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社会”下流人

仁布齐 收藏 9 88

用“‘上流社会’下流人”来“赞美”一个美丽的女人,自己似乎就涉嫌下流。没有办法,面对“上流社会”,我自甘下流。

在一次朋友宴会上,我有幸见识到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说实话,我当时并没有在意她。可在饭后去歌舞厅后,她的歌喉让我对她刮目相看,她显然受过正规训练的唱腔深深地吸引了我。特别是在我乘着酒兴和她合唱了几首歌后,我们双方都感觉彼此十分“合拍”,在分手时互道了“再见”。

没想到我们真的在两天后又“再见”了。依然是上次请客的朋友邀请我吃饭,告诉我说:“他有事求一位朋友帮忙,要请那位朋友,但那位朋友指明要我参加,否则那位朋友就不来。”寂寞难耐的我,听说有此又有吃喝又给朋友长脸的好事,自然是忙不迭的连口应承“一定到。一定到!”。

到达约定酒店后,我才知道朋友是请上次与我合唱过的“贵妇”,他想请那位夫人帮他联系一个项目和帮他一位大哥调动一下工作。由于饭后要去唱歌,那位夫人想到了我这个比较“合拍”的搭档,便向我的朋友指明邀请我。当我知道自己被邀请的尴尬原因时,怨气由然而生:他妈的。竟然把老子当成三陪了!便准备拂袖而去。恰在此时“夫人”满面春风地走进了包间…朋友用乞求的眼光挽留我,看着朋友进退两难的样子,看着满桌的生猛海鲜,我的自尊大打折扣:管他娘的,先吃饱肚子再说。我厚颜无耻地皮笑肉不笑的和“夫人”打着招呼,大咧咧地坐了下来。唉,人情世事呀,让人斗米折腰。

在席间,我没有多说话,只管招呼那满桌虾蟹鱼。可他们的对话不停地往我耳朵里灌:不论我朋友提什么问题、有什么要求,那位贵妇都知道都能办,仿佛她是世界的主宰者。嘿,好一个忽悠大娘!当我的朋友提出请她帮助联系项目时,她如数家珍般的数出一串串领导人的名子,还不时讲讲某些领导的“隐私”来证明她与领导们的亲密关系。让人实在听不下去。我用疑问的目光和不屑的神情打量着她——我不信任她!她似乎察觉到我的思想,从她手提包里掏出一叠“历史老照片”让我观看,并一张一张的向我介绍像片中与她和影人的姓名、身份地位,那势利的语气差一点让我将满嘴的鱼虾吐了出来、又差一点让酒把我噎住。我装傻充愣地问:“这些人都是你亲戚?”她也差一点噎住了。席间沉寂了一两分钟后,话音又起。根据以往经验,我知道她下面该提“费用”要求了。果然,她在重申友情高于一切、她是白帮朋友后,给我朋友大讲特讲天下没有白吃的宴席的道理、讲在北京帮忙办事的行情惯例。不知也是装傻充愣,还是被忽悠住了,我朋友竟然满脸恭敬的应承…“夫人”报出了“行情”:“这个事情肯定能帮你办成,不过你得先拿10万元的前期费用。”并再三声明这钱不是她要的,是打点那些帮忙的领导的。如果不拿这些钱,领导就不会“往前走”。我朋友意义含糊咐合:“那是,那是。”“夫人”为打消我朋友的顾虑,大言不惭地说:“我是上流社会的,和我打交道也都是上流社会有身分有地位的人,何况我是信佛的人,信佛的人不说妄语、不打诳语…”见此情景,我实在憋不住,不识时务的插了一句:“xx,你那些朋友会不会是些骗子。我知道:先要钱再办事的都是骗子。”“夫人”芳颜大怒,狰狞地说:“谁是骗子?!你把我们这些上流社会的人当成什么?!是你们要办事,你们这些人,自己没有实力就说别人是骗子!哼,……”朋友惶恐,连连说我喝醉了,央求“夫人”息怒……

那晚,没有去唱歌。

第二天,我朋友往“夫人”银行卡上存了10万元钱,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两个月后,还是在朋友请客的酒席上,我问朋友:上次的事情办的怎么样?朋友满脸苦涩的摇摇头,无言地端起酒杯一口闷了下去,象哑巴吃下了黄连。

我又失言了,不小心揭了朋友的伤疤。

“夫人”,“上流社会”的下流人!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