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血火染高平(短剑出击)

剑客888 收藏 118 14790
导读:[乌龙山原创]血火染高平(短剑出击)

血火染高平(短剑出击)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有人说过,“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在充满死亡和危险的斗争中,装备精良、人员精干的特种部队如同将军手中的一柄出鞘的、锋利无比的短剑。”

在一九七九年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前夕,我军一把把“短剑”早已悄悄刺进越军的心脏,在敌人腹地开始了神秘之旅。

今天向大家介绍的这支特种侦察分队,是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前夕组建的。该部为确保完成敌后侦察任务,选配了机智勇敢,军事技术精湛,体质强壮的干部战士组成精干的小分队。在临战训练中,他们根据预定出击方案和潜入地区地形特点,设想了各种复杂情况,进行了反复研究和针对性演练。为保证“走的动”,小分队多次以全负荷携带侦察器材进行夜间急行军和陡崖攀爬训练。通过泅渡、攀藤和丛林穿插训练,使小分队全体指战员进一步适应了丛林作战特点,全体干部战士的体能进一步增强。为了保证通信联络的畅通,小分队还进行了行进间联络、快速沟通和抗干扰训练。此外,小分队还特别进行了一专多能专业训练,使指挥员能在2瓦机上通话和使用密条,通信人员学会多种装备电台的操作技术,做到能够互相替代。为保证在敌后条件下的指挥射击能力,保证打的准联得上,加强了图上作业综合训练。还组织了侦察小分队与前观、基本观察所在与敌占区地形相似的地区进行战术合成演练,熟悉在各种敌情下的应急情况处置,密切战斗中的协同动作。

侦察分队前出地区位于越南境内朔江以东四公里处的扳洋,该地区群山环抱,沟深谷窄,洞穴繁多。从平孟至高平的公路穿行其间,道路蜿蜒曲折。公路北侧是重重叠叠的石山,参差耸立。南侧是连绵起伏的土山,丛林茂密。另有两条简易公路,一条通向胡志明展览馆,一条通向让涌。整个地区的地形易守难攻,素有天险之称。

坂洋地区有越军一个团部、两个步兵营。其部署:246团团部驻扎在坂洋,配置有三七高炮做掩护,其二营配置在坂洋至朔江南山地域,越军851团一营配置在坂洋至让涌地域;在其前沿阵地和公路两侧要点上均配有无坐力炮。越军充分利用天然石洞、坑道和掩蔽部设置明暗火力点,构成交叉火力网;其阵地前沿及主要道路和山隘口都布有防坦克、防步兵地雷,埋有竹签铁钉,设有防坦克鹿砦、陷井等障碍。越军企图依托坚固的工事、障碍,凭险固守,以阻止我军发展进攻。

我41军122师奉命歼灭朔江之敌。师首长决心集中主力兵分两路直插坂洋,首先歼灭坂洋之敌,尔后与正面进攻部队,围歼朔江和朔江南山越军,打通平孟至河安通路。

为及时准确地在对越反击打响后,首先打掉越军246团团部,保证射击指挥,确保122师全歼坂洋之敌,决定派遣特种小分队在战斗打响前,潜入敌后,对敌实施侦察,策应主力部队的火力打击和进攻。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六日我军这支负有特殊战斗任务的侦察分队出发了。他们从中越边境一个荫蔽的山洞里出境,向预定的地点潜入。

洞内潮湿昏暗,他们顺着洞里崎岖不平的道路向洞的另一头摸去,洞的另一端就在越南境内。

这支小分队的指挥员叫吴志平。他三十出头,是湖北武汉人,时任炮兵二十七团副营长。他的助手是122师的侦察参谋。

小分队摸到了洞口的另一端,吴队长指挥大家隐蔽待命,命令两名侦察兵前出搜索探路。

就要离开祖国了,吴队长心里一种莫名的情感油然而生。(剑客888)他为首长能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而感到高兴,也深感自己责任重大。他警惕地用手扶了一下钢盔,向周围看去。天已黑了下来,气温很低。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一会,从前面林中传来几声“布谷!布谷……”的鸟啼声。这是刚刚派出的两名侦察员发出的“情况正常”信号。吴队长把手一挥,小分队的其他人员纷纷起身 ,猎人出身的向导在前,侦察后们按照预定的行进路线向敌军腹地插去。

第一次执行战斗任务的战士们,也包括我们的两位指挥员,他们此时既兴奋又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参战,又是第一次出国,个中滋味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他们往祖国一侧看了几眼,毅然踏上了征程。

夜里的空气十分清新,天已完全黑了下来。白天不断向我边境寻衅闹事的越军,早就缩进工事内没有了声息。侦察队在向导老何的带领下,绕过越军的布雷区,避开敌人的巡逻队,穿过丛林,翻过山涧丘岭,按照行军路线快速行进。

晚上八点左右,这把“短剑”已插到了一个叫做郎伞的村庄附近。尖兵组的侦察兵报告,在前面不远处的半山腰洞口,有马灯在晃动,并有铁锹碰击石头的声音。按照出发前所了解的情况,原来这个地方并没有越军布防,看来敌情有了变化,怎么办?

如果绕道过去,时间不允许,吴队长和猎人向导一起观察着前面的地形,寻找前进的道路,在夜间中可隐约看到村庄的轮廓。有灯光的洞口离村 庄很近,在村庄和洞口之间有一块宽约百十米的草丛可以通过。除了村庄和不知深浅的悬崖,别无他路可走,在寂静的夜里,离敌人这么近,只要稍稍搞出一点声音,就会惊动两侧的越军。

时间在秒针的飞动中流逝,吴队长紧盯洞口不断闪动的灯光。“任务不等人!”他决心从越军的鼻子底下摸过去。他们分成三个小组,一个组 为搜索开路组由侦察参谋带领,一个指挥观察组由吴队长指挥,另一个是警戒掩护组由一名侦察班长指挥,遇有情况时阻击敌人。同时规定各组万一被敌人发现,要不顾任何险情穿插到位,完成战斗侦察任务。

为了保证顺利通过,吴队长指挥全体人员整理装具,对容易发出声响的装备器材,都用雨衣或者用草包裹绑牢。小分队开始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匍匐前进。大家小心翼翼地拨开草丛,把胸前容易发出声响的石头移开。就这样,小分队象壁虎一样贴着地面爬行。忽然,正在他们艰难移动时,村里的一条狗发出狂叫,一名越军应声打着手电,向他们潜行的地方走来。

小分队所处的位置十分不利,如果被越军发现,他们将处在越军的火网和包围之中。吴队长一双利剑般的鹰目在钢盔下闪闪发光,他静观情势的发展。他身边的侦察兵从腰间拔出了闪着寒光的匕首,大家屏住呼吸盯住走近的越军。

那名越军东张西望,在离侦察队约三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用手电往草丛中扫了几遍,没有动静就转身回去了。

隐藏在草丛中的吴队和长和全体侦察员们,不由松了一口气,紧悬在嗓子眼上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通过敌火力控制区后,吴队长急忙清点人数,这一查不要紧,发现少了后卫掩护组。吴队长心里不由地着急起来,他急忙派两名侦察员顺原路去找。找了两次都没找到,在这种情况下,也只好等他们自行归队了。

他们通过这个地段和寻找后卫组,浪费了不少时间。这时,已经过了午夜,黑黑的天空中露出了月亮,碎碎的月光洒在地上,使异国的荒野更加寂静。离目的地还有二十多公里,按照总攻的时间,他们只有走近路,才能按时赶到预定的潜伏地点。吴队长头顶着雨衣,在里面打开手电筒研究地图。他们出境已经五个多小时了,如何才能按时赶到呢?

吴队长研究过地图后就和向导老何商量起来。老何是一个常年活动在中越边境上的边民,他以打猎为生,对中越边境两侧的地形十分熟悉。老何想了一下,说道:“有一条近路,但要经过一个公安屯。”吴队长思索了一下,想到走这条路是有一定的风险,但是能够按时到达潜伏区域,就是再危险也要闯过去!他下决心,决定抄近路直扑越军246团团部。

在行进的路上,他们警惕着四周的情况,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的敌情,吴队长在行进中听到队伍中有“哗哗”的水击声,这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这水声在寂静的山木荒野格外响!(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什么原因呢?一查,原来队员们水壶内的水喝去一些后,挂在腰间左摆右晃,就发出了水的撞击声。为了保证行军安全,他命令所有人员把水壶内的剩水合并灌装,以防发出声音。

就要经过前面的村庄,向导老何提醒吴队长,这村里面有越军的公安屯,吴队长低声命令大家:“注意隐藏,快速通过!”

当他们经过一片竹林时,村里的狗叫了起来,侦察队在老何的引导下,顺着村边的一条河沟,悄悄闯了过去。

二月十七日拂晓,从我国边境方向传来隆隆的炮击声,北方的天际闪光不断,我军对越反击战打响了。

这时,侦察队离预定的地点还有两公里远,侦察员们心里十分着急。这时,他们发现周围山上山下的越军一片混乱,纷纷往山洞和荫蔽的工事里钻。吴队长一看,心里十分兴奋,多好的时机啊!他果断地命令全体人员迅速抢占朗伞西北400米处的无名高地,尔后仔细观察敌情和我军炮击效果。其他侦察员立即在山顶的草丛和石林中架好了观测器材,并做了严密的伪装。

五点,小分队的电台开始与指挥所联络。五点十分,后方指挥所的电台收到了小分队发来的清晰联系信号,首长知道“短剑分队”平安抵达目标区域。嘴边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立即告诉他们,注意观察对246团团部的射击效果”。

隐蔽在山顶的吴队长和侦察排长分别用观察器材观察着敌情。在镜内可以看到,越军246团的团部座落在一个山洼里,在我集密炮火轰击下,几十间营房起火燃烧;几门高炮也被炸得七倒八歪。在熊熊的烈焰中,不时传来阵阵的弹药爆炸声。

“射击效果良好,敌246团团部起火”!,战果通过电波传送到指挥所。

就在我们“短剑分队”报告战果时,另一封电报也从燃烧的山谷中传出,传 到了凉山。越军在电报中报告说:“中国炮火猛烈,主要指挥员牺牲!”!这份电报被我军截获破译。后来被俘的越军证实说,这次炮火袭击,越军伤亡了三分之一。团长炸死,另一名少校副政委也被炸身亡。

上午,天气转晴。我军正在全线对越军展开猛烈的进攻。

潜伏在敌后的小分队,从山顶不断观察着敌情。他们把发现的山洞暗火力点、让涌附近的支撑点、越军在让涌至坂洋之间的公路上所布设的雷区、朔江南山之敌的支撑点座标,发给了指挥部,为步兵下一步发展进攻提供了重要的敌情资料。十二时左右,正当他们不断报告侦查情况时,担任警戒的122师侦察员报告说,发现几名越南公安人员和“青年冲锋人员”在让涌南侧的山头上指指点点,还对我侦察队所处的山头观察了有半个多小时,随后就撤回让涌公安屯。下午十六时,约有三十多名越南公安人员占领了高地周围山头,并在主要路口埋上地雷,然后数人一组,沿着山的四周巡逻。小分队让敌人围住了,情况十分危急。

为了防止万一,十八时,小分队向指挥所发出了告急信号。同时召集干部研究对策,全体人员都准备好了手榴弹,在身边堆集石块,如果敌人攻上山来,就砸毁电台,销毁文件,与敌人决一死战。

吴志平队长伏在草丛中,他一边观察着敌情,一面紧张思索着如何脱离险地。他是这支小分队的最高指挥员,但是处理孤军深入的险情,这对于从军多年的他来说,平生还是头一次。他担心如果临机处置不当,会影响整个战斗布置。对于一名基层指挥员,自受领任务后,他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剑客888)他望了一眼隐蔽在草丛中的战士们,他们一个瞪着警惕的眼睛,注视着山下。他们都在二十岁左右,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他相信这些战士们,一旦到了祖国需要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的年轻生命!

他又想到,一个真正的战士不应轻易地去死,不到最后危急时刻,为了战斗任务,为了胜利,必须要争取脱离险境,争取把同志们带出去,这是自己的责任!想到这里,他认真地研究着周围的地形。这座山海拔九百多米,三面陡壁,易守难攻。敌人围而不攻,一定是准备夜间偷袭。白天容易暴露,也只有晚上才有机会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天色暗了下来,他让战士们打开几筒罐头开始就餐,准备夜间突围。

傍晚十九点多钟,吴队长和侦察参谋,向全体人员布置转移任务。转移的路线有两条:一是跳出包围圈后往回走,向距小分队五公里的我336团先头营靠拢;二是冒险继续往前插,向预定的巴然西北无名高地前进。为了保证完成战斗任务,他们决定继续前插,并确定由敌人料想不到的,有二百多米高的陡坡转移。这条山路荫蔽,但很难爬。他们顺着陡峭的山坡运动,当下到半山腰时,一个侦察兵不小心踩塌了一块石头,滚到山下时惊动了敌人。

“谁?”惊恐的越军在发问。

大家紧贴石壁屏住呼吸。这时一名侦察兵立即模仿黄獍的哀鸣。黄獍是这一带山里常见的野兽,经常在夜间觅食。学黄獍叫的战士又连叫几声,山下的越军就没了动静。

在前面探路的侦察兵报告说,“在小路上没有发现敌人巡逻,估计越军已经布雷,大路上不断有小股越军在活动,怎么走?”吴队长伏在一块大岩石后面观察着,小路上静悄悄一点声音也没有,大路上有手电光在不断闪动。根据白天的观察,他发现该区域内越军配置的部队比较杂乱,公路上越军各部队和民兵等混合活动。想到这里,他决定给敌人一个出奇不意,“走大路!”

为了迅速摆脱敌人,避开小路上的雷区,他们佯装成从让涌方向溃退下来的越军,大摇大摆地上了公路。为了应付路上 越军的盘查,他把会越语及当地方言的两名向导,安排在队伍的前后两头。他们沿着公路急行军一公里左右,发现有几个打着手电的人从巴然村方向走来,他们迅速从公路上荫蔽到了路旁一条深沟里,等敌人过去后才重新上路。

经过一晚的行军,他们于十八日凌晨五点钟到达了预定地点。他们开始艰难地攀登巴然西北侧的无名高地。快爬到峰顶时,他们要通过一条只有50多厘米宽、40厘米高、200厘米长的石缝,这右边是石壁,左边是悬崖。整个石缝就像国内华山上的“老虎咀”,异常险要,一不留神,就会摔到山下。第一名战士背着行囊,怎么也爬不过去。于是他们先让人空身爬了过去,再回过头来接装具。就这样,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爬过了“老虎咀”,登上了主峰。这时,小分队已经有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携带的水壶内早已没有水了,配发的压缩干粮根本无法下咽。他们只好在山顶的树丛中,采摘一点野果子充饥。略事休息,吴队长指挥全体人员对山顶各处进行了搜索,尤其是对各个山洞搜得十分仔细。经过搜查,没有发现异常,侦察兵们便根据分工,警戒的警戒,架器材的架器材,大家匆忙地做着战斗准备。吴队长发现这里的岩石都是黑色的,他便指挥大家把雨衣的内里翻过来穿上,这样人员身体与地表物体的颜色混然一色,在近距离地看不出异样,不动的话就象山上的黑石头。

当伪装等准备工作完成后,该区域的越军始终也没有发现这支插在他们心脏里的“短剑”侦察分队。

天亮后,他们在观测器材内发现,越军此时正在他们昨天待过的山头上搜索。看到这种情形,吴队长为自己的正确决定,使部队安全转移感到万分高兴。

接着,他们开始对固守在朔江南山的越军展开侦察。朔江南山设有越军246团的前进指挥所,并有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在此防守,工事坚固,火力配系完整,堑壕象蜘蛛网一样密布。我军只有拿下这个高地,才能歼灭朔江之敌,以造成对高平的合围之势。经过仔细观察,侦察排长杨玉马透过一团飘过的雾团间隙,发现了在朔江南山东侧的稻田里,有越军荫蔽的炮阵地迹象。吴队长也通过镜头,反复观察分析这个地段,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云雾逐渐淡了,地面更加清晰。但观目距离有三千米远,对目标看得还不太清楚,后来终于发现,这是一处越军精心设计伪装的假阵地。刚才还高兴的杨排长“呸!”地吐了一口唾沫骂道“狗东西!”

有假就有真。终于,他们在假炮陈地东面的一个村庄菜园旁,发现有一个经过伪装的炮阵地。经过测距机和方向盘交会测定,把目标座标定在地图上。上午十时许,该越军炮阵向我平孟方向的攻击部队射击。越军刚刚发射,该处的座标就通过电波传送到了后方指挥所。炮兵27团立即命令该团三营的一个连,行四发急促射,摧毁了越军85炮一门,毖、伤敌各一名,残敌慌忙丢弃了一门大炮,拖着另两门炮苍惶逃走。尔后他们又继续侦察,把南山一带越军工事、坑道火力点和约两个连的越军部署座标上报指挥所,为我军火力打击提供了依据。

是日黄昏,他们在山上发现一股越军从坂黄方向溃退下来,大约有两个连,他们正用灯光与南山守故联络。吴队长心想:“如果这股敌人和南山守敌汇合,就会增加我步兵单位下一步的攻击难度,一定要消灭这股敌人!”吴队长立即决定目标座标,测距机手也测出了观目距离,两瓦调频机立即将数据传送到指挥所。

等到这股越军刚刚行进到路口时,他马上指挥射击,我炮群以一个营的火力对目标进行齐射。一群炮弹破空欢悦而来。首群炮群打远了,全部落在了公路对面的山腿上。吴队长一看“糟了!”他立即伸出右手进行目测。他大声喊道:“方向不变,表尺减二!”无线班长也在快速地复诵着口令。这股敌人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从空中飞来第二群炮弹落到了敌群中。一群群炮弹在敌群中绽开,公路上血肉横飞,浓烟一片。

一股越军看到往南山无法靠近,就掉头往东逃窜。吴队长发现后,立即呼唤炮火延伸射击。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纷纷落在逃跑的敌群中。一道 道群幕又将东逃的敌人兜了回来。这股越军此时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啊,他们在公路上挤成一团。吴队长见状,急忙呼唤炮火,只见两群炮弹就把这帮小霸送到了“第三军事强国”的天堂里了!

这时,我陆军122师的前锋部队也打到南山。(剑客888)我步兵就地迅速展开,对守敌进行最后的围歼。

我“短剑”侦察分队,在这次行动中,共侦察报告敌情十次,为我军炮火打击提供了准确的情报,他们所指挥的两次射击,压制了越军炮阵地一个,摧毁敌火炮一门,毖、伤越军一百余人,全队人员无一伤亡,圆满完成了敌后侦察任务。

十九日十四时,当我步366团攻击发展至板洋地域后,掉队的后卫组也赶了上来,几个人是走错了路,幸好没有发生意外.侦察队立即加入先头营的战斗序列,继续向敌纵深猛插过去。(请看下集兵发布局关)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