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六部 国门内外 第九十三章 西亚战火

天际无痕 收藏 3 52
导读:中华外史 第六部 国门内外 第九十三章 西亚战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海达尔·图拉静静的躺在巨大的四轮马车上,身边除了两名漂亮的侍女没有任何人,这些侍女都是阿富汗国王沙·马哈茂德为了讨好海达尔·图拉而特地送来的。对于讨好自己的阿富汗国王,海达尔·图拉还是很满意的,虽然当初阿富汗让自己损兵折将,但现在看来都是值得的。在表面上,阿富汗国王至少对自己言听计从,每次战斗结束,他都会把最好的战利品亲自送到自己的帐下;在实际中,阿富汗国王更是出兵十万,替自己攻打波斯。现在自己率领的这十五万大军去攻打德黑兰的大军就有六万五千名阿富汗士兵作为整个部队的前锋。

当然,除了阿富汗国王沙·马哈茂德的孝敬,希瓦国王伊尔土泽尔对海达尔·图拉也是毕恭毕敬,作为远征中、小帐和阿富汗的功臣,希瓦国王常年提供五万大军为海达尔·图拉驱使,和阿富汗国王一样,这五万大军的所有费用都是由希瓦国王提供的。当然,和阿富汗国王比起来,希瓦国王在海达尔·图拉心中的地位更高而已。

为使征讨波斯的战争顺利进行,海达尔·图拉还从浩汗、中帐和刚征服的波斯部分地区征调超过五十万民夫为整个军事行动提供后勤支持,同时,当战争需要人肉盾牌时,这些民夫则成为海达尔·图拉的奴隶,为战争胜利提供必要的牺牲。

自从海达尔·图拉征服浩汗国以来,就一直把自己看成是成吉思汗的后代,这些年来,南征北战使海达尔·图拉越来越对自己拥有成吉思汗的血脉深信不疑。通过这些战争,不仅使布哈拉的国土和人口扩大了十多倍,同时也为海达尔·图拉提供了无尽的财富和威望。一想到现在,自己能指挥数十万大军攻打往日的仇敌,海达尔·图拉就显得异常兴奋。在几年以前,自己没少被波斯欺负,而今则可以拿波斯开刀,在往日看来,是想都不敢想的。

对于自己能有今天,海达尔·图拉现在还是有清醒的认识,那就是和中国人结盟!这被海达尔·图拉看作自己这辈子干得最聪明的一件事情。但到现在,海达尔·图拉还是搞不明白,哪个遥远的东方帝国为什么要和自己这么个边陲小国结盟,不过现在这个边陲小国已经是母鸡变凤凰。如果说中国是为了给自己卖武器和让中国人经商赚钱,但买武器的这些钱只不过是自己获得财富的一小部分,自从自己上次远征印度获得巨大财富后,海达尔·图拉就没有把这点钱看在眼里。如果说中国人是为了向西扩张,一来从以前来看中国人从来没有这么干过,二来,他们的骑兵师自从征服大帐后就一直没有挪动过窝,虽然他们在自己的三个主力师中安排有六名参谋人员,而且自己每次打战也要他们同意,但战争仿佛对这些人有特别的吸引力,从来都是乐此不彼,而且他们的战争才能更是让海达尔·图拉惊讶,再难啃的骨头他们都能轻易解决。不过,这其中是否也有一些隐忧,海达尔·图拉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这次去攻打克尔曼的南路大军就是自己的第一师和阿富汗的三万五千人,总共五万大军,为保证胜利,海达尔·图拉起用第一师的其中一名参谋人员付新吉(由于民兵的组建工作早已经完成,付新吉被于天龙派来作为中国驻布哈拉军事顾问团的最高负责人)作为南路大军的最高指挥官,海达尔·图拉知道,此人是东方帝国在自己这里的最高代表,当然要伺候好。

除了这些准备外,海达尔·图拉吸取上次攻打阿富汗的教训,决定边攻打边向西驱赶波斯人,对于实在不愿意走的人,坚壁清野成了海达尔·图拉的唯一选择。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保障后勤部队的安全。当然,这样做也带来一些问题,比如部队每攻占一地,就必须抢占该地方的一切补给,或者就必须加大后勤部队的运力,这同时也会相应增加自己和附属国国民的剥削压力。在一般情况下,海达尔·图拉都会选择前者。唯一值得海达尔·图拉庆幸的是,除了粮草,军队花费的弹药数量并不是非常巨大。而现在,只要南路大军顺利获得波斯南边的出海口,从中国人那里买的弹药就可以从海上运来,这将大大减轻后勤的压力。


就在海达尔·图拉自顾自想的时候,巨大的四轮马车忽然停止了前进,一个卫兵的声音在嘈杂的大军行军中声显得非常刺耳。“报告大汗,南路大军送来捷报,请大汗过目”!

“快拿来”!一听到捷报两个字,海达尔·图拉立马从羊皮垫子上弹起来,这时身边的侍女已经把一个小木盒子送到海达尔·图拉的手上。

捷报是用汉字写的,显然是出自那位付新吉的手笔,自从自己和东方帝国结盟后,他们的汉字就成为海达尔·图拉每天必须学习的一门功课,不仅如此,在海达尔·图拉的命令下,所有布哈拉和其附属国的统治阶级和贵族都必须开始学习这种汉话和汉字。经过几年的学习,捷报上面的汉字意思,海达尔·图拉还是能够理解的。

“告大汗,我部已于六月十三日攻下克尔曼城,我部伤亡五千余人,杀敌六万,缴获黄金白银超过五十万两,其他珠宝和战备物质不计其数。只是经过此战,我部各种后勤补给已经严重不足,特别是炮弹和子弹严重匮乏,请大汗尽快给予补给!”

“哈,哈,好事情,快请希瓦和阿富汗两位国王前来一起同欢!同时,传令下去,让大军加快行军,告诉他们,南路军已经攻下克尔曼,我们也得早点到达德黑兰”!

不多久,希瓦国王伊尔土泽尔和阿富汗国王沙·马哈茂德来到图拉的马车上,马车外,一阵高过一阵喊叫声,此起彼伏,显然,下面的士兵也被这个消息所振奋!

“恭喜大汗,我军成功攻下克尔曼实乃大汗之威名所至”,满头白发的希瓦国王伊尔土泽尔努力的弯下腰向图拉祝贺。

“确实是好消息,大汗应该敦促南路大军除留下一部分兵力去攻打出海口阿巴斯港外,其他部队应该继续西进,最好和我们一起攻打德黑兰”,年轻的阿富汗国王沙·马哈茂德虽然也弯下腰,但说出来的话以及语气都缺少必要的恭维。

“攻打德黑兰的任务应该由你们来完成!”图拉显然对阿富汗国王沙·马哈茂德的建议深感痛恶。“我叫你们来,是让你们来陪我喝酒助兴的!好了,都坐下吧,这次南路大军取得大胜,缴获不少物质,我会让他们给二位国王一人送上一份的,来,喝酒……”


撇开海达尔·图拉的高兴不谈。此时远在南边上千公里外的方世玉心情也是十分愉快,自从九年前自己来到奥斯曼后,就开始和这个国家结下不解之缘,然而自己在奥斯曼过得并不好,这主要由于谢利姆三世新军改革的一次次失败。这九年来,方世玉对奥斯曼的认识也开始一成熟起来,虽然国内给自己提供了许多资料,但要认识一个国家,不切身感受是不可能了解这个国家的。当初自己提供给谢利姆三世的上万支步枪由于新军改革的失败早已经成为奥斯曼禁卫军的利器,朱涛一再提到的蝴蝶效应并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由于改革失败,奥斯曼的防御重点始终在北方,换回来的只是一次次失败,不仅如此,自己甚至还成了谢利姆三世的人质,以换取国内为其提供武器弹药。

所有这一切终于在一年前发生变化,随着谢利姆三世的死亡,马赫穆德二世成为奥斯曼的新苏丹,并顺利消灭抗命的禁卫军,再度建立“新军”,并开始削弱伊斯兰教士的权力,加强对地方官吏的控制。而方世玉终于说服谢利姆三世南征,当然,这是有条件的:‘谢利姆三世只给方世玉提供一千人的部队,战争费用和给养都必须由方世玉自己解决。’对于这样的条件,早在方世玉的预料当中,只要谢利姆三世名义上支持,就是他方世玉一个人都得去干!

方世玉在获得任命的一个星期后,就来到巴格达,在那里他整整招募了四千人,把他们和自己带来的一千人一起组建成一个五千人规模的团,虽然整个团仅仅只有500支火枪,而这500支火枪中国内产的紫星火枪还不足百把。

为获得资金供给部队,同时也是战略需要,1808年初,方世玉把自己进攻的矛头对准了阿拉伯半岛东南部的马斯喀特苏丹国。此时的马斯喀特苏丹国为整个印度洋沿岸的强国之一。要取得这场赌博的胜利,方世玉没少下工夫,经理了多少个无眠之夜。为取得战争胜利,方世玉在努力做好战争准备的同时,决定利用当地各部落和苏丹的矛盾。

经过半年征战,方世玉和他的部队终于占领麻实吉(今马斯喀特),部队也扩编到三万人,建立起一个沿波斯湾名义上属于奥斯曼帝国的国中之国,马斯喀特苏丹国和他的人民不得不向西南迁移(对于阿拉伯人来说,他们对奥斯曼没有太多的反感,反而对西欧的十字军深恶痛绝,这也是方世玉能成功打败赛义德王朝的一个重要原因)。


1808年6月23日,距离打下麻实吉已经有一个星期,今天也是部队狂欢的最后一天。一大早,方世玉就早早的起床,带着自己的老随从穆罕默德在军营里转了一圈,军营中除了必要的值班人员外,其他出去狂欢的士兵根本还没有从外面回来,好在赛义德王朝此时根本无力攻打回来,要不后果不堪设想。方世玉知道,这些人根本算不上士兵,顶多是一群土匪,好在他们经过自己的训练后不再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之所以跟着自己,除了想获得金钱美女外,就是快活了,这也是方世玉获得他们卖命的三样法宝!

“穆罕默德,听说今天有一支我国的船队要在麻实吉靠岸”?

“是的,我尊敬的方大人”,穆罕默德自从跟随了方世玉后,他的命运就开始和方世玉一样,今年以来,他秃废的精神才开始有所好转。在成功攻占麻实吉后,看着方世玉从苏丹王宫中拿出来分给自己可以用车运的金银珠宝后,穆罕默德再次容光焕发,说起话来也洪亮许多。

“好的,我们去港口看看,应该快来了”,方世玉很清楚自己的责任,权利和金钱只是实现这些责任的手段。而目前占领麻实吉只不过是第一步,下面的路将会更加难走。两人骑着马,穿过麻实吉城区,到处都是喝酒和打架的士兵,整个麻实吉犹如一座乱哄哄的兵营。每人至少一百两银子的战争奖励早已经让这些兵痞们醉生梦死。

来到麻实吉城外码头,十艘悬挂中国国旗的大型运输船正一字排开从东南方开来,这种运输船为铁壳木实结构,排水量超过5000吨,是在宝船基础上并参考了后世运输船设计而来,非常适合远洋航行。不多久,这十艘运输船就开始靠近麻实吉港,但由于这个港口实在小了点,面对这样的大型运输船最多只能停靠两艘,其他船只不得不停在外海。

待一切停稳,放下舷梯,十多名黄皮肤的中国人从船上走下,而码头上迎接他们的除了一些的码头工人外,就只有呆呆站着的两个年轻人,其中好象还有一个中国人,面对这样的景象,从船上下来的中国人迷惑不解。

待双方走近,双方才确认是遇见了同胞。

“在下王刚,中华鸿运海洋运输公司的总经理,请问先生是”?说话的人很消瘦,长年的海上生活早已经把其晒得黝黑,此人原开过火柴厂(见73章),后听书海运利润丰厚,在变卖了全部家产后才买得一艘宝船,经过八年努力,已经积攒下拥有一支十艘大型运输船队的远洋公司。

“在下方世玉,很高兴遇见先生,先生来到此地,不知道我能效劳什么”,虽然很久没有遇见同胞,但多年的撕杀生活,已经让方世玉谨慎很多。

“哈,哈,原来是方兄,见到你太高兴了,你不知道,我在海上用收音机就听到了你的好消息,说您已经打败了马斯喀特苏丹,你看我这记性,怎么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刚才我还搞不清楚怎么今天码头上没有交易的人呢,失敬,失敬”!王刚热情的握住方世玉的双手,不停的摇动。

到这时,方世玉才慢慢返过神来,激动的说:“哈,哈,刚才多有失礼,请兄弟多包含。我们也是刚来麻实吉没几天,估计城里还没人知道你们要来,这没关系,我这就让他们来交易。穆罕默德,你去传我的命令,让城里的人都来捧场,不管是平民还是士兵!”

虽然对自己面前的两个中国人之间的谈话有些弄不懂,但穆罕默德还是决定执行方世玉的命令,“是,大人”!

“来,兄弟,我现在可就叫你兄弟了,交易的事情让底下人去处理,走,去我船上坐坐!以祝贺兄弟取得了麻实吉港,以后我再也不要看外国人脸色行事了,哈,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