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用平平仄仄的枪声

写诗

二万五千里是最长的一行

常于马背构思

便具有了战略家的目光

战地黄花如血残阳

成了最美的意象

有时潇洒的抽烟

抬头望断南飞雁

宽阔的脑际却有大江流淌

雪天更善畅想

神思飞扬起来

飘成梅花漫天的北国风光

相信你是最严肃的诗人

屈指数算

一首气势磅礴的诗

调动了半个世界的酝酿

轻易不朗诵

天安门城楼上只那一句

便站成了世界的诗眼

嘹亮了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