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九十三章 雇佣军的命运

龙居士 收藏 14 70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九十三章 雇佣军的命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第九十三章 雇佣军的命运

龙居士奉命再往北京,没有进中南海,直奔西山。会议地点在西山,地下一百五十米的战略会议室,进去的路上,光检查关口就有十二道。一道比一道严格,狭长阴仄的地道,让人产生难以言道的恐惧。

与上次来西山不同,龙居士这回没有被禁止观察,接送的车辆是单向透明的,从外面不能看到里面,但从里面却可以观察外面的景色。二次不同的待遇,让龙居士感慨不已。心情自然也好得多。森严的关卡,严密的盘查以及身份核对,都没能让龙居士头顶上的一缕阳光散去。甚至一百多米的坚固工事,也没能挡掉那一缕阳光。

中央叫自己来,有何事?

抱着这个疑问,龙居士步入了会议室。

负责接龙居士的一位少校,到了会议室门口,却不进去,只说请,便立在门外不动了。

会议室不大,但很豪华,各种先进的会议设施,应用尽有。正面是一块巨大的电子显示墙,中央是椭圆形的会议桌,摆放有七张椅子,每张椅子前的桌面上都镶嵌有液晶显示器,椅子的扶手上装有隐形音响,地面辅的是波斯地毯。大红的颜色,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会议室里一位身着女式军装的服务员,见龙居士进来,便冲上一杯茶,轻言,“请慢用。”龙居士近距离看到她的脸时,心猛的一跳,在那一刻,几乎说不出话来。这服务员太迷人了,标准的身材,甜得可以流出蜜的脸蛋,微微一笑,几可勾魂摄魄。着一身军装,在妩媚中更添几分英武。刚柔相济中,让人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缺点。

天啦,造物主对她也太宠爱了吧,将世界上最美的一切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玉盘一样的脸庞、明珠般的眼睛、玉雕似的鼻子、水嫩的嘴唇、钢琴似的语音……更难得的是,以龙居士超人的目力,竟然看不出她皮肤上有任何的小疙瘩,而且没有使用过任何的化妆品的痕迹。“清水产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句诗也许是专门为她创作的。

三十秒之后,龙居士给她作了一句话的评论,“她不是人”。

“小姐,请问你的芳名?”

服务员愣愣了看着龙居士,明眸中,眼波闪动,犹如泡在清水中的黑珍珠。

话一出口,龙居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丑了,竟然在一名服务员面前失了态。

“报告首长,我的编号是010101。”

首长?龙居士朝四周看了看,除了自己和这位服务员,没有任何人在场,这首长,难道是称呼自己?哦,真的是自己。龙居士是中校,别人叫自己是首长,也在情理之中。只是,第一次被人称呼为首长,感到不适应罢了。

“请不要叫我首长,我不习惯。”龙居士苦笑道:“你没有名字吗?”

“对不起首长,这里是保密基地,在这儿工作的所有人的姓名,以及家庭都是保密的。”服务员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保密?龙居士心中暗想,上次我在这儿呆了那么久,怎么都没有听说姓名应当保密?王少将,上官传恩、云飞扬、毛元章等等一干龙组成员,不都是有名有姓的吗?难道她这个服务员比起这群中校、上校、少将还要机密?看来她是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姓名。

“小姐,我觉得你很像我们公司的一个人?”

“是吗?”服务员柳叶眉扬了扬,心中暗笑,用这种方式追女孩也太没水平了,别人说龙居士拥有天下的知识,只怕是谣传。脸上依然微笑着,任何人都看不出来她内心的变化。

“你和我公司的许香婷,无论是身材还是长像都有八九分相似。”

“许香婷?没听说过,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见到她。”服务员说完,快步离开了会议室。

名贵的雨前龙井,袅袅的散发着诱人芳香,在这种香味的刺激下,龙居士大脑处于极度兴奋状态。

见到了一绝世大美女,要不要将她收入自己的后宫?

她的身材,我喜欢;她的长像,我喜欢;她的语音,我喜欢;她脾气,我喜欢……她的一切,我都喜欢吗?她是一个迷,一个难以触摸到的迷。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一位谪仙般的女子,会在这儿当名服务员。如果放到外面,凭着她的长像,嗓音,影、视、歌,可全方面的走红。

当时钟指向晚上十点十分时,会议室大门洞开,一群西装革履的老头子走进来。龙居士起身相迎。领头一人是神秘的“影子”,紧挨着他的是,戴着黑边眼睛老头,脸上皮肤红亮,额头上闪着智慧的光芒。

龙居士见之,全身的血管为之一缩,瞳孔放大,一句话脱口而出:“主席……”

主席呵呵一笑,将右手晃了晃,道:“晚了十分钟,让龙董事长久等了。”

“主席您日理万机,时间宝贵,这十分钟里,不知又处理了多少国家大事,关系到多少人的生命财产。只要国家不出乱子,人们能安居乐业,我等一辈子都行啊。”

“呵呵,别乱送高帽子,日理万机的是总理!国家能有今天的局面,总理的劳功最大。”主席说着将身后的总理给亮了出来。

身材高大的总理,既便是站在主席的身后,龙居士也能看到他的半个头。只不过,龙居士没想到,这次会议上,竟然能遇到主席,出乎意料之外的惊讶,让龙居士头脑一时转不过弯来。

总理今天着的一身青色的西装,系一条大红领带,八字浓眉下的虎目,闪烁着令人望而生畏目光。今天总理怎么啦?这么严肃?好像有些不高兴?平素总理总是和蔼可亲的。难道这次会议与自己有关?龙居士心中打起小鼓。

总理后面的是国防部长刘上将。随后是总参、总政、总后三总部的头头。

来的都是国家重量级的人物,会议选择的地点又是极度机密的西山战略会议室。今天这会议,不同寻常啊。

头头们依次落坐,龙居士发现,会议室里的七张椅子都坐满了,自己只能尴尬的站着。

这么高级别的会议,安排会议的人,不可能漏算了龙居士,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龙居士不够资格与头头脑脑们同坐。所以,没有安排他的位子。

总理看出了龙居士尴尬,浓眉一拧,对着通话器喊道:“为什么少了一张椅子?”

服务员从外急急进来,回话道:“战略会议室一向只有七张椅子,原本是为了七位常委准备的。”

“搬张椅子进来,就放到我身边,快去!”

“是!”

龙居士见这个服务员身着空军制服,身材长像都极为标准,但并不是先前的那一位。不禁有些失望,难道“人面桃花”,只能见一次吗?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让人多么的感慨难忘?

也许残缺也是一种美,不是有人说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龙居士暗自嘲笑自己,连第二次见面的缘份都没有,还在妄想着要将她收入后宫。

椅子搬来,龙居士紧挨着总理而坐。虽然这椅子,不如头头们高靠背的意大利真皮大班椅坐得舒服,但能在这儿有一席之地,他已经知足了。

“会议开始之前,请先看一段录像。”总理一摆手,背后电子显示墙上,立即坦克轰鸣,炮火纷飞,身手矫健的士兵,敏捷的穿插突袭,敌方士兵被炙热的弹片撕成碎片。红白色的国旗在烈火中燃烧……龙居士一见,惊讶不已,这不是自己放给香港富商们看的录像吗?好像没有上交一份给中央啊,为什么总理这么快就有了这东西?

“这是我们哪支部队?是演习吗?还是拍战争片?我这个国防部长怎么不知道?”

刘上将清瘦的脸上,满是疑惑。

“片中所使用的武器,全都是我军最新式的制式装备,95自动步枪、98坦克、A100火箭炮、武直10。据我所知,这样的装备,既便是首先重点列装38集团军,也没有那么多。而这支部队,竟然有如此多的先进装备?红白色的旗帜,应当是印尼的国旗。难道,这是印尼国际雇佣军攻占棉兰的战场录像?”

总后勤部长如是说。

“我们总参谋部,没有制定过出国作战的计划,也没有任何的军队派出。奇怪的是,为什么片中,那些战士所表现出来的战术,和我军完全一致?他们的军事素质,相当的高,与我军王牌部队相比,毫不逊色。难道印尼国际雇佣军的人都是从我军退役的士兵组成。”

总参谋部长的话,说到了点子上。早已心知肚明的主席和总理,将目光投向龙居士。察觉到两人的目光所指,所有的人,都看着龙居士。

龙居士站了起来,干咳二声,笑道:“今天,我要是不老实交待,是过不了这一关了。索性说个痛快。”

会场紧张的气氛,为之一松。

“不错,正如参谋长所猜想的那样,这支部队,是由国内退伍兵组成的。到现在已扩展为三个甲级多功能合成信息化师的规模,共有五万四千人。拥有坦克、武直、火箭炮,等等目前国内最先进的装备……”

印尼国际雇佣军每一枝枪,每一发子弹都是龙居士亲自订购的,说起装备来,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听得头头们惊讶不已。

“这么多人,这么多装备,是如何流出去的?”总后勤部长问道。

“这些都是常规武器,是正常的出口。”总理替龙居士答道,“那些退伍兵,在国内找不到工作,去当雇佣军正好解决了就业问题。”

总后勤部长坐了下去。看来这些事,总理是知情的,而且处理的合理合法,任何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胡闹,简直是胡闹!”总政治部发话了,“这支军队归谁指挥?如果不受控制,会给国家带来灾难!”

总理一听,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党指挥枪,不是开玩笑的。这支军队,带有明显的私人性质。私人拥有军队,在中国是绝对不充许的。当总理俱体了解到雇佣军的情况之后,一连三天都睡不好觉,连夜与主席商议。主席也是寝食难安。遂决定召开会议,用集体的智慧来寻求解决的办法。常委会开完,又将龙居士召来,以便试探其态度,最后才好定调子。

龙居士早在计划之初就想好了对策,这会儿被人问道,不慌不忙的反问:印尼是不是中国的国土?如果不是中国的国土,那么上面的军队,就不属于中国的军队。既然这支军队不属于中国,哪么他隶属于谁?归谁指挥,我们用得着担心吗?党指挥枪这一原则,只能适用于中国军队。如果远在万里之外的他国军队,党也要去指挥,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总理为龙居士的精彩辩论,暗中喝彩。主席不置可否,如老僧入定般看着。

“美国在世界各地都有驻军,难道那些海外驻军不属于美国?判断一支军队,属于哪国,不是看它生存在什么地方,而是要看他的人员构成、武器装备、军队信仰。印尼国际雇佣军从士兵到军官都是中国人,武器是中国的制式装备,他们在国内当过兵,受过党多年的教育,信仰的是马列主义。这些,不无显示,这支军队属于中国。既便中国不承认,国际社会也会认为属于中国。一但国际社会认定雇佣军是中国的海外驻军,他们会认为,中国失信,诸如,中国提出的‘永不称霸’、‘和平共处’等等都将是一个笑话。甚至还会认为中国在搞侵略。引起周边国家的恐慌,中国的国际信誉,必然坠入谷底。”

“部长先生,您不了解情况。”龙居士称呼他为部长先生,这种西式用语,让部长感觉怪怪的,“雇佣军的士兵,虽然和我们一样,淌着炎黄的血液,他们也曾经是中国军队的中坚力量,但他们已经加入了印尼国籍,而我国又不承认双重国籍,所以他们是外国人,我们应该称之为海外侨胞或者统称为华人。武器虽然是中国造,但卖出去了,就是别人的,我们只能说,那些武器属于中国制造,而不能说属于中国。就雇佣军的信仰而言,他们没有在口袋中装着红宝书,也没有举着铁锤镰刀。谁能说,他们信仰的是马列主义?照国际惯例,雇佣军一般是没有信仰的,如果非说有信仰,那么他们信仰的只有一条,‘拿钱办事,替人消灾’。”

“指挥呢?谁拥有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权?龙董事长、龙中校,请不要避重就轻!”总政治部的部长,说到龙居士的双重身份时,特意看了一眼总理。总理铁板似的坐着如山停岳峙,对部长的话,不置一言。部长碰了壁,讨了个没趣。

总理执政二年来,大刀阔斧的改革,一些地方已初见成效。特别是禁止军队经商,海关走私得了到扼制,税收得以猛增。然而在这里竟然有着一位全国最大的商人,同时又是一位中央军委直接管辖的中校。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部长问到了要害,龙居士避无可避,想了想,坦白的说道:“我所说的话,在这支军队中拥有相当大的影响。但我在这支军队中,没有任何的职务,其军事最高长官是王辉将军,其次是子明参谋长。”

“还将军?参谋长?谁封的?”

“谁封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是中国封的!”

只要不是中国封的,这就表明中国政府与这支军队毫无关系。总政部长原本想说明,雇佣军的将军,参谋长的称呼很可笑,没有中国的承认,这些封号能算什么呢?没想到被龙居士反戈一击,反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怎么听说,你与这支军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作为中国人,与一支海外军队,有着密切联系,你想干什么?谋反吗?”

龙居士大骇,谋反的大帽子一套,任谁也得剥层皮。偷眼看了头头们的神色,发现他们眼中并没有杀机,这才缓口气道:“吞日集团与雇佣军之间,是正当的商业上的来往,他们需要武器,我们又是全国最大的军火供应商。两者各取所需,有何不绥?”

“龙董事长,无论你如何狡辩,你是中国人不会错吧,你拥有一支军队,也不会错吧。在中国无论如何,绝不能充许私人拥有军队!”

龙居士心道,我苦心经营一支军队,倚为中国的海外屏障,打破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包围圈,无论怎样都是有功于中华的。他们为什么如此非难于我?现在是民主社会,又不是封建帝王时期,难道还会有人会造反想当皇帝吗?

心中有气,语言上也就透着三分火气。

“同样是无论如何,部长先生,雇佣军是在海外,是在印尼,不是在中国。你的前提条件——在中国,并不存在!我看过宪法,我还能将共和国宪法一字不错的背出来。请问我国的法律,有哪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国和国的公民,不能在海外,拥有自己的军队?”

“我国建国时间短,法律体系还不完善,你不要钻法律的空子。”

“照法制社会的基本准则,法律没有规定的,就是合法的。如果部长先生,非要问罪于我的话,等召开人大,重修改宪法后再说吧。”

修改宪法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总政部长不想在这方面继续与龙居士纠缠,言道:“私人的海外军队会对中国造成威胁,我们这些国家领导人有责任和义务消除这种隐患。”

“我并不这么认为,退一万步讲,以雇佣军的这点人马会对中国的百万大军造成什么威胁?受过党多年教育的士兵,怎么可能拿起枪反党?恰恰相反,正因为雇佣军的存在,中国多了一层海外屏障。为中国提供了一万公里的战略空间。这对中国的安全意义是不可估量的。你知道雇佣军的宗旨是什么吗?保卫炎黄之血脉,为中华之海外屏障。一支军队是有军魂的,他的军魂,取决于他的创建者的气魄,今后,无论雇佣军的领导人如何的变迁,她的军魂是不会变的。”

“前面龙董事长说,雇佣军‘拿钱办事,替人消灾’,现在又说雇佣军是有军魂的,真是信口雌黄,怎么说,全凭你一张嘴。”缓了一口气又道,“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先不论,但雇佣军的存在,给中国的国际声誉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引起了南洋各国的恐慌,世界各国纷纷责问,雇佣军是不是与中国有关?尤其是其中藏匿的恐怖分子,引起日本的愤怒。他们威胁如果不交出那些恐怖分子,将雇佣军撒回国内,或者解散,他们将不惜动用武力。龙董事长,难道你想挑起战争吗?让中国几十年来的建设成就毁于战火,让中国十三亿人民流离失所,成为难民吗?对此,你又当如何交待?”

“用得着交待吗?”龙居士冷笑着反击,“雇佣军与中国无关,用得着中国政府交待什么?日本想打仗,他就来吧,谁怕谁?借着鬼子兵,正好给雇佣军练练身手。”

“我也正盼着日本人来呢,哈哈,六十年前没打痛他们,这次再来,我叫他们偿偿睡狮利爪的滋味。”国防部长刘上将豪气干云的说道。

刘上将横插着的这句话,使剑拔弩张的会场气氛为之一松。

一直在默观的“影子”发话了,“小刘的话真对我的脾气,为武将者,就应当有时刻准备着上战场的勇气。小日本一直不服气,说打败他们的不是共产党中国,而是美国人。这次我要叫他心服口服。”

总后勤部长,以为“影子”想打第二次抗日战争,信以为真,道:“老爷子,我们还没有作好打仗的准备……”

影子倒眉竖目,“建国都五十年了,还没有作好打仗的准备?这可不行啊,早在延安抗大我就说过,战争俱有突然性。人民军队,要时候保持警惕。军队现在的口号不是‘首战用我,用我必胜’吗?就连我们的少先队员都知道,‘时刻准备着’。你连小孩子都不如……”

影子资格太老,老到随意训斥共和国领导人,都无人敢吱声。总后勤部长扫了“影子”的兴,等于撞到枪口上,活该倒霉。其实任谁都知道,日本不可能因为,雇佣军而向中国宣战。现在日本就连制造东就事件的恐怖分子,是不是真的隐身在雇佣军当中,也无法确认。怎么可能将矛头对准中国呢?“影子”年过百岁,脾气进入了超凡脱俗的“童贞时代”,那种谨小慎微的说话方式,早已成为过去。

总理打了一个圆场:“我看会议开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了。问题和事实都已弄清,关键是如何处理。”

“如何处理?不论怎样,你们要是将雇佣军给解散了,我老头了第一个不答应。

你们手中掌握着百万雄师,背后有十三亿国人的支持,却胆小如鼠,窝在家里不敢迈出国门一步。当年,抗美援朝、珍宝岛、打越南、打印度的勇气哪去了?

国家富了,却把立国之本的胆量和勇气都丢了。你们对得起那些将这个花花世界传给你们的伟大领袖吗?对得起亿万人民的期盼吗?

你们自己没胆量,还不许别人有胆量?龙居士凭一已之力,经营了一支海外军队,又立下重誓,‘永为中华之海外屏障’,他们在外,浴血拼杀,终于开创了今天这局面。大涨了我华夏儿女的志气,一雪华人千年屈辱。这样的功劳,认定为民族英雄都可当之无愧!……”影子一口气说了很多,如水银泻地般,奔涌而下,又无溃可击。

影子毕竟年岁太高,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到后来,气喘起来,脸都涨红了。主席起身帮他顺气,好转之后,这才抚着他的背道:“老爷子,您别急,这不还没有举手表决吗?”

“好,好,……我要看着你们表决,……”

总理郑重的说道:“常委会议上,曾定下了ABC三种处理方案。A,解散雇佣军,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B,任由雇佣军自生自灭。C,暗中支持雇佣军。经过刚才总政的盘问,我想各位对雇佣军的性质应该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可以就三种方案,进行最后表决。首先,同意A方案的请举手。”

龙居士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太紧张了。雇佣军的生死亡存,就看表决的结果。虽然雇佣军的存在与发展与国家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如果投表决的结果是解散雇佣军的话,那么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龙居士将进退二难。必须在理想与国家之间,做出唯一的选择。如果选择了“理想”,那么,中国将再无他的容身之地,与国家关系断裂。这种“背国”的痛苦,和子能忍受,龙居士未必能够忍受。如果选择国家,就必须解散雇佣军,而雇佣军是自己全盘计划的核心部份,没有枪杆子,一切梦想,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

现场有七个人,需要四人以上同意,才能形成多数。龙居士比较能确认的是“影子”的一票,总理的一票,至于其他五票,全都是未知数。

总理话音刚落下,总政部长就将右手举得老高,他两眼盯着龙居士,旗帜鲜明的反对雇佣军的存在。

总理扫视了全场一眼,问道:“还有谁赞成解散雇佣军?”

几个头头,互相观察了一下对方的神色,全都有些犹豫,……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