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和平第一部:世纪科技之抗日新史 第四章 心向延安 第四章 心向延安(下三)

巍巍太行 收藏 9 141
导读:血色和平第一部:世纪科技之抗日新史 第四章 心向延安 第四章 心向延安(下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8/


第四章 心向延安(下三)



吕兴国迟疑了一下,他觉得有些奇怪,“老首长”自从这次演习开始后就很少和自己说话,单独谈话就更没有过。吕兴国甚至觉得在演习进行中,樊总指挥好象老是在留意自己的一举一动,虽然并没有恶意,但总让吕兴国觉得很不自然。吕兴国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也觉得很反常,90年代末在新疆的时候“老首长”跟他们这些“半大孩子”打的火热,甚至“樊哥”、“樊哥”叫都没关系。从这次演习开始后“老首长”对自己越来越严肃,感觉有点把自己“区别对待”的意思。


与聂司令员一行人作暂别之后,吕兴国随樊岐山将军来到一间隔音会议室里,樊岐山将军转身让秘书和警卫出去,并且让他们守在门外,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入这间会议室。吕兴国感到心头一丝沉重。


樊岐山将军略显疲惫,他让吕兴国坐下,几乎一句客套的废话都没有,直接开门见山:“小吕呀,总部首长把你安排到我这里,就是要我给你一个好的锻炼机会。其实也是想利用这次演习的机会让我挫挫你的‘火车头脾气’,顺便好好带带你,让你在政治上更成熟一些。总部首长是非常器重你的,我也认为你当初离开我这里去1部是正确的。总部首长的决策是英明的,如果你继续留情报部肯定会埋没了你在指挥方面的才华。你调走之后,我与你保持距离也是必须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吕兴国赶忙回答:“老首长,您言重了。您一直都是我们这些‘半大孩子’的偶像。您的正直、清廉、勇敢我们一直都很佩服。我之所以同意离开2部,其实是有个人苦衷的。希望您能理解。我们这些‘半大孩子’永远都是您带出来的好战士。”


樊岐山头靠在沙发背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说:“不知道你对此去延安有些什么看法?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这里可以算是暗流涌动啊。有人在得知特委将派人付延安会谈之后,跑来劝我自立门户,效法欧美,做中国之花生吨。我跟他讲,先不说现在(38年)中国之情况,就说我们那个时代欧美的政治制度也远非完善的。西方的资产阶级精英内部的集团政治和资源掠夺性发展观,在对基本人权保障、第三世界国家的发展权和全人类可持续性发展上都是起阻碍作用的,在有些方面甚至是毁灭性的。比如美国就退出了自己参与制定的旨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京都议定书》以上例子不一而绝。而我们的人民民主专政和科学发展观是提倡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和谐相处,国与国之间平等对话,全人类共同进步。历史将会证明。”“当全世界的政治潮流都向人民民主和大众政治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向极右翼势力低头,进行倒退呢?那样起不是自毁国家、民族的前程吗?”


不等吕兴国回答,樊岐山又继续说:“解放军是共产党创立的革命武装力量,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也就是人民大众的先锋队,作为党的武装力量,我们不站在党和人民群众一边,难道要站在资本家和地主一边吗?”樊岐山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失去了人民群众的支持,无疑会让任何一支部队处于四面楚歌的被动境地。用毛主席的话将,就是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在我们哪个时代,一些人受美军几场局部战争接连胜利的刺激,重唱‘唯技术论’和‘人民战争过时论’的老调,可那时,伊拉克反美武装和黎巴嫩真主党抗击以色列的系列战绩,无疑唱了有利的反调。历史也在反复证明:技术优势可能会让一支军队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但民心所背绝对会让一支军队腹背受敌。在以前的历史上,日本侵略者的失败、美国侵越的失败和这次战争给美国造成的巨大创伤、苏联入侵阿富汗、等失败的战争无不应证了人民战争这条铁律一样的真理。美国入侵伊拉克用3周的时间就攻克了巴格达,还创造了日推进170公里的世纪狂奔,伤亡只有130人。可在接下来的占领过程中,头三年平均一年阵亡1000多人,后几年就不用说了,又是一个美国人民的不可承受之痛。”“对于我们来说,不接受党的领导,不赢得人民的支持,无异于自掘坟墓 。”


吕兴国看到樊岐山将军是真的动气了,赶忙说道:“老首长,我明白您的意思,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我们有些同志受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毒害太深,平时因为形式所迫隐藏起来,一到这种特殊的关键时刻就来个总爆发,就站到人民的对立面上了。其实这些思想都是私心在作怪。我们一定要坚决反击。”“但这些同志并不是不可以挽救,历史上主席在延安的整风运动,和后来党中央的先进性教育都是挽救这些迷途的党员干部的。”


樊岐山将军听完吕兴国的话说道:“你这个小鬼,到总部之后政治觉悟也提高了。按说让你负责特委的外联事物有点屈才,毕竟你是国防大学合成战役指挥专业的高才生。带兵打仗才是你的正途,总部首长也是准备这样安排的。当初把你调往台海前线一方面是锻炼你,一方面也是考察你。本来首长准备在这次演习之后就提升你的,可没想到会出这么阴差阳错的事情,你竟然跟着我来了个时空大逆转。”说完,樊岐山看看吕兴国继续说道:“小吕呀,你是不是也很想家?有时候我也在想,现在我老伴和儿子该有多着急啊。我们当兵的本来就亏欠亲人很多,现在又给他们来了个生死不明,虽然是外力所致却也实在对不住他们。”“不过军人的职责从来就是‘舍小家保大家’,在如此国家危亡的时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拿我来说,作为一个战区的领导,一支部队的统帅,如果一味留恋兵权,置民族大义于不顾,贪恋个人和小集体的私利,终归会成为民族罪人的。”“摆在我们这些来自未来时空的人面前的路只有一条,就是紧密团结在以MZD同志为核心的D中央周围,接受党的领导,帮助党取得反侵略、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建立人民民主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使中华民族走向腾飞的道路。”“其实这也是我们那个时代党对军队的基本要求。”


“你这次去延安任务艰巨。我安排给你必须做的四件事。”“第一件事,向党中央、M主席解释特委的来历和政治主张。这件事一定要按“马木村会议”的决议执行。不要紧张,这件事事关重大,你一定要做好。特委的真实来历问题,你现在不能提及,这点要切记。这绝对不是我们有恶意,而是我和特委其他同志都认为,现在不是向中央公开特委真实来历的时候。等时机成熟时,我会向中央汇报这件事的。”“第二件事,向中央提出特委正式并入党组织的申请。”


樊岐山将军看到吕兴国脸上掠过一丝疑惑,他解释道:“你去延安的用词很关键,原来在会议上提到的是合并,后来我想想觉得不妥,跟其他委员商量过后决定作出修改。”“想想看,在伦理上,我们是这些革命先辈的晚辈,我们必须放低姿态。我们脱离了自己时代的社会肌体,来到这个过去的时代,我们与这个时代的人血脉相通,而我们实际上又不属于这里,对于这里的人来说我们属于‘外来户’。一个小辈份的外来户,有何德何能要与‘主家’平起平坐分家产?”“我们只有坚持共产主义理想,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利用我们掌握的未来70年的科学、历史和社会资料才能改变历史,提前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振兴。”樊岐山又补充了一句。吕兴国在静静的聆听。


“第三件事,你要亲自把这三台电脑交到M主席和周副主席还有朱总司令手里。”樊岐山将军说完转身从背后的文件柜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浪潮牌军用笔记本电脑。“这里面有我们部队的编制和组成还有武器装备的详细介绍,有基地工业生产设施的简介,和仓库的物资储备情况。还有一些战略理论和文化、哲学方面的电子书籍和世界主要国家在1938年以前的基本国情。其中38年以后的历史信息已经被过滤掉了。你的任务就是教会主席他们如何使用电脑,使他们尽快熟悉我们这只部队,方便他们在全局战略中,考虑我们的因素。”“此事一定要你亲自秘密进行。”“另外你到延安之后一定要注意康生这个人,你免不了要和他打交道,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此外,这些电脑里并没有涉核的资料,你也不要谈及此事。核机密只能在将来时机成熟时,在小范围内讨论解决,不能现在就拿到中央全会上。毕竟中央现在还有王明这样的左倾亲苏的人存在,不能保证没有泄密的可能。”


“第四件事,你把这份解放军参谋部拟订好的〈山西战役计划〉汇报给M主席、中央军委。还有你要向M主席和中央表示,我和特委为方便战役、战术协调,愿意向中央交出部队的指挥权。”吕兴国诧异了:“这?樊书记,这能行吗?”樊岐山回答他:“你要相信现在中央的决策、指挥能力。更要相信M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党性、人格。我们要与先辈同甘苦共患难,就不能藏着掖着的,就不能打自己的小九九。老一辈的无私奉献和牺牲才换来了我们和平安逸的生活,没有他们的奋斗我们也许现在都过不上有尊严的生活。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在他们的基础上创造的,所以现在也该轮到我们回报他们了。”“现在部队的思想已经稳定下来“五同”的效果很好。现在的不稳定因素就是206基地的非军事人员的知识分子、产业工人,他们的情绪还不很稳定。你走之后我准备跟他们开几个座谈会,听听他们的意见,帮助他们转变思想,我们不能让一个人‘掉队’,更不能因为这个人有些毛病就把他‘一秆子打死’或者扔下他不管。我们要对每一个来到这个时代的人负责。”吕兴国忽然觉得眼前的‘樊哥’心灵如此纯净,形象如此挺拔......


时间过的很快,樊岐山将军和吕兴国已经谈了两个小时有余,会议室的电话突然响起,原来是樊岐山将军的秘书通知他,聂司令员一行已经结束了参观行程,正乘车回759战略仓库。樊岐山放下电话对吕兴国讲:“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到延安你要好自为之。我已经安排了一个欢迎午宴,宴会结束之后你就和聂老总一起飞往延安,到达之后再勘察一下跑道,看看能不能允许Y-8降落,还有一些后续物资要空运给中央。”“对了,你可能已经感觉到总部对你的考察,其实总部首长已经准备好了晋衔命令,等这次演习结束,就由我来发布。现在演习是永远结束不了了,我决定现在就发布这个命令。”“吕兴国同志,立正!我受总部首长委托,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正式授予你大校军衔!”吕兴国向樊岐山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激动地从樊岐山将军手里接过大校肩章和授衔证书。


巍巍太行出品

本小说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