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一章 杀手无名

反恐刀王 收藏 0 38
导读: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一章 杀手无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大漠边关,落霞山下,栖风小城。人来人往,匆匆过客藏无限杀机!


晨色迷人。小城开始热闹起来的街道,看上去是如此安适,屋宇的窗户像锡箔一样泛着粼粼白光;马车一出城门,即从高处尚未全明的蓝天深际传来了云雀清脆的啼啭。在街道的拐角处,一棵高大的杨树背后,转出一条修长的人影,在一个小客栈处停下来,轻轻解下背着的一个长长的箱子,轻抚片刻,那神情就像是抚摸情人的脸,那般温柔,那般深情。


客栈太小,顾客稀零,那人抬头望了望远处的落霞山,轻轻一叹,走进里去,一整天都不见出来。


清冽的月光照耀着荒凉的山野;山路像一条灰白的带子从一个小村子里伸出来,消失在远方黑黝黝的山弯里;古铜色的山岗静悄悄地屹立着。河道里,冰面闪耀着淡淡微光;寒风吹过山坡和原野,割去穗子的高粱秆和树枝上的柘叶发出了飒飒响声。村子沉睡了,不时传来一声鸡鸣犬吠。


在地平线那边,是一望无际光秃秃的大沙漠。远方无边的大漠,没有任何一点生命的踪迹,给人一种荒凉而又恐怖的感觉,借着月光向西北方向望去,一片黄沙中,似乎有一条褐黑色的带子蜿蜒伸向看不见的远方。那是一条长城,城墙残破不堪,相隔矗立的烽火台大部分也已崩塌,但气势依然极其雄伟。


落霞山,呈南北向,坐落在大漠边缘,刚好挡住大漠侵袭栖风小城,形成此地山的东边寒冷,山的西边炎热的特殊气候,所以这边关城外竟也有田野村落。


寒风一阵阵的紧起来,落霞山上的云梦山庄一片静谧,庄主离若海静静凝望着四周辽阔的这座庄园,附近的荷花树木,也都凋落了。练武场边上的野草,变成了黄色,旧日的荷花池里,除了几根零残的荷根而外,只有一处一处的潴水,绽放着冰花,在那里迎送秋月,因为天气凉冷的缘故,这一里荷塘的庄园内,也很少有人来访。


淡淡的月影里,除了西飞的一片寒鸦声外,只有几处沉默的佃家,昔日的辉煌,已成过眼云烟,到了这时候,云梦山庄已经变成了出世的幽栖之所,想再创辉煌,怕有点不可能了,或许还有可能的,但今天收到的帖子已让离若海死了这片心!


扁平的桃花心木盒子极大,一打开,深紫色丝绒衬垫,柬帖端正地放在中间,大约只占盒子面积的五分之一,柬帖用黄金铸造,厚约一分,上面的文字,是精心的铸雕,写着自己这些年所作违心坏事的地点、日期,以及所用的武功,三十六件,竟无一遗漏,金帖最后刻着“午夜三更取尔性命”的一行字!


离若海心里一阵紧缩,身为少林俗家长老的他,武功已高致化境,可看着眼前那小小的一片金帖,他情不自禁地颤抖,自己做的事自己才知道,在武林中人眼里,他还是那人人景仰的大侠,他到底是如何知道自己所作的秘事的呢,长舒了口气,他冲着远处一棵树道:“不知阁下何方神圣,我与阁下素无瓜葛,何以要取在下性命?”


树上遥遥传来一个声音,“云梦山庄本是武林圣地,奈何到你手里却成了一处贼窝,昔日辉煌,何必靠勾结外夷获取?以你的本事完全可以重振声威,成为武林正义砥柱的,可惜你却选择了前者,一失足成千古恨,你又何以频频失足,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声音很年轻,却是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离若海冷笑道:“自古成者王侯,败者寇,我所选的只是一条再续辉煌的捷径罢了,阁下年纪尚浅,自无法理解了!”


那声音又响起,“自古仁德专害人,武林道义无一真,你话虽不错,可惜手法不够高明,换了是我,我会以菩萨心肠行霹雳手段,头顶上的,毕竟是一团正气,三尺神明。你此等作为,哪称得上捷径?纯粹是自掘坟墓。俗语有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借着大侠的名号,暗地里行苟且之事,便以为天下便当真无人知晓?金帖我会收回,你的先辈,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云梦山庄,亦是武林人心中的圣地,我收回金帖,也算是为你留下一世清名,不要沾污了你祖宗的牌位和云梦山庄的清誉,至于你下去后以何种颜面去面对你的先辈,我管不着,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近亡,其鸣也哀。’有什么话要向你师门少林讲的,不妨现在说出来,我一定替你传达!”


离若海只是冷笑,却不答话,那声音又道:“你难道到死都没有一点悔悟?莫非真是喝了墨汁黑了心?”


离若海冷笑道:“阁下以为我‘妙手剑侠’之称是浪得虚名?尚未照面,便断了我生死,阁下未免太猖狂了吧。何不出来比划比划?既便你输,我亦未必会杀你!”


那声音冷冷一笑,“我既是来取你性命,照不照面有何关系,我武功实不如你,但却有取你性命的能力,一旦照了面,如何成事?给你一柱香时间考虑遗言,我会耐心的等待,对于将死之人,我一向不吝啬多给一些时间,让他再眷念一番这滚滚红尘!”


离若海冷哼一声,身形速展,便如一路青烟,赶至声音发出之处,可惜树影摩挲,却无半个人影。


“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有种便出来,和离某一决高下!”


“对真正的英雄,我定会以正面视之,而你,我认为不值得,我说过,此次前来是来取你性命的,你此番作为又有何用?若如此轻易便能让你找着,我何必来此?”


离若海听得声音又出现在身后远处的树影中,心里不由惊骇,此等身法,已非自己能敌,他若偷袭,自己绝难幸免,想着额头不由冒出冷汗来!


“你感觉到死亡的恐惧了吗?你听到死神的脚步声了吗?离你是那么的近呢。你不是我第一个要杀的,也不是其中武功最高的,比你武功高明的人,一样死在我的手下,我劝你不要再妄动歪念,还是快快想好遗言吧,你想必已知道江湖的传言,知道金帖的意义,所以遣散了山庄所有的人,是怕你的丑事被宣扬出去吗?其实根本没那个必要,我一向是把金帖送到该死之人手上,无关人等并不知情。只是有些好奇之人,硬是要开棺验尸,把金帖找了出来,才会掀起武林谣传的。我这人很仁慈,从不滥杀无辜,假若你有妻儿,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狠得下心杀你!”


离若海想跑,可两条腿却不由自主的定在地上,从收到金帖起他就在害怕,他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害怕这种不明不白的死法,江湖早有传言,武林中惊现一名专杀正道人士的无名杀手,不到两个月时间已有很多比自己武功更高的名宿死于非命,每人的致命伤都是胸口被开了个烧焦的小洞,导致心脏碎裂而死,但这么久了却没有人知道是谁用什么方法杀死他们的。只是据传他们死前都收到一个和自己一样的金帖,帖子上写的东西和自己一样,但是武林中很多人根本不相信上面刻画的事实,但离若海却知道,金帖所言完全属实,只是那些秘事,武林中没有人知晓,故而不信!


离若海屈服了,沉声道:“阁下,你杀了这么多正道名宿,就不怕激怒武林各派吗?我云梦山庄虽已没落,在武林中还是颇具威名的……”


“嘿嘿,我向来不理会那么多,他们信也好,不信也好,人我是要杀,要找麻烦就尽管来找吧!我不怕。”那声音冷笑道。


离若海清声道:“你留下金帖,总有一天会被人查出底细来,到时候全江湖都会缉拿你,你何处容身?不若你放过我,我替你作证,证明你杀的人都有必杀的理由如何?”


“你错了,我并不害怕武林搜捕,而且金帖都是我自己打造的,根本没有任何线索可查,我更无须人来证明我的清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以后他们自会明白,至于你,三十六桩滔天罪案,桩桩可以定你死罪。更何况我今生最痛恨的便是你这种勾结外邦的败类,你的命,我已写在阎王的生死簿上,改它不得。”


离若海冷冷一笑道:“阁下以为但凭暗器便可以杀得了我?”


“莫非你以为一个镔铁护心镜可以挡得下我的独门暗器?”


离若海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胸口藏了块镔铁护心镜?这家伙到底是谁啊,他一紧张,话亦吞吐,“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声音冷笑道:“因为从我杀的第二个人起,收到我金帖的每一个人都藏了一块护心镜在胸口,可惜,他们还是死了,只是在护心镜上多了个窟窿而已,护心镜不但没能保得了他们性命,反倒让我更确认我没错杀好人,所以我料想你也不会例外!”


离若海笑了,他知道那人的准确位置了,手一甩,一枚重金购得的霹雳堂烈火雷,急射向身后一棵大树。那声音便是从那里发出的。雷一出手,人立即向后飞纵,嘣!随着巨响,烈火雷爆开成一朵精美的焰火,如此灿烂,如此闪耀,那颗合抱的大树,从中断折,化为飞灰,若有人在,定当成为肉泥。离若海嘿嘿冷笑,得意道:“做人不要太多废话,话多了,机会就会消逝!小子你到底是太过年轻气盛,下次投胎记得不要和老江湖这么多废话,殆误了时机……”


他话突然停住,因为那个声音从前面十丈又传了过来,“多谢你的提醒,我记住了,可你自己也要记住,人不能太得意忘形,也确实不要那么多废话,一切到此为止吧,最后和你说一句,后会无期!”


“砰!”的一声响过,离若海看到了一朵闪耀的火花,好美,短暂且灿烂,亮得彻底,痛的彻底,离若海流下了泪,为谁流泪,也许是为自己吧,如果没有当初放纵的杀戮,又怎能燃起今日断魂的焰火,如果自己不那么多废话,乘烈火雷爆炸之机,早早逃遁,或许早已避开此劫!人终究改不了得意的本性,既便这种得意会致人死地,人更不能过分相信自己的能力,他会使你的判断失准,因为离若海就是这样死的!胸口的护心镜和天蚕丝衣终究没能保住他的命,烈火雷也没能伤害那无名杀手。


唉,死了死了,一死百了,或许这才是他最好的归宿,毕竟,他此番死去,留下的不是一世骂名,而是一片惋惜的清叹。武林人心中,他依旧是大侠,虽然侠影已逝,但孤芳尚存,既便这孤芳中有股常人并未闻出的异味。


秋风无情,吹落叶飘满地,一条长长的人影,在边关夕阳下,缓缓南去,残风波动着他身后长长的袋穗,那袋里的长盒,为晚霞掩映,血红血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