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天覆地 第四集 气吞山河 第三十章 怒龙发威

腾飞华夏 收藏 1 26
导读:翻天覆地 第四集 气吞山河 第三十章 怒龙发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3/

日军大本营经过多次争论,最终仍然不肯就这样咽口气算了,在去年对马海峡立下不世功勋的东乡平八郎被任命为日军联合舰队司令,新配给他2艘战列舰、10艘巡洋舰、10艘驱逐舰和一些运输船,加上留在长江口东面海域的2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实力的确不一般。在8月21日下午5点从日本本土出发,威风凛凛向长江口一带进发,对于新出现的中国空军,日本海军高层并没有感到害怕,毕竟用机枪还是可以威胁到这种木质飞机的,最开始损失这么大完全是因为没有防备所至,以后只要舰队重视了,用重机枪还是能够打退中国空军的袭击的,日军日本海军普遍认为此次失败是由于小泉晋山的冲动造成的,依靠大日本海军的实力,完全可以独立承担消灭中国海军的任务,更何况英国人也信誓旦旦保证一定会与日本海军密切配合,把刚刚露出萌芽的新中国海军彻底扼杀在摇篮之中。对于空军的参战,日本和英国都认为可以用重机枪来抵挡,不过他们把飞机参战的例子报到国内,其他列强也注意到了这条消息,全世界研究飞机的浪潮随之而来。

日英两国虽然没有正式对新中国宣战,但还是宣布把长江口到舟山群岛一带划为交战区,禁止一切船只经过,从而把美、德、奥等国要求开放民用船只过往的要求也被挡了回去,英日两国海军企图利用封锁海岸的方式逼我国新生的海军出战。面对日英两国两国如此霸道行径,李得胜也感到敌人实在太猖狂太过份了,他也立刻进行一系列针锋相对的精心部署,其目的就是要彻底粉碎敌人封锁我国沿海的阴谋,并给予侵略者沉重的打击。在汉城外围的解放军部队逐渐加大了打击日军的力度,不但我军的神枪手用狙击步枪不断袭击日本鬼子以外,营团级规模的进攻战也多了起来。同时在石家庄组建了两个多月的一个坦克师紧急调往朝鲜,目前从保定到新北京到唐山到沈阳再到开城的铁路已经全部建成通车,这个坦克师的230辆坦克全部在8月25日上午装上列车开往前线,一起出发的还有两个新型火箭炮师,从北安、呼伦、唐山调往朝鲜省的三个直属总部的重型榴弹炮师也在同一天出发,在岳飞城一带的第十七军也在28日重新完成扩编后乘上火车开往朝鲜。

由于乌拉尔山东边的俄罗斯红区已经建立起来,大批经过改造的原沙俄军基层官兵参加红军,使得解放军可以集中力量打击位于伊朗、阿拉伯地区的英军,本来最近半年与伊朗交界地带还是比较平稳的,中英两国仿佛形成了默契,互相之间一直没有发生大的交锋,屡战屡败的英国陆军普遍不愿意再与解放军交战,无奈英国皇家海军仗着自己世界第一大海军的身份,总是蠢蠢欲动,想有一番作为,他们以阻止新中国建立发展海军为名,竟然与日本人狼狈为奸,在中国长江口耀武扬威、兴风作浪。李得胜命令在乌拉省、西兰省和叶尼省一带驻防并参加军垦基地建设的第六集团军、第一、第七、第十军、第一、二骑兵军在8月28日开始南下,在哈萨克省驻防的第八军、第二十一军以及在西海省驻防并参加经济建设的第四、第二十五军也在8月28日开始向西海省西南的伊朗挺进,正在执行的裁军计划全部停止,原来调往工程兵部队的指战员全部归队,这些工程兵部队所缺兵员由内地各省给予解决。与此同时,解放军西南军区也调集数十万大军云集信德省,本来李得胜并没有进攻伊朗中南部英军的打算,现在英国海军实在欺人太甚,居然欺负到我们家门口来了,“来而不往非礼也!”、“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殊!”不仅仅是口号,任何侵犯新中国的侵略者决不会有好下场。英军和日军妄图利用自己的强项海军封锁和绞杀我们,我们当然也可以依托强大的陆军打击敌人,

早在今年1月底,从伊朗北部进入西海省的波斯、阿塞拜疆、库尔德族贫苦老百姓就不断增多,由于伊朗统治阶级对英国和沙俄侵略者卑躬屈膝、卖国求荣,对底层的老百姓却是横征暴敛、肆意欺压,导致人民群众的反抗浪潮不断高涨,1905年就是伊朗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和封建地主阶级斗争蓬勃发展的一年,虽然这些游行示威和罢工抗议活动都被统治当局勾结英、俄帝国主义残酷镇压了,但人民群众的心中也积压了无比的怒火。受中国革命成功的影响和不堪忍受伊朗国内剥削阶级和英俄两国的肆意掠夺,加上跟随着英国侵略者而来的可怕瘟疫逐渐在逐渐伊朗蔓延,使得伊朗北部的大批贫苦群众逃往西海解放区,他们受到中国人民党、人民政府和解放军的热情接待和安置,纷纷成为新中国的合法公民,大批有志青年加入了人民党和解放军,他们也成为随后进入伊朗东北部地区开辟革命根据地的生力军,而西海省的民主自由、人人平等、宗教信仰自由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不断把伊朗地区的普通老百姓吸引过来,原来英国和沙俄把在伊朗的势力范围瓜分完毕,北部属于沙俄的势力范围,由于在2月份英国军队元气大伤,又要全力防御信德省和旁遮普省的解放军,而沙俄势力又被完全隔绝,伊朗东北部从黑海之滨的厄尔布尔士山脉到靠近阿富汗的加恩山脉及其以北地区成为革命根据地,由于解放军和人民政府的不懈努力,瘟疫造成的死亡人数,伊朗东北部的革命根据地的瘟疫死亡人数要比英国铁蹄下的中南部要少得多。

8月30日凌晨一点,朝鲜前线总指挥兼第二军军长韩丰收下达了进攻的命令,解放汉城的战役由此打响,我军在汉城以北宽达30公里的正面部署的第二军、第二十六军的两个炮兵师、一个总部榴弹炮师和一个火箭炮师的上千门大炮同时开火,整个大地为之颤抖,日军的前沿阵地、碉堡、坑道和炮兵阵地被密集的炮弹所覆盖,成千上万的日本鬼子在睡梦中就去见了他们的天照大神,随后我军的炮火向敌人纵深延伸,我军的坦克师也在此时从三处向敌人阵地发起了冲锋,步兵指战员紧跟着我们的钢铁巨龙一起进攻,尽管日军从沙俄那里听说过我军坦克的威力,但毕竟没有直接见过,他们向坦克射来的密集子弹根本无法击穿我军的坦克,很快日军的阵地就被我军突破,我军的坦克以泰山压顶之势往敌人的纵深挺进,在我军坦克前面的敌人几乎全部被击毙,我军的步兵指战员在后面不断扩大战果,把撕开的口子迅速拉大,成千上万的日本鬼子被消灭。到了上午8点,我军的坦克已经从三个方向前进了20公里,挡在我军钢铁洪流前面的所有日本鬼子几乎全部被击毙,还有大批日军被解放大军甩在后面,我军一个坦克师带着第二军和第二十六军共十个步兵师攻进了汉城,他们在10点在汉江边胜利会师,而解放军朝鲜省九个独立师也在外围向日军发起猛烈进攻,汉江北边的日军共有三个军团18万大军,除了连续猛烈打击下被击毙的49000多日军外,有13万多日军被我军分割包围在汉江以北三个区域。

由于敌人根本没有想到18万大军防守的20多公里的防线这么不堪一击,所以根本来不及组织人手炸毁汉江上的大桥,很快我军的坦克师和三个步兵师就越过了汉江,他们马不停蹄向南攻击,沿路消灭日军一个师团,一直攻到水原,与南边的第十六军和新韩省五个独立师一起,把这一带的一个日军军团彻底包围,在仁义川还有日军两个师团,他们根本不敢跑出来救援,只能拼命发电报向日本大本营求救,这个时候日本上层才再次感到激怒中国人的下场是如此可怕,他们调集在本土、琉球的几乎所有海军和民船,紧急抢运三个军团20万大军前往仁川,其实这个时候日军上层已经没有在汉城一带继续盘踞下去的打算了,只要能够把被包围的日军的大部分救回去,就可以对天照大神磕头了。日军愿意继续派部队前来送死,我们当然表示热烈欢迎。随后解放军并没有对被包围的四股日军发起大规模进攻,而是在敌人阵地外围加紧构筑工事,并利用进攻型战壕一点一点逼近敌人,特种部队的狙击手也充分发挥作用,不断消灭敢于露头的日军,我军拿手的政治宣传攻势也轰轰烈烈展开。

日军此时除了直接在仁川登陆以外,也可以选择在其他地方登陆,种种迹象表明解放军的大部队集中在汉城一带,可是日军去年多次登陆作战都以失败而告终,派一、两个军团根本无济于事,弄不好会陷入解放军的重围,而三个军团全部上,估计登陆后的安全可以没有问题,但攻到汉城一带时可能被围的日军已经全军覆灭了,所以日军大本营只能把这三个军团先投入仁川,这样做时间最快,进退也比较自如,如果有机会后面还可以根据情况再派后续几个军团在韩国南部登陆。其实我军也不怕日军在其他地方登陆,目前在新韩南部还有四个独立师,三个工程兵师和一些武装警察部队,加上经过土改翻身得解放的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要抵挡日军两、三个军团一个星期根本没有问题,更何况我军还有一个85000人的第十七军已经到达汉城前线,这是他们第二次开赴朝鲜半岛,他们并没有参加进攻汉江以北被围日军的战斗,而是从我军防区穿过,秘密开往汉江以南区域待机,总部的三个重型榴弹炮师和两个火箭炮师也跟随他们过了汉江。

解放军依靠坦克师的威力,要迅速解决被围在水原的日军根本不成问题,但韩丰收总指挥为了达到歼灭更多日军的目的,没有对水原之敌发起总攻,这里的解放军一边在敌人外围构筑工事,一边利用特种部队的狙击手和炮兵部队狠狠打击敌人,这里的日军伤亡越来越大,向东京求救的电报自然是发了一个又发一个,到了8月31日下午,水源之敌先后有17000多人被歼灭,剩下43000多人盘踞在据点里苟延残喘,这个时候日军倾力派出的三个军团在酒井一郎司令官的指挥下在仁川完成了登陆,鉴于水原的日军最危急,酒井一郎决定先援助这股敌人,对于汉江以北日军所反映的威力巨大的坦克,日军大本营的对策是加强炮兵,这三个军团的炮兵部队扩大到各两个炮兵师团,使得仁川之敌达到了11个步兵师团、6个炮兵师团,总兵力达到23万人,酒井一郎命令两个师团在海军舰队的掩护下留守仁川,日军的运输船队则迅速回国,准备再运兵过来支援,日本鬼子孤注一掷的赌徒心态十分明显。

当天晚上,日本援军二十万多杀气腾腾奔向水原,沿途并没有遇到很大的阻力,只遇到小规模部队的伏击和偷袭,在损失了大约5000多人以后,日军主力到达离水原20多公里的地方,终于遇到了解放军第十六军三个师指战员的顽强阻击,他们依托在这一天多时间抢修的工事,狠狠打击冲上来的日军,第十六军所有战士都配备了能够连发的自动步枪、半自动步枪和轻重机枪,密集的子弹铺天盖地射向前面的日军,大片大片的日本鬼子倒在阵地前面,不甘心失败的日军把六个炮兵师全部调上前线,疯狂地向我军阵地开炮,这个时候隐蔽在周围的我军总部的三个榴弹炮师、两个火箭炮师和第十六、十七军炮兵师的所有大炮一起轰向敌人的炮兵阵地,如此密集的炮火在世界战争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尽管日军六个师团的炮兵也进行了顽抗,但这种抵抗在我军高密度的炮火覆盖下只是垂死挣扎而已,日军的炮火越来越弱,这时候我军的坦克师带着三个步兵师从水原东南边杀向敌人的后尾,隐蔽在北面的第十七军的五个师也迅速攻向东南方向,在我军滚滚铁流面前,日军的任何抵抗都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到了9月1日凌晨3点,远道而来的日军全部被包围在水原东北方圆四十多平方公里的区域。

在东京的日本大本营的军国主义分子终于感到害怕了,这个时候运输船队还在回日本的路上,他们只能命令被包围的日军就地抵抗,等待后面的援军,无奈解放军根本不会给他们留下任何机会,已经失去大多数炮兵部队的日本部队不断遭到我军密集炮火的轰击,我军在最近八个月在汉城前线储备了大量的炮弹,从华北又源源不断运来炮弹,根本来不及构筑坚固阵地的日军成片成片地倒在血泊之中,甚至日军的最高指挥官酒井一郎也被我军的凶猛炮火炸飞上了天,哪里的敌人多,哪里就会遭到炮弹的轰击,据战后统计,有八万多刚刚来到这里的日本侵略军直接死在炮火的打击之下,随后切断敌军退路的我军坦克师的指战员不顾疲劳,又从敌人的后面奋勇杀向敌群,已经被我军炮火彻底摧毁抵抗意志的日军根本无法组织起像样的抵抗,其他八个师的步兵指战员也从自己各自方向以雷霆万钧之势杀向敌人,任何挡在他们前面的日本鬼子被钢铁洪流碾得粉碎,到了9月1日下午2点,二十万日军被全部歼灭,其中失去抵抗意志乖乖投降的日军有六万多。这么多的日军居然在顷刻之间灰飞烟灭,说明坦克部队和炮兵部队的威力的确惊人,也让被包围的其他日军部队彻底绝望,在解放军政策感召和强大军事压力之下,在汉江南北被围的日军相继在这两天缴械投降,在仁川的两个师团的敌人跟着海军灰溜溜地逃回日本,整个新韩省全部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为了保证西北解放军的后勤供应,在最近的半年之中,在北方新区相继建成九家现代化的大型兵工厂,来自华北、华东大批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来到北疆新区,成为这些工厂的建设者和主人翁。由于太行山深处的军工基地能够依靠21世纪的初最先进设备不断制造出目前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机床、设备和流水线,使得这些兵工厂的生产能力不断增强,能够生产的武器种类也越来越多,加上解放后新建的许多钢铁厂和缴获的沙俄钢铁厂的产能也飞速发展,到6月份中俄大战时西北我军的军火供应基本实现的自给。同样在西海、哈萨克、叶尼省各大油田和炼油厂也陆续投产,保证了我军不断增多的汽车的油料供应,也能够保证第六机械化集团军的汽油、弹药和设备维修的需要。正因为如此,我军解放西西伯利亚并帮助俄国红军解放乌拉尔山大片区域才会这么顺利,当然解放军的胜利不仅仅是有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尖端武器,而是中国人民党掌握了先进的革命思想和军事战略战术,掌握了科学民主的治国之术和用人之策,大批大批原来的敌人被改造成为革命战士,这在人类战争史上也是闻所未闻的。

解放伊朗的战役一再推迟,大批军需物质在这些天里源源不断运送到前线,我军指战员也逐渐适应沙漠气候,我军的喝水、粮食、弹药供应全部落实以后,李得胜总统才下达了进攻的命令。9月10日深夜11点,由李得胜在上海亲自组织、西北和西南两大军区负责具体实施的伊朗战役正式打响,我军西北、西南两支大军同时发起对侵占伊朗的英军的大规模进攻,以黄玉蓉军长亲自带队的第六机械化集团军为龙头、第一、八、十、二十一军和第一、二骑兵军一起上阵,从伊朗东北部的萨里至达姆甘一线往德黑兰方向猛攻,我军的猛烈炮火首先把英军苦心经营的防线狠狠犁了一遍,随后第六集团军的700多辆坦克带着装甲部队和摩托化部队冲向敌人,很快英军的防线就被冲出三个大缺口,后面五个军的部队不断把撕开的口子扩大,英军在这里部署了第十六集团军20万人,在我军如此强大的攻势面前只有挨打和逃窜的命了,到了11日凌晨5点,英军第十六集团军全部被我军分割包围,在我军坦克集群的反复攻击之下,英军的所有抵抗都被无情地摧垮,大批英军官兵失去了抵抗的意志,纷纷举手投降,到了12日凌晨3点,英军第十六集团军已经成为历史名词,德黑兰也被我军解放,来自伊朗东北部革命根据地的大批干部战士迅速接管了整个中心城市,腐朽卖国的伊朗国王与十多天前被俘虏的所谓韩国皇帝一样,被送到劳改农场接受劳动改造教育。

在西北线打响的同时,第四、七、二十五军已经悄悄翻越了加恩山脉,他们在接下来的三天的时间里,相继解放了伊朗中部的费尔道斯、杜哈克、塔巴斯等地,消灭了英军一个军50000多人,随后中路解放军一路向南横扫,在9月20日解放了伊朗中部重镇亚兹尔德,又歼灭英军一个师。在信德省的解放军第三、十八、十九、二十三、二十四军也在10日深夜11点从信德省北部和阿富汗南部的沙漠地区向当面的英军发起进攻,他们虽然没有坦克,但装甲战车也配备了300多辆,而且这半年来各个军炮兵师都配备了重型榴弹炮,加上直属西南军区的两个重炮师,使得前线我军的实力如虎添翼,英军的防守重点是靠近西南地区,在那里构筑了密密麻麻的工事,在他们正面的解放军第二十八军和信德军区部队并没有发起大规模进攻,只是利用狙击手和炮兵袭击敌人,相比之下在靠近阿富汗的萨尔哈德高原由英军第十四集团军20万人马防守,在解放军五个军四十多万大军如此猛烈的打击下,英军的防线很快就土崩瓦解,在11日凌晨3点就推进到米尔贾维到黑马克阿巴德到席累一线,解放军乘胜追击,不断向纵深推进,英军第十四集团军在11日上午10点被我军分割包围在五个区域,在我军强大政治、军事攻势之下,大片大片的英军缴械投降,我军的俘虏政策已经深入人心,最近一年来屡遭惨重损失重新组建起来的英军的战斗力明显下降,到了12日深夜10点半,我军对拒不投降的残余敌人发起总攻,猛烈的炮火不断在敌人头上爆炸,我军英勇顽强的战士们在炮火和装甲战车的掩护下,不断清除敢于抵抗的英军,战斗一直持续到13日上午8点多,英军第十四集团军彻底覆灭,其中被我军俘虏超过10万。

当英军46万大军在短短三天之内相继被全歼的噩耗传到英国的时候,英帝国主义分子这才感到害怕和后悔,不该把皇家海军调往长江口封锁新中国,得到的报应实在太快了,这个时候部署在南边地区的英军第十五集团军还有25万人马,虽然躲在坚固的工事苟延残喘,但西北边、北边被解放军轻松占领已经说明英军根本不是解放军的对手,伦敦当局此时完全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自由党和保守党组成的联合政府和上下议会都是互相指责和谩骂对方的声音,作出派皇家海军去长江口决定的海军大臣和国防部长引咎辞职,愤怒的英国各地的民众在英国工党的领导下不断走向街头,抗议示威的浪潮此起彼伏,抗议的人群即有反对英国当局的侵略政策造成基层老百姓生活越来越苦的,也有对英国内阁胆小怕事、不敢对新中国全面宣战表示不满的,要求内阁集体辞职的呼声也越来越高,甚至英国国王也对无能的两党联合政府表示愤慨,到了9月16日上午英国内阁被迫宣布总辞职,并决定在11月15日提前举行大选,在新政府产生之前,经过国王授权,仍然由两党组成联合看守内阁。但英国国内对于下一步到底是继续往伊朗和阿拉伯地区增兵,甚至宣布对新中国宣战,还是顺应潮流和形势,赶快把盘踞在西亚地区的英军撤出来,又是吵得不可开交,谁也不敢决定扩大战争或者放弃西亚,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流逝。

我西北解放军在解放德黑兰以后,主力继续向西南方向挺进,第六集团军的钢铁洪流滚滚向前,第一、八、十和第一、二骑兵军随后跟进,与此同时大批由波斯、阿塞拜疆、库尔德、哈萨克、乌兹别克、土库曼、维吾尔、塔吉克、蒙古、汉等族干部战士组成的武装工作队,开始深入到伊朗广大农村,开展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狠狠打击封建剥削阶级和洋奴买办,彻底铲除封建统治势力和买办洋奴分子,各地的人民政府逐渐建立起来,沿途抵抗的英军不断被消灭,到9月17日下午解放军攻克伊朗西南部的阿瓦士和阿巴丹,两天下来又歼灭了英军七万多人,还有大批英军的残兵败将通过此时还理论上属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奥斯曼帝国的巴士拉地区,软弱、腐朽、无能的奥斯曼帝国在残暴的哈米德二世统治下,国力日渐衰弱,巴士拉地区早已成为英国人的势力范围,奥斯曼帝国在重申巴士拉省是奥斯曼帝国的领土的同时宣布中立。到了这个时候,李得胜已经下定决心要把所有英国人赶出西亚了,解放军指战员牢记李得胜总统“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号召,继续向敌人追击,这一带是密集的水网地带,紧紧跟随主力部队前进的解放军的工程兵部队日夜奋战,架设了一座又一座浮桥,从而保证了解放大军能够迅速通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