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七章 血铸丰碑 第二节

唐戈 收藏 0 18
导读: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七章 血铸丰碑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驻守灵寿县城内的日军大队长阱川,双手环抱在胸前,面无表情地站在作战地图前,望着作战地图上标注的中、日两军态势,黯然出神。

阱川望着作战地图上逐渐扩大的八路军所控制的地区,感受到了八路军咄咄逼人的攻势。自1945年5月12日以来,近两个月内,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各部向日军华北方面军、驻蒙军发动了夏季攻势,歼灭日、伪军士兵一万余人,八路军已挺进到察北、热东和辽西地区,日、伪军被压缩到铁路沿线及其两侧地区和部分城镇之内。

阱川看着作战地图,想着国际上的形势,心内充满了失望、痛惜、悲观、失落诸般复杂的情感。1945年2月4日至11日,苏联与美国、英国签订了《雅尔塔协定》后,1945年4月5日通知日本政府,废除了苏、日《中立友好协定条约》。与日本结盟的意大利早在1943年9月就已投降,德国也在1945年5月8日战败投降,欧洲战争结束,三个轴心国只剩下日本,孤立无援,已成孤军奋战之势。

日军中国派遣军在1945年6月上旬确定了新的作战方针,即一是中国派遣军以主力控制华中、华北重要地区,对苏、中采取持久的战术,同时应歼灭沿海要地来犯的美军,以利于日本本土的决战;二是对美战备的重点,首先是华中三角地带,其次是山东半岛,但应尽量识别美军在华中、华北登陆的企图,于适当时间集中派遣军的主力部队;三是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时,也要确保南京附近、北平附近及武汉附近的重要区域。同时要求华北方面军确保华北地区重要地区,在9月底以前,要大体完成山东半岛方面对美作战准备,同时与关东军相策应,大体完成对苏作战准备。

虽然日军华北方面军对日军在各地的战况着意隐瞒,并不对华北各地驻军通报,但是通过中国重庆方面的电台广播,阱川还是能够了解到日军的作战情况。在亚洲太平洋战场上,美国依恃海、空军优势,已经占领了冲绳岛,直逼日本本土。英军在其占领区内,由印度沿伊洛瓦底江而下,反攻仰光,与美军合取东南亚。再想到日军中国派遣军的作战方针,阱川心里有了强烈的预感:“战败虽属遗憾,但已无可避免了。”

阱川转过身,缓缓地在室内踱着步,微微叹息,心里想:“内阁和大本营的大臣们,怎么能自以为是,轻启对美、英的战端?大和民族的武士,虽然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武士,但日本帝国地域狭窄,资源有限,即使是中国的问题,几乎就耗尽了日本国力量,不止中国派遣军要依靠中国大陆以图生存,而且日本的总动员资源也要取自中国,这不是很严酷的现实问题吗?所以就应该集中全力,先解决中国事变,然后再考虑与美、英作战。为什么在没有结束中国事变之前,内阁和大本营就仓促决定了对美、英开战呢?徒然扩大战线,耗损国力,持久作战,势衰力竭,虽然尚能苦苦撑持,但却似脱水游鱼,已毫无胜利的希望了。”

阱川站在门口,背着双手,迎着室外明亮的阳光,眯着眼睛,冷酷地想:“身为帝国军人,我只有以牺牲尽忠的信心为力量的源泉,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倾尽全力,战斗到底,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只能以此维护大日本帝国的国体,维护帝国军人的精神,达到征战的目的。”

便衣队队长祁四摇头晃脑地走过来,看见站在屋门口的阱川,陪着笑脸,又是点头,又是弯腰。阱川看着胖得脑袋和脖子一般粗的祁四,满面油光,心里油然而生了几分厌烦,但是脸上却依然不动声色。

祁四走到屋门口的台阶下,习惯性地弯着腰,仰面看着阱川,笑着说:“太君,您找俺有啥事呀?”阱川挤出一丝微笑,说:“祁队长,请进屋来。”祁四点着头,说:“好,好。”阱川微微侧身,让祁四走进室内,说:“祁队长,我找你来,确实有件事情。”祁四笑着说:“太君,您说。”阱川说:“祁队长,我听说,灵寿城内,有人在和山西阎锡山的人联系。”祁四吓了一大跳,有些气急败坏地说:“有这事?他娘的,他是不想活了。太君,您说是谁,俺这就带着弟兄把他抓起来。”

阱川看着祁四,脸上浮着极亲切的微笑,心里却厌烦至极。便衣队的金大牙被独立团的人所杀后,副队长祁四就顺理成章地成了队长,可是祁四虽然也对日本人忠心耿耿,可是除了言听计从外,却没有金大牙的能干,阱川从心里鄙视祁四这种奴颜婢膝毫无骨气的中国人,只是身边正是用人之际,阱川要想尽办法笼络人心,所以对屈延祖、祁四都分外客气,不轻易显露任何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阱川笑着说:“祁队长,我听说山西的阎锡山、河北的八路军,都派人到灵寿来,劝导中国人不要再与大日本皇军合作。这件事,你难道没听说吗?”祁四摇着脑袋说:“太君,我祁四跟着皇军可是绝无贰心,俺要有半句假话,太君你就让人把俺拉出去毙了。”阱川轻轻拍了拍祁四的肩膀,说:“祁队长,我相信你对大日本皇军的忠心,也相信屈司令的忠心。可是,你要注意自己的部下和屈司令的部下,要提防他们受了蛊惑而有所异动。”祁四对阱川的信任和重托几乎要感激涕零,连连点头,说:“是,太君。不管他是谁,只要让俺知道他和阎锡山和土八路眉来眼去,俺就把他抓来,让太君把他毙了。”

阱川看着祁四离去,微微摇头,轻声自语:“此人不足恃。”阱川心里清楚,灵寿县城内的日本兵,原来有作战经验的老兵几乎都被抽调走了,补充缺额的士兵,都是些原来不符合征兵条件的人员,既无作战经验,又意志消沉,厌战怕死。虽然阱川想尽了办法,但随着战争无限期的拖长,士兵们对何时能够结束战争,回到日本,已经感觉到希望渺茫,精神萎靡不振,经常以各种理由拒绝服从军官的命令。阱川忧心忡忡,心里知道:“八路军在长期艰苦的逆境中奋斗,拥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坚强意志,而皇军士气低落,训练不足,此消彼长,只怕难以抵挡八路军的进攻。如今,只有命令各部在县城中各处迅速修筑坚固碉堡工事,准备长期固守,确保县城不被八路军攻占。”

1945年8月15日,阱川伏在桌子上,将头埋在双臂间,压抑着心内的悲戚,收听着日本天皇裕仁宣读的《终战诏书》:

朕深忧世界之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以非常之措施收拾时局,兹告尔辈忠诚勇武之臣民如次:

朕着帝国政府通告:兹已接受美英中苏四国之共同宣言。

始初,图谋帝国臣民之安宁,偕万邦共荣共乐乃皇祖皇宗之遗范,此乃朕之拳拳所之者。所以宣战于美英二国者,实亦出于帝国之自存与东亚之安宁故。至若排他国之主权,侵彼领土等所为本非朕之志也。然,交战业已四载,朕之陆海将士勇武善战,朕之百僚有司励精图治,朕之一亿庶众克己奉公,各尽最善;但战局并未好转,世界之大势亦于我不利;加之,敌新近使用残虐之炸弹频频杀伤无辜;惨害所及之甚实不可测。若继续交战,终将招致我民族之灭亡,进而更会破坏人类之文明。果如斯,朕将何以持保朕之亿兆赤子,何以谢慰皇祖皇宗之神灵。此乃朕着帝国政府接受共同宣言之缘故。

对始终偕帝国戮力同心致力于东亚解放之各盟邦,朕只得深表遗憾之意;对死于战阵、殉于职守、毙于非命之帝国臣民及其遗族,每当虑及,常五内俱裂。至若负伤、受灾祸、失家业者之福祉,乃朕深切轸念之所。惟今后帝国所受苦难本非寻常,尔等臣民之衷情朕亦悉数知晓。然,大势所趋,朕堪难堪之事,忍难忍之物,欲以之为万世开拓太平。

联兹寄信赖于可护持国体、忠良之尔等臣民之赤诚,且与尔等臣民永在。若夫情激之至,滥滋事端,或同胞互相排挤,扰乱时局;由此误大道、失信义于世界,如是者乃朕之最忌;宜举国一家,子子孙孙相继;信神州之不灭,念任重而道远;倾全力于将来之建设,笃信道义,坚守志操;誓发扬国体之精华,不累世界之进运。以此相期许,望尔等臣民体恤朕意。裕仁。

阱川泪流满面,嘶哑着狂喊:“天皇陛下,大日本帝国军人愿意为您效忠,愿意为您而战!”室内的几位日军军官论呼乱叫:“不,不,天皇陛下,我们要继续战斗下去!”

阱川站起身,挥拳砸在收音机上,收音机没了声响。

过了几天,阱川接到日军驻石家庄司令部的命令,可以不理会八路军方面缴械投降的要求,而只接受中国国民政府第十二战区受降主官傅作义的命令。

阱川缓缓走到作战地图前,看着作战地图上标注的灵寿地区,心里暗想:“灵寿县城以外,几乎就是八路军的天下了。哼,既然是国民政府的命令,我们继续与八路军作战,就不应该算是违反天皇的意旨。李福禄,他的胃口很大,应该准备攻打县城了。”

李福禄确实很高兴,因为看到了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第四军分区转来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主席毛泽东在1945年8月9日发表的《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和朱德以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延安总部名义发布的关于向日、伪军全面反攻的进军命令。

李福禄召集八路军灵寿独立团连级以上干部会议,激动地站在屋地上,大声地朗读着毛泽东《对日寇最后的一战》的声明:“8月8日,苏联政府宣布对日作战,中国人民表示热烈的欢迎。由于苏联这一行动,对日战争的时间将大大缩短。对日战争已处在最后阶段,最后地战胜日本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时间已经到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应举行全国规模的反攻,密切而有效力地配合苏联及其他同盟国作战。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军队,应在一切可能条件下,对于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歼灭这些敌人的力量,夺取其武器和资财,猛烈地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必须放手组织武装工作队,成百队成千队地深入敌后之敌后,组织人民,破击敌人的交通线,配合正规军作战。必须放手发动沦陷区的千百万群众,立即组织地下军,准备武装起义,配合从外部进攻的军队,消灭敌人。解放区的巩固工作仍应注意。今冬明春,应在现有一万万人民和一切新解放区的人民中,普遍地实行减租减息,发展生产,组织人民政权和人民武装,加强民兵工作,加强军队的纪律,坚持各界人民的统一战线,防止浪费人力物力。凡此一切,都是为着加强我军对敌人的进攻。全国人民必须注意制止内战危险,努力促成民主联合政府的建立。中国民族解放战争的新阶段已经到来了,全国人民应该加强团结,为夺取最后胜利而斗争。”

李福禄又向独立团干部传达了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延安总部的进军命令:“各解放区所有抗日武装部队,如遇敌伪武装部队拒绝投降缴械,即应予以坚决消灭。”

李福禄扫了眼屋子里的独立团干部,端起白瓷大碗,喝了口水,伸出袖子抹了把嘴巴,笑着说:“弟兄们,该咱们独立团出手了。现今,灵寿外围的据点基本被咱们拔光了,就剩下孤零零的一座县城。我琢磨着,咱们先礼后兵,给阱川和屈延祖这两个王八蛋下封战书,限令他们在三日内放下武器,出城投降。如果这两个王八蛋拒绝投降缴械,自己要找死,那咱们就成全他们,老实不客气地进攻,坚决彻底地消灭这两个王八蛋!”独立团的干部们笑着说:“团长,我看这两个王八蛋不会甘心投降。”李福禄大笑着说:“我他妈的还真不想接受他们的投降嘞。”

接着,李福禄就向独立团的各位营长下达了作战任务,然后说:“三天后,如果阱川缴械投降,咱们就给他个战俘的待遇;如果他拒绝投降,妈拉个巴子的,咱们就让他别再吃饭拉屎了。”

接到李福禄派人送过来的要求其缴械投降的书信,咧了咧嘴角,暗暗叹息:“此一时彼一时啊,几年前,这群土八路还被自己追得满山遍野四处逃窜,可是就在今日,居然堂而皇之地送来书信,明确要求必须立即缴械投降,否则……否则‘独立团会坚决攻下县城,彻底消灭所有敢于负隅顽抗之敌’。措词竟然如此强硬,看来独立团已经做好了攻城的准备了。哦,八路里居然也有有文化之人,倒不是一群乌合之众。”

阱川将书信放到桌上,抬头看着进城送信的常亮。常亮目不斜视,挺胸而立。阱川盯着常亮,沉声说:“请你回去转告李团长,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从来没有不战而缴械投降的。这些年,都是大日本皇军在围剿独立团,这次却是独立团来进攻县城,我们在城里、城外已经部署好坚固的防御工事,就请李团长发动进攻吧。我很想见识一下李团长和独立团攻坚的本事。”

李福禄听了常亮转述阱川的回话,忍不住大笑起来,拍着桌子说:“哈哈,阱川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天皇投降了,他倒还想和咱们较量较量。嗯,他倒有几分脾气,不服气呀,独立团被他围剿了这些年,各有胜负,谁也不能说谁就占了便宜。好,他既然要和独立团最后决一雌雄,咱们独立团就成全他的请求,奉陪到底!”

古波笑着说:“老李,咱们攻打灵寿县城的作战计划,军分区已经批准了。”李福禄走到作战地图前,望着作战地图,问:“查明复那里咋样?”古波说:“查明复的两个营,一个营守县城北门,另一个营守卫‘恒昌商行’,在县城东北。哦,就是这里。咱们可以从北门不费一枪一弹进入县城,然后占领‘恒昌商行’,从这里向城内各个据点发动进攻。”

李福禄说:“老古,从查明复送来的鬼子兵力配置图看,阱川很懂得防御啊。各火力点既相互呼应,又能够独立作战,据点间层层设防,步步为营,咱们即使突破分割了一个据点,其他各据点仍然可以各自为战。小鬼子打仗很有一套,防御工事很实用,也很完善啊。”古波点头说:“是啊,打灵寿,恐怕不是很容易的事。”李福禄笑着说:“容易要打,不容易也要打,老子是吃定阱川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