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剑 第二章 起步 第6节 打包卖身

ladamantis 收藏 0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9/


宜鄯等了会,那两个女孩依然没有出声,他只好先开口了,“你们两个叫什么,家住哪里?”

女孩们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呆了一下,才轻轻的回答,“我们是河南仪封人氏,因遭逢水灾,举家逃难,没想到到了山东后,父母患病,金钱又早以用尽,无力医治。因此我们姐妹只好卖身为奴,只求能医好父母,养活幼弟。求求您了,买下我们吧!”

宜鄯一惊,这还是乾隆盛世啊!怎么会有逃难到卖儿卖女的情况!他连忙问道:“你们姐妹卖身的价钱是多少?”

两个女孩脸上一红,结结巴巴的说:“两,两千。”

宜鄯估计绝对不是两千文,那两千两!现在能随便拿出两千两的人家还真不多,难怪看的人多,行动的人少啊!不过两千两还是很合算的,到现在没有青楼的人来买估计是想压价,想等到这两女孩走投无路的时候才出手,那时就不用花这么多钱了,说不定还有想趁火打劫的混蛋,不想花一文钱的。宜鄯不由庆幸,这是我的幸运,也是你们俩的幸运啊。

宜鄯琢磨着现在马车厂帐面上还有个万儿八千的银子,便把自己的家丁唤过来,吩咐他回去取两千两的银票来,然后才说:“你们起来啊,是两千两银子没错吗?”

两个女孩子见有希望,连忙磕起头来,宜鄯只好任她们,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问道:“你们父母在哪里?”

两个女孩子齐声回答:“城隍庙。”

宜鄯更觉得值了,好可爱哦。虽然他自己也是个小可爱。宜鄯知道这个时候最容易得到这两个女孩子的真心,连忙表现出友好的态度,把她们拉了起来,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这两个小女孩不过十岁出头,就能卖身救父母,虽然她们把自己的价格定的很高,还是可以看出她们眼光很远,绝不是只为了救父母的性命,甚至还有安排父母往后生活的意思。如此懂事的孩子以后培养的空间很大,典型的潜力股,目前正缺人的宜鄯高兴的两眼放光,他仔细询问起女孩的父母的情况。这才知道这两女孩姓祈,姐姐叫祈霞,妹妹叫祈霓。原本是河南仪封人,家中经商,父母有一家粮店。在这次的仪封大水时,灾民们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唆使下抢了她们父母的店。祈父精明过人,感到大事不妙立刻带着家人,拿了点现银立刻逃出了仪封。后来在从仪封出来的同乡口中得知原来是其他几个粮商勾结仪封知府对付他,粮商们为的是他的店,知府图的是粮商的钱。知道了这一切的祈父悲愤交加,在路上就病倒了。而祸不单行的是当时匆匆带出来的银子也花完了,一家人只好窝在城隍庙,没想到她们母亲也抗不住风霜,也病倒了。没有别的办法的姐妹只好出来卖身,剩下一个小妹叫祈虹的留在城隍庙照顾父母,她们俩卖身不止是为了药钱,还想连父母以后东山再起的本钱都准备好。这样一来,那天价就没几个可以过问了。幸好宜鄯来了。

宜鄯大喜,虽然这样有点不道德,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祈家的悲伤之上是不能说出口的,连忙亲热的叫两个家丁跟随女孩们去城隍庙,把她们父母带回他的家里,至于银子,宜鄯把两千两的银票放到了姐妹手里,在众人面前立了约,并请众人作证,这是为了安女孩们的心。然后才叫小三去请大夫准备为她们父母医治。自己和其他两个家丁先行回家了。

刚到家门口就看见柳老匠的徒弟在院子里蹲着,宜鄯明白他肯定是来找自己的,便过去一问,果然,这人是柳老匠叫来的,柳老匠现在已经把赵老道士请到马车厂了,等待他的安排。

宜鄯惊喜万分,今天还真是鸿运当头啊!好事一个接一个的。宜鄯连忙又和家丁一起往马车厂赶去。他很想见见这位还能挑水上山的神奇老人。前世的时候他还在杂志上见到过一个什么道姑七十多岁了还挑水上山,走的比大小伙子还快。据说那位还有辟谷奇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到了马车厂,那里还是忙忙碌碌的,工匠们正在赶制为山东提刑国泰制作的马车,宜鄯和国泰家的几个小孩很要好,而且他知道这个国泰已经搭上了和珅的线,在历史上的这个时候国泰已经是山东巡抚了,后来还惹出了著名的国泰贪污案呢!所以,宜鄯对这位很可能出任下一任山东巡抚的人物既疏远又亲热,在私人关系上很亲密,却告诉父亲在政务上和他撇清关系。在宜鄯的记忆中国泰正是和其下的布政使勾结,短短几年之内就把山东各府库弄得亏空,民怨四起,甚至搞到造反。御使钱沣为此得罪和珅丢了性命。最后是山东人刘墉为家乡人抱不平支持钦差调查山东府库,国泰临时从商人处借银冒充库银,因为银子的成色和制式不一而漏出马脚,最后两人一起被砍了头。宜鄯只有拉拢和国泰的关系,保证在未来几年内自己的商业能顺利走下去。所以为国泰制作的马车,他要求务必豪华,奢侈,不计成本的做好,同时也为和珅制作了同样豪华的马车。他必须保证至少在山东不会被官府为难。至于那些皇亲,他就没去巴结。

宜鄯老远就看见几个道士和他的工匠们围在那辆马车边上研究,中间那个老道士肯定就是什么赵老神仙,看他一身旧道袍,虽然打了几个补丁却干净得很,跟宜鄯印象中那些邋遢道士很是不同。宜鄯知道自己人小,说话别人不会很在意,没想到这老道士居然会如此看重,因为这些有本事的人大多很自傲,很难请动的。而且看他们师徒和众工匠们如此的投机就知道他们都是很了解这一行的,不会是来混吃混喝的家伙。宜鄯连忙按照礼仪整理了衣冠,上去学着他老师的模样一揖,口里很恭敬的说:“弟子宜鄯见过各位道长。”

众人这才发现来了人,几个工匠连忙鞠躬还礼,道士们也嵇首回礼。当中那个老道士回礼后打量了宜鄯一下,点点头,“小公子体格健壮,不知道是学的什么门派的功夫?”

宜鄯一笑,他只是按照后世的体育训练坚持锻炼,打打拳击之类的,哪里学过什么功夫啊!再说现在的八旗子弟哪个还练骑射啊!他这身体自然比那些病夫强很多了。他也如实回答:“弟子没有学武。”

老道士也相信,毕竟这么小的孩子习武也不过刚开始,看来是他体质过人了,他也记起了人家请他来的原因,便问道:“老道想知道小公子拿我那水车有什么用?”

宜鄯这下明白这老人还真做过水车,便把自己的构思说了出来,众人都被他那奇特的人力车床给吸引住了,尤其是老道士,他曾经做过水磨,水力舂米机等,对宜鄯的车床的构想很感兴趣,当他知道是请他来指导如何组合齿轮的时候他很愉快的点头答应了。

不过宜鄯也明白自己的人力车床要成功还差很多东西,比如说夹具,刀具,还有磨具等等。这第一台车床很可能只能用来车木头了,不过那样也很了不起,至少可以做出很多花样的木饰来,以后马车上的木头栏杆和柱子就可以做的很漂亮,以后的家具也可以做出很多的花样来,别人只能手工慢慢打磨,而这里却可以大量生产,又将多一条生财之路了。

宜鄯乘机把自己对于所谓的武功的疑问问了出来,老道士被他吓了一大跳,什么飞来飞去,飞剑什么指什么神功的都是假的,倒是内家气功之类的还是有的,绝对没有什么九阳九阴之类的。老道士一时兴起,表演了一套内家拳法,立刻博的了大家的喝彩。宜鄯这才明白原来武术是存在的,神化却是假的,一个打十个还有可能,那什么天榜之类的一个灭几百上千的是不可能的。为了以后个人的安全,宜鄯立刻表现出强烈的习武精神,拜老道士为师父,学习内家功夫。老道士本来就很喜欢这个小家伙,立刻就答应了他的要求,收下了这个关门弟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