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国 第一部 乱局 第三十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8/


第三十五章

2028年4月25日,一个一千人的特种大队,由运直-11-1载着,在大批武直-16-1和武直-16-2的掩护下,从海南岛的白马井出发,跨越北部湾,大摇大摆地降落在白龙尾岛上。岛上剩下的几百个越南士兵,见到了中国直升机和士兵后,就象见到了如来佛他老人家一样,放下了武器,一个个光溜溜的,连滚带爬、哭着喊着地,从岛上的各个角落里跑了出来,几乎是扑到中国士兵的面前去投降了。干吗光溜溜的?燃料早就用完了,身上的东西,能烧的都烧光了,能啃的也都啃完了。他们盼星星,盼月亮,盼了老半天,东方终于出了红太阳了。中国人来了就好,要杀就杀,要剐就剐,先让我吃一顿人吃的饭再说。

查点了一下人数,一共448人,24个军官,424个士兵。带队的中国的一个上校皱了皱眉头,下令把队伍中那些个走路都走不太动的,摇摇晃晃的随时有可能倒下的,找出了48个,拉出来毙了了事。反正这些人本来就该死的,拉回去也活不了多久,还得花钱给他们治病,以后也经不起折腾,倒不如现在提前替他们解决问题。现在好了,一共二十个军官,三百八十个士兵,排成了二十行,每行二十个人,每行的前面站一个军官,光溜溜的,整整齐齐的,凑一个整数,多好数啊。

先给这些人喂了一点儿稀饭,一次不能太多,小心撑死。分稀饭的时候,一大批的中国士兵就在旁边看着。干吗呢?要不是有人拿枪看着,那些个越南人会跳到大锅里去喝的,不是被撑死就是被烫死。吃完了后,一个个用绳子绑了,送上了直升机。安顿了这些人之后,上校又命令特种兵们到全岛去查一查,看还有没有个别漏的。查了老半天,没有查到,都到这儿报到来了。十三个中国渔民的遗体也没有找到,据越南人说,当时用船运走了,气得那个上校差点又要杀人了。好不容易忍住了,这批人不能再杀了,再杀,等下就没有好戏看了。

在直升机上,医护人员给每个越南人打了几针营养品。中央说了,要争取在这几天之内,把这一堆越南人,养得白白胖胖的,越结实越好。也不用考虑什么会伤身体之类的,营养品拼了老命往身体里打就是了。劳动节那天就要开审了,起码让这堆人看起来顺眼一点,不能让中国人看了恶心,以为是生化危机什么的。还没抓来的时候,他们是敌人,咱可以尽着打,可现在他们是俘虏了,不能让老外说我们虐待俘虏。

李杰这几天很高兴,很高兴。自从得知自己将作为审判越南人的候选法官之后,他就一直没有睡个好觉,有时候好不容易睡着了,也会半夜里笑醒的。出身于军人世家的他,在家族里是一个异类。自从自己的曾爷爷兄弟几人一同参加红军开始,自己家里的人,就从来没有从事过除了军人外的任何一种职业。同一辈人当中,个个都是军人,就连女的,也个个都穿上了军装,还找了军人当老公,可就是自己,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军校,却因为脸上的那个大眼镜而被淘汰,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当上了法官。这二十多年来,自己也算是混出了名气了,死在自己笔下的贪官污吏,也不知道有多少了。就是在中央大规模反贪之前,所有的贪官污吏们都知道,落在李杰的手中,不死的机会极少,讲情也没有用,那家伙水火不进的。可就是这样,李杰在家族里仍然是不起眼的,不为别的,他不是军人。每年聚会的时候,一大屋子的军人,自己坐在里面,总是难受得很,自己的西装就是再名贵,跟那些笔挺的军装比起来,感觉就是差了一大截。他经常偷偷地半夜里穿上老爸的军装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算是过过瘾吧。得知有这么一个机会后,他几乎付出了全部的精力,到处找人说情,请吃饭的。但是他知道,现在的中国,请上司吃饭、送礼,可不是一件光荣事,没人敢收敢吃的,一不小心,自己也被送进去了。可是法律没有规定说不准请同事吃饭啊。他知道,总共有十个法官候选,要在中间选一个,除了自己是四十多岁外,其余的都是六十多的老头子了。这几天,他天天请那些人吃饭,就求一件事,把机会让给他。其实他并不想出名的,他只是想着能够让那四百个越南人死在他手下而已。想起自己的老爸,当年在猫耳洞里呆了两三年,才打死了十几个越南人,自己大笔一挥,就有四百个越南人人头落地,以后在同辈人面前,可算是抬头见天了。这几天,钱花得流水似的,终于让那些个法官们同意自愿放弃了,把个他美得,走路都象是飞起来了,根本不象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威严的法官。三十一号那天的晚上,他接到了通知,他将于第二天担任对那四百个越南士兵进行审判的主审法官。当天晚上,他让自己的妻儿回了娘家,一为安全,二么,这几天把老婆的私房钱都贴进去了,只能让他们去蹭饭了。

躺在床上,他就合计好了。自己不为名不为利的,只想着给那些个越南人好看。他听老爸说过,这些越南人,根本不能算是人了,当年中国的不少战俘,就是被他们活活折磨死的,而我们中国人对他们的战俘,却是讲尽了日内瓦条约。这回,轮到咱中国人折腾他们了。他就想着,给他们判个死刑,而且是凌迟处死,要割个三千六百刀,而且要刀刀见肉不见血,活活痛死他们。虽然他也知道,最后执行的时候,肯定是枪毙了了事,肯定不会凌迟的,可是判决书上就得这样写,最好能当场吓死几个越南人了,就算自己为此丢了工作,也在所不惜。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就起来了,到了单位,换好了衣服,就坐那儿等开庭了。可是,六点多的时候,总书记的秘书给他打了个电话,接完了电话,他愣了半晌。他这下子终于明白了,那些个老头子法官,为什么一个个嘻嘻哈哈的把机会让给了自己,原以为是自己的那几顿饭起了作用,没想到,这些个老狐狸,老早就算到了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出了单位的门,车早就准备好了。这车不是自己以前天天坐的车,没有牌号。这车李杰知道,刚生产没多久的一款新车,能坐的人少之又少,是防弹的。李杰苦笑了一下,中央的领导还真是体贴啊,老早就算到了他李杰过一会儿将受到什么样的待遇了。

审判是在郊外的一个十分大的广场进行了,估计会有十几二十万人到现场来的。李杰打开了车窗,朝外看去。现在离开始还有个把钟头的,可是广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了,而且个个都是兴高采烈、全付武装的,人手一个篮子或者是袋子,里面不用说,装满了臭鸡蛋、西红柿等等东西。想到这些本来是准备给越南人的东西等下可能由自己享受了,李杰不由得又是一阵苦笑。他不由想到,那些越南人等下要是看到这么多的他们在白龙尾岛上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往自己身上砸,不知道该做何感想呢。

终于开庭了。代表越南犯人讲话的是那个参谋长。他们的武用少将自杀了,连肉都不给他的部下留下,太抠门了。

当被问及为什么杀害十三个中国渔民时,那个参谋长无奈地低下了头:“我们上白龙尾岛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上面还有人。我们早就侦察好了,上面应该是空无一人的。当我们全部上岸后,那十三个中国人才走了出来的。我们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来避风的。那十三个人,五个手拿渔叉,八个手拿菜刀以及船上用的一些铁器,慢慢地向我们走来。我们当时以为他们是来投降的,也没有放在心上,估计他们手拿铁器,也是用来壮壮胆的。有一队陆战队士兵就朝他们走了过去,准备把他们抓起来的。我们的士兵根本就没有防备,连武器也没有拿。当时谁都没想到,这十几个中国人如此的勇敢。我们可是有着一万多人啊,而且全付武装,而他们才十三个人啊,手上拿的是菜刀之类的东西,敢向我们进攻,肯定是疯了。

等我们的士兵走到他们面前,准备收缴他们的铁器的时候,这十三个人突然发一声喊,朝我们的士兵扑了过去。距离又近,我们的士兵又没有防备,被渔叉捅死了两个,捅伤了三个,被刀具砍死了两个,砍伤了七个,其中有一个中国人特别强捍,一下子砍伤了两个人,胳膊都被砍掉了。真是好汉子,凭着一些铁器,敢挑战一万多个全付武装的士兵,够英雄。

我们的人马上反应了过来,打伤了他们,把他们抓了起来。我觉得这十三个人是个英雄,就向武少将提议,把他们当战俘关起来算了。武用来了兴趣,跑过来问话。没想到那个一下子砍了我们两个人的大汉,突然间跳了起来,吐了他一脸的血水。武少将一气之下,就下令把他们杀了,还录了像,传回了河内。他们的遗体,也用船先期送走了,可是还没有到越南,就被你们给炸沉了。这一切都是武用少将做的,跟我们可是没有任何关系啊。以前我们也干过这种事的,也没有任何问题,没想到中国人这次来真格的了。我真后悔,当时为什么就没有劝一劝武用呢。害了兄弟,害了国家,也害了越南的人民啊。”那个参谋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全场很多人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被邀请来的那十三个渔民的家属更是放声痛哭。自己的亲人,没有辱没了身上的龙的血统,没有给祖宗丢脸,没有给咱中国人丢脸啊。

当大法官宣布,判处这四百个越南人死刑,缓期五年执行的时候,全场的人都愣住了,电视机前的十几亿中国人也愣住了。你判他个五年缓期,没见过缓期有五年了,顶多两年而已。你不立刻枪毙他们,这不是拿我们,拿全中国十几亿人开涮么?我们大老远的跑来,不就是来看枪毙这四百个畜生的么?

趁着全场人还在发愣的时候,李杰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雨衣,一个箭步,朝几十米外的那辆防弹车跑去。那车也已经发动了,车门已经打开了,已经做好了逃跑的一切准备。早就准备好的几千个武警,也开始护送着那四百个宝贝疙瘩,慢慢地朝广场外移动。主席台上的那些个小法官们还在发愣呢,李杰也没空提醒他们了,个人顾个人吧,谁叫你们跟我一样傻,非要趟这混水不成。臭鸡蛋有我的一份也有你的一份啊。

十几万人愣了一分钟左右后,这才清醒了过来,立马,大批的臭鸡蛋什么的,朝李杰直飞了过去。幸亏李杰有先见之明,身上穿了雨衣了。还没有到那小车前,自己身上的雨衣已经见不到原来的绿色了,全沾上了黄黄的蛋黄了。他钻进了小车,关上了车门,把雨衣打车窗扔出去后,一溜烟跑了。

他得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去。估计用不了多久,自己的家也会不成家了,现在的信息太发达了,自己也算是个名人了,自己住那儿,人家早就知道了。得趁愤怒的人们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时候,把家里的一些细软拿走。

自己的家是一座独立的小楼,离广场不远的,也就小半个小时的路程。自己也算是跑得够快的人,离家还有几十米,就已经看见自己家的门口,人山人海的,可热闹了。隔着车窗看,那砖头好雨点般地往小楼上砸,李杰估计,按这样的速度,用不了一个小时,自家院落里的砖头,够盖十座小楼了。他当机立断,连忙叫司机往中央早就为他安排的宾馆跑去。那宾馆外面,有好几百个武警呢,起码自己不会挨臭鸡蛋了。

匆匆换了衣服,打开了是脑。自己多少也算是名人了,前不久赶时髦,给自己设了一个博客,这回惨了。果然,网上都是些美妙的语言,如问候他的三十六代祖宗啊,想与他们发生某种肉体上与精神上的交流啊什么的,还给自己加上了不少的桂冠,如汉奸啊,卖国贼啊,现代吴三桂啊什么的。甚至有一个钱多得发疯的,在网上公开求购他李杰被人打得满地找牙的录像,说这样才解恨,李杰除了苦笑,还是只有苦笑。自己怎么变成了汉奸了?自己的曾爷爷,爬过雪山,走过草地,延安见过老人家;自己的爷爷,啃雪水就干粮,朝鲜半岛上勇杀敌;自己的父亲,上过老山者阴山,猫耳洞里逞威风。自己虽然不是军人,这二十几年来,不贪一分,不拿一厘,朱笔下贪官污吏俱胆寒。自己也算是根正苗红,四代忠良了,可现在,怎么变成了汉奸了?

但是到了第二天,风向全变了。网上的那些个美妙的问候语没有了,什么现代孔明的,倒有一大堆。更有一大批砸他家房子的人,自行集资,给他买了一套更大、装修得更好的房子。原先的那套房子呢,被某些个有钱的人高价买走了,还基本是保持了原样,连那些砖瓦都没有清理,说是作为纪念品。据说,那套房子的拍卖价,够自己买上十几套同样面积的房子了。

干吗呢?5月2日上午,在天安门广场,一队大车队,正整装待发呢。最显眼的,是五十辆大卡车,敞篷的,每辆车上,有八个越南犯人,都光着身子,就穿着条小裤衩,左右两边各四个,双手用铁铑铑在了车上特制的横梁上,头上戴着钢盔。从外面看,他们这一段时间的恶补是有了成效了,一个个看起来挺壮实的,可脸上的表情就精彩了,一个个脸如死灰,面无人色的。

在大卡车的前后,各有两百名全付武装的武警战士,站在二十辆大车里面,正在警惕地注视着四周,身上挎着的微冲,实实在在的告诉某些可能存在的敌人,别惹我。武警的模样,威风极了,那脸上,一个个的写满了自豪两字。能够摊上这差事,也算是给自己挣大脸了。

在车队的最后,有十辆的医疗车,呆里面的医生,都上首都各大医院的出名的外伤专家。里面的设备,可齐全了,特别是治外伤的药,你能想象得到的,里面都有了,还多了大批的营养剂,以及氧气罐什么的。

车队的最前面,是一溜十辆的宣传车,每辆车的旁边,都有大幅的标语,上面写着“犯我天威者,虽远必诛”,“这就是迫害我们中国人的下场”,“对敌人就要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为中国的崛起而奋斗”等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