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杜明在龙组兄弟们服了龙粉打坐练功后,自己也服用了一点,然后开始打坐练功。第二天早晨杜明才功行完毕,感觉自己的功力好象又增进了不少,不仅黄龙功的内力有所增强,而且“小乘天道”的真元也增强了一些,“佛龙珠”所化的那颗鸟蛋大小的内丹竟然好象也吸收到了养份一般,变得更晶莹剔透了。

见龙组的三百个兄弟还处在运功阶段,杜明捏了个法诀,把小岛上的一些大石块和树木给移了过来,使龙组兄弟们所在的位置变成了一茂密的森林,从海面上向这边看来决不会发现这里竟然有三百个人存在。想了想觉得还不是个稳妥之计,于是杜明又捏了个法诀,在周围布下了“五行乾坤阵”,如此一来,即使有飞机掠过这个小岛向下俯视也发觉不了这里有人了。

看到兄弟们一个个恍若不觉、正在运功消化龙粉的神态,杜明心里不禁暗道“侥幸”,幸亏自己只让龙组兄弟们各自用食指沾了一点服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龙粉也确实太厉害了!凭自己化虚期的修为,虽然比龙组兄弟们服用的份量多了一点点,但竟然运功消化的时候浑然不察外界的一点反应,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要知道凡是功力进境到化虚期的人,已经是半仙之体了,即使在打坐练功的时候也已经与其他境界的修真人不同,全身的感觉已经与天地万物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和感应,更何况杜明修炼的“小乘天道”本就符合天地循环的至理。想到这里,杜明心里又暗自警醒自己-----下次再遇到此类情况一定要选择一个安全的环境了,要是昨晚有什么日本的船舶路过这里而上了小岛或者日本的超能力者路过此处,那自己等人此时可能已经在另一个地方了……

龙组的三百个兄弟们直到夜幕降临时分才逐渐苏醒过来,一个个面色红润,两眼精光湛湛,好似脱胎换骨一般。二十几个小时,百分之九十的人已经进境到了窥虚中期了!

“兄弟们都运功完毕了?”杜明笑吟吟地看着大家,“恭喜大家,你们百分之九十的人已经达到了窥虚中期,今天才算得上真正的修道之人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出了喜悦、激动和感激,也不知道谁先跪了下来,三百多个龙组兄弟纷纷跪倒一片:“先生恩同再生父母,弟子们今后必将誓死追随先生!”

“哎,哎,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杜明手一挥,一股大力涌过,把三百个跪倒在地的兄弟托了起来。“我早就说过了,我们虽然形同师徒,但实则为兄弟。而且你们刚才也说错了啊,不是誓死追随我,而是我们一道共同为华夏一脉的兴盛誓死奋斗。大家都是血性汉子,好男儿誓将为国、为民建功立业,维我华夏之疆、护我炎黄万民,永世不衰!”

“好男儿誓将为国、为民建功立业,维我华夏之疆、护我炎黄万民,永世不衰!”三百个人的吼声在孤悬海外的小岛上声势震天地响了起来……

“你可来了,电话又联系不上你,可急死人了。”杜明到达东京走进王忠所在的宾馆房间里时,王忠、丁松等人都聚集在一起正苦苦地等着呢,见到杜明后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呵呵,我们在海上耽误了一点时间,所以来迟了点。”杜明笑道,随即把经过和大家讲了一遍,直把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我的天哪,如此说来神话中的故事竟然真有其事了?天庭上竟然也如我们俗世一样有着各司其职的部门和机构?”丁松嘴大张着,呆若木鸡。

“之所以有神话流传,我现在甚至怀疑是天上的那些人故意传到人间的,而且我们各种版本的传说很可能就真实发生过的。噢,我的天哪,我是不是发高烧在说胡话了,平子,你摸摸我的额头?”刘志华把头伸向了钱海平。

“摸你的额头?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呢。我的头都大了一圈了。”钱海平叫道。

“我们人类对无法通过实验证实的东西就以为不存在,这就是人类目前所以为的科学,但这是不对的。对浩瀚的宇宙,人类目前对宇宙的认识是肤浅的,即使对太阳系的了解可能还不到万分之一呢。但人类对很多未涉足的领域或目前的水平无法到达的地方,总是排斥,以为是伪科学,呵呵,杜明的存在就很好地验证了这种认识的局限性。”王忠笑道。

“哟,忠哥,你什么时候变成科学家了?这番话把我说的一愣一愣的哦,和刚才听杜明说海底经过一样。”丁松夸张地叫了起来。

“臭小子,到一边去。呵呵,这番话是我从一本书上看到的。”王忠说到这,转换了话题:“好了,好了,既然杜明和龙组的兄弟们没事就好了,至于天庭上的事情那不是我们能过问的,我们先把目前的事情做好再说。”

“嗯,现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龙组的兄弟们从擎天旗里出来,找个地方安置下来,而且我们这些人我觉得也需要分散开来,不要住到一个地方,至少得保持一段距离才行。”杜明说道。

“嗯,住的地方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足够安置龙组兄弟们的。”王忠顿了顿,“这样吧,杜明你和松子先到那里去,我们其他几人分批赶往那里。我们到那里去商量事情。”

叫了辆出租车,杜明一脸奇怪地跟着丁松来到了东京市区边缘的一座带有三米高围墙的别墅,围墙上则用高压电网拉着以防盗贼。丁松在向一个中华国籍的哑巴男人出示了一张卡片后,带着杜明直接走进了别墅。

“呵呵,很奇怪是不是?”丁松走进别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嗯,有点。”杜明老实地点了点头。

“其实说来也简单,这栋别墅我们的人十天前才拿下来,原主人是政府的一位高官,他的情人被我们用重金收买了,而他的老婆是日本山野财团董事长的女儿,于是他只好听命于情人的话,否则他老婆要是知道他有了情人的话,他不仅会身败名裂、被扫地出门,还会变得一无所有,重新成为穷光蛋。刚才的那个哑巴门卫也是我们的人,听说也是个高手;当然,他的哑巴是装出来的。”丁松仔细地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但如果这段时间我们在东京闹出了什么动静的话,也不能保证日本警察或特工不来搜查啊。”杜明说道。

“这个不用担心的,我今天下午也问过忠哥了,他说明天解决这问题。嗯,只这一栋楼还住不下三百个兄弟,这楼下还有两层楼的地下部分,呵呵。”丁松笑道。

“哦,这还差不多了。”杜明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后,王忠、刘志华、钱海平等人分三批都来到了别墅。“嗯,杜明,让龙组的兄弟们都出来吧,让丁松领着去地下室里休息一下。”王忠一进来就想起了这事情。

“呵呵,忠哥,他们都在地下室休息呢。”丁松笑道。

“哦,好的,”王忠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就商量一下今后的布置吧。嗯,这次我们来日本一是刺探山田家族、河木家族、渡边家族、山本家族、山野家族、心草寺、圣心社的实力,二是探听‘东京之巅’计划日本人放在了什么地方,然后把它复制一份带回去。大家都谈谈自己的想法吧,谁先来?”

“这样吧,我先谈谈。”杜明看了看众人,“因为那五大家族都是有众多超能力者的家族,所以我觉得刺探他们实力的行动,鹰队的人可以不必参与了,主要由龙组的人负责这个,你们可以具体提供后勤保障、通讯联络;同时,根据我们在国安的力量探听那个‘东京之巅’计划所放的具体位置。嗯,同时,还有几个问题需要尽快解决:一是这个别墅的保安工作,如果有人来了,我们总不能自己出面的,也不能只依靠那个门卫一人,最好是多弄几个人来;二是我们需要尽快弄到那几大家族的组织结构图和主要力量分布的位置,然后再去现场踩探,至于圣心社和心草寺,我决定亲自前往踩探一番;第三点,我觉得这里可以作为总部,我们还需要在几大家族和心草寺附近找地方,以方便观察和探查。”

杜明和鹰队兄弟们相处了快一年了,但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抢先发言的。今天之所以如此,实在是他担心鹰队的兄弟们抢任务,要求去那几大家族踩探情况,所以自己抢先把思路说了出来。王忠他们都是精明过人的,自然明白杜明今天的发言是怎么回事,心里不由得都感动了浓浓的暖意,只是脸上没表现出来。

“嗯,我反对如此安排。”丁松等杜明说完后立即接口道。“按这样的思路,那么刺探五大家族的任务只能由杜明和龙组的兄弟去完成了。龙组的兄弟虽然经过了特工培训,但他们毕竟没有实战的经验。万一被人跟踪或遇到突发情况,应变不当那反而麻烦了。所以我建议,我们鹰队的人每人带几十个龙组兄弟去踩点。”

“嗯,松子,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是说了么,鹰队的兄弟可以负责提供后勤及其他辅助工作,但不宜参与行动。日本人的凶残我们已经从历史上、现实中了解了,必须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超能力者的力量大家也是非常清楚的。”杜明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鹰队成员虽然个个都四武林高手,但如果和超能力者对抗无异以卵击石,毫无胜算的,杜明当然不能同意了,否则他不仅成了国安部的罪人,甚至成了国家的罪人了------鹰队可是国安部的拳头力量,国之利仞。

“从感情上来说我不赞同杜明的方案,但从理智上说我赞同。”钱海平不顾丁松对他的白眼,顿了顿继续道:“另外我想补充一下,我们如果要增加保安,不仅要调几个我们国安系统的人过来,而且最好能想办法把日本人也弄几个过来,当然,日本人只负责看守外围,不能进入室内;同时,我们是否也需要弄几个橱师、佣人什么的呢?这才符合我们目前大商人的身份哦。”

“我赞同松子的方案,我们不能只让杜明和龙组的兄弟们冲在前面。我可不愿意多年后这段历史公布出来的时候被后人骂我们是贪生怕死之徒。”赵胜说道。

“我赞同杜明的方案。” 李进看了一眼赵胜,反驳着:“多年的出生入死表明我们大家都不是贪生怕死之人,这点已经无须证明了。我们这是在工作,一切必须理智考虑。我们几个虽然在武功上有一定的造诣,对付普通人或者忍者可以,但对付那几大家族的超能力者却必败无疑。如果徒增伤亡而于事无补,这不是我们这一行应有的理性。”

“嗯,我赞同松子的意见。” 高环也表态道。

见每个人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王忠这才又看了大家一眼,“嗯,谁还有需要补充的意见或别的方案的呢?没有了?那好,我来说一下吧。在座的除了杜明,其他人都是老国安了。我们国安的工作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减少损失,顺利完成任务。因此,我赞同杜明的方案。至于担心若干年后我们是否会被后人笑骂为胆小鬼、贪生怕死之徒,我想那是无关紧要的,我们只求一片公心能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民族。”顿了顿,王忠才缓和了一下语气,“至于刚才说的增加保安和佣人,在几大家族总部附近找几处地方以方便监视,这个我们明天立即着手进行。”

丁松无奈地点了点头,“好吧,既然忠哥你也如此说了,我们坚决执行就是了。不过既然这里设为总部,那我建议忠哥你亲自坐镇吧,我们其他人协助龙组兄弟们去踩点。”

“好,赞同!”、“嗯,忠哥留在这里!”……鹰队的兄弟们纷纷应和起来。

王忠无奈地摇了摇头,笑骂着:“你们这些臭小子,一个个不怀好意,都想自己往前面冲好立大功不给我一点表现的机会。下次逮着机会我非要一个个修理你们不可!”