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11-20

中悦 收藏 56 216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11-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1

中国演习舰队旗舰,现代级大型驱逐舰。


巨大的电子显示屏上,标志着战斧式巡航导弹的亮点距离青岛号驱逐舰还有7500米,方向仍然丝毫未变。指挥舱内的军官们都知道,在双方强大电磁波的交叉干扰下,发射反导导弹的命中率很低,要拦住这枚战斧,只有使用间接命中机制和直接命中机制的速射炮,而导弹现在这个距离,已经进入间接命中机制拦截区域了。按照总参周特派员的预计,在青岛号以西刚刚现身的日军春汛级潜舰,应该制导调整略为改变这枚战斧的方向,再向北一点,可是战斧的方向丝毫不变。要按预定计划执行下去的话,青岛号就要开始冒险了。


就在此时,身材魁梧的演习舰队司令员断然命令:“青岛号拦截射击!”


命令出口,海军少将的目光就转向总部派来的周特派员。


特派员周北岳的心中猛然一动,抬眼看去,司令员的目光中却略带一丝笑意。


12

一个月前,周北岳在吉隆坡国际机场下了飞机。取了行李,放在小车上推着,去租了个机场保险柜,把一个软盘装在一个信封里,放了进去。


出关时,马来西亚一位老练的海关官员打量一下周北岳:中高个头,面皮白净,气宇轩昂中有几分学究式的斯文,西服看不出牌子,但质料贵重做工考究,手腕上一块钻石劳力士货真价实,再看看行李箱很普通,上面贴满了各次旅行的行李胶纸牌,不少是欧美航班的,没问什么,一挥手做了个请过去的手势。


周北岳一出闸,就看见两拨人来接。左边的举牌子写着自己的英文名,那是中文原名周承恩的拼音,举牌子的小姐一望可知是旅行社的职员;右边两个人西装革履,见面就先鞠了一躬,自我介绍是一森先生派来接驾的,为首那位是日经产油的一位协理。周北岳与日本协理寒暄几句,说已经旅行社订了希尔莱云顶酒店,晚上8点,请一森佑元先生移步过来一叙。说完一笑告辞,上了旅行社接维埃匹的平治S320。


13

周北岳坐在旅行社的平治轿车上,微微闭着眼睛,思索着此行能否完成任务的种种可能和成败得失。


上个月,周北岳跟着他们局长,列席了讨论石油问题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第一次有机会列席中央会议的周北岳很快就闻出了会议的火药味。与会者的意见明显分成了和、战两大派。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石油的供不应求现象就益发严重。境内总需求量每年3亿多吨,而境内油田能够供应的数量,到2006年,已经降到不足一半。处于自喷、轻采阶段的油井不到1/3,著名的大庆油田等等,已经进入重采期和回注水期。


中东石油自2004年10月开始油价居高不下,螺旋式地在起伏中上升,再也没有回到过大家多年习惯了的正常低位水平。这就给各国敲响了中东石油将进入最后寿命的警钟,自然条件下而非人为因素的石油供不应求的时代――后石油时代—到来了。这段时期可能持续三五十年,期间内,石油价格将在波浪起伏中总体上涨,这个时期将因替代能源的成熟普及或自然条件下的石油枯竭而告结束。这个时期内,大国之间必然展开两个竞赛,一个是替代能源研制普及的竞赛,另一个是最后的石油的争夺与控制的竞赛。


在后石油时期的竞赛中,俄、美、中三大国都占有独特的自然条件优势。中东之后,俄罗斯石油蕴藏量最丰;其次,美国自己的石油还有很大一块留着没怎么开采;最后,中国的石油储量也相当丰厚,两大新油田都在海上,一个在南沙群岛海域,另一个是东海春潮油气田,每个都可以独自支撑中国使用石油100年,可惜,地理位置决定,使用这两个油气田,注定要中国花费心血代价,不经过一番龙争虎斗,是拿不到石油的。


中国境外的石油供给80%来自中东,航线上险关重重,特别是马六甲海峡,美国染指控制的意图自2004年起就非常明显。到2004年底东南亚海啸发生,美国借口救灾,却派出了航空母舰战斗群的庞大武力驰入马六甲海峡,周边国家费了很大力气,才勉强送走了瘟神。


新加坡是中国石油进口航线上的咽喉要塞,同时扼制着马六甲海峡的东方出口和南海油田的南大门。近期迹象显示,美日两国立即就要对新加坡这个没有石油这是中央召开这次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直接原因。


14

中央对我南沙群岛的政策,本来一直是“共同开发”。


上个世纪末,北京中央党校的学员们在一次报告会上,中央一位领导同志的讲了一段话:.


“中国政府对台湾、南海、钓鱼岛是否动用武力的政策考虑和可能的变化,就这个大家关心的问题,谈一点看法:


对南海目前不动武的考虑是:


中国南海下蕴藏丰富的石油,今后几年,要奉行共同开发的政策,不会动武。


共同开发政策的真实用意:


让南海周边国家投资石油开发,将石油开发能力就近建设起来,在解决台湾问题之后,中国以绝对优势武力为背景,收回石油设施主权。


这就是“你来建,我来用”。


现在就争,宣布禁止他们开发,不好。因为他们就近建设比较容易,我们远距建设投资浩大,目前的武力不足以保障,会形成我们花大代价建了,却用不成的吃力不讨好的局面。


现在就打,也不好。现在打烂了,没人敢来建设了,长远来看是我们的损失。反而,现在要哄着他们来建,和颜悦色一点,不要把人吓跑喽。所以有时渔民问题上,我们反而约束一点。


正因为他们开发建设没有我们的正式同意,所以以后以强大武力为背景强行收回,才合理合法,师出有名。


他们如果识趣,现在就与我们签正式的国家条约,庶几可以在将来合法保住一点份额,多少收回一点。如果不识趣,我们说了共同开发,他们不买帐,不理我们,那后面倒霉的就是他们,勿谓言之不预。


大国政治,巧取豪夺,深谋远虑,最后凭的是实力。中国的实力迅速增长,在南海问题上是不会吃亏的。


但是,如果美国咄咄逼人,着手实际控制我南海石油,或者台湾同胞有要求,两岸共同动手收回南沙群岛就势在必行,那时,不动武的政策就要做出调整。”


为了奉行共同开发政策,中国政府有意在南海油田开发问题上引入美国资本,希望通过美国石油资本在国会的影响力,抵制那些想方设法要以武力控制南海石油资源的美国鹰派势力,把美国政府拉到共同开发方向上来。


15

响应中国政府的共同开发政策,来和我们合作钻油的美国石油资本,主要是美国的美太石油公司,他也是名列“世界600强”的企业。顺便说说,这些多少多少强,基本是以销售额为尺度衡量,在资本项上,大家还是主要看净资本,资本负债率如果被曝光达到很大比例,往往造成重大财务丑闻,会断送掉公司。这和国内有人借了50亿人民币变成100亿虚数资产再以此向银行作为抵押物,然后发动媒体宣称自己是中国第多少强的概念完全不同。前者是国际社会的主流标准,后者实际上是债务大于资产因而净资产为负数的穷光蛋,他们宣传自己的名义资产有多少,只是为了继续借新钱、还旧债。


美太石油主营东亚地区的石油及其加工业,是从中东到日韩的石油线路及其节点关键企业的主要经营者。


但是局势发展到2006年,就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全球石油资源越来越紧张,油价不断提升,而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中国的石油消耗量越来越大,已接近美国占据的石油消耗世界第一的位置,中国对南海石油的开发和收回的要求越来越强烈和迫切,需要美国石油资本降低要价份额,也要周边国家能够以合理价格向中国实际输送他们在南海非法开采的石油,这已经是中国政府为了求得和平合作局面的最大忍让做法了。


但是,美国国内的反华政治势力在唯恐天下不乱的军火商的支持下,在南海石油问题上步步紧逼,要求中国政府同意“在国际社会武力监控保护下的国际共同开发”,实际上否定了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并且图谋以国际监控武装力量的名义在南沙群岛派驻美军。而以美太石油为代表的美国石油资本,一方面在国会通过议员批评动用武力的主张,一方面在桌子下面提出交换条件:如果要在国会通过派军提案,必须确定美太石油为总承包商。这就是说,美国石油资本在因势利导,首鼠两端,准备借助美国武装力量的介入,全面控制南海石油资源,把其他所有人都统统赶开。近来,美太石油的态度明显变化,对着中方在不少技术问题上大作文章,开始为毁约独占做准备。


美国人的这种图谋,不仅直接侵害了中国的主权和基本利益,也妨害了周边国家的利益,特别是日本的利益。日本的石油几乎90%要经马六甲海峡――南海石油航线输入,并且日本也早已对开采量日趋成熟壮大的南海油田垂涎三尺。


16

针对美国反华势力咄咄逼人的态势,为了平抑美国石油资本的要价和统战美国国内愿意与中国共同和平发展的力量,中国政府指示中石油总公司放出标书,就南海油田建设的一份价值十几亿美元的工程合约,在日、美、欧几大石油公司间展开竞标。这是中国政府希望和平解决南海石油问题的又一次重大努力。


第一轮投下来,其他人都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从第二轮投标开始,只剩美日的公司,第三轮,只剩两家:美国的美太石油和日本的日经产油。


17

日经产油,也名列“世界600强”,主业是石油贸易及其加工,旗下有一个排名世界前8的油船队和多家炼油厂、石油化工厂,总销售额逾1兆日元/年,是日本民自党一森系概念的支柱企业之一。民自党是日本的常态执政党,与那两个偶然执政党相比还是不可同日而语,而一森系在众议院拥有80多位议员,不仅在民自党内肯定具有否决的力量,甚至在许多重大事情上,也能具有拍板定案的肯定的力量。一森系每任选期内支撑80多位议员选战和派系常务,要花上千亿日元,这些钱来自数千家企业的捐赠,排名第一的,是派系掌门一森三木的家族企业,大概每期捐赠超过30亿日元;日经产油则排名第二,每期捐赠十几亿日元。


日经产油力主介入南中国海和东海石油开发,取得稳定的所有者权益,为日本的石油供应打下稳固的基础。从南中国海和东海取得石油,路程就只有中东的1/4-1/5,安全并且低成本。更重要的是,可以把美国石油资本的1/3江山抢下来,那样公司就可以占到日本、韩国石油产品市场的70%,销售额可以翻一番,利润则几乎增到原来的3倍,公司的股票预计将上升2倍,溢出资本足以支持对建设东海、南海油田的所需投资,经营利得和资本利得规模都是不世伟业,从此奠定在日韩石油业的霸主地位。



日经产油的开发计划是一森派阀的主流认识,从而主导了民自党的党内共识。民自党认为,日本石油来源无非有三:


一是中东石油,中东是个是非之地,日本不得不跟着美国在中东派兵、花钱,并且漫长的石油运输路线只能靠美国武力的保护,这样下去的话,日本必然被绑在美国的战车上,送上石油市场让美国人赚钱,赚来的钱美国用来支付扼制日本能源咽喉的军费还有富余。


二是俄罗斯石油。无庸讳言,依赖俄国人的油就要在北方四岛的事情上闭紧嘴巴,要送上大笔投资给俄国人花,还要与强邻中国处于战略对抗地位。


三是用中国东海和南海的油。本来那里的油是大家的,谁先到谁拿,近10年来,中国国力飞速增长,大家开始要和中国人商量了。


一森三木大佬是这样归纳的:日本自己没有油,没有煤,没有水力,没有资源,能源一事,不可避免地要授柄于人,既然天命如此,那么,就把日本的把柄交给一个最弱的人罢。


美、俄、中,谁最弱?大家一直认为是中国。因此,与中国共同开发南海、东海石油,近年来成为民自党的主流意见。这个意见强烈影响了日本政坛的石油主张,也和美国石油资本造成了尖锐的利益对立。


18

美太石油反对日本摆脱中东石油的桎楛,那样的话,公司的主要生意就完蛋了,并且,美国也将实际上损失一笔数目巨大的保护费收入。这样一来,美国就没有必要也没有钱维持在东亚石油航线上的强大武力,军火商的生意就大受影响,所以,美太石油和美国几大军火商都是美国国内民主党的支柱企业,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原来就是美太石油的上届总裁。


当然,美太石油在美国的“国内民主党”的内部,与军火商们还是有重大不同主张的,因此分属党内的两大派系。


美太石油花美元购买中东石油,一部分卖给日韩,一部分进口国内,因此倾向强势美元,并且,强烈主张在亚洲维持和平环境,武力只是“引而不发”;


军火商们是卖军火的,主张美元适度贬值以增强一些竞争力,并且主张在亚洲不断使用武力制造热点,这样不仅有大笔的政府采购订单,东南亚国家也会大量进口美国军火,如果只是“引而不发”,那军火工厂就要关门了。


两种主张,造成美国国内民主党亚洲石油政策的一直以来的摇摆不定,也使美国对新出现的中日合作开发南海石油趋势取舍不定。


在合作开发南海石油问题上,美国在5个月前先是拿出了一个所谓鸽派色彩的“美国三条”,大意是:合作各方包括美国、原有周边国家、日本和中国;份额分配,美国石油商占33%,原有周边国家占33%,中日占剩下的1/3;共组多国警卫部队,按石油分配比例提供经费或者派兵。


但是这个所谓鸽派方案一抛出,竟然也受到多数人的反对。


19

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和文莱不同意分配比例。他们主张“维护现状”,即“原有国家”应该占到“绝大部分”,大概不少于80%,而且,在这个“绝大部分”中,菲律宾、马来西亚主张按现有实际石油开采量确定分配比例,“保持现状”,可以派兵;而越南主张按实际控制区域—以岛屿陆地面积为基准—分配石油,资金方面,越南由于提供了一些岛礁的作业支持,因此可以不出资金,“土地换股权”,兵嘛,倒是可以多派几个;文莱则不认同马来西亚的占有份额,同时提出可以多出钱多占份额而少派兵、不派兵。印尼则表示可以派些兵,为美军提供基地支持,而获取不少于20%的份额。



日本方面,首先不同意分配份额,更不同意美国石油商占去1/3,那应该是日本石油商的,日本同意在原来的日本方案上在比例上做出“微调”,但在派兵问题上,不主张超出“周边”的概念,意思很明显,不同意美国大兵进来。但是,日本在怂恿“周边国家”扩大他们的胃口,与中国和美国的主张对立。显然,日本人认为周边国家越贪婪,越与美国和中国对立,就越需要日本,首先就需要日本的资金。



中国愤怒否定了美国三条,驳斥了“周边国家”的贪婪要求,对日本的说法暂时没有直接批评,却提出唯一的一点变动:让中国台湾地区加入占有份额,同时提供太平岛等岛礁,作为中国联军的基地。此言一出,周边国家激烈反对,说是中国威胁论终于兑现了,中国大哥大要实行区域霸权主义了,日本采取了微妙的认同态度,奇怪的是,台湾政府除了在“中国联军”名义上予以反对以外,岛内政商主流的调子竟是谨慎欢迎,而美国人竟然在保持美国派兵这一前提下,“不反对中台军队参与,也乐见台湾积极参与获得石油”。



4个月前,周边国家的抗议声大为收敛,各方采取了更为实际一些的态度,除了比例问题争持不下、主权问题各讲各话以外,美国是否驻军南海岛礁的事情,逐渐成为大国分歧的焦点。


显然,军事占领是实际有效的占领。


20

中央分析认为,美、日之间在能源咽喉的控制上是有着根本矛盾的。日本自身没有资源,如何获得资源,如何保障资源,始终是日本的根本国脉所系。资源问题,是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根源,这个根源至今并未消除。战后的半个世纪,是美国的武力保障着日本的资源供应,也就控制着日本的资源供应。随着日本的经济-军事实力的不断膨胀,必然不甘国脉受制于人,日本挑战美国在西太平洋的霸主地位,或早或晚,只是时间问题。美日力量对比发展到近年,日本仍未占优势,某些领域与美国的差距还在拉大。但是,近年显现的石油资源逐渐紧缺,开始引发和凸现了美日在资源争夺上的矛盾,美国作为保护者的损人利己的自私的单极主义政策,有可能逼得日本抛开这个保护人,自己动手保障资源。日本人的独立动作会不会被美国霸权主义者接受,会不会引发双方在资源争夺问题上的矛盾表面化,局势正在演变,中国政府应因势利导,有所作为。


因此,中央已经派团与日本高层领导人秘密讨论了中日共同开发南海油田的可能。周北岳作为代表团成员参与了谈判全过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