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六章 瑜亮 瑜亮(十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林水生立刻带着其他队员冲了上去。

很快,林水生就见到三具仰面朝天穿着八路军军服但胸前却挂着冲锋枪的尸体。

林水生不由皱眉道:“怎么只有三具尸体?”

一名迂回队员一摊手,说:“水生哥,俺们只看见三个鬼子!”

林水生想了想,点了几名队员,说:“你们几个把这三具鬼子尸体给团长带回去,告诉团长一声,俺带其他人继续搜!”


看着赵杰将新送到的三具鬼子尸体头颅一一割下摆上香案,周卫国含着泪对装殓李勇遗体的棺材叩了三个头,说道:“老李,这里已经有三十六颗鬼子头颅,就差竹下俊的那颗头,等他的头送到,我再来祭拜你!”

说完,起身出了团部大门!

进山的竹下俊部队只剩下竹下俊本人没有落网,对这支鬼子小部队的搜捕,应该很快就可以告一段落了!但此时此刻,周卫国心中却没有丝毫轻松的感觉!李勇牺牲后,张仁杰虽然帮忙做了很多事,对独立团的稳定起了很大作用,但毕竟现在李勇牺牲的消息还没有通报全团。即使周卫国、张楚、陈怡等人都同意张仁杰担任代政委,而且作为团政治处主任,张仁杰接任团政委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但以目前的形势,张仁杰却也不便公开行使政委的职责。所以独立团的大部分工作,还是压在了他这个团长肩上!

周卫国眼前不觉又浮现出李勇笑呵呵的面容。

一想到襟怀坦荡、与自己共同战斗了将近五年的李勇,周卫国心中就是一阵抽搐,不由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不停用双拳捶击着自己的头部!

李勇的牺牲,他实在无法原谅自己!

突然,周卫国感觉到一双温暖轻柔的手握住了自己双手,睁开眼,就看见了面前的陈怡。

陈怡低声说道:“卫国,这不是你的错!不要再怪自己了,好吗?”

周卫国含泪看向陈怡,却根本就没注意到陈怡这是自上次送她手枪后第一次叫自己“卫国”!

见周卫国呆呆看向自己却不说话,陈怡不由脸上一红,立刻轻轻松开周卫国双手。

周卫国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我没事!鬼子的那支小部队已经被我们消灭,县委和县政府现在可以搬回赵庄了!”

陈怡眼圈立刻红了,说:“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难道你就这么不愿见到我?”

周卫国柔声道:“怎么会呢?我的意思是,阳村离骑风口只有二十多里路,‘扫荡’的鬼子随时有可能打到这里,你留在这里不安全!听话,回赵庄去吧!”

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倒和哄小孩没什么两样。

陈怡立刻脸颊通红,头也低了下来,说:“嗯!我回赵庄去就是!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直到晚上,林水生才带着剩下的队员空手回到阳村。

见到周卫国,林水生低声汇报道:“团长,带回的尸体里有没有您说的那个竹下俊?俺们在林子里发现了一个人逃走的痕迹,不过一直追到清风峡也没追上!后来俺们在一处断崖发现了一个系过绳索的痕迹!唉!终究还是让那人给逃了!他倒真是能跑!连俺都追不上!”

周卫国轻叹一声,说:“逃走的那人就是竹下俊!他是‘北辰一刀流’的现任流主,七年前就是剑道八段!耐力自然远比一般人要强!你们追不上也很正常!但总有一天,我要亲手割下他的头颅,祭奠政委!”


5月10日,对虎头山根据地进行“扫荡”的鬼子攻势突然之间停了下来。当天下午,两个方向的鬼子伪军开始分批撤退,到了晚上,竟是撤了个干干净净!

谁都没有想到,鬼子这次大张旗鼓的“扫荡”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停止了!

只有周卫国和赵杰两人才隐隐猜到,“扫荡”的鬼子撤退可能和竹下俊未能摧毁的那一百多箱毒气筒有关!

5月11日上午,经与张楚、陈怡、张仁杰、吴有财等人共同商讨,周卫国将独立团政委李勇牺牲的消息公开,并通报全团,同时就自己对竹下俊小部队的判断失误向全团做了深刻检讨。当日下午,周卫国将独立团政委李勇牺牲的消息和鬼子小股部队化装成八路军潜入根据地的详细情况以及独立团在此次搜剿这支鬼子小部队过程中的经验教训整理后电告鲁中边区。电报中,周卫国还代表独立团提请上级授予李勇和其余牺牲在鬼子偷袭中的战士革命烈士称号;并提出由独立团政治处主任张仁杰接任团政委;在此次反“扫荡”作战中独当一面,指挥出色的吴有财任团参谋长;在追捕化装潜入根据地的鬼子小部队过程中表现出色的团直属队队长赵杰升任副参谋长(赵杰的团直属队队长一职,由林水生接任)。在电报的最后,周卫国请求上级给予自己严厉处分!

5月12日中午,八路军第115师师部正式批复:“虎头山独立团:同意你部请求,以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一一五师师部名义授予虎头山独立团前政委李勇同志革命烈士称号,并授牺牲救国纪念章。授予赵小虎等四十八名同志革命烈士称号。同意由虎头山独立团原政治处主任张仁杰同志接任团政委,暂不再设政治处主任一职,原副团长吴有财同志任团参谋长兼副团长,原团直属队队长赵杰同志任团副参谋长。驳回虎头山独立团团长周卫国同志自请处分之要求。”

师部的批复并没能让周卫国完全释怀,对李勇牺牲的内疚,被周卫国深深地藏在了心里。


自从涞阳日军5月7日开始的“扫荡”于10日草草结束之后,虎头山周围的日军就陷入了沉寂。而虎头山的八路军也暂时停止了各种军事行动。双方表面上看起来竟是相安无事!这与冀中平原上激烈的战事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次竹下俊特别部队固然在虎头山大伤元气,除竹下俊安全归来,空投至虎头山的三个作战分队共计三十六名队员竟然无一生还!但因为竹下俊特别部队的偷袭,独立团的损失却也不小,政委李勇牺牲,团部警卫排四十多名战士和五名留守参谋牺牲,在阳村与竹下俊特别部队的遭遇战中,特战队有两名队员,三连有五名战士牺牲,另有三人重伤,第八区小队二班和赵庄民兵三十二人牺牲,斜塘村民兵张根生牺牲。

双方都开始认真地重新认识自己的对手,同时,双方都需要时间来调整自己,尤其是痛失政委的独立团。由此,虎头山敌我双方竟然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

5月15日,日军华北方面军第1军开始“C号作战”(即“晋冀豫边区作战”),以36、41师团主力及101师团一部加第1、3、4、8独立混成旅团对八路军太行,太岳两区进行扫荡。

此次作战中,日军华北方面军第1军第36师团组成了两支“特别挺进杀人队”,即第223联队组建的“益子挺身队”,指挥官益子重雄;第224联队组建的“大川挺身队”,指挥官大川桃吉。两支部队人数均为一百多人,化装成八路军,其中,“益子挺身队”的任务是袭击八路军总部,刺杀彭德怀、左权等八路军领导;“大川挺身队”的任务是袭击129师师部,刺杀刘伯承、邓小平等129师领导。“挺身队”队员均随身携带上述领导人照片、简历。于5月21日开始行动。

“大川挺身队”冒充八路军新六旅一部拟偷袭129师师部。因化妆比较好,“大川挺身队”竟然在当地农会的帮助下于22日渡过漳河,并在岸边的宋家庄与八路军部队同村吃饭!5月23日,因及时得到民兵送出的情报(由第五军分区司令皮定钧转发),129师师部安全撤离,“大川挺身队”无功而返。

5月24日,为避免鬼子“扫荡”部队合围,八路军总部转移。

5月25日,由于得到“益子挺身队”的精确情报,日军将八路军总部于转移途中堵截在辽县麻田十字岭。为掩护总部机关突围,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英勇牺牲,时年仅37岁!

在某种程度上,此次作战中日军的两支“挺身队”,也可认为是特种作战的尝试。


5月底,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政委李勇牺牲的消息辗转传到涞阳,得知这个消息的近卫文如获至宝,迅速将这一“战果”上报!和虎头山八路军打了将近两年却一无建树的近卫文太需要一次说得过去的“胜利”了!而虎头山八路军二号人物的死亡,无疑是一个不错的“战绩”。

可怜的近卫文没有等到奖励,却等来了冈村宁次措辞严厉的一份训令!不过,近卫文沮丧之余,也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因此丢官!

至于损失不可谓不惨重的竹下俊特别部队,倒没有受到冈村宁次的特别责罚。第一军两支“挺身队”的尝试让冈村宁次清醒地意识到,光凭一两支小部队偷袭八路军指挥部是无法真正消除八路军在华北对帝国“后方”造成的威胁的!可笑“益子挺身队”竟然将八路军参谋长左权的死归入自己的战绩!左权死于炮弹是第一军和共产党方面都认同的结论,而最重型的武器也仅有重机枪的“益子挺身队”又如何凭空变出炮弹?难道真当自己这个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是笨蛋?这个益子重雄相比诚恳地自请处罚的竹下俊来说,相差简直不可以道里计!所以可怜的益子重雄中尉终其一生,最高的军职只做到第36师团第223联队一个小小的中队长和“益子挺身队”的队长也就可以理解了!


转眼进入8月。独立团为期三个月的休整工作顺利结束。

此次休整,主要针对竹下俊部队偷袭根据地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重点加强了根据地内部的保卫工作和各部队尤其是正规部队的作战训练。而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为了加强近战火力,团部重新组建的警卫排和县委县政府新组建的警卫排配发的自动武器和手枪都超过了1/3!特战队也扩编为五个作战分队70人,其中两个作战分队全部配发缴获自鬼子的MP-40Ⅰ冲锋枪和卢格P08手枪,各分队配属的狙击手也全部装备了缴获的鬼子“九七式”狙击步枪。

在休整的第三个月,独立团开始恢复对虎头山周围封锁线上鬼子的袭击。

连续的袭击导致鬼子的封锁线再也无法形成完整的锁链!

为了配合山外平原地带的抗战,独立团各部也不断派出连以上规模主力部队,轮流进入平原,配合当地敌后政权,发动群众,武装群众,袭扰鬼子后勤线,就连一些鬼子兵力薄弱的乡镇也被攻克!日本商人掠夺来的很多货物都成了八路军的战利品!鬼子和伪军几乎在一夜之间发现,他们再也没有后方!

但连续的胜仗并没能缓解进入9月后虎头山根据地面临的一个新困难,那就是山里粮食的歉收!


赵庄。

涞阳县委县政府所在地。

屋子里,坐着涞阳县委书记张楚、县长陈怡、虎头山独立团团长周卫国、新任政委张仁杰、新任参谋长吴有财和新任副参谋长赵杰,按照惯例,团直属队队长林水生列席会议。

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如何解决虎头山根据地的粮食短缺?

首先,由县长陈怡宣读工作报告:“……据最新的一次摸底调查,我们虎头山根据地总人口约为十二万六千人!平均每人每天最低粮食消耗量,即使加上野菜、柿子、杂粮,也需要六两!十二万六千人,一天就是四万七千多斤!由于山里粮食歉收,虽然已经秋播补种,但现有的粮食存量,要保证整个根据地的粮食供应,至少还有三个月的缺口!换句话说,我们短缺的粮食总量约为四百五十万斤!”

四百五十万斤粮食!屋子里每一个人几乎都被这个数字震惊了!

张楚苦笑道:“陈县长每人每天六两粮食的配额只是指普通人的消耗量,部队因为作战任务多,每天的配额是十二两!也就是说,我们实际短缺的粮食数量,还不止四百五十万斤!”

林水生突然举手,要求发言。

陈怡柔声说道:“林水生同志,请说。”

林水生站了起来,有些紧张地说:“俺……俺是打猎出身……”

周卫国对他鼓励地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紧张。

林水生立刻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现在正是虎头山打猎的好时节,这个时节俺当初半个月就能打下一千斤的猎物!俺想,虎头山所有的青年猎户加起来,总有一千多人吧?要是把他们都组织起来,进山打猎,两个月时间,打下一百万斤肉肯定没问题!”

张楚大喜,说:“林水生同志,你可解决了我们的大问题!一百万斤肉!那可不止一百万斤粮食啊!”

吴有财也点头道:“我看林水生同志的这个提议可行!”

周卫国想了想,说:“可以试试!”

陈怡立刻高兴地说:“太好了!这样至少解决了一百万斤粮食!”

但很快,陈怡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还有三百五十万斤粮食的缺口怎么办?”

张仁杰想了想,说道:“虎头山周围三个县有的地方不是已经开始秋收了吗?听说收成不错?能不能请山外平原的同志想想办法?现在情报工作由赵杰同志分管,请你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赵杰点头道:“是的,据地下党同志汇报,太丰、涞阳、清源三县今年都是大丰收!但鬼子为了防止粮食进山,已经加派了兵力看守粮田,所以,太丰和涞阳的粮食,恐怕……”

张楚立刻接口道:“那么清源呢?他们不是也粮食大丰收吗?我们是不是可以想办法向清源借粮?”

众人的目光立刻转向周卫国,如果说虎头山根据地有人能从清源借到粮食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周卫国!

周卫国笑笑,突然向赵杰问道:“山外的同志能不能为我们筹措出一百五十万斤粮食?”

赵杰立刻低头计算了一会儿,说:“以我们在平原地带敌后政权的数量,筹措出一百五十万斤粮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关键是怎么把这一百五十万斤粮食运进山!这么多粮食,还要通过鬼子的封锁线……”

众人都“唉”了一声,以目前虎头山周围鬼子的兵力来说,要想完全封锁住虎头山自然力有不逮,但小部队可以轻易越过封锁线是一回事,真要说能在鬼子眼皮底下将一百五十万斤粮食运进山,那就无异于痴人说梦了!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那就好!那我们就只剩下两百万斤粮食的缺口了!”

众人不由都看向周卫国,他们都不明白周卫国如何解决这一百五十万斤粮食的运输问题!

张楚立刻就问了出来:“周团长,就算山外的同志能为我们筹措一百五十万斤粮食,你又怎么把这些粮食运进山?”

周卫国微笑着说:“粮食运进山的问题,其实可以和从清源要两百万斤粮食这个问题一起解决!”

张仁杰立刻问道:“要?不是借吗?”

周卫国正色说:“当然是要!如果是借,那还算什么面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