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神 第一章 第十章

巴渝 收藏 10 41
导读:战争之神 第一章 第十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9/


第 十 章



军列进入云南境内后,真有点像云南十八怪里面的其中一怪:“火车没得汽车快。”特别是过高架桥时,列车好似一个气喘嘘嘘的老人,小心迟钝的走在桥上。而在交汇的车站,军列在战时则享有特权,客车和货车都得靠边站,让它一路狂奔呼啸而过。

一天早上,军列一声长鸣,来到昆明西南角的一个小站上停了下来。一个铁路军代表跑过来,对着车厢大声喊道:“586混编军列的部队下车了!”

急促的喊声让官兵们从睡梦中惊醒,也预示着先遣连的铁路运输进程到此结束。官兵们从闷罐车里跳下来,把背包和器材装上指挥车和炮车上,便有条不紊的开始指挥驾驶兵,把车炮从平板车上开下来。

“黑衣人”又跟了上来,这次是两个,抱着两台摄影机对着炮七连又是一阵不停的“扫射”。不远处,几个军人像是在商量着什么,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八一制片厂的军导,军编和军摄。

这个小站是一个小兵站,先遣连在这里刚吃完早饭准备开进时,又来了一列满载步兵的军列,各节车厢像开闸放水似的‘流’出来的全是身穿绿军装的军人,顿时把小站搞得像一座临时兵营似的。

先遣连现在改为摩托化行军,集结地是云南蒙自县的草坝镇,距离昆明约三百五十公里,这是军部给军炮团指定的前线集结所在地。

先遣连的行军路线几乎都避开了大路,尽量隐蔽行进,这是保密的需要。在翻越西山时,很多官兵第一次见到了闻明于世的滇池,借用孙冉翁长联的首句,那真的是“五百里滇池尽收眼底”。

中午时分,先遣连驶进江川县城,来到城外的一个小镇停下来,连队要在这里开饭和小憩。江川离蒙自还有一大半的路程,开完饭,先遣连还得拼命赶路,否则就不能按时到达指定位置。

草坝,是一个很小的小镇,建筑也很简陋。老百姓的家院多是用干打垒土墙围起来的,墙上长了满了仙人掌,使破旧干黄的土墙上呈现出一线生机。

小镇的西面有一处营房,完成先遣任务的炮七连就住在这里。它原是SE师炮兵团的营房,如今SE师炮兵团已作为参战部队的一梯队,早在炮七连到来之前就已经进入了战区。

和炮七连同步到达的还有一支团后勤先遣分队,它的领队是团后勤处周副处长。两支先遣分队在这里汇合,使官兵们百感交激,尤其是炮七连就像一个在外漂泊的儿子终于回到了家一样。


两天后,杨军威接到任务,上级叫他和副指导员还有后勤处的秦协理员带车队去昆明接应大部队。

十二月二十七日凌晨五点,三名军官带着六台嘎斯63和团后勤处的四台解放A-10汽车,朝昆明方向驶去。上了开远至昆明的柏油公路后,十辆军车更是急驰如飞。

临近中午,车队才赶到昆明附近的一个货站,这里已经成为军人的海洋。车站上见不到与战争无关的人员和物资,铁路两边全是军人,他们紧张而有序的卸下列车上的军用物资。虽说昆明号称春城四季如春,可这里的军人却是挥汗如雨,每个人的帽圈都被汗水浸湿了。

杨军威一跳下车就看见钟锚副参谋长正在翘首以盼,目光在不停的搜寻自己的车队,脸部表情也有些焦急。

“报告!七连代理排长杨军威带队前来报到!”

钟副参谋长还了礼后说:“我就说嘛,你们也该到了。”

这时副指导员和秦协理员也赶到,互相敬礼后,钟副参谋长给了他们任务。

“你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一车皮炮弹装上车,并且要绝对安全的把它们运到集结地。好吧,开始行动!完了我随你们一路同行。”

“是!”三名军官整齐的回答道。

副指导员和秦协理员转身一走,杨军威便向钟副参谋长问道:“副参谋,高排长怎么样?”

“回去的路上我给你讲,现在先干正事。” 钟副参谋长挥了挥手说,“回去我们俩坐一辆车,他还有东西带给你呢。”

回去时,为了保密和隐蔽,车队选择了走山路,放弃了来时走的大路。

在回去的路上,钟副参谋长告诉杨军威,他的“代理”二字已被取消,大部队到达后立即归建八五炮营指挥连,任侦察一排排长,副连长就是高云。

随后又从挎包里掏出一包东西来递给他说:“这里面是喜糖喜烟,是高云特意叫我带给你的。”

“呵,动作还很快的嘛。”杨军威接过装喜糖喜烟的袋子往空中一抛说,又问道:“新娘子是谁呀?”

“田副军长的女儿。他们是在部队开跋前一个星期结的婚。唉,这可苦了小田呐,刚结婚就送亲人上前线。不过高云还算幸运的,当然小田也是军人能理解。可是二营四连副连长,还有团指挥连的无线排长就倒霉了,女朋友来信和他们吹了。军威,你是城市兵,你帮我分析分析,这女人到底是咋回事?哦,军人一出征,她就向后‘转’了。真是咄咄怪事!”

“副参谋长,你这就强人所难了。你是结过婚的都不知道,我一个未婚军人怎么帮你分析?我看啦,只能怪她们鼠目寸光,怪她们太现实了。”

“就是就是,” 副参谋长点头称是,又说:“咱们是什么人?军人!最可爱的人!保家卫国的人!他娘的,哪女人不爱不是瞎了眼了吗?!最他妈的让人气愤的是,就是在关键时候来影响老子的战斗力。” 钟副参谋长既为手下两个军官不平,也带有牢骚。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