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二节 旧梦重温


第二节 旧梦重温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二节旧梦重温

出了艾小婉的影视公司,外面下了点小雨。艾小婉要开她的宝时捷送我,我拒绝了。

在雨里,我在街上漫步,一路轻摇摇地走了回去,到李小勇的电脑公司。

一进办公室,便接到了艾兰的电话。她五分钟一遍,已经打了十几遍了。

“你怎么不来找我呀?”艾兰辟头就是一句,问得我有点不知所措。

我吱唔了一下,然后说正准备去看她。嗯,是想和叶小曼一起去的。但叶小曼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些天一直没有遇到她。

艾兰哦了一声,告诉我,叶小曼放暑假了,大概现在正在斯里兰卡呢。

象是有许多话要说,但又说不出来。最后,我们约好下班后一起吃饭。

技术部的几个女孩都气呼呼的看着我。似乎,我和别的女孩交往是犯罪一样。

我说,我认识刚才打电话的女孩非常的早,只是有一阵子没有联系了。说完后,才发觉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解释这事情。

果然,她们开始缠着我问,那个每五分钟来一遍电话的女孩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美女呗!我干脆的说。然后,再不解释。

是的。艾兰是个小美女,比她姐姐,那个做影视明星的姐姐更漂亮,而且,非常的耐看,是越看越好看。而且,很达观,又非常善解人意。放下电话,我的身体都有些反应了。不由的脸都有些红了。

办公室里其它人还以为是我脸红害羞呢。

我上了网,把艾兰说的QQ号。加到自己的好友中去。

有点心不在焉了。精力再也没有办法集中。大概是我太久没有和女人亲近的原因吧。

然后,开始在网上找个游戏,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地。

结果一搜,倒是发现阶段一个网络游戏虚拟装备的交易网站。

那时候,网络游戏才开始兴起。我还没有真正接触它,我用电脑。不过是做个捣乱的黑客或者在聊天室里骂人等等。一看,有的装备竟然能卖一千多块钱,而下面竟然还有人跟贴子,联系向卖家购买。

这让我有些吃惊。要知道,那时候,估计全国的工作阶级一年的工资也就在三四千块钱左右吧。一件装备如果卖一千五,那么,一年之内,只要打到这样的装备4件。那就能卖6000无呀!这简直就是一座金山!

一时兴起,便把那个虚拟装备能卖的游戏给下载了下来。

公司里是十M的光纤,很快便把游戏下载下来。安装好了,才知道,原来玩游戏要充卡。可以选择计时收费,也可以包月,二十四小时都挂在电脑上。

这个游戏是老外设计的,有些想法和设定颇为新奇。所以,我很快就被他吸引住了,一口气玩了两个多小时。连和那些围在我身边打情骂俏的丫头们都不想理了。

直到了下班,才想起来艾兰的约定。

赶紧收拾了一下,准备打了个出租车,直奔那个约会地点。

一出门,却见门外停着那辆红色的宝时捷。正艾小婉的那一辆。我愣了,这时车站打开了,艾兰从车里出来,招呼我上车。

原来这个丫头借了她姐姐的车,在公司外面等我。

上了车,她开的并不快,手握着方向盘,看出来有点紧张。

我只是笑着看着她,说她变得漂亮了,更成熟了,有点仪态万千的感觉。

她乐意地接受了我的恭维。

然后说我一点也没有变,但眼神似乎不象以前那样的和善,似乎象是能杀人。

我顿时明白为什么除了公司那些混得很熟的丫头外,其他陌生人看到我的时候,为什么眼神里有畏惧了。原来,我的眼光里那种习惯性在看人要害部位想象如何一击必中的习惯,还保留着——这以后可要改一改。

我问艾兰,是不是也在她姐姐的影视公司里供职?

艾兰说她怕麻烦,而且,她觉得一个女人,不用那样拚命。她习惯享受生活里的自由和闲适。所以,压根就没有打算自己出来开一个公司什么地。现在,她在一家国有垄断企业里打工。工资还不错,而且,非常自由。

……

说话之间,就到了艾兰预定的酒店的餐馆。是在一个高楼顶上的旋宫里。

等到一起坐下来的时候,点完菜,她才问我为什么退伍了?

我告诉她,自己调皮了,被部分清退了出来。具体的情况,并不和她说。艾兰见我不想说,也不追问,便接着我,为什么没有被安排去上班?听她姐说我打算自己开公司?

我说,没有过硬的关系,就算勉强安排一个工作,自己估计也不会愿意去。所以就打算自己做事情。毕竟,被安排一个工作,自己估计也不会愿意去。所以就打算自己做事情。毕竟,被安排在什么单位那是要听别人的瞎指挥,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做事情,当老板,瞎指挥别人。

艾兰对我的理由,也不置可否。看得出来,这丫头这两年明显成熟老练了。要是以前,她一定呱呱地把她自己的观念亮出来。

她只是表示对我到这里来很高兴,说以后可以经常见面了,真好。

酒菜上来后,她先倒了一大杯白酒,举起杯子来,说,真诚的热烈地欢迎!然后,一口喝完了。仍然是丝毫地不做作。

我也一口喝了酒,然后,为她再倒了一杯。说:“再见到你,我特别的高兴。”

艾兰的大眼睛横了我一眼,说:“那你为什么不找我?”

我一噎,举起杯子说:“道理有千万种。但现在我向你赔礼道歉!对不起!我确实非常的想念你,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特别的想你,真的!”

说完了,一大杯酒一而尽。

艾兰的眼神顿时温柔了许许多多,举起杯来,再一口喝完时。顿时脸上飞起了红云。

再举起酒杯时,我说话便开始有那么一点放肆了。我用筷子轻轻点了点她说:“丫头。你点度数这么高的酒,是不是想把我放倒?洒能乱性,你是不是也非常的想我……”

艾兰的小脚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脚,说:“德性……这么多人,说话小声一点。”说完了,脸上竟然满是羞意。

我见她竟然承认了,更是心花怒放,显得一点点的也不绅士风度了,简直想现在就立刻买单。抱着她一路跑回去甚至现在就拉她到没有人的地方,纵情欢乐。

“我现在就想要你了……”直奔主题,我的眼睛看着她。有说不出的轻薄。

艾兰大窘,小脚再来踢我时,被我在桌面下面的脚封锁住了,而且,等她想把脚缩回去的时候,发现她的脚已经缩不回去了。已经被我的两只脚锁住了。

她一慌,但又很快放弃了抵抗,任由着我的脚,夹着她的小脚。

得陇望蜀,我怎么有能例外?把椅子向桌子拖了一拖。手一抄,已经拖了艾兰脚上的小鞋,把她的脚,放在了我的两腿中间夹住,手轻轻的捏着她的脚。

艾兰脸上的表情奇异,身子象要摊在椅子上一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