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七章 左右逢源(上)

angryfox 收藏 6 1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叶江明在晋江的努力,只是在局部改变了历史,并没有影响到整个历史的进程。北伐军的节节胜利,使得国民党中央与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之间矛盾突出起来,早在1926年12月,国民政府根据国民党中央的决定,由广州迁往武汉,蒋介石公然加以反对,坚持要把国民政府迁往南昌。由何应钦率领的北伐军东路军,在1927年初,由闽入浙,与孙传芳部争夺江浙,孙传芳在赣、闽失败以后,集中残部于沪宁、沪杭两线,一面联络奉系军阀,以直鲁军由津浦路南下,一面自保浙江然后徐图反攻。孙之残部共分五个方面军,虽号称七八万人可是除后方警戒部队外,能直接用于浙江境内作战者,至多不过二万五六千,加之闽赣新败,士气低落,远远不是北伐军的对手。蒋介石深知夺取上海、南京的意义,因而在江西的战争结束以后,即令白崇禧任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率领4个师,率先由赣入浙,由何应钦辖制。1927年2月23日,何应钦与白崇禧会师杭州。1927年3月22日,华夏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上海工人发动第三次武装起义,占领上海。3月24日,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和由中华门攻克南京,至此南京上海被北伐军光复。之后,共产党与蒋介石之间的矛盾总爆发,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四一二事变,清除部队中的共产党人,4月18日,蒋介石另立中央,以胡汉民为主席,成立了南京国民政府。武汉国民政府也宣布开除蒋介石党籍,而主持粤政的李济深不久宣布支持南京国民政府,使得蒋介石实际控制广东、福建、浙江、江苏、上海、广西(李宗仁在清党问题上站在蒋介石一边),实力远远超过武汉国民政府。

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5月1日,蒋下达继续北伐令。分兵三路:第一路为何应钦,待第二路军在皖省北渡成功后,从镇江渡江,沿大运河直趋鲁南。第二路为蒋亲领,由白崇禧代行。5月中旬自皖省渡过长江.于江北分二路进军。一路向东协助何应钦,一路向西,另一路向北,策应第三路军,扫荡皖北。第三路军为李宗仁,率部直指徐州。李宗仁于6月2日攻克徐州.继人鲁西南。第二路军5月23日占领杨州,孙传芳总部撤离。6月中旬,三路军会师陇海线。

此时,武汉国民政府与共产党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由于共产党的政策(汪精卫本来是支持联共的,因第三国际想要控制武汉国民政府而与第三国际决裂。湘军中的程潜等部中层军官,家庭在当地均属于地主,恰此时CP发动土改,两者之间有激烈的矛盾,因此他们也支持武汉国民政府清党)侵犯了国民革命军中下级军官的利益,5月21日,发生了马日事变,长沙何健公开与共产党决裂,随即武汉国民政府亦与共产党决裂。

在北方,阎锡山于此时归附国民革命军,称北方革命军总司令。冯玉祥在5月已就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东进河南,进占洛阳。成功争取到了这两大北方的实力派系,令冯军腹背受敌,不得已之下,奉军6月1日渡河北撤。

为了声讨蒋介石背叛国民党中央另立国民政府的行为,武汉国民政府国民革命军进驻郑州、开封,准备东征南京。南京武汉双方对于北方的实力派系,都是极尽拉拢,6月19日,蒋介石召开徐州会议,冯玉样和蒋联合,结为金兰。听到武汉国民政府即将讨伐南京的消息,蒋介石立刻调李宗仁回南京,共商对策。李主张放弃徐州全力回师;蒋则不肯,让王天培固守徐州,再调第七军回师防守南京。结果军阀张宗昌迅速反攻,徐州失守。白祟僖、何应钦率领的各路军也退回苏北。徐州—失,蒋介石决定组织反攻。并放言如攻不厂徐州,永远不回南京,不幸中了张宗昌和孙传芳的口袋阵,大败而回。七月十五日,武汉国民政府开始清党。不少因为反对共产党政策而投入南京国民党政府的国民党元老,开始重新支持武汉国民政府。汪精卫则在武汉国民政府通过了反共的决议,八月一日,叶TING、贺LONG、朱DE、周恩L、刘伯CHENG、蔡廷锴率部发动南昌起义,在南昌及其附近,具有共产党色彩的除了叶TING指挥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师、第十师和贺LONG指挥的第二十军外,还有第四军的七十三、七十五团(骨干多为叶TING独立团)、第五方面军第三军官教导团和南昌市公安局保安队(朱DE指挥),起义军迅速攻占了南昌。南昌起义后,叶TING贺LONG拟率部回师广东,由于缺乏补给以及队伍中大多数人对于南昌起义丝毫不理解。本来就两边摇摆的蔡廷锴在抵达进贤后,决定脱离共产党的指挥,将以三十团团长范孟声为首的共产党员和平劝离,而后驻札在江西河口上饶地区,静观局势动态。8月6日,蒋介石回到南京,因为徐州失利,蒋介石于1927年8月12日宣布下野,这是历史上蒋介石的第一次下野,随后,宁汉达成协议,组织南京特别委员会,由五常委轮流担任主席。

在这一系列的纷乱下,晋江显得格外平静,何应钦军队的主力远在浙江,留在福建仅有福州的谭曙卿部,留守福州,其余各地都是土匪收编的地方军阀,无力顾及在晋江埋头发展的叶江明。到了1927年的8月,华夏国科技大学第一期工程已经基本完工,首批招收学生1000人,分为物理、化学、数学、机械、生物、电子六个系,每个系下面都设有一到三个专业,系内瞄准当时世界的先进课题设置了实验室,其所用的实验仪器,全部从国外进口,都是当时世界最先进的,不少外籍知名学者也受到邀请,来到华夏国科技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其中就包括吴有训的导师世界著名物理学家康普顿。国内各大报纸甚至美国的华文报纸都报道了华夏国科技大学开学的盛典,并刊登了吴有训容光焕发的照片,由于华夏国科技大学名师云集,学费低廉,对于成绩优异的贫苦学生还设有奖学金和助学金,第一期招生受到的欢迎程度超乎想象,不久在国内的学子华夏国内就出现了北有清华南有科大的顺口溜。

叶江明的制药厂一期工程在学校开学以前就已经正式投产,叶江明在这个新厂中,推出了新的抗菌素土霉素和链霉素,后一种对于当时致命疾病肺结核有较好的疗效,新药刚一面世,就收到了雪片一般的订单,而开发第三种新药则在保守的旧华夏国颇有些争议,叶江明仿照后世的做法,开发了一种壮阳药,命名为龙哥。龙哥中间掺杂了一些中药的成分,不过他们并不起主要的作用,因为叶江明在里面掺杂了伟哥,就如同在那个时代像蚁力神这样的假中药一样,叶江明在广告中大肆渲染,称其配方中包含了虎鞭、海马、黑蚂蚁等十几种名贵中药材,为了达到宣传效果,他还真的买了两头老虎放在工厂门口养了起来,一时之间传为佳话,这种冒牌的假中药在欧美受到了极大的欢迎,成为欧美上流的必备品。

晋江围头港的第一期改造工程使得晋江港可以停靠一万吨的货轮,原先泥泞的码头已经被铺上了水泥,而由码头通往县城的道路,已经被改造成了水泥路,每天都可以看到大量印着英文的重型卡车,不停的穿梭于码头和县城之间,向建设工地运送着各种材料。刚刚从美国回来的叶江明,在潘汉NIAN的陪同下,注视着不时鸣着汽笛进出港的货船,以及由郑婉云指挥下来回穿梭着的威风凛凛的两艘炮艇。随后他登上了前往浙江奉化的客轮,这艘船是叶江明在美国购买的,排水量一千吨,专门用于他在华夏国沿海的往来交通,客轮经过改造,舱位并不多,因此叶江明所住的船舱就宽敞了许多,其他船舱内设置基本和叶江明的船舱差不多,只是这其中有一个船舱,专门设有两部电台,两名工作人员,正在电台前忙碌着。叶江明并不急于休息,他站在甲板上,潘汉NIAN和张汉镕跟在他的后面。海面上风平浪静,叶江明的面孔也像是这大海一样,看不出任何表情。

五六月间,叶江明回了一次美国,之后在美国的一个月时间非常忙碌,他见到了已经对回归政坛充满信心的罗斯福,对于这个在一年后即将成为纽约州长的老朋友,叶江明不失时机地慷慨解囊,向罗斯福捐款50万美元,他们在罗斯福的佐治亚温泉促膝谈心,鼓励罗斯福竞选纽约州州长,在温泉中一起游泳,和罗斯福的家庭一起举行派对,叶江明知道他的每一分努力都在影响着历史。之后是与他的美国合作伙伴举行的会谈,几家大型的工厂预计将在1928年下半年投产,叶江明保证他所投资的电厂第一台机组会按期供电,同时由潘汉NIAN负责建设的几所中小学,能够在1928年为工厂提供大量合格的蓝领工人。叶江明还见到了休斯,他们的飞机工厂去年未能获得利润,休斯满脸的歉意,不过叶江明倒对此毫不在乎,他告诉休斯单翼机将成为发展方向,公司应该在这方面加大研究力度,至于资金方面,他可以借款100万美元,用于维持公司的运转。

尽管在美国的生活远远比在国内更为舒适,没有介入宁汉之争的晋江县长知道他必须尽快回到国内,表明自己的立场,因为历史上的一些重大事件即将到来了,而在此之前能够得到掌权人物的支持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叶江明马不停蹄的回到晋江,又几乎没有停留,就上了前往浙江奉化的船,他必须在蒋介石下野的时候,表演雪中送炭,获得这位历史巨人的好感。第一次下野的蒋介石远远比国民政府内的其他人善于利用金融的力量,短短的几个月后,他就将利用南京特别委员会紧急陷入困局的机会,重新获得华夏国的政权,而叶江明将沿着历史的轨迹为蒋介石的上台提供支持。

叶江明知道自己的此行之后,将获得蒋的极大信任,为自己在晋江的政权提供坚实的基础,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利用历史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他曾经努力地想避免内战的发生,在广州与周恩L以及叶TING的几次见面,他都向他们提出革命应该循序渐进,并且不能从肉体上消灭一个阶级,可是这个时代的共产党人似乎都是狂热地宗教分子,根本听不进他的意见,连高举联共旗帜的武汉国民政府,也因为受不了第三国际的指挥与共产党决裂了,一场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的内战已经无法避免了,而中华民族在内战的消耗下,很快就会与亚洲第一强国日本发生战争,残暴的日本人将使得中华民族遭受有史以来最大摧残。想到这些,叶江明的心思有些沉重,这时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欧阳玉兰的模样,她已经成为了叶氏集团在美国的执行总裁,不知怎的,这次回去,他总是觉得欧阳玉兰似乎有话想和自己说,却又不敢说。一会他的脑海中又出现了海鹞子郑婉云的模样,现在郑婉云已经成了税警第三团海上支队队长,加入了团体的内部,这期间她的目光也由开始的好奇害羞畏惧变成了关心,她更像是叶江明的小妹妹,不时还提出要为叶江明操心终身大事,这个绿林出身的小妹妹真是瞎操心,叶江明的嘴角浮出一丝笑意。这让在旁边陪同的潘汉NIAN轻松了很多,张汉镕匆匆的递来一份电报,交到潘汉NIAN的手上,潘汉NIAN打开电报,看了两眼,低声向叶江明说道

“老板,南京消息,李宗仁、白崇禧、何应钦部击溃了孙传芳的反功部队,江浙形势大局已定。“

之前,叶江明以捐助北伐军的名义向何应钦部提供了价值十万美元的轻武器和弹药,因此他格外关心这次战局,

“看来,唐生智想入主南京的想法破灭了。“潘汉NIAN议论道

“唐生智部军阀习气比较重,缺乏战斗力,当年还要靠第四军进行北伐,如今想借孙传芳消灭李宗仁、白崇禧、何应钦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叶江明说道

潘汉NIAN极为佩服叶江明的见的,他的预言几乎全部都得到了验证,潘汉NIAN本来的思想意识是极为同情CP的,在叶江明的说服和影响下,现在的立场已经转为中间,听叶江明这么一说,立刻感叹道

“这些军阀,打过来打过去,不知道何时是个了结,县长,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大力发展我们的武装,否则一旦福建卷入战争,那么这么多心血可就白费了。“

“部队目前还不能急于扩大,因为我们手上只有一个税警团的番号,连海上支队以及最近一批新招募得士兵在内,已经将近3000人,如果进一步扩大,会引起福建省内各派系的疑心,到时候反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潘汉NIAN点了点头,同意叶江明的看法,在他的眼中,叶江明不仅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更是一个有与远见的政治家。这时海浪大了起来,两个人回到船舱,在一摇一摆中吃了晚饭。客轮于第三天傍晚时分到了浙江的宁波,在那里叶江明、潘汉NIAN以及几个随从换了小船上岸,又赶了两天路,到了蒋介石的老家奉化溪口,蒋介石正在此处坐山观虎斗,等待局势发生变化。虽然蒋介石宣布下野,可是在蒋介石的住所仍然设有无线电台,他可以随时和他的嫡系保持联系,来看他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当门外的侍从进去通报时,蒋介石颇为意外,他与叶江明交道并不多,答应叶江明一个县长,多半还是看在宋子文的面子上,如今宋子文在政治立场上已经和蒋划清界线,投向武汉国民政府一边,叶江明怎么会跑过来看望他这个宋子文政治上的敌人呢,转念一想,叶江明是世界闻名的企业家,在美国都颇有影响力,自己想要重新上台,就不得不倚重这些财阀的力量,因此他直接迎接到了门口,来人果然是叶江明,还有几个随从

“叶老弟,从那么远的地方赶过来,赶快进来坐,进来坐。“

下野的蒋介石依旧消廋,紧紧握住了叶江明的手,显得格外热情,叶江明和潘汉NIAN先后进了客厅,蒋介石吩咐随从沏了一壶茶,两个人相对而坐,潘汉NIAN站在叶江明的身后,叶江明清了清嗓子,不等茶到,就立刻表明了态度

“蒋总司令宣布下野,国人震惊,总司令指挥北伐,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国家统一在即,总司令却宣布离职,令有识之士无不扼腕叹息。“

“中正此举实在是为了维护党国团结,不可因为个人之原因耽误了党国大业,叶先生远道慰问,令中正非常感动。“

叶江明听蒋介石用浙江口音言不由衷的说着,感到有些好笑,他强忍着不表露出来,向身后的潘汉NIAN使了个眼色,潘汉NIAN立刻将随身携带的一个黑皮箱放在桌子上,打开皮箱,里面堆满了美元。

“总司令,本人一直认为只有蒋总司令才能领导华夏国,如今南京国民政府内互相争权夺利。闹得乌烟瘴气,本人以为迟早必须蒋总司令才能收拾这个局面,我个人愿意捐助五十万美元,作为总司令下属的工作经费,以便蒋总司令早日复职。“

五十万美元约合200万银元,在当时无异于一笔巨款,蒋介石一生当中最擅长收买敌人的将领,因此经费对于蒋介石的复职相当重要,所以当他看到叶江明的政治献金,也不推辞,吩咐手下收了起来。

如果说蒋介石刚才还带着一些虚伪进行客套的话,收下钱后,他的神情真诚了许多。

“南京特别委员会是没有前途的,冯玉祥、阎锡山都不支持他们,李宗仁、白崇禧有自己的小算盘,北伐军将士是不会支持他们的,广大黄埔同志也不会支持他们的。如果我们每个同志都像叶先生一样深明大义,那么北伐何愁不成,华夏国何愁不能强盛。?“

蒋介石说起来情绪有些激动,

“何应钦将军在南京国民政府主持军务,又是蒋先生一手提携,理应促成蒋先生重返政局,鄙人曾于月前为何将军的北伐军将士筹措一批军火,愿意为蒋先生前驱,致电敬之将军,恳请他促成蒋先生重新主政。“

何应钦曾经默认桂系逼蒋,在桂系掌权后,没有得到什么便宜,反而受到黄埔同学会的压力,现在已经暗中和蒋介石互通消息。不过蒋介石依旧对他没有在桂系逼迫他的时候站稳立场而十分恼怒,在叶江明看来,何应钦是有名的亲日派,虽然现在何应钦还高高在上,尚需要逐步和何划清界线,因此有意无意将话说出来看蒋态度

“先生对于北伐军的支持,不愧是第一爱国商人,这些何敬之已经和我说过。何敬之现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要看看他的行动。“

叶江明从话语中听出蒋何之间已经有了间隙,也不点破,又随便聊了几句,当即告辞,蒋介石盛情要留叶江明共同进餐,叶江明即以“蒋公负天下之大任,不久必重返中枢,江明不过一商贾耳,为全母亲意愿,报效地方,何敢叨饶蒋公。”,予以婉言拒绝。蒋介石看叶江明态度诚恳,也不强留,一直将叶江明一行送到门外。送别之后,自有一番感慨,自从下野之后,上海的金融资本家虽然经常和他保持联系,但是赠送一大笔巨款,叶江明却是第一人。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