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那只小免……

仁布齐 收藏 1 20

早起,牙不刷、脸不洗的就坐在了电脑前整理资料。累了、饿了就钻进爱吧对着“心情日记栏”嚼舌根自慰。虽然认识爱吧不久,可我对她情有独钟。在她那里,我可以象怨妇似的自言自语泄闷,可以溜进别人的园子偷果子给自己充电。说不定哪天天老爷可怜俺孤独,没准真能交几个知心朋友。爱吧,我的伊甸园。上帝呀,请快给我个夏娃和条蛇吧。没她们,我吃不到禁果。

约下午四点钟左右,停电把我赶到了街上。街道上湿漉漉的,下雨了吗?回家。充电。重新启动电脑,从新浪新闻栏看到了一张雪景图片,方知今天下了北京入冬的第一场雪。

雪!那只小兔,你还好吗?你可知道二十年来,每当下雪的时候总有个人惦念着你?二十年呀!我知道你活不了这么久,可我总是放不下那份对你的思念和牵挂。

那是1986年的冬季,遭受婚变的我厌倦了城市,决定到荒原中去过游牧日子疗情伤。冬天的风雪,吹走了我的消沉和苦恼,也掩埋了那段死亡的情感。好了伤疤忘了疼,难耐红尘诱惑,只当一个多月的牧民,就违背自己到草原时许下的“游牧一生,孤独一生”誓言,准备重回红尘。在雪后的一个睛朗的早晨,我告别了好心收留我一个多月的旺堆夫妇,告别了那曾给我温暖的帐蓬,踏上回城的路。中午时分,滚滚乌云遮住太阳,聚起的狂风中飘着鹅毛大雪,不到两个小时,大雪就遮盖了整个原野。看不见来时的路;看不到前进的路;甚至看不到地平线;也找不到方向,我象一块浪渣飘浮在白色的海洋上。

我迷路了,也迷失了方向。但求生的本能告诉我:不能停下来,必须不停地走,无论朝哪个方向!只有不停的走,才有生的希望;只有不停的运动,才能产生热量,激活能量。前面可能是我要去的地方;前面可能有人烟。

大雪纷飞,我朝着心灵感应的方向拚命往前走;雪停了,我朝着心灵感应的方向拚命往前走;太阳累了,我不累,亦然朝着心灵感应的方向拚命往前走;星星累了,我不累,还是亦然朝着心灵感应的方向拚命往前走,直到走出死亡!

步伐越来越小,脚步越来越慢,一天一夜不停的跋涉几乎耗尽我所有的体能,而前方绵延的浅丘像层层叠起的雪浪,一浪高过一浪,无穷无尽。我还能坚持多久?龟裂的嘴唇稍一蠕动就渗出咸咸的血丝,我小心地伸出舌尖轻轻的舔着咽下,它和唾液是我在这一天一夜里惟一进食的“粮食”。

黎明前的风尤如女人的温柔——刺骨。我不敢停下来,害怕汗湿的内衣结冰。我像一个冲浪者,不停地冲上浪尖滑落浪底,又冲上浪尖……

太阳红着脸跃进我的视野,用阳光为昨天的离弃行为向我道歉。周围一片死寂。前面是什么?我在雪白的大地上看到了一个在缓缓跳动的小黑点。活的,活的生命!看到了其它活的生命,就是看到了生的希望。力量又回到了我的躯体,脚步又有了速度,我朝着生命全力“奔”去。

近了,近了,我看清了,是一只灰色的野兔。他也发觉有另一个活的动物在靠近,停了下来等我。我继续朝他“跑 ”去,在离他约一两米的距离时,他突然弓起瘦骨嶙峋的身体,奋力向前跳了两步,蹬坐着立起前身用疲惫警惕的目光审视着我,半张的嘴喘出丝丝热气,雪地上留下几个殷红的小血脚印。我赶紧停下脚步站立不动,略有紧张的接受他对我的入伙面试。他谨慎地往回跳了两步,认真仔細地舔着雪地上它刚才剧烈跳动时留下的血脚印。我微笑着舔了舔嘴唇上的血丝,我们用相同的方法补充着能量。他接受了我,我们都知道前面还有很远的路。我毕恭毕敬的等着兔儿,他的出现,让我知道我回到了人间。在草原上,兔子是牧民最近的邻居。无论牧民迁徙到哪里,哪里就有兔子;有兔子的地方就有人。

兔儿舔净了雪上的血痕,又交叉舔自己的一双前爪。然后看看我,掉头向远方跳去,我亦步亦趋紧紧相随。每走一段,兔儿都要停下嗅嗅雪地用前爪刨雪,试图挖出枯草,可每次都是徒劳,每次他都要舔尽雪上的血迹才肯往前走。他的前爪就是这样被冰结的雪面割伤的。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在太阳又要逃走时,拐过一个山坡,我看到山坳中的一个雪丘上的冉冉炊烟;在雪丘前方不远有座拱桥,桥下一小片金黄的草坪在雪白的世界里格外醒目。兔儿头也不回的奔去,我也钻进了雪丘……

从此,每当下雪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他……。

那只小兔,您还好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