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打击伊朗风声渐紧记者亲临两伊边境采访

僵死 收藏 1 19
导读:美军打击伊朗风声渐紧记者亲临两伊边境采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中东,战火总是从边界燃起。几次中东战争、两伊战争、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都是如此。谁强谁弱、谁输谁赢,看边界就一目了然了。目前,有媒体称,美国高层已传出越过两伊边界,对伊朗进行打击的风声。伊朗似乎早有预感,《环球时报》记者前不久在两伊边界伊朗一侧采访时看到,一个巨大的牌子面向河对岸的伊拉克,牌子上有伊朗前领导人霍梅尼的画像。画像下面用阿拉伯文和英文写着———“美国无法对我们做蠢事。”

从闯馆抓人到边界用兵

“美国开始对伊朗下手了”———一位伊拉克朋友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1月16日,《环球时报》记者从伊北部城市杜胡克来到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5天前,美军从这里绑走了5名伊朗人。记者的朋友说,美国人声称这几个伊朗人与伊拉克境内的恐怖事件有关,但实际上,他们在当地都工作十来年了。

抓人事件在中东引起的反响不小,但却不是西方媒体关注的焦点。西方媒体目前不断猜测,美国是不是要跨越两伊边界打击伊朗。近日,《国际先驱论坛报》、法新社、《波士顿环球报》等媒体的相关文章很多,如《赖斯不愿排除对伊朗的军事行动》、《盖茨排除越界对伊朗和叙利亚进行打击》、《比登警告赖斯不要从伊拉克向伊朗派美国军队》、《美国打开伊拉克战争的新前线——伊朗》……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美国高层的表态不一样。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哈德利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不排除美军跨界进攻伊朗的可能性。国务卿赖斯称,将制止伊朗人在伊拉克的破坏活动,但不会跨界出兵。而国防部长盖茨说得更直接,“从军事角度上看,没有越过伊朗边界的必要”。与此相反,伊拉克新闻社报道说,从去年开始,美国空军的飞机对伊拉克与伊朗边界实施全天24小时的环绕飞行。美英联军接替部分伊拉克边防部队保护边界的任务,并解除了当地伊拉克警察的武装,此举还引起过巴士拉省省长和警察局长的强烈不满。

伊朗的“石油心脏”在边界旁跳动

日益受到关注的两伊边界长达1000多公里,北起西阿塞拜疆省和库尔德斯坦省,地形以高原和山地为主,向南延伸,经过平坦的卡伦河下游平原,直到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汇流而成的阿拉伯河(伊朗称“阿尔万德河”)。《环球时报》记者就是沿着阿拉伯河的伊朗一侧进行采访的。这一地段曾是两伊战争中争夺最激烈的地方。因为在边界的西边,是伊拉克在波斯湾沿岸唯一的石油输出港法奥。东边则是分布着大量油田的、伊朗的胡齐斯坦省。伊朗的绝大部分石油都蕴藏在这里,而且该省的阿巴丹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炼油厂。可以说,这里是伊朗的“石油心脏”。另一方面,记者发现,胡齐斯坦省有很多阿拉伯人,据当地人说,阿拉伯人占该省人口的一半以上。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祖籍就是伊拉克。而阿拉伯人与伊朗的主体民族波斯人之间存在着不小的语言和文化差异。伊拉克曾坚持将伊朗的胡齐斯坦省称为“阿拉伯斯坦”,强调那里是阿拉伯人的土地。这种状况无疑为边界问题增加了不少不确定因素。

也许是地理位置太过重要和敏感,越靠近边界,当地伊朗人的警惕性越高。《环球时报》记者抵达伊朗边城霍拉姆沙赫尔后,对司机说要去15公里外的边界陆路口岸。司机一听记者要去边界,立刻问:“去干什么?”当得知记者来自中国,要去边界采访,并且有伊朗文化和伊斯兰指导部的许可后,他才放心地启动汽车。要去边界,还要得到当地边防局批准并有边防军陪同。在边防局门口,头戴钢盔、手持AK-47的卫兵看到记者在汽车里打手机,连忙摆手让司机停远一点,他似乎担心记者用手机拍照。从市区到边界,一路要经过5个检查站。在第3个检查站,可以看到一排排的大货车。据陪同介绍,车上的物资都是要运到伊拉克去的。在这个检查站,即便是伊朗人,一般也不许个人通行,必须集体乘大客车才能继续往前走,他们有的去伊拉克拜谒纳杰夫、卡尔巴拉等什叶派圣地,有的去参观两伊战争遗址。当地人说,来这里采访的记者他们基本没见过。

3分钟游到对岸

到达两伊边界后,记者发现,阿拉伯河的伊拉克一侧密布着枣椰树和芦苇丛,而伊朗这边的土地却光秃秃的。陪同指着一排排已经烧成焦炭的枣椰树树干说,这是当年伊拉克人入侵时用肩扛式火箭炮打的,目的是毁掉当地人的生计。当记者拿起相机准备拍照时,这位陪同立刻阻止,并称附近有一些隐蔽设施,如果里面的边防军发现有外国人拍照,就会通知巡逻的警察前来盘查,很可能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记者向河对岸望去,伊拉克一侧停靠的船只有上百艘。说是界河,其实河面上没有任何标志。几十分钟之内,记者就看到一艘悬挂伊朗国旗的小艇、一艘悬挂伊拉克国旗的大型集装箱船,以及往返伊朗和科威特、悬挂两国国旗的高速客船从河中驶过,似乎根本不顾及所行驶水域离哪国更近。陪同说,从我们所在的地方走到阿拉伯河边,跳下河游到对岸的伊拉克,3分钟就够了。当地渔民说,两岸之间往来很方便,伊朗人去对岸根本不需要签证。早在两伊战争期间,就常有伊朗人偷着到对岸去,想趁机捞一把。也经常有伊拉克人在夜色掩护下向伊朗走私酒类等违禁品。

记者在边界采访时还遇到了一件事。一名伊朗边防军士兵主动过来邀请记者到他们的驻地看一看。记者跟着他来到了一个类似于窑洞的地方。其实这是一座房子,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掀开门帘,里面的布置简单而有序。地上铺着地毯,两侧靠着墙,有几堆卷起的毛毯。墙上挂着霍梅尼和黎巴嫩真主党领导人纳斯鲁拉的画像。门口摆着一张床,上面放着生活用品。塑料袋包着的一堆大饼就在门边。这里的生活比较艰苦,据士兵介绍,大家席地而睡,晚上气温很低,而且没有暖气,好在毛毯足够御寒;但是夏天酷热难耐,他门口堆的4台电扇仿佛说明了一切。

美军难以应付漫长的边界

在伊朗,有人认为两伊边界其实就是伊朗与美国的边界。但边界西边的伊拉克人并不这么认为。常驻伊拉克的《环球时报》记者近来住在距两伊边界60公里的伊北部城市。一位当地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两伊边界基本分为南北两段。一般情况下,伊朗人进入伊拉克主要走南边的什叶派聚居区,也有人走北边的库尔德人控制区。但为防止出现教派冲突,伊朗人很少出现在北边的逊尼派聚居区。从地理上看,两伊边界北部的库尔德地区多为700至900米高的小山。山上光秃秃的,在山脚下只有一些矮小的松树。这是因为在萨达姆执政时期,库尔德和什叶派武装组织经常越过边界,从伊朗进入伊拉克,袭击军队、抢劫物资,之后逃回伊朗一侧。为防止敌人隐藏起来,伊拉克方面烧光了山上的树木,并切断了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使边界上植被丰富的沼泽变成了草地。鱼吃不到了,水稻也种不成了。在南部的巴士拉地区,地势平缓。《环球时报》记者亲眼看到,紧靠边界的、100多公里的公路两边密布着几十个碉堡,能构成强大的火力网。现在,这里主要由英军控制,局势相对平稳。

在萨达姆执政时期,为防止伊朗渗透,每年只允许3万伊朗人进入伊拉克朝圣,而且还要对他们进行全程监视。现在,这种限制没有了。每次由两国的穆斯林委员会通报名单,发放通行证,伊朗人就可以坐着大客车进入伊拉克了。《环球时报》记者也碰到过私下进入伊拉克的伊朗人,他们被抓住后一般都是给伊拉克的边境警察塞点钱就没事了。实在没钱就在监狱住几天,然后走人。这种情况对边界两边的什叶派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对于在伊拉克的美军来说却成了“心腹大患”。虽然美军也想把边界管起来,也做了种种努力,但面对1000多公里的边界,美军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它只能以位于中部的巴格达机场、南部纳西里耶地区的塔利机场和北部的巴苏尔机场为据点,结合周边的军事基地,对两伊边界进行控制。也有分析认为,美国如果向伊拉克增派部队,首要任务可能是肃清伊拉克国内的敌人,接下来便是陈兵两伊边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