时为中央提供情报,供这样在决策是参考。”

“感谢主席和中央的信任。”刘云心头暖烘烘的,看来主席和副主席还是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天分”。

“如果15局建在东北,那里的环境比山东要好多了,可惜……”副主席遗憾地道。如果不是苏联强烈抗议再次任用刘云,某几个有浓厚苏联情结的中央委员强烈反对,15局在东北的发展空间可比在德州这个地方好多了。

刘云知道消息的时候也吃了一惊,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其实德州也不错,又位于山东中间,敌人很难攻到这里。平津的工业设备搬迁到德州后,天津至德州的铁路已经被破坏怠尽。我山东军区和晋冀鲁豫军区已经将蒋军隔阻在黄河以南,阎锡山虽然占了太原,占了同蒲线南段。但以他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允许中央军通过他的底盘进攻我解放区。因此,及时蒋介石占领了平津这个两个被我军搬空的城市,也只能靠飞机和海运还补给军队,南下的攻击力有限。因此,我个人认为将搬迁的工业设备放在德州是可行的。”

“恩,你说的不错!”副主席沉声道,“我军在徐州和郑州的牵制攻击失利,必定会让将介石心生傲气。如今他窝在缅滇的精锐美械师已经全部运送到了东北、平和津徐州郑州附近,很可能马上会大举进攻。我华东、山东和晋冀鲁豫解放区将首当其冲。我华东军区淮南、淮北军区已经实现,蒋军打通很快就会打通陇海路,华东军区局势不容乐观啊!”

“副主席您放心好了,我们有老百姓的支持,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的。”刘云看出了副主席心中的忧虑,如今国民党在陇海一线已经陈兵百万,随时都有可能北上攻击。可惜自己已经被剥夺了军全,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后勤部长,不能再在军事上指手画脚。

不过虽然不能直接干涉中央在军事上行动,但有这个战略情报室在手,可以直接想主席和副主席、总司令建议,还不是照样可以间接在军事上指手画脚。想到这里,刘云又忍不住高兴起来。

“哼,老子有战略情报室在手,照样可以引导这个时代的脚步。”

看到刘云兴奋的表情,周副主席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年轻已经从沮丧中振奋起来了。“刘云同志,你说蒋介石下一步会怎么走?”

“如此我华东解放区淮南、淮北解放区已经失陷,以华东军区现在的实力,恐怕难以阻止蒋军打通陇海路。我们现在进入了战略防御阶段,”刘云说道:“我们应该发动运动战、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

周副主席点头称善。

十一月三日,在新四军兼山东军区视察的周副主席飞回延安,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随后以中央军委的名义发出了《以自卫粉碎国蒋介石进攻》,要求各解放区以积极运动战打击进犯解放区的蒋军,不在乎一城一地之得失,以歼灭蒋军的有生力量为主。

徐州、郑州战场重创共军、逼其钉在党国肘腋GCD武装北撤,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占领石家庄、济南和保定,唾手而得锦州、沈阳和长春以及周边大部分地区;巧施计谋之下,就让和延安眉来眼去、秋波暗送的傅军阀(蒋介石语)赶出了平津,龟缩回绥远,最高当局是兴奋不已。

看到经过十年的抗战后的共党还是如此“不堪一击”,最高当局似乎忘了两个月前自己还被延安打的满地找牙。他在接到徐州和郑州传来的“捷报”后立刻召集心腹手下,重新调整了“剿匪”计划,要求各部再激再励,挟大胜之威继续向“敌人”攻击,为“还都”南京献礼。

十一月五日,重庆要求延安北撤陇海线以南的华东军区的军队。这个蛮横物理的要求自然遭到了延安的拒绝,重庆遂以此为借口向我华东、山东和晋冀鲁豫军区发动进攻。延安一边通电谴责国民党假和平真独裁的嘴脸,一边积极调兵遣将准备自卫,宣称对任何胆敢冒犯解放区的蒋军给予毁灭打击。一时间东北、华北、华中和华东硝烟四起,已经调兵遣将完毕的GMD开始大规模向解放区进攻,内战一触即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