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时代 正文 第二十二节 接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5/


接触

韩逸仙此时能和日本近代陆军的创始人比武过招,心里即兴奋又紧张,毕竟人家的名头摆在那里呢!山县友朋的信心很足,全东亚,或者说是黄色人种,只有日本拥有自认为很强大的军队,作为来自陆军摇篮的长洲藩阀;山县友朋自信可以打败眼前的东亚病夫。韩逸仙做出了一个先让山县友朋来进击的手势,也让在场的人们看看大清男儿的英雄本色。这一个漂亮的谦让姿态果然让同是尊崇儒家风范的朝鲜人感到了一种亲切感,明成皇后还破例的鼓起掌来;就连山县友朋也流露出赞许的目光。山县友朋这时也不在谦让,快步冲到韩逸仙的面前,两手猛然抓向韩逸仙的腰部,想要一下将韩逸仙摔倒。自从离开军校,韩逸仙还是第一次和人比试功夫呢!看到山县友朋的招式,脑海里瞬间就已经想出了好几种的破解方式。军校的教程中有专门介绍各种搏击技能,教官还特意强化了韩逸仙;因为韩逸仙实在不是搏击的好手。韩逸仙向旁边一闪,顺手反抓起了山县友朋的腰带,高高一举;猛然向前抛了出去。啊!在场的日本军官都忍不住叫了出来,眼看就要落地了;山县友朋在空中突然不可思议的一转身,有惊无险的落在了地上。嘘!包括高宗在内的所有人也不仅为山县友朋的机敏而叹服。到底是武士出身的呀!看来这个山县友朋还是有些真功夫的,以后在没有十足可置敌的把握下,还是别和人动手了;韩逸仙心虚的想到。

哈哈!山县友朋笑了起来,还没有人能够将他扔向半空中呢!他也不仅感到一阵吃惊,看来清国还是有些人才的。“韩将军,真没看出来阁下的柔道功夫是如此深藏不露呀!原来也是个高手呀!”山县友朋爽朗的说道,几句话顿时让因为比武紧张的气氛烟消云散。高宗看可看明成皇后,两人低头小声商议着。一会,高宗说道:“山县将军和韩将军的比试结果大家也看到了,韩将军的武技似乎技高一筹。作为奖赏,朕决定册封韩将军为太子李拓的帝师,兼任皇家御林军副统领。”众人皆大吃一惊,因为这官实在太大了,但背后的意义可比这封官要厉害的多,这摆明朝鲜完全相信他的宗主国,将皇室的安全完全的托负给清国;也将未来的皇帝托负给清国了。在场的日本军官马上就不干了,一个个不停的叫嚷着这太过分了,怎么能任用清国人做官而不用日本做官呢;日本也是真诚的帮助了朝鲜,不能厚此薄彼,但山县友朋摆手示意要尊重朝鲜皇帝的安排。韩逸仙静静的看着这些日本人的表演,难怪最后是日韩合并,原来这时的朝鲜已经没有什么发言权了。山县友朋也完全没料到高宗能有这一手,不露声色又让他必须接受这个现实;全因为没有把普通的比武当回事,而且自己还输了。但最可恶的还是这个明成皇后,要不是她暗示高宗,山县相信高宗也绝对没有这么快的反应。等着吧!明成皇后,将来抓住你时定让你受尽侮辱,然后在让你屈辱的死去。山县友朋想到这里哈哈的大笑起来,整个大厅的人都在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发笑。韩逸仙这时也哈哈大笑起来,所有人的眼光又看向了韩逸仙,山县友朋倒不笑了。山县友朋来到了韩逸仙的面前象征性的和韩逸仙握手,大家的掌声马上响起,为这两个人握手言和而鼓掌。山县友朋凑近韩逸仙的耳旁问道:“鄙人祝贺韩将军高升一步而发笑,不知道韩将军为何发笑呀!”韩逸仙也小声的说道:“山县将军,老干的说吧!你是为了今天的阴谋要实现而发笑,别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我为什么要发笑呢!因为我看出你的阴谋了。”哈哈,两人笑的更厉害了,山县又接着问:“那你说我有什么阴谋呀!就算有阴谋,你能阻止吗?”韩逸仙答道:“你的阴谋就是今晚你要派浪人血洗皇宫,带头的人就是你们日本公使三浦梧楼。你们计划软禁皇帝,杀害明成皇后,我说的对不对?”山县友朋听后大惊,脸色都快要变成猪肝了,心里也纳闷这么机密的事情怎么他会知道呢?韩逸仙接着说道:“但你好像没有精确这件事情,首先,这里还有俄国公使韦伯和俄国的外交官,其次皇宫内的御林军中还有美国人;现在你知道这些美国人现在干什么吗?最后,我们军队虽然还在成欢驿,但你觉得我现在知道了这一切,会不会调兵往皇宫而来呢?”这一切其实都是韩逸仙蒙山县友朋的,他只是知道历史的结果是什么!本来没什么把握,但看到山县友朋这么肆无忌惮的大笑,猜想出今晚必定有阴谋;这也是在进行一场赌博,若输了,后果可能真像历史中的一样了。山县友朋双眼像鹰一样的注视了一会韩逸仙后,又是一阵大笑。为了不让在场的人起疑心,韩逸仙马上来到高宗面前跪倒谢恩,然后很亲切的拉着山县来到了自己这面的偏席坐了下来。看着继续表演的朝鲜民族舞蹈,韩逸仙接着对山县说道:“山县将军,今天不妨和你说句实话。鄙人和驻清公使的林权助君是朋友,我们在很多方面是有共识的。我们朝廷现在的确国势衰微,但并不表示我们没有力量。现在虽然缅甸被英国人给霸占了,越南也被法国人霸占了,你们日本想在我们已经溃烂的伤口上撒把盐;这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朝鲜可不是一只温顺的狗,你可以好好了解一些这些朝鲜人,看看是不是和你想的一样。听我一句劝,敢和亚洲第一的舰队开战,你们有必胜的把握吗!同时和两个国家打,你们有必胜的把握吗?勇气可并不代表实力呀!何况我们是一衣带水的紧邻,只有俄国人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那里可是有广袤的土地和资源呀!以我们大清的财力加上贵国的兵力,战胜俄国是指日可待的。好了,鄙人的话到此为止,如果非的要撕破脸面一战,一旦没有预料中的结果;俄国人可要向你们日本下刀子了,你们日本也不是不知道这些俄国佬的本性。”一番话说得山县友朋不觉的陷入了沉思当中,他固然明白韩逸仙的话有警告威胁的意思,但又何尝说的不是实情呢!

半晌,山县友朋似乎又恢复了军人的沉着,说道:“鄙人也认识林权助君,我为他能和韩将军这样的人做朋友而高兴。很高兴你能对鄙人的坦诚,但我相信我们伊腾博文总理大臣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们打到了幕府,实现了西南统一,完成了王政复古,又经过明治维新。这是我们日本迈向世界的第一步,无论如何也要成功。不过,今天看在韩君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行动,希望韩君及早离开朝鲜吧!我相信这番谈话会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吧!韩君同意我的看法吗?”韩逸仙听到后,心里也不仅叹息了一口气。看来历史名人终究是历史名人,想改变也变不了。得到了韩逸仙的承诺,山县友朋站了起来来到高宗皇帝的面前虚伪的说道:“本官很感谢皇帝和皇后陛下的盛情款待,因军中还有事情,所以先告辞了。”说完后,一脸愤怒的离开了皇宫,其他日本将官也随着离开了,今晚的屈辱将印在他们每个人的心头。看到日本人都离开了,俄国人此时到来劲了;不停的向高宗皇帝大谈朝俄友谊,还不时的说日本人是居心叵测之类的话。可是气氛已经淡了许多,高宗皇帝笑容满面的随声迎合着。韩逸仙此时心里也已经有了主意,他小声的对旁边的丰升阿说道:“丰大哥,小弟有个事情得请你帮忙呀!”一句丰大哥叫得他心里特别亲切,在这尔虞我诈得官场上,这说明是真心把对方当兄弟一样来对待的。丰升阿答道:“说吧兄弟!只要你老哥能帮上忙的,一定会帮你,”韩逸仙接着说道:“丰大哥,不知道你的军营里有没有两百套军服和步枪,我现在就要;如果有多余的马也要些。皇宫离成欢驿很近,麻烦丰大哥派人立即送来,好吗?”丰升阿纳闷的说道:“为什么突然需要这么多东西,好,我马上派人会营去取送来。”看到丰升阿这样的爽快,韩逸仙不觉对他充满好感,想到历史中的成欢驿的激烈之战,说不定以后见不着了呢?韩逸仙又对丰升阿泄漏了点天机,“丰大哥,事情非常的紧急,以后相见我在告诉你原因;但请丰大哥注意,成欢驿是平壤城的门户,我料想日军要想进军平壤城;势必将在成欢驿进行一场决战。丰大哥尽管全力一战,若军力不知,一定要向国内撤退;可撤至黑龙江,到时我自然会接应。记住,不管是谁的命令,一定要撤退至黑龙江。朝鲜是守不住的,海军也指望不上,所以一定要走鸭绿江。”

丰升阿听后满脸怒气的说道:“我满洲人向以武力尊崇,岂敢做出有辱祖宗之事,若不幸战败;则自当刎剑谢罪,不敢有负皇上和朝廷所托。况我军各部皆非贪生怕死之辈,焉有不胜之理。”韩逸仙听到这话不禁肃然起敬,但还是骗他说到,这是皇上给他的密旨;必须照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