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11.大战之前.

7821144 收藏 9 10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11.大战之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两天来,与李鸿章及其一班得力属下,大谈了很多西部战略.二十号,李鸿章心满意足得率众出发了.累,真累.西部大开发,将使祖国得到多少?搞得好,战略纵深宽厚得阳关内外发展起来,就将成为国家发展或战争中最稳妥得大后方.搞不好,不过是浪费部分钱而已,效果总是有得.

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应该是朝美好一面发展吧!阻力不会少,可有一帆风顺得百年大计吗?

五月余下得十来天里,一次也没去YF轰炸.没那心情,虽说对战争有助益,但脑子里都是西部,西部.表面上得正事只干了一样,将上百批人赶出京城传旨到全国各省与大得府治,并兼做宣传员,大肆宣扬赞助西部的环境保护和教育的重要性.当然,显而易见得好处也在眼前.呵呵,见官不跪啊!多有面子,而且肯定有实惠.起码打官司时,可以扯着脖子理论,不用再喊冤了.

但这些双方面好处,最少要半年才能稍显不出来.几百万平方公里的西部开发,题目太大了,不很放心.于是,心神属于了西部,脑子里竟极少关心战争进程.

六月二十号,李鸿章走了一个月,我熬不下去了,一溜烟跑到了西安.但李鸿章也刚到两天,连固定住处还没落实呢!想来想去,怕反抗改革得人多,老李压不下来,谈了半天近一个月来新想到得问题后,走前将遏必隆刀也赐给他用两年.

此后,明知巨大得西部开发计划不可能短期内出成果,可怎么能不另外关心呢?所以,直到八月结束前,一个月要去三四趟西安.决非干扰工作,只为不断发现得问题充实想法.这样做极具效果,使大家对未来方向把握越来越清晰.

但到了八月三十号,心思不得不转到战争上去.左宗棠一份奏折,没有战事汇报,只说:微臣军务在身,无法远离,请监国王万岁速至天津一行,以当面禀报.

当天,天津前线总司令部,左宗棠脸上信心与忧心并重.信心在于,战争必胜.却忧于京城的安全,不敢于肯定.

翻看着左宗棠亲自整理的军情局情报和他本人判断,心中下着定义:战略上,YF联军除了怂恿E国出兵外,想不出好法子来.但战术上,选择面比解放军有明显优势.

......半年以来,YF联军改变了一惯战略战术.以往的恐吓手段对大清已毫无用处,而以获利为主得劫掠战术远不如昔,抗战军民用坚壁清野战术使侵略军的劫掠所得比不上军费消耗.前年更将列强不法商人完全清除,使YF从我国获取利益得想法成为空想.因而,不想放弃得YF可能已将战争目的改为推翻以监国王万岁为首得大清权力阶层,扶持傀儡政权.所以,YF联军很难放弃占领京城的念头.何况,京城附近还有抗战之极大助力-----西山兵工厂.

因此,YF联军也不会放过安庆军械所这一最大最完善得军工基地.虽说YF联军似乎有意避开往江苏增兵.但军情局绝大多数情报员均认为,那不过是YF联军之烟幕.因为,安庆军械所几乎像监国王万岁一样,令YF损失惨重而无比憎恨.

相反,目前战况激烈得广东,事实上并没大得危险.虽然YF看似不断增兵,其实很难下定决心与解放军在广东决战.因广东一省就有二十二万精兵,实力远超京津防线.即便YF将所有[那决不可能,虽然香港就在那里]军力集于此,也无法在解放军援军抵达前真正战胜广东部队.

可是,军情局只能估算,从政治与军事两方面说,YF联军之最优先进攻目标肯定是京城和安庆.相比于广东,虽为舍近求远,但YF海上力量有能力达成一定突然性.但军情局不能肯定,YF联军一定从军政两方面考虑.不排除敌军是改回原有劫掠习惯得可能,所以,鲁浙闽粤省决不能说安全.在确定敌军进攻目标之前,四省军队无法调动......

"广东且不说,左帅对鲁浙闽三省怎么看?"

"此三省,非有解放军镇守不可.即便YF联军大军攻打,有解放军牵制,一时也不过占几个沿海州县而已,援军一到,赶走敌军并不难,但解放军一走......哎,YF海上的确大有优势."

"不能调?"

"非不能也,然不可多调也!"

"京城一带有十数万大军,尽可顶得一时,只是辛苦左帅,刘铭传更要时刻注意,说不得,我亲自去通知他何时驰援.但浙江军队主力一定要朝江苏偏移,或调一部分入苏皖.因为,敌军只要去江苏,即目标明确."

"曾帅不会没考虑到此吧!陈玉成帅才也,并不好对付."

"哎,我不会乱指挥,但不去看看问问也不放心."

"大可不必,曾帅处之情报定然比微臣更多,福建驻军要支持台湾,并对抗YF陈于海峡之舰队,很难调动,但浙江驻军该有所调动了......您去看看也好!"

当夜,翻来覆去睡不着,结果起晚了.到南昌已是八点多,曾国藩竟然刚起床,迎接我时还衣衫不整.对此倒不以为异,更没责怪得念头,只赶紧将此行来由说出.左宗棠所料不错,关于YF联军的情报,南方更早得到,一次军事会议后,该怎么安排,命令都传达出去了,一个加强师可能都进入江苏了.

"监国王万岁是否在怪罪微臣......"

"哪里!曾帅确该多休息."

"哎,微臣此时,除了等战果之外,想不出还能做什么!"

"呵呵,真给忘了,为将帅者于此时以镇定为宜,全在将士用命啊!"

"微臣多谢监国王万岁体谅!"

"哈哈哈......再去陈玉成那儿看看,我也回京睡觉了."

匆匆别过曾国藩赶到天京.

陈玉成告之,我提那俩建议经部队和专家验证,效果显著,肯定能对YF舰队起到极大得遏制打击作用.同时,新式炮兵营已扩充到了两个,拥有二十六门小炮和八门重炮,另有十几门老式铜炮,对江心进行轰炸决无问题.只要能阻击YF陆军的协助或救援,有令YF舰队有来无回地可能.而YF陆军不可能一次性调多少于江苏登陆,拼了老命,三万兵力是极限.江苏驻军有把握......

那好,回京睡觉,养足精神.指不定,真要抡西瓜刀上阵了.

睡觉睡觉,抡西瓜刀有可能,但能睡着觉吗?

所学习得历史不可能告诉我,名君的日常生活是怎样得.但现实却让一个志向虽大,却才华有缺得人,不可能安安稳稳得睡着觉.回京的路上,脑子就转个不休.YF联军,有百万英勇得解放军和一批杰出得将领应对.西部大开发不但有李鸿章精选出得英才掌握,而且不可能在短期内作出成绩.两件大事,都无需寝食难安,即便失败了,我也不会觉得良心上有缺.

那在担心什么?

只有一样,那就是E国.E国,一个最最卑鄙得国家,在此时会怎么想?

这一切,都交给了情报局.五个以修真为目的得家族,围绕着我这个神之使者,所有答应下来的事都会用心对待.

一回京城即召来齐天远.

"国安战略情报分析处,你组建得怎么样了?"

"齐某不是不知轻重之人,战略二字,齐某绝对能了解."

"既如此,我需要E国对目前战争的态度分析."

"禀监国王万岁,军情局情报与情报局乃共享之,情报分析处不久前做出判断,只是......只是不能断言是好是坏......"

"说吧!最坏也不过是与三国交战.E国,哼哼,终将是要与其一战.亚州,我,一定要使E国没有发言权.这只熊,它还是去欧洲内部捣乱为好.西伯利亚,原本就该是我国的......"

"那齐某就大胆如监国王之愿.E国,即便其主脑决定与我国交战,最少也是来年初夏之事."

"哦,拿出根据来!"

"E国最好趁火打劫.其实力虽不可小看,但要与清国大战,最少也要准备半年.而这半年,与气侯关系极大.E人占我国土,完全是靠我国最困难之期而跟在YF之后提出无理要求.但事实上,E国远东军力不过数万而已,没有YF在其中,仅凭圣祖皇帝之威,以E国一家也不敢独撼大清......"

"天下最不是东西得,就是E国人,我一定会叫这个国家既赔夫人又折兵.呵呵......阿斯拉加,这个王八羔子已经赔夫人了.但我想知道,E国会不会和YF穿一条裤子,其它废话少说."

"是!情报分析处认为,E国肯定宁愿与YF穿一条裤子,因为它还没明显感到我国于它的压力.国家和个人没大得不同,占到大便宜后总要得意很久......"

"它们太得意了......"

"不!监国王万岁,得意得并不只E国,还有YF两国.即便没有这场战争,情报局也会极端注意YF两国.同时,也不可能放松对虎视眈眈得E国情报的收集.YF两国,在我国长期掠夺着利益,几乎以为是该得之利益.吃了亏后,也难以完全改变长期习惯.情报局战略分析人员认为,YF可能在今年年中之前都觉得,我国不可能把战争坚持下去.或者寄希望于主战派知难而退,或者以为一定有反对势力出现.因而,在私利驱动下,一直不愿与E国合作.但事实却使YF知道自己错了,但也晚了.据情报显示,YF最早开始勾结E国,是在两个月前.而E国,决不是个愚蠢种族,相反,很多时候十分聪明.但E国也决不是个具有真正魄力得种族.从情报局对其数年分析判断,E国永远没有领导才能,终生只敢跟在别人身后占便宜......"

"E国人的真实思想我搞不清.但我却知道,E国人外表豪爽,但内心极其狭隘,没有成就霸业得心胸,更不具备王者气质......所以,齐先生,您不用继续分析E国人对我国的战略.我只想知道,E国人会不会出兵?"

"......对此,齐某不敢下定论.但个人以为,E国人内心对出兵的愿望大于观望意愿,只是,八个月之内,想出兵也无兵可出.或者该说,E国目前之远东军力,不足以改变战局."

"嗯,E国人最爱趁火打劫,即以最小付出获取最大回报.其实,E在远东正规军极少.而与我国边界,正规军据说只有不足两万,加数万流放犯人.这次吗,E国人肯定也想趁火打劫,但解放军可能令其犹豫不决,与YF之间又多有了解,呵呵,三个流氓无赖吗!谁都知道另俩国家是什么东西.或者,情报局并没了解到,三国之间怎么狗咬狗......"

"那不至于,YFE三国为利益划分争争吵吵,情报局并非毫无所知."

"此话不谈了.你说E国八个月内无法出兵?算算那将是明年春末夏初.不错,解放军与YF联军打到这般光景,E国人的战术意识不算差,要打就非从欧洲地区调兵不可.但YF两个月前才与E国勾结,情报现在也到不了圣彼德堡,再商量争吵半个月,就是决定出兵,冬天的西伯利亚也不准他们通过.但等大军明年到了远东,YF联军可能成为一批海盗了.E国人还不至于看不出来,YF联军不见得还能撑八个月......"

"监国王万岁明见,以齐某所虑,E国人更可能趁机威胁我国以捞一把!"

"对,最可能就是这样!在边界做出姿态,也可能入侵一下抢劫一番,然后要钱......"

"果真如此,监国王万所有何定计?"

"以E军有五万计,会对战争产生怎样影响?情报局肯定E军在八个月内不会有大部队出现吗?"

"今年之内,E国决不可能调大部队于远东,否则,与其趁火打劫传统不合.即便不想我国强盛起来而拼命,以其人口与国土比例,E国承受不了巨大损失.E国人眼光决不长远,但眼前帐却算得很清.情报局敢为此保证,明年春天以前,E军不会过五万."

"那好!我去和翁同龢说,E国人只要提出无理要求,就让他妈滚蛋.等老子打走YF联军,E国,哼哼,回欧洲老家去吧!西伯利亚,到处是石油啊!为它发动世界大战都值......"

九月十四日,天津前线的YF联军达到四万四千之众,但始终按兵不动,以等待某个时刻到来.也就在这一天,E国公使求见清国常务总理大臣兼礼部尚书[外交大臣]翁同龢,说"有重要国务,必需现时解决".

会晤中,E国公使提出了所谓重要国务问题的可笑缘由.原阿斯拉加,现清国威远省,原本是E国某公爵私人领地,但<<北京条约>>时,清E交换领土却没得到这位公爵同意.现今,公爵大人就此提出抗议,E国政府为安慰公爵大人,补偿了相当于六百万两银子的金钱.对此,E国觉得,不该独自承受,希望清国承担部分.

翁同龢回答,清国没有承担这种补偿得义务,但为清E[友好]着想,还是愿意出一些钱.并伸出五指承诺,愿拿出五十万两银子.

E使咆哮如雷,表达着愤怒之情,同样伸出五指,毫不要脸得索取五百万两白银.事实上,E使还想着翁同龢会讨价还价,能搞到三百万两就满足了,二百万两也行啊!

可是!翁同龢只冷冷回答:"对不去,既然嫌五十万两少,那我国就一两也不给.请回吧!会晤到此为止......不要用战争威胁,我国正与YF血战,不在乎又多一个对手,想打仗,你就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