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创世 第二章天眼入世 第十八章 插翅难飞(下)

pcyairyw 收藏 1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9/


毫无疑问,客祖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岩石和龙祥创造逃命的机会。

利用“元素之怒”强行提高自己的实力,然后对城墙上那名高深莫测的白衣人施以全力一击,从而为龙祥二人争取有限的时间,这就是岩石的猜测,而且从客祖的神色中可以看出,他已经抱了必死之心。

客祖轻轻地挥了挥手,打断了正想开口说什么的岩石,看向正在兀自沉思的龙祥。

仿佛已经洞察了他的意图,从城墙上白色背影的方向,又飘来了那种平静的话音:“不要徒劳了,你没有机会的!”

随着白衣人声音的传出,忽然间,四周传来一片“轰隆隆”的巨响。

在震耳欲聋的响声中,只见城门大道左右将近二百米半径范围内,所有的房屋在瞬间全部崩塌,呛鼻的尘土顿时被激起十几米之高,弥漫在空气中形成了一道道目力难以穿透的灰雾。

紧接着,四周又同时响起了无数战靴踏地的声音,“嗵!嗵!嗵!嗵!”整齐而又充满着力量,不用细听,就给人心头带来一种强烈的威慑和压抑。

看到这特殊的变故,客祖不由地打断了施展“元素之怒”的举动,和岩石二人愕然的注视眼前发生的一切。

渐渐地,在他们左右两边的灰雾中,由模糊至清晰地出现了无数影影绰绰的人影,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这些人影一排一排地从灰雾中穿越了出来,向前欺至距三人约摸二十米后,一齐停住脚步,如两道铁壁般将他们挤在了中间。

这时龙祥也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三人齐齐往四周看了看后,同时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

环视之下,只见这些人排着整齐的长阵,均为清一色的整体白银虎头战甲,背后斜持长枪,在尖刺战盔下,闪动着一双双凌厉的目光。

如果说刚才在客祖的意识中还觉的以牺牲自己来做掩护,能给龙祥和岩石带来一丝逃脱的机会的话,那么看到现在这样的场面,以及感觉到那些一言不发的皇家虎卫们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在他的心中,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深深的绝望了。

不过变化并没有停止,就在眼前这些皇家虎卫出现后,四周又响起了密密麻麻如闷雷般的脚步声。

随后,在皇家虎卫团的身后、城墙上以及他们三人的来路上,伴随着整齐的口号声和铁甲撞击的声音,无数手持火把的铁甲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小跑着围拢了过来,顿时,在数不清的火把照耀下,城墙上下瞬间亮如白昼,照射在银甲和铁甲上,反射出一片清冷的光辉。

“嗖!嗖!嗖!嗖!”听到衣袂带风的声音,客祖等三人同时向身后看去,目光到处,只见一直在后面追赶的二十余名皇家虎卫也在此时凑热闹似的从天而降,落地后前冲几步,同样在他们身后二十余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默然地注视着这边,追兵的赶到此刻在客祖等人的心中已经引不起什么震动了,面对眼前如此多的士兵铁桶般的包围,再加上城墙上那名高深莫测的足以令他们心中不安的白衣人,客祖的心中早已被绝望冲击的如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不过奇怪的是,龙祥看完眼前的局面后,不知为什么,竟然又兀自闭上了眼睛,陷入到深深的沉思中。

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岩石看着客祖和龙祥脸带歉意地说道:“客老大,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的你们也……”

抬手打断了岩石的话,客祖转过身子,望向城墙上已被火把照出一头火红长发的白衣人,朗声说道:“尊驾究系何人,可否听我一言?”

说罢不等白色背影答话,他又兀自接着说道:“我知道尊驾是为贵国恩特陛下……”

客祖的话刚说到这里,突然从一直以来都是悄无声息的白衣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无伦的气势,有如实质一般,在短短的瞬间,就将客祖避无可避地完全包在了里面,把他未说完的话硬生生地顶回了腹中。

而且在气机的锁定之下,客祖的身体竟然下意识地一动都不敢动,那种感觉就像是如果自己哪怕有一个最微小的动作,都会招致对方全力的扑击。

感受到这些,客祖心中大惊:能把气势如实质般发出,这是什么概念?

“小伙子,我很欣赏你,能够为了给自己的兄弟逃命而牺牲自己的生命,说明你是一个真性情的汉子。以这样的情况对付你们,想来你们也不会心服。”

语声顿了一顿,白衣人又接着道:“这样吧,看在你的份上,我给你们一次机会。记住,只有一次。我站在这里不动,如果你们三人中谁能在一击之下,碰到我的身体,我就放过你们这一次,怎么样?”

听了白衣人的话,客祖和岩石的心里同时感到一阵意外,随即,已经绝望的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隐约的无奈。

是啊,虽然自始至终并没有和白衣人交过手,但做为顶级刺客的他们,又怎能感觉不出对手的强大呢?

此刻两人的心里并没有因为对方语中的狂傲而有丝毫的羞辱,相反的,倒对白衣人的实力有了更高的评价。

狂傲有两个理由,一是性格,二是实力,而城墙上的白衣人则毫无疑问属于后者。

虽然这个机会对于自己三人来说还是九死一生,但总比刚才那样十死无生要强一些。脑海中飞快地转着念头,客祖和岩石不由同时转回头,向身后还在沉思的龙祥看去。

其实两人现在的心情都有些微妙的变化。对于客祖来说,虽然他在心里早已把龙祥看作是自己的亲弟弟一样,但八年前龙厉夫妇离去时,龙祥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神奥的眼神和君临天下的气度,却早已将崇敬深深地植入了客祖的内心深处,尽管八年中,龙祥再也没有出现过那样的情况,但奇怪的是,客祖心中的崇敬不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随着时间的发展有越来越强之势。

不过对于岩石来说,心理的变化可就太大了。初见客祖,在岩石的心里,只有与客祖久别重逢的狂喜,他基本上都没有理会龙祥这个貌不惊人的乡下少年,甚至在两人交手前后,岩石都只认为龙祥只不过是客祖的一个侍仆而已,并没有放在自己的眼里。

但出人意料的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没有维持多久,这个在自己心目中一直被当做世上唯一亲人的大哥,竟然以“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理由要和自己划地绝交,而且因为自己曾经向这个明显影响到客祖判断的少年挥了一下鞭,居然不顾以前浓厚的兄弟之情,要与自己刀兵相向,这不禁使岩石心里产生了强烈的震撼和对龙祥深深的憎恶。

不过岩石想法的第一次转变也是在那时。当自己为了不连累客祖而决定离开时,做出挽留决定的,竟然是龙祥而不是客祖,这不禁使他的心里产生了一丝丝的好感,但也产生了强烈的疑惑,不明白为什么客祖竟然如此尊重这个乡下少年。

然而随着相处的时间的增长,岩石的疑惑愈来愈烈,因为在相处的过程中,他惊诧地发现,表面上看起来自己一行三人一般由客祖来决定行止,但仔细观察后才得知,原来真正起主导意见的竟然是龙祥,只要是龙祥有什么意见,客祖一定会不折不扣地执行,而且客祖对龙祥的态度也极为恭敬。

如果说客祖对龙祥的态度是一种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崇敬,而岩石对龙祥则是一种因为看在客祖的份上才有的一些明面上还过去的话,那么今晚,龙祥所表现出的神奇在他们的心目中,已经隐隐约约奠定了日后成为领袖的无形地位。

补充斗气,这是什么概念?在客祖和岩石的思想中,大陆上无论是什么人,无论级别有多高,无论已知的还是未知的,还没有人能做到这一步的。

龙祥其人,无论是客祖还是岩石心里,都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龙祥是自己三人这个小集体的灵魂。而且从他身上表现出的,是一种神鬼莫测的超卓与安然,仿佛只要有他在身边,就可以使自己的心中产生一种说不出的倚仗。

在这样的心态改变下,客祖和岩石的想法不自觉地产生了一系列微妙的变化,在他们的意识深处,仿佛龙祥就是自己最坚实的保障一样。

所以现在,白衣人开出了条件后,客祖和岩石都没有擅自做出任何决定,而是下意识地同时望向了兀自沉思的龙祥。

此时龙祥的意识正陷入在一种若有所思的冥悟中。

在自己三人身陷重围的时候,龙祥就已经开始设想脱困的办法。

通过意识的扩张,他可以轻易地探查出在场每一个人的修为深浅,只是城墙上的那位白衣人实力强大的令他惊讶。因为龙祥清楚地发现,此人体内所蕴含的元素波动竟然堪与身为魔导士的爸爸比肩,而且仿佛还要深厚一些。

如此按照爸爸当年传授的知识可以断定,此人已是足与魔导士平肩的武之强者——剑师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