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三十张 大破蝴蝶阵

独孤雄 收藏 0 12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三十张 大破蝴蝶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此时大麻袋已经咬断了所有被日本浪人捆绑着的人的绳子。东京的财主和住店的客人们获救,纷纷上去火堆旁边抢认自己的行李财物。

大麻袋完成任务,跑到独孤雄身边坐下吐着长舌目光炯炯地瞪着日本浪人们不放。日本浪人们见鬼冢老大被杀,个个气破肚皮,睁大血眼,牙齿咬得炒豆般乱响,嘴里喊着要为老大报仇,前后跳跃翻腾着杀向独孤雄和苦菜花。

独孤雄怒道:“又来什么狗屁蝴蝶阵!”苦菜花见他身上被日本长刀划破长长的血痕,知道他吃了日本浪人蝴蝶阵的亏,于是大骂道:“没用的东西,竟然让狗倭奴占了上风,你要是老娘的儿子,老娘早就把你活劈了。”独孤雄笑了一下冲苦菜花吐吐舌头。

原来这蝴蝶阵的奥秘就在于声东击西,当你去看当空跳跃而起的浪人那白闪闪的刀光时,别的浪人就会急蹦过来砍你的腿;当你去防备下面的攻击时,上面的浪人就把长刀直劈下来砍你的脑袋!独孤雄第一次和日本浪人开战,哪里知道他们诡计?所以躲闪不及,被他们划破衣服。要是别人,早就被日本浪人砍掉脑袋,命丧当场!

眼见日本浪人们又你高我低跳跃而来,独孤雄把手里金枪一摆,苦菜花的足球早已经踢飞出去正打在两个高高跃起的浪人脸上,两人脸被刮得稀烂,惨叫着落地。独孤雄的金枪已如飞蛇一般扎破了两个浪人的胸膛。

就这样,苦菜花攻击跳起来的浪人,独孤雄刺杀左右蹦跳的浪人,大麻袋专门去咬浪人们的下身。几个日本浪人躲闪不及,差点被大麻袋咬成太监,肉被大麻袋咬下一地,日本浪人们鬼哭狼嚎。

浪人们的蝴蝶阵阵脚大乱,顾了上面的足球顾不了下面大麻袋的利嘴,上下躲开时,独孤雄的金枪早已闪电般戳进他们的胸膛。

十几个回合下来,日本浪人死伤大半,还剩六七个在那里如同蛤蟆般蹦来跳去。苦菜花哈哈大笑道:“什么狗屁蝴蝶阵,也不过如此么?就凭这俩下你们日本浪人就敢跑到中国来杀人混饭吃,真是把你们师父的脸都丢尽了。”

独孤雄听后甚是羞赧,为了挽回些面子,把金枪往地上一拄喝道:“识相的趁早放下武器缴械投降,我们中国大宋是礼仪之邦,以前宽大为怀存活你们这些无知丑类,你们却好不识趣,竟敢跑到我中国大地撒野。要是把我们惹急了,大宋天兵挥师东瀛,顷刻间就可以让你们亡国灭种、化为齑粉!”

几个日本浪人喊道:“我们大和武士,就是死也不会投降的!”独孤雄怒道:“他妈的,死到临头还嘴壳硬!”

苦菜花撇撇嘴道:“又来戏台上的套话。你们男人很喜欢讲这些脱裤子放屁的大话空话么?说书的唱戏的,动不动就说什么我们中国是天朝上邦,率领天兵来讨伐你们这些丑类,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独孤雄不服气道:“只有我们男人会说么?你们女人和敌人对阵还不是大话连篇。”苦菜花道:“谁谁谁?是花木兰么?”独孤雄白了她一眼道:“花木兰小妹年代太远,就说个近一点的给你听听,唐朝的樊梨花,听说过么?她可是出名的大话篓子,一和敌人对阵就大话连篇,牛皮烘烘。”

苦菜花啐了独孤雄一口道:“年代久远你还敢把花木兰叫做小妹?也不怕雷劈了你!樊梨花说的话不算数的。”独孤雄奇道:“为什么,樊梨花难道不是你们女人么?”苦菜花瞟了独孤雄一眼道:“戏台上的故事都是你们男人编的,不能算在我们女人身上!”

日本浪人们听他们叽叽呱呱说了半天,不知道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按耐不住,挥刀跳踉砍来。大麻袋狂吠声起,苦菜花足球飞出,独孤雄金枪闪处,又有四个日本浪人倒地身亡!

独孤雄苦口婆心劝说道:“赶快放下屠刀,我就饶你们一命。”一个浪人哇呀呀怪叫着冲上来,独孤雄当胸戳去,把他穿了个透心,接着把金枪竖起栽在地上,将那浪人挂肉干一样挂在金枪上。苦菜花也大怒,抬起东洋刀就向剩下的日本浪人砍去:“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的小日本。看老娘不把你们活剐了才怪!”

剩下的两个吓得屁滚尿流,扑通跪在地上哀求道:“我投降,我投降,我愿意做牛做马伺候大爷。”独孤雄冷冷道:“你们刚才还不是在鼓吹什么武士道精神,视死如归么?”日本浪人磕头如捣蒜道:“那都是骗人恐吓别人的。其实我们日本人历来胆子都是小小的,脑袋笨笨的,功夫也是下三滥的!”

苦菜花哪里听他们罗嗦,上去两刀砍翻两个浪人。独孤雄阻止不及,急道:“你没杀过人么?我还要问他们问题呢,问完了你再杀也可以呀。”苦菜花怒道:“留这样不知廉耻的淫棍畜生做什么?”

忽听树上挂着的鹦鹉叫道:“救命,救命。请两位大侠看在大家都是中国同胞的份上赶快把我放了,本小鸟感激不尽。”苦菜花大笑着走过去一刀劈开笼子,鹦鹉说了声“青山常在,绿水常流。大恩不言谢,我们就此别过!”“噗嗤”一声飞到半空里。

独孤雄纵身而起,一把抓住鹦鹉。鹦鹉翻着白眼怒道:“干什么,想杀人灭口是怎么地?”独孤雄道:“不要慌,我只是有几个问题要问你罢了。”鹦鹉道:“真是天下奇闻,我说的人话都是你们人教的,怎么反倒来问我问题?”

苦菜花道:“你要问它什么?该不是想问它什么地方美女多吧!”独孤雄正色道:“我要问清楚这些日本人为什么来杀我。”苦菜花叫道:“你白痴啊,不问日本人,问一只鸟干什么?”独孤雄道:“他们只是杀人机器,人家给钱就去杀人,问他们也是白问。别看它是鸟,它可是杀手大联盟盟主面前的大红人,知道不少杀手组织的秘密呢。”

鹦鹉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只普普通通的小鸟,只因为会说几句人话,就被人们争来抢去,就好象美女珠宝一样,身不由己。俗话说:红颜自古多薄命,唉,我们鹦鹉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美女遭人抢劫是因为她们娇小动人的身材和如花笑魇,我呢,只不过是因为会说人话的舌头罢了。”独孤雄道:“你敢说你不是?”鹦鹉连声道:“不是不是就是不是,你认错人了!”

独孤雄笑道:“别人不知道你,我可是很知道你的大名。你曾经用玉兰花去追过一只名叫‘雪衣女’的母鹦鹉,你为了给‘雪衣女’买香水胭脂还收了杀手们不少的回扣!你不叫‘小鸟’,你真正的名字叫死了也花心!”鹦鹉惊讶得舌头都要掉下来,眼睛瞪得象死鱼眼一样,连声嚷道:“真是见了鬼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是神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