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四卷:孟加拉 第三十九章:“台风”降临(一)

红色猎隼 收藏 22 41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四卷:孟加拉 第三十九章:“台风”降临(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随着两台最大输出功率为16500千瓦的LM2500型燃气轮机缓缓的开动,泰国海军最大的战舰—“差克立.纳吕贝特”号航母在中国海军拖船的引导下逐渐驶离缅甸甘茂岛外中国海军为其精心准备的07号泊位。而在这艘11486吨的泰国海军旗舰的前方则是由泰国皇家海军与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联合设计和生产的泰国海军F25T“纳来颂恩”级导弹护卫舰“纳来颂恩”号和1艘“昭伯拉亚”级导弹护卫舰“赛布里”号。

屈指算来东盟海军在丹老群岛已经停留了一个多月了。东盟联合舰队的水兵们虽然没有直接参战,却也已经从本国广播电台所报道的战况里经历了太多悲喜。此刻离开一直以来庇护着他们的丹老群岛,相信大多数人的心理都会与泰国海军副司令威察中将一样,倍感沧桑吧。

实际上在印度远东军队发动突袭之前,东盟各国军队的上下都弥漫着一种麻痹和浮躁的心理。虽然在印度海军两个航母战斗群抵近马六甲海峡的压力之下,东盟各国不得不抽调出最为精锐的大型舰艇参与组成了这支联合舰队,但实际上承平已久的东盟海军对彼此之间战舰吨位和性能攀比的热衷程度显然远远超过了联合作战。

但面对着印度海空军的“雷霆一击”,东盟联合舰队的水兵们第一次感受到死亡距离他们是如此的接近。如果不是中国政府派出特种部队由水下渗透,在开战前摧毁印度位于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地区探测距离超过200海里的对海警戒雷达站,并提供防御完备的丹老群岛给予他们栖身的话,这支规模庞大的联合舰队恐怕早已成为了马六甲海底的残骸了。

在丹老群岛寄泊的日子里,东盟联合舰队的水兵们可以说是真正的开始了“同舟共济”。泰国人、马来西亚人和新加坡人第一次抛弃了偏见,坐下来认识了彼此。在中国海军的军港内,他们重新编组了自己的舰队,统一了指挥系统和行动指令。今天他们将重新返回战场去一雪无奈避战的羞辱。

不过在中国和东盟对印属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即将发动的大规模攻略中,由丹老群岛出击东盟联合舰队将编组为中国—东盟联合舰队第三分舰队,在接下来的数周之内他们将在中国空军和海军陆基航空兵位于缅甸地区机场的掩护下,由北侧突入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防御圈。

虽然这支舰队集结了东盟海军目前最为庞大的战斗力,但在本次代号为“冰山再现”的大规模两栖登陆作战中,他们前期的主要作战任务却主要是以佯动来牵制印度守军的注意力。当然在主攻部队全面进抵攻击海域,展开攻击之后。第三舰队也需要相机攻占位于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最北端的北安达曼群岛。

北安达曼群岛位于安达曼群岛北部,包括大小岛屿约50个,其主岛为北安达曼岛。根据战前的侦察所获取的情报来看,印度军队在该地区所部署的防御力量并不强大。所以中国东盟联合舰队并没有为第三舰队配属更多的兵力,除了将在战役发起之后,加入第三舰队的缅甸陆军的1个轻步兵师之外。由丹老群岛要塞守备部队中抽调出的70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将是随舰队行动的唯一两栖登陆力量。

“欢迎再次登上‘差克立.纳吕贝特’号,本舰已经为您和您的朋友准备了头等舱的房间。”站在航母宽阔的甲板上,威察中将顶着中国海军陆战队的2架直-8F通用运输型直升机降落时强劲的气旋,迎接一位他所仰慕和钦佩的女子。她就是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上校—冷紫翎。

威察中将第一次见到冷紫翎上校是在战争爆发的前夜—2007年12月6日的黄昏时分,那天夜晚他和他的舰队正航行在泰国锡米兰群岛外的安达曼海上。突然一架泰国海军的S-76型多用途直升机突然降落在“差克立.纳吕贝特”号的甲板上。这位完全陌生的中国女子出现在了威察中将的面前,向他通报了印度即将对东盟发动的突然袭击已经泰国海军最高司令部要求东盟联合舰队进入丹老群岛的命令。

“这里距离丹老群岛至少还有6个小时的航程,这个过程中舰队是不可能摆脱印度远程监控雷达的眼睛的。”当时的印-东已经处于剑拔弩张的战争边缘,多次的擦枪走火,已经令印度海军的俄制“伊尔-38 ”和德制“道尼尔”海上侦察机不敢轻易接近东盟舰队,但印度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北端兰德夫岛设立先进的“托马森”远程监控雷达却时刻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没有问题,我们会让它失明的。”回答威察的是这个中国女兵自信的笑容。随后她便匆匆的消失在了所有的视线之中。当9个小时后,当东盟舰队抵达丹老群岛后,印度海空军仍对他们的行动一无所知。事后威察中将才知道,数十名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特种兵们在当天夜间,由与兰德夫岛仅一海之隔的缅甸克科群岛南部入水。借助着蛙人运载工具横渡克科海峡,一举捣毁了印度军方的远程监控雷达。而据说那次行动的指挥官正是外表娇艳动人的冷紫翎上校。

在丹老群岛停泊的日子里,冷紫翎的影子始终萦绕在威察的脑海之中。虽然已经年近半百,也称的上是阅女无数。但这个来自东方的女子,却始终带着一种令人难以忘怀的神秘和忧郁。随意接下来的航路虽然漫长却充满了危险,但是对于威察中将而言,却是万分的期待。

“您真是太客气了。” 威察中将的幽默逗得冷紫翎莞尔一笑。6架直-8F通用运输型直升机迅速降落在“差克立.纳吕贝特”号航母的甲板之上。在停泊在丹老群岛的日子里,曾一度为印度空军的苏-32FN 型战斗轰炸机击伤的“差克立.纳吕贝特”号航母经过了中国海军工程人员大规模的修理。其飞行甲板之下的机库甲板中的后半部分被改成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居住舱,400多名陆战队的战士将在这里居住和生活。经过改修之后的“差克立.纳吕贝特”号航母更接近于一艘直升机航母或两栖登陆舰

“西班牙巴赞造船厂的设计还是有其独到之处的。”在修复过程中,对中国各大海军造船厂赶来的工程师们都对“差克立.纳吕贝特”号航母的生存能力大加赞赏,全舰被分为三个放火区,由敷有防火绝缘的水密隔壁和甲板所分隔,各区均有独立的消防系统和损管分站。消防设备的配置也达到十分充分的程度。独立的海水消防总管、水幕系统、泡沫系统在全舰设有多个分站,可以迅速对机库、飞行甲板等要害部门提供灭火剂。

而就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战士们开始熟悉新的环境之际。在位于飞行甲板右舷的岛式舰桥上,威察中将正为冷紫翎上校介绍她的指挥位置。此刻第三舰队的战舰正行驶着丹老群岛狭窄的水道内。舰上的作战情报中心、通信中心以及其他作战舱室的泰国海军的工作人员们正紧张的工作着。谁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危险正在前方等待着他们。

巨大的爆炸声突然在舰队前方的水下响起,飞溅的水花和钢铁打破了丹老群岛水道的平静。“司令!是马来西亚海军的旗鱼级潜艇。目前还不清楚攻击来自于何方。”舰队迅速停止的前行,进入全面警戒。旗鱼级潜艇是马来西亚海军于2003年向荷兰海军租借的退役战舰。虽然各方面的性能都已明显落后,但对于此刻的东盟海军而言,却是觉得的水下主力

“是水雷!”迅速乘坐着直升机前往出事海域的冷紫翎看着布满了涟漪和油迹的海面,冷紫翎不得不得出这个最坏的答案:印度海军已经在丹老群岛狭窄的水道进行了布雷封锁。这是印度海军仅有的1艘“基洛”级877EKM型潜艇的杰作。萨克胡亚中校显然很清楚单凭“辛杜格霍什”号的战力,根本没有不可能在与强大的中国—东盟联合舰队正面对抗,唯一的作用只能是以其的隐蔽性和机动性实施前沿攻势布雷。

“辛杜格霍什”号对丹老群岛的封锁主要依靠的是俄制MIIIM型大陆架水雷。这种水雷属于荚式火箭上浮沉底雷,主要用于攻击潜艇及海岸地区的水面舰艇。每枚水雷由发射筒、水下火箭弹和锚组成,发射筒内装有水下火箭弹、目标探测系统、目标指示系统、电源、操作和保险装置。拥有一定的浮力,布设时雷锚下垂至海底,用于固定水雷,构成半径数百米的危险区。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