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9章合格一兵 1

ZONGJIE 收藏 0 6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9章合格一兵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三月上旬,北方的天气开始转暖,地上的积雪逐渐融化。中午,阳光照耀大地,蒸发的地气袅袅上升,蔚为壮观。我们乘坐的军车一路朝东北方向行进了一个小时,沿途都是连绵起伏的山脉,但都不高。

姜化武也带着行李和我们新兵搭乘同一辆车。从他看我的眼神里流露出友善和少许敬意。我对他的成见由来已久,只能认为他居心叵测,不怀好意。

半路上,姜化武凑过来,微笑着说:“刘海涛,当初看走眼了,没料到你会拿整个新兵营第一。”

我不急于表态,看他究竟要说些什么。

姜化武明显感觉到我的冷漠,没有在意,继续说:“就连你的老乡刘铁柱都没比过你。他训练特别刻苦、认真,我一真对他抱最大希望。”

“三班长,刘铁柱的成绩也非常优秀。”

“我把他要到手了,你想不想和他在一起。”姜化武诚恳的样子多少令人感动。“我找……”

“我到是盼望能和刘铁柱分在一个班。”除了姜化武以外,我不会也不想对任何一位战友用这样的口气说话:“但是,我对你没兴趣,实在抱歉。”

姜化武带着遗憾的表情,悻悻地退回原来的位置。

军车穿过一个小镇后,转向正东再转向东南。不远处一个高耸的山峰,我们似乎在绕着它走。又过了二十分钟,前方出现了用红砖墙围起的营地。路边还竖着白地红字的警示牌,上面写着:军事禁区,请勿靠近。车拐过一个直角弯,驶入营地。

“快看,那边有炮!”车上不知谁兴奋地喊起来。

营地内有一块很大的空场,停放着数门火炮,排列整齐,套着炮衣,从外观看,火炮的口径不小,但炮管却不算长。

炮兵?这和我原来的设想有很大一段距离。我设想到普通的步兵连队,争取做一名狙击手,充分发挥一下我的狙击才能。常年玩“反恐”,无数次被爆头的经历,让我自恃有特殊的射击天分。通过真枪实弹射击,也证明了这一点。携带一只狙击步枪,潜伏到近敌的前沿地带,等待目标出现,瞄准、射击,一枪毙敌。多么精彩的猎杀场面。然而摆在面前的现实却只能听从命运安排。军人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我叹着气,心想:谁叫咱是军人呢,到任何时候都必须服从命令听指挥。

我闷闷不乐地随着众人下车,趁机打量不远处的那些大炮,猜测它到底靠什么瞄准目标,究竟能打多远,威力有多大?

早已等候着的老兵一拥而上,热情地帮我们拿行李。另外一些老兵们列队夹道欢迎我们下连的新兵,脸上都洋溢着真诚的笑。让我们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在随后的欢迎会上,我得知,我们是师属炮兵团122榴弹炮营。我被分配在一连一排一班,具体说应是炮兵连指挥排侦察班。炮兵作为一个技术兵种,涉及到多门专业,指挥排的战士则要求必须具有高中以上学历。

一班长陈清,一级士官,是东北人,家住吉林市郊区。他性格直爽、仗义,当兵已经第五个年头了。另一名士官叫丁超,副班长却是林浩东,一个上等兵。

班里还有五个老兵,都戴着上等兵肩章,一个个对我们笑脸相迎,格外亲切热情。我心里仍不免有一丝紧张。他们的年龄未必赶得上我,军龄却绝对超过我,每一个人都算是我的前辈了。这种感受,只有经历了新兵集训以后,才体会得到。在军营里,服役的时间长短象征着资历。我一开始就对他们怀有敬意。

陈清让我们彼此自我介绍。我只记住了林浩东、丁超、于德江、白玉峰、黄明几个人。其中白玉峰、黄明和我是同年新兵。另外,少言寡语的赵长城也分在了一班。

一连的连长居然是冯志强。难怪和李勇钢分别时,特别关照我要跟着连长干好,看来他早知道我的去向。后来和冯志强接触,从他那里得到证实:由于我在新兵集训中的突出表现,几个单位都抢着要我,冯志强坚决不放手,为此大家争到了团里。后来徐副团长发话,让我仍跟着冯志强,毕竟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我。但我无法确定这对自己到底好还是不好。李勇钢也曾向上级申请过要我,但没有成功。

一连的副连长张正,是个满脸苍桑的稳重军人。很奇怪,看上去他的年龄比冯志强大五、六岁,却佩戴着中尉军衔,他和我们只一打了个照面,就再也没出现。指导员胡必胜则象个热情洋溢的文化人,出口成章,谈吐不凡。

马亮虽然也在一连,却分在二排。刘铁柱跟姜化武去了二连五排六班。王辉在三连的七排。

我们的营地在大山脚下,被山环抱着。营地北面有一幢陈旧的三层楼房,估计建于八十年代初期,墙面上写着: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我们全营官兵就住在里面。榴炮营的条件明显不如新兵营,没有床,大家睡通铺。一连一排一班在一楼左侧,伙食更差。

我回忆着来时走过的路,要想离开营地,小镇是必经之地。刚才,我看到小镇上除了商店、发屋外,也有网吧在营业。不过从路程上看,小镇距营地起码有十几里路。听说老连队训练相对轻松,可是军人外出一次,按规定只有两个小时,跑步去小镇,来回也有一半时间要搭在路上。

老兵们打来热水,让我们几个新兵先洗把脸。

“开春了,几十里的山路,尘土大。”林浩东说。

老兵们的热情劲,象对待亲兄弟一样,让我绷紧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

“以后你们就是一班的人了。”陈清等我们洗完,招呼大家坐下。“我想问一下,你们里面谁是关系兵,跟谁有关系关系?”

白玉峰立即站起来:“我表哥在团部当参谋。”

陈清眉头微微动了一下,目光转向黄明和赵长城。我不做任何表示,赵长城瞥了我一眼,被陈清发现。

在新兵连后期,一半以上新兵对我认识徐副团长有所耳闻,我并不认为和他有任何特殊关系。一般到地方接兵的军官,大都满载而归。也许爸爸私下送他礼物甚至现金了。我已抱定只凭个人能力面对一切的态度,如果担心受不了军营的约束,托关系说情,就失去了当兵的意义。

陈清盯住我看了足有三秒钟,然后点了点。我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意图。

“站起来!”陈清用的严厉语气对已经又坐回原位的白玉峰命令道。“我允许你坐下了么?”

白玉峰脸上得意的神情顷刻间荡然无存,立即起立站好。

陈清走到白玉峰面前,围着他转了一圈。:“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有多大的关系,在一班,就是我的兵,必须听从我的指挥。”

白玉峰不情愿地说:“是。”

“不够干脆。”

白玉峰胸一挺,大声答到:“是,班长。”

目睹刚刚发生的一幕,我对这个身高和我相差无几的陈清产生了戒备之心。再看那几个老兵,也都在轮番观察我们几个新兵的反应。无疑,他们全是陈清的忠实部下。无疑,陈清给包括我在内的四名新兵一个下马威,也是为了让我们象老兵一样,臣服于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