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征服 第二卷 天下布武 第五十一章 劝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第五十一章 劝降

帝国元年除夕,金陵皇宫。王治裹着银白的狐裘,抱着紫铜暖炉,在玉琼楼上与孙行一起观赏那漫天飞雪,“今天晚上吃涮羊肉吧,听说这东西是忽必烈发明的,不晓得御膳房的厨子会不会做?”“呵呵,宋远和唐风今天都赶不回来了,一个在庆州疯了一样搞什么硝化甘油,一个在江州忙着研究火铳和大炮。”王治点点头:“真是想他们啊!”正在此时,一个内侍冒着风雪急奔上楼来,在王治三步之外跪伏于地道:“启禀万岁,陆军部战报!腊月二十五日,慕容延钊在黄茅山一举击破了张从富的武平军,但岳州的粮道已被大元帅切断,四万宋军目下已进退维谷!”

王治点点头:“我看这武平的战事就快接近尾声了。”孙行苦笑道:“可是国库也快撑不住了,七万大军的粮草、火药、军械消耗太大了,加上马承信巡游大江的内河舰队,正在经略夷洲的王晖,国内改革又到处都要用钱,无论如何,这场战事都必须在春天结束。”王治摇摇头,脱下了身上的狐裘:“让商务部把宫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动员商人、官员捐款,发行战时国债,绝对不能让前线的将士挨饿受冻,倭人明治还能勒紧裤带造军舰,朕岂能输给那些蕞尔蛮夷!”

武平,黄茅山下,宋军大营。刚刚下过一场好雪,漫山遍野银装素裹,高大的慕容延钊转了几座军帐,脸色却变的更加青紫难看。由于荆南失守,大军的粮草已经断了两天了,而对面的武平军虽然一再被打败,却仍是顽强异常,寸土不让,使得宋军每前进一步都非常困难,郎州城虽然只有不足百里之遥,却犹如天边的海市蜃楼般可望而不可及,今日又是除夕,这么冷的雪天,将士们饿着肚子,又怎能忍心驱赶他们去打仗,硬汉慕容延钊只觉得好似有千万座大山重重的压在自己背上,胸中不可遏止的一阵阵疼痛起来。突然,一个牙将从雪中快步跑来,左右张望一下,方才附耳低语道:“大帅,唐军的特使求见!” 慕容延钊一惊,可是让他更加惊讶的是牙将后面的话:“是……是李处耘李将军。”

刀斧手们整齐的排列在大帐的两侧,手中的鬼头刀反射着寒冷的光芒,李处耘却依然还是那个样子,神态自若的站在大帐中间,仿佛这些凶神恶煞的大汉根本不存在一样。慕容延钊沉默了半晌,开口道:“这么说,你不是来劝降的?”“对!我要你点齐兵马,今夜袭营!我自会居中策应,必可一举击破唐军!”“方才你说,你我的家眷目下都已被劫到了金陵?” 李处耘痛苦的点点头:“是,晋王终究慢了一步,你我二人的家眷俱在南唐掌握之中。” 慕容延钊叹了口气道:“我听说晋王大发雷霆,除了你被唐军掳走的父母妻子之外,其余九族已被尽数……夷灭。”“不要再说了!”李处耘突然发出了野兽般的怒吼,双目几乎要滴出血来,“正因为我九族被诛,正因为我家眷被掳,唐军才会放心的派我前来招降,才会相信你慕容延钊归顺降伏的一番诚意,也才会有今夜奇袭破敌的一线机会!”两行热泪再也无法控制,从李处耘的眼中滑落下来。慕容延钊默默的离开座椅,翻身跪倒在他面前:“兄长大义,光照日月,延钊愿追随兄长,虽死而已!”

大通湖据说是八百里洞庭的一个支脉,水阔天清,景色秀丽,唐军的大营就设在这里,自告奋勇前去招降宋军的李处耘果然不辱使命,带回了慕容延钊的一双铁锏和四万宋军精锐即将投降的好消息,唐军中立刻弥漫起了一股即将回家的轻松气氛,征战数月,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朗州只剩孤城一座,根本抵挡不住轰天雷的狂暴一击,喜悦洋溢在每一个南唐将士的脸上。

入夜,清冷的月光照耀在无边的雪地上,黑压压的宋军踏雪而来,漫山遍野,不可计数。慕容延钊手握两根蟠龙铁棍,步行混杂在队伍之中,宋军下午杀马而食,身为主将的他也不例外,今夜若能一举击破唐军,则数万将士将免于饿死他乡,荆、湖之地也能重归大宋,慕容氏的忠义之名也必将青史流传,光耀后世。慕容延钊轻轻叹了口气,不由又想起了母亲班驳的白发和妻子那温润的脸庞。这时一个斥候飞奔而来打断了他的纷乱思绪:“大帅!南唐大营就在前方!”

统军的南唐将领果然是有些本事,偌大的营盘背湖而设,错落有致,营前挖掘深壕,引湖水入内以做屏障,营栅高一丈有余,上端削尖,根本无法攀爬,环营立有箭楼数十座,都有神射手居于其上了望观察,又有马队三拨,每拨约五十人,沿大营周遭往来巡哨,果然是戒备森严,易守难攻。

慕容延钊在雪埂下张望了一阵,牙关紧咬,从怀中摸出卷帛书来,这卷帛书乃是李处耘精心绘制而成,上面标注有南唐大营的全部驻防情况,一道粗粗的箭头从湖面直指营中。

原来冯征设营时选择背靠这大通湖边,就是想以湖面为天然屏障,消除腹背受敌之隐患,然而由于后来进入冬令,湖水结冰,反而临湖一侧成了唐军防御最薄弱的软肋,冯征未料到江东地方也会如此寒冷,无奈之下,只得每日派人椎冰,在湖上打开一溜冰面,以为防御。而恰好这几日是李处耘的一千宋军降兵负责椎冰,便故意留下几处并不敲破,敲破之处也不清理残冰,一到夜晚便又牢牢冻住。这样便把唐军的背后完全敞开在了偷袭的宋军面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