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知怎么说

仁布齐 收藏 0 33
导读:[原创]不知怎么说

几个坏小子在海湾打打枪、放放炮;公路上跑点车,工厂里排点烟,人放点屁,竟然把地球气温升高了,把北极的冰架都烘塌喽。

凌晨三点钟:铃声划破寂静,让人毛骨悚然,是那么的不祥,“你好,请问哪位?”。

“我,X 爷 。”一个似来自冥界的声音,幽幽的溜进我的耳窿,我浑身一激灵,关切地回答:“啊,是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出什么事?没出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 …”我忙不迭的陪着小心表示自己是出于对她的关心才出此言的。可心中满委屈,小声嘀咕:深更半夜打搅我,脾气还挺大。

打电话的是位北漂经年的女作家,认真地说应该是位女诗人。多年前她跑到北京想靠写诗生活,发现不行,又改写小说。几年下来,到是写了许多诗和两三本书,其微薄的收入,完全不能支持她在北京的生活,可这姐们又固守“假清高”,不愿随污逐臭。当初她进京时正是70后作家红火的时代,她的裙边本来也偎依着几条“成功人士”,似乎“有机会成功”。不知是腰带太紧,还是要求太高,她没有“成功”;现在时过境迁,美女暮年,她的心气如故,租着一间大房子,写着短诗小说,为减肥、为节省,经常几天里只喝不吃,把自己弄的象从地狱里爬出来似的,真是要奋斗就会有牺牲。

“无良书商拖欠报酬”、“刊物稿费太低”、“房东又在催要房租”、“只想写自己想写的”、“不想出卖自己”… …字字血,声声泪,如雷贯耳。无数次的倾听使我有些麻木,我不敢关闭电话,也不敢插话,害怕招来歇斯底里的嚎叫,唉,做人难呀,做别人的朋友更难。

听着电话,翻着手边的书,不时辗转一下肥胖的尸体,调整一下坐卧两难的姿勢。耐心倾听,也是友谊的象征。

晨曦爬上窗对面的墙上,话筒里的声音亦如散珠落地噼哩叭哒的响个不停:“X 爷,有件事你得帮帮忙,……。”坏了,只要这姐们一喊我“X 爷”,准有差事指派。今天她第一句话就称我“X 爷”,自己怎么一点警惕都没有?电话都听了三四个小时了,再为这姐们赴汤蹈火一把也无所畏,“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话语未落,对方的大锤已经夯了过来:

“你说的啊X爷,你肯定能办!是你刚说的只要你能办到,你一定帮忙。你可真要帮我哟。”兴奋、肯定、迫切、命令交织在她的语气中。啪,我使劲拍了自己脑袋一巴掌,妈的,不知是什么事,我又被这姐们给绕进去了。

我小心谨慎地问:“什么事呀,是不是让我自杀?”

“啧、啧、啧,这那象我们X爷说话。我能让你去死吗?你死了,谁帮我办事呀?是这么个事…”

这姐们在广东、四川两省的某两个小地方的作协都挂了个名,每月有点小补贴,听说北京作协补贴高一些,她想在这边签约挂名,因为她现在太疲于生活而无精力创作,只想能有点稳定收入,让自己能安心创作,问我能否托人帮她向北京作协推荐推荐。听到她的叙述,心中酸如潮涌,心高气傲她能说出这种请求,需要多大的勇气?生活终于磨平了她的棱角!泪珠滚出我的眼框,不知该说些什么,面对她的要求,我无能为力;我说出来,她会失望,也不会相信。

… … … … … …

… …她是什么时候挂的机,我不知道;我是怎样回答她的,我不知道;窗外的太阳羞红着脸,收敛着光芒,悄悄地向云后躲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