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问有些学者 何必冷嘲北大旁听生

hulqi 收藏 11 194
导读:试问有些学者 何必冷嘲北大旁听生

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只要走入校门,坐进课堂,即九九归一,皆为学子。如今中国但凡有点儿名气的大学,处处可见旁听生的身影;北大等名校周边,游学一族更已成为一个显眼的庞大群落。这些游学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农村贫困学生,带着对北大的热爱而来。他们没有学籍,不断更换住所,不断为经济来源发愁,但艰辛和茫然并没有使他们退却;而竟有所谓“北大访问学者”龙定海先生对之大泼冷水,称“一群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人能实现什么理想?”,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日前无事,闲翻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一代名将、汉朝开国元勋韩信,早年就是饱一顿饿一顿,时常到朋友家混饭吃,混得朋友的老婆讨厌他十分;后来走投无路,还得到一位河边洗衣的老妪——“漂母”饭食上的接济。若干年后,韩信以战功封楚王,想起受过“漂母”的恩惠,便命人把她请来,赠以千金。这就是“一饭千金”的典故。古语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人家“人穷而志不穷”,爱读书求上进,又怎可拿一副势利眼门缝里看扁呢?


扯的或有点远,既然是北大旁听生话题,就不妨说说北大史上的旁听生。


1917年,成舍我先生到北大,经济困窘,得到了陈独秀先生的帮助。陈先生不仅特许他应北大文科选科生考试,还托人帮找工作,解决生计问题。成舍我后来成为一代报业巨子。


1923年,沈从文先生到北大,也得到一些文化界前辈的扶持。当时在北大代授统计学的郁达夫先生就曾予接济,还写下了著名的《给一个文学青年的公开信》。沈从文人所共知,后来成为著名小说家。


1930年,金克木先生到北大后,则得到胡适先生扶助,安排到北大图书馆任职,半工半读。再后来,金先生饱学之余,以发表学术文章换取稿费作为经济来源,以“写”养“读”。金先生后来成为著名学者,以教授身份站到了北大的讲台上,晚年与季羡林先生、张中行先生并称“未名湖三老”。


写到这里,就还真有“此一时彼一时”之感。当年金先生一篇学术文章,稿费即可供数月生活之需;而今学生发表论文,不仅没有稿费,还要倒贴数百上千版面费,甚至据报道还有学生为此卖血的。陈独秀、胡适、郁达夫等先贤们,爱才心切,乐于扶持后学,而今竟有所谓“北大访问学者”——不扶持倒也罢了,竟然还以一副精英的优越姿态对之冷嘲热讽,——真是“人心不古”,叫人无话可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