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冈村宁次终于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进军神速的支那八路的装甲部队,已经打到了距北平不到百公里的涿州一带,所有补给点都已悉数落入支那八路军之手,北平也是岌岌可危。冈村宁次怎么也想不通,六百多公里的路程有大量的帝国陆军,支那八路是怎么过来的?接连二三的打击,使冈村宁次有些精神恍惚,先是衡水机场被偷袭,几百架飞机落入敌手,接着又是保定和北平南苑机场被空袭,使帝国的作战飞机丧失殆尽。前去争夺衡水机场的几万人全部被歼,现在,北平实际上已经处于支那八路的三面包围,失败的阴影早已笼罩在心头。让他始料不及的是,八路居然还敢突破重围,千里奔袭皇军的大后方。几乎所有的部队都分布在华北各地,同支那八路进行着争夺和厮杀,战略预备队早已经派去夺回衡水机场,北平可供机动作战的兵力根本没有,就算是防守也是捉襟见肘,这些三流的警备队战斗力很是值得怀疑,在敢于千里跃进畅通无阻的支那装甲部队面前,究竟又能起多大作用呢?还有近万人的皇协军,这些忠诚度和战斗力更令人怀疑的部队,绝不能作为可依靠的力量。更致命的是由于北平是大后方,谁也不会像想到支那军在短时间内打到门口,根本没有建立起牢固的城防,别说是坦克装甲车,就是支那八路的步兵的攻击也难以阻挡。刚愎自用的冈村宁次,第一次感到将要失败的恐惧,但是还存有几分侥幸的妄想,幻想某种奇迹会发生。由于军情紧急来不及再召开会议,冈村宁次命令集中所有城内部队,加上皇协军和临时武装起来的日侨,共拼凑了近五万余人,在丰台仓促地建立起防线。为了阻止我军的坦克,日军驱赶几千名市民挖防坦克壕沟,当陆航团的武装直升机飞临上空时,第一次见到怪模怪样的直升飞机的日军,都被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挖壕沟的市民乘机一哄而散,我军的飞机在一阵狂轰滥扫之后,洒下大量的传单扬长而去。传单是“告北平市民书”和“敦促北平日军投降书”,不仅给日伪军士气一个沉重的打击,在北平城内也是谣言满天飞,到处流传八路的坦克大炮已经到了丰台,八路的便衣队已经进了北平城内,只等战火一起就开始打鬼子和汉奸的黑枪。一时间北平城内的鬼子汉奸人心惶惶,尤其是随军而来的日本企业人员,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命运是什么,除了一部分不知死活的亡命之徒编入军队,都在通过各种渠道和门路或是逃往天津、塘沽,也有部分人寻求中国人暂时的庇护。北平城内的中国百姓,暗地里欢天喜地等着迎接中国军队入城,看着平日里狐假虎威的汉奸们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窜,作威作福盛气凌人的日本人也没了往日的威风,一边看着鬼子汉奸的笑话心里偷着乐开了花。

传单的内容不多,只有短短的几行文字,“敦促北平日军投降书”是用中文和日文写的:“北平华北方面军冈村宁次大将暨全体官兵,我们是八路军特纵摩托化步兵师,现已兵临北平城下,一切抵抗都将是徒劳的,对于放下武器的日军官兵,我军将保证其生命安全,并给予人道的对待,在战争结束后遣返回国。如果仍然妄图继续顽抗,你们所面临的只是一场屠杀,我们既然能够冲破你们几十万军队的重围畅行千里,你们的北平防线还能阻挡我们进攻的步伐吗?我军将于明日午时展开攻击,届时,所有手持武器者都将被视为敌对而被消灭!何去何从速作决断!”。

“告北平市民书”的内容是:“北平城内的同胞们,华北的日寇即将面临彻底失败,我军强大的装甲部队即将光复北平,为了避免误伤请呆在家里。在我军入城以后,请同胞们配合我军搜剿日寇和罪大恶极的汉奸,维持北平城内社会秩序稳定……”。

在北平城内铁狮子胡同一号,日寇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呆若木鸡的冈村宁次坐在那里,前面的桌子上摆着一张“敦促北平日军投降书”,心中痛如刀搅禁不住流下两行热泪。当初我大日本皇军是何等的威风,踏着支那军士兵的尸体所向披靡,中国的国民政府腐败无能,根本无法遏止士气高昂的皇军进攻步伐,征服整个支那胜利在望。曾几时,莫名其妙地出了一个八路军特纵,给帝国的军队拦腰一击,从此支那圣战每况愈下。如今七十余万大军已经伤亡近半数,千余架飞机几乎全部损失,两千辆坦克也所剩不到半数,还面临油料和弹药的危机,想我冈村英名一世,难道要在这里折翅不成?就在冈村宁次发愣的功夫,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和北平特务机关长喜多诚一,进来向他报告北平目前的局势。冈村宁次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越是在危急时刻,主官越是要保持镇静,以免在下级中间造成恐慌,成为被下级耻笑的把柄。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报告,据侦察到的最新消息,支那八路的装甲部队主力在高碑店一带,并且径琉璃河、窦店向良乡逼近,先头部队已经到达丰台境内的长辛店,同我防守部队已经有所接触。据报告,支那八路除了大量的坦克和装甲车,还有强大的炮火和称为“武装直升飞机”的支援,大约至少两个师的八路机械化步兵也将随后赶来,看来支那八路是志在必得。目前我军防守兵力严重不足,炮火也远不及支那八路,装甲部队无论是在数量还是质量方面,都不是支那八路坦克的对手。有志于献身的帝国士兵组成了敢死队,准备携带炸药同支那的坦克同归于尽,但恐怕也是杯水车薪,无法阻挡支那八路的攻势,支那装甲部队可以从北平的四周任何一个地方进入,况且还有无数火力猛烈的武装直升机。已向附近的帝国部队发出紧急求援,无线电通讯大部分均联系不上,只有在冀东扫荡的第21师团通过有线通讯联系上,将立即赶来为北平解围。但是路途遥远,又有八路的东北集团军阻击,至少要三至五天才能赶到,怕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看来防守北平的可能性很小,还请司令官阁下早作决断。接着,北平特务机关长喜多诚一报告北平城内的情况:有迹象表明八路小股部队,已经渗透到北平城内,有一些帝国的机构已经遭到袭击。北平城内的治安十分混乱,一些工厂的支那人,将我们的企业管理人员绑架或扣压,用武器公然袭击前去弹压的警察。另外,皇协军情绪不稳定,部分阴谋投诚八路,已经失去控制,至少有十个宪兵队被袭击,在押犯全部逃逸,我方人员全部遇害。“为什么不进行镇压?要杀!杀!杀!这是对付支那人最有效的办法!”冈村宁次对着喜多诚一咆哮道。“报告司令官,同守城的部队一样,内卫部队兵力更是不足,支那的皇协军和警察根本靠不住,渗透入城内的八路好像是经过特种训练,不仅武器装备精良,战斗力也十分强悍,尤其是融入了北平的支那人当中,更是神出鬼没很难咬住,已经给我部造成了巨大伤亡!”一个接着一个的坏消息,使冈村宁次感到焦头烂额,想不出还有什么好办法来控制局势,看来华北帝国的军队,将面临全面崩溃的可怕局面。就在这时外面空中传来一阵引擎的轰鸣声,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拥到窗前向空中望去,只见几十架形状怪异的武装直升机在低空盘旋,百余架喷涂着红五角星的中岛战斗机,分成十几个编队在中空来回穿梭恫吓,周围响起了几乎要盖过引擎的支那人的欢呼声。毫无疑问,这是来自衡水机场的支那军飞机,本来支那地面部队就已经够应付的了,这回又有大批的飞机来助战,守卫北平更是成了痴人说梦。可恶的支那人,皇军进驻北平的时候,都跑来效忠皇军要官当,见到皇军也是点头哈腰,一副臣服的模样。现在又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瞬间又倒向八路一边,当初相信了卑鄙的支那人真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冈村宁次在心里暗暗地骂道。冈村宁次决定,今晚华北方面军司令部迁往天津,命令北平所有防卫的日军,务必报死战之决心,倾全力抵抗支那八路,直至玉碎效忠天皇。冈村宁次还不知道,他已经中了我军设计的圈套,率领日寇的华北方面军司令部,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这时战邪副总司令和钟国兴司令员,在制定收复平津地区的计划时,设计的一出恐吓计,目的是把日军调出北平城,在野外运动中予以歼灭。所以,我军为了保护北平城内的古建筑,避免同日军打巷战,没有包围北平城,只是在派出小股部队渗透的同时,做出要在丰台方向突破的姿态。集中了大量的战机在北平上空盘旋,一方面炫耀武力来摧垮日寇的抵抗心理,一方面促进伪军投降的决心,同时也对北平城内的同胞是一个巨大的鼓舞,狡猾的冈村宁次这只老狐狸,终于自己走向了陷阱。

徐深师长命令全师,在补足油料和弹药的同时,将所有战车都洗去征尘,表面油漆在战斗中脱落和破损一律修复,尤其是鲜艳的红色五角星八一军徽。所有摩步师的官兵都要整理仪表,换上整洁的军装,多日来征战没有时间处理的胡须全部刮去,在饱受奴役的北平人民面前,展示中国军队的无敌军威。徐深师长已经同北平城内的地下党负责人会晤,还有其他一些地下抗日武装,要求他们立即组织“北平市民纠察队”,佩戴武器和统一的标志,配合光复大军做好城区建筑保护,联络愿意投诚的伪军部队,组织武装搜捕和控制日寇和汉奸,维持城内社会治安等工作,并提供了一大批武器弹药,以及随同进城的小部队。北平,这个华北最大的城市,侵华日军的老巢,实际上已经被我军控制了。

1938年9月18日,七年前的这一天,日寇发动了九一八事变,炮轰沈阳的北大营,揭开了侵华战争的序幕。此时此刻,我军摩步师的装甲部队整装待发,坦克和装甲运兵车上都插着一面红旗,迎着强劲的金风猎猎作响。也许是历史的巧合,在这一天我军将向北平拒不投降的日军发动总攻,每一名官兵的心情都十分激动,被日寇铁蹄践踏的河山一块块地被收复,北平将是我军光复的一座最大的城市,整个华北将要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十二时整,徐深师长拿起送话器,向全师发出攻击命令,“为了祖国,前进!!”。我军万炮齐发,大小口径的炮火将日寇仓促构筑起来的,本来就不十分牢固,也没有太大纵深的阵地给覆盖了。碉堡、枕木、武器、尸体被炸得七零八落,尤其是骇人的火箭炮,一打就是一大片,除了弹坑和各种碎片,什么完整的物体都不存在了,日寇的敢死队还没同我军的装甲部队照一面,就先自己同自己同归于尽了。我军的装甲部队跟随着不断延伸的炮火,开足马力像滚滚的铁流一般,直逼北平的复兴门和广安门。

北平的日军还没领教过八路特纵的厉害,只是听到一些有关八路特纵的骇人传说,但是在感情上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一盘散沙的支那人会有多大的战斗力,还妄想凭借所谓的武士道精神一逞,创造出在国内听参加过日俄战争的老兵讲的,凭借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击败俄军的奇迹。及至密集的炮火炸到头上,所有的梦想都破灭了,前所未见的猛烈炮火毁灭着一切,工事和武器都被送上了天空中,到处都散布着人体各部血肉模糊的零件。炮击后侥幸存活下来的日军士兵,看到马达隆隆蜂拥而来的钢铁巨兽,被炮火蹂躏的已经十分脆弱的神经,再也承受不了这种震撼,纷纷埋下头卷曲在工事里停止了抵抗,只有少数死硬分子在做着无谓的抵抗,很快就变成了蜂窝状的尸体或是在坦克履带下化作肉泥,日寇引以为荣的武士道,此时成了地地道道的“找死道”。当随后压上来的我军步兵,把他们从躲藏地揪出来时,这些日寇士兵惊讶不已,不敢相信眼前衣甲鲜明,武器精良的士兵是支那军队,早知如此还抵抗什么。

两个小时后,我军的第一辆坦克穿过复兴门驶上长安街,二十分钟后另一路的装甲部队从广安门进入市区,三小时后大批的步兵也乘坐汽车涌入城内。北平城里基本上没有任何抵抗了,大股的日军都在城外被消灭了,城里小股的日军也被我军的渗透部队,和北平市民纠察队给消灭了。到处都有北平市民纠察队和普通市民带路,我军迅速抢占电台、电话局、银行、车站、仓库、日伪机关等部门。陆航团的直升运输机大队,载着整排的步兵空运到北平城的各个角落,现代化的运输工具使我军很快占领了整个北平城。

北平的市民涌上街头,夹道欢迎我军入城的部队,狂欢的人群挥动着早已准备好的彩旗和鲜花,人人的脸上都挂着激动的泪花。自从七七事变以后,北平人民就陷入日寇的奴役之下,在汉奸特务横行的环境中忍气吞声,过着暗无天日的亡国奴生活。今天看到无数的坦克和大炮从面前经过,威武骇人的新式飞机不断隆隆地从头上飞过,身穿草绿色军服的强大的中国军队源源不断地涌向北平,一批又一批垂头丧气的鬼子和汉奸被押出城外,人民第一次感到了扬眉吐气,感到了中国人的自豪,也感到了小日本的末日到来了。北平市民拿出了最好的食品,不顾我军官兵的推挡,强行塞入战士们的怀中。青年学生和市民,主动帮助我军护理和运送伤员,带领我军查封日本人和汉奸的财产,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我军占领北平后的工作,开展得十分顺利。北平城内的黄包车夫们,只要看到我军官兵在大街上行走,不由分说强行推上车拉到目的地,而且不要分文,常常为了一个要给钱,一个坚决不收而发生撕捋,惊动了街头执勤的警备部队战士。我军入城部队严格执行城市纪律,给北平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肃清残敌的战斗中,我军官兵最痛恨的就是宪兵队,这是残害中国人的魔窟,手段极其残忍,所有俘获的日本宪兵队鬼子都被处以极刑。在北平炮局胡同的日本陆军监狱里,抗日的女大学生被脱光后,被日本兵强按住,骑在一条粗麻绳上拉动两条腿,只听一声长长的惨叫,那女学生的下体已经被磨出了骨头。日本兵提审两名抗日份子,让两人面对面站着,生殖器分别被细绳紧紧栓着,日本兵们对他们殴打审问,并且,放出狼狗撕咬。两人一躲,其中一人的生殖器就被生生的拉掉了。长辛店宪兵队队长吉田,练就一套杀中国人不眨眼的方法,他可以砍开人的胸腔取出心脏和胆。他把中国女青年头砍下来,放在锅里煮,把煮熟的肉掏净,把雪白的头骨放在桌子上当装饰品……。在北京长辛店工厂抓到一批共产党嫌疑犯,抓到后一律灌辣椒水,坐老虎凳,放狼狗撕咬。后来这批人被押送到北平第一监狱,因为有人想逃跑,所以把他们300多人都剥去上衣,反绑双手,由40多日本兵动手,一次就砍去180多人的头颅。然后把这些头颅挂在监狱中电线杆子上、厕所里、食堂里、大门边、通道上、牢房里,让别的中国犯人天天看着。北平沙滩北京大学红楼的日本宪兵队,他们抓到抗日分子后,煮一大锅开水,前面放一群狼狗咬,抗日分子后退,就要跌进煮着开水的大锅,不退,就要看着狼狗撕咬自己脚上腿上的肌肉……。宪兵队的打手有日本兵,但最凶狠的还是中国打手。那些流氓为了讨好日寇,往往下得去手,残酷之极。所以,我军在攻克任何一个地方后,对宪兵队的鬼子决不留情,尤其是对在宪兵队帮狗吃屎的汉奸,问都不问一律枪毙。有的战士本人或亲属遭到过宪兵队的残害,为了泄愤将抓到的宪兵队鬼子,用曾经折磨中国人的刑具给这些鬼子体验一番,全部给弄成了残废后扔给老百姓,或是扔到饥饿的狼狗圈里,把所有强加给中国人民的痛苦又还给他们。有几个旅长和团长向徐深师长报告,他们所属的部队在地下党和北平市民的协助下,抓住了大批的罪大恶极的鬼子和汉奸,除了直接屠杀中国人的宪兵队、警察署外,还有以汉奸姜朝宗和王克敏为首的伪北平市政府(1938年改称北平市公署)和新民会的一大批汉奸,满铁控制的兴中公司、日华经济委员会、中国联合准备银行等等一大批日伪人员,请示对这些人怎么处置。为了掠夺中国战略资源,日本于1938年3月26日在北平成立“日华经济委员会”。日军强行接管华北的交通、邮电、钢铁、煤炭、电力、纺织企业,由满铁控制的兴中公司经营。成立于1938年4月的华北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及17个分公司(包括兴中公司),垄断了华北的交通、电力、盐业、棉花、煤、铁等重要部门。日本人控制的中国联合准备银行强制发行纸币联银券,以取代中国政府的法币,垄断华北的金融命脉。华北的粮食、棉花被大量运往日本,以致粮食奇缺,粮价飞涨。北平小米售价比战前贵74倍,玉米贵72倍,白面贵100倍,连用杂粮、麸皮、豆饼、树叶制的混合面也无货可供,每到冬季就有大批冻饿而死的贫民倒卧街头,所以,这些不穿军装的鬼子,同样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徐深师长的回答很干脆:“都给我毙了,老子没那么多的粮食养他们!”,“可是……,总政治部制定的城市纪律第十四条规定,逮捕的日本非军事人员以及汉奸,一律交给公安部队处理,在城区内严禁随意杀戮,维护我军的形象。”部下们为难地解释道,他们知道徐深师长在执行纪律方面毫不含糊,都不想做出头鸟被抓现行,尽管他们也恨不得亲手宰了这些鬼子和汉奸。“你们的脑袋是木头做的?城区内禁止随意杀戮,你们就不会在城外?真笨!我告诉你们,除了第十四条可以灵活一点外,其他纪律一定要不折不扣地执行!”徐深师长对着话筒吼道。部下们一边连连说明白,一边偷着暗笑,放下话筒就迫不及待地“灵活”去了。一周后,接管北平治安管理工作的公安军,从摩步师手中没有接到一个有名的大汉奸,只在北平城外接管一大批,被强制打扫战场的几千名无名的小鬼子、小汉奸和慰安妇,以及被关押在几个监狱里的日军俘虏。公安军向摩步师的政治部门提出疑问,回答很简单:“都在顽抗中被击毙了!”鬼才相信这个答案呐。公安军将这个情况反映到陈云市长那里,陈云市长心里明镜似的,华北集团军杀日本鬼子的狠劲是有名的,这次还能留下这么多的战俘已经算是大慈大悲了,还想苛求他们什么呢?他对公安军这位带有点书生气的领导说:“部队的同志不是答复说,在战斗中顽抗被击毙了吗?你们立即对现有的俘虏进行甄别调查,防止还有漏网的罪大恶极的汉奸。同时立即从根本上恢复北平的社会秩序!”,“可是……”这位公安军的领导还想说点什么,但是被陈云市长给打断了,“可是什么?战斗中子弹不长眼睛,而且你也应该知道,以特纵的战斗作风,决不会为了抓俘虏而使士兵增加伤亡。同志啊,今后的工作性质同部队有很大区别,在不违反原则的基础上有时需要一些灵活,否则就是教条主义,明白吗?”公安军的那位领导似乎开了窍,反正都是罪大恶极的鬼子和汉奸,枪毙是早晚的事,早死晚不死何苦替他们操这份闲心,随立正向陈云市长敬礼:“明白了!我一定完成陈市长交给的任务!”。

北平,这个华北日军最大的军事、政治、经济的中心被我军光复后,整个华北的日军陷于极度的困境中,被困在无遮无盖的华北平原上任我军民宰割。在王卫东副司令员的指挥下,“野狼团”空降占领天津杨村机场,我军的空军轰炸机和陆航直升机进驻机场,配合华北集团军第1师攻占塘沽、天津,冈村宁次率领日寇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逃往天津的命运如何?华北平原上我军和民兵如何歼灭绝望的日寇?请看下节“捕蝇草行动-侵略者的坟场(二)”。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